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章 被下药了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圈内盛传安陈家境富裕,就算是城内首富郝攸天未必及得上他家的财富,明明可以靠颜值和家境。偏偏安陈从不宣扬他的家世,硬是凭着过人的本事和演技,在娱乐圈里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徐安“啪”地一声跌坐在沙发上。抓起手中遥控器用力往屏幕上甩去。

    如果说,先前欢快地歌声唱出了他的心声。现在对他来说便是赤裸裸地笑话。

    他。徐安在南城也是算得上是号人物,手里拽着一线男星,家境富裕。近三年来家中事业更是如日中天。

    而他,称不上呼风唤雨,却也算得上有头有脸。

    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他以后还能在这个圈子里混吗?

    “徐爷--”酒吧经理面露怯色。低低地唤了句。手中紧攥着徐安给他的一小叠毛爷爷,像是针刺扎在手上,扔也不是拿着也不是。

    对于他来说。不管是徐安。还是安陈。个个都是他的爷,他一个也得罪不起。

    “滚。”徐安一阵咆哮。

    酒吧经理如领圣旨。耷拉着头一溜烟地跑了。

    似水流年酒吧门口处,红色的法拉利跑车静静地停在那里。

    安陈坐在驾驶室里。面色凝重地望着酣睡不止的叶流萤。副驾驶室已经椅背摇了下来,叶流萤静静地半躺在座位上,眼睛紧闭。显然药效未曾褪去。

    白色小坤包摆在旁边,手机在里面固执地响个不停。

    终于,安陈忍不住了,拿起坤包将手机拿了出来。

    显示屏上一个熟悉的手机号码显了出来,安陈眉头微蹙,“季以宸?”

    半晌,将手机上面的关机键按了下,车里终于静了下来。

    安陈挑了挑眉,手扶着方向盘,长长地吐了口气,叶流萤现在昏睡不醒,他们要去哪儿?

    直到车窗外,“滴滴”地喇叭声传来,安陈才恍了过来。红色法拉利一溜烟地向着城东开去,很快消失于似水流年酒吧前。

    清晨,叶流萤在每日预设的手机闹铃里醒了过来。

    头痛欲裂,缓缓地睁开眼帘望向天花板,四周。大片的色块,抽象风格的无框画,精致的衣柜,价值不菲的灯饰.......

    这是在哪?

    叶流萤“哗”地一声坐了起来,头痛症状好了一大半,头脑清醒了不少。

    伸出纤长的玉指抚上了生疼的太阳穴,眼睛微眯,昨夜昏睡前的一幕幕想了起来。

    喝了徐安递过来的红酒,便不对劲了。隐隐约约发现包房里的男男女女们都陆陆续续走了,只有她和徐安在包房了。

    难道红酒被徐安下了什么药?

    仔细想想,先前他对她的言语里便带着一丝调戏,只是碍于是闺蜜的亲弟弟,等同于她的弟弟也没多想,结果......

    叶流萤背脊阵阵发冷,惊叫一声掀开了绵软舒适的蚕丝被。

    幸好,昨日穿着的鹅黄色裙子还在。

    安陈身着米色的狗熊居家服,破门而入,“叶流萤,怎么了?”

    安陈?

    叶流萤惊诧地望向一脸憔悴的安陈和他身上的居家服,就算是刚才床上爬起来,依旧是帅的一塌糊涂,不可理喻。

    只是此时,叶流萤没有心思欣赏,诧异地问道,“安陈,我怎么会在你家里?”

    话音刚落,她已经猜出了事情的经过,肯定是安陈救了她。

    安陈撇了撇嘴,笑道,“叶流萤,你还好意思说,昨夜要不是我及时出面,你早就被人吃了。”

    叶流萤微眯着眼,眼底闪过一丝疑问,“你是说徐安,他可是我多年闺蜜的亲弟弟,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安陈摇了摇头,叹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像你这种人,被人卖了还得帮着数钞票。还赖在床上干什么,起床洗漱好,赶着去开工了。”

    “啪”地一声,门又关上了。

    叶流萤哑然失笑,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太奇妙了。

    她与安陈虽然只是短短数次面,但是安陈给她的感觉就是哥哥,有他在,便觉得安心。

    叶流萤从不知道作为一线男星的安陈,居然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掀开被子下了床,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开了机,无数个未接电话映入了眼帘。

    叶流萤打开一看,傻了眼,足足十来个未接电话,全部是季以宸打过来的,时间显示在凌晨以后。

    叶流萤瞬间头大,季以宸,你到底想干什么?是想为昨晚的行为道歉,还是想将她拉回去继续施虐?

    -

    今日戏份多,开工较早,等叶流萤和安陈走入片场时,拍戏的明星和工作人员来得差不多了。

    片场里,三三两两地站满了人,瞧着叶流萤和安陈并肩走了进来,原本紧张有序的氛围里多了一丝暧昧的空气。

    王伟昌面色铁青,望向叶流萤旁侧面色柔和的安陈,到嘴的话生生吞了回去。

    虽然他有一万个想法,想将迟到影响拍戏的叶流萤踩在脚下。但是安陈他得罪不起,这部戏还指望着火呢。

    人群纷纷望了过来,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起来。

    “真看不出来,叶流萤挺厉害的。”

    “前脚刚勾搭上季总,后来又冒出来个一线男星楚东,现在又是安陈。”

    “哟,叶流萤不会是想将四大天王都收到她的石榴裙下吧。”

    旁侧“噗哧”一声,有人呲笑起来,“你们是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吧。”

    ......

    叶流萤踏着细碎地脚步,紧咬着嘴唇,慢慢地走了进去。

    就算心底再愤怒,也只能忍着。嘴长在别人身上,让他们去说吧。

    安陈面露微笑,完全没有在乎别人的流言蜚语,向着叶流萤笑道,“叶流萤,我去化妆了。等会一起吃饭呀。”

    叶流萤扶额,安陈是什么意思?

    是想护着她,还是想将她置于众矢之的?

    果然,安陈的身影消失于片场中央,王伟昌便蹙着眉头走了过来,冷声说道,“叶流萤,你什么意思呀,一个十八线女星居然比一线明星还大牌?”

    说完,微微瞟了一眼,正在补妆的梁雨琪,明眸皓齿,气质出尘,一身戏服穿在她的身上,更添了几丝韵味。

    “瞧瞧人家,再瞧瞧你。”王伟昌摇了摇头,叹道,“恐怕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叶流萤低着头,望向身穿有点污渍的鹅黄色裙子,白皙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昨日被安陈救回他家后,清早又匆匆忙忙地赶来片场,根本没来得及去找衣服。

    诶,只怪安陈家里一件女装都没有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