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七章 一片痴心付之一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面色沉了下来,“就这么小瞧我?”

    “好-好-好,不小瞧您。”叶流萤强忍住笑。将苦瓜放在龙头下冲洗了几遍,用刀切成两半,递了过去。“将里面的籽什么的,抠出来吧。”

    季以宸抿嘴一笑。忙不迭地接了过来。“这个简单,我会做。”

    叶流萤扶额,表示无语。

    这是季以宸吗?

    聚会时微蹙着眉头。浑身冒着寒气,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五米。不。条件允许十米之内,人人敬而远之。

    无论是天仙似的美人,还是狐媚子般的妖女。在他眼里都是空气......

    好吧。随便他变成怎样。萌也好,酷也罢。与她无关,只要不骚扰自己就行。

    叶流萤嘴角上扬。轻哼着歌,动作欢快,将冰箱里的食材整齐有致地摆放在厨房玉石台面上。不时地告诉季以宸洗这洗那,心情极为欢畅。

    笑意连连,暗自思付道,季以宸,你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姐吆喝你呀。

    季以宸手脚不停,不时瞄向眉眼俱是笑意的叶流萤,心底莫名地涌上一丝温暖。

    “好像你很喜欢做饭呀。”

    叶流萤嘴角啜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那是因为在厨房,可以不用见到你呀。”

    完了!

    叶流萤暗自扇着自己大嘴巴子,怎么就这么口不择言呢?

    季以宸,“......”

    水龙头依旧哗啦啦地响着,叶流萤偷瞄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季以宸,心底涌上一股歉意。

    一个人身处高位,难免会有些孤寂,毕竟管理是门高深的学问,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与下属保持适当的距离,虽说他的距离大了那么一点点。

    当下,叶流萤轻咳了两声,轻声说道,“季总,刚才不要介意,其实我这个人挺简单的,想到什么说什么。”

    季以宸,“......”

    清洗香葱的手指遽然停住,斜睨了一眼旁侧低着头,使劲与砧板上牛肉较劲的叶流萤,淡淡说道,“叶流萤,下次我是不是得叫你叶补刀,才行呀。”

    叶流萤回眸,干笑了两声,“季总,我正在努力给您做几道新菜呢,要是一不小心影响我的发挥,要是味道不对,别怪我呀。”

    季以宸冷笑,“好,看在你这么好的厨艺份上,这次就饶了你?不然.....”

    叶流萤心底一颤,“不然怎样?”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笑,瞟了一眼蹲守在别墅外的两位小记者,轻声说道,“不然,当着那两位小记者的面,表演一下勾引我,让事实更明朗。”

    叶流萤脸颊一红,埋头切菜,砧板咚咚直响。暗自骂道,流氓,给点颜色都可以开染坊了。

    季以宸微微地凑了过来,硕长的身子贴在叶流萤背上,性感的薄唇靠在叶流萤莹白如玉的耳上,望着叶流萤胸前呼之欲出的两团浑圆,喉结滚动,声音暗沉嘶哑,“叶补刀,你是不是把这块砧板当成是我呀。”

    “你怎么......”

    身子一僵,及时止住了声,回眸望向季以宸,柔软的唇瓣不自觉地触碰上季以宸的性感薄唇,急忙转过身,心口砰砰直跳。

    砧板在玉石案板上,跳动得更欢畅了。

    叶流萤极力掩饰心底的慌乱,说道,“季总,刚才我不是故意的。其实我想说的是,您怎么能和砧板相比呢?砧板比你长得好看多了,不,您比砧板长得好看多了。”

    季以宸抿嘴浅笑,“是,砧板和我都长得好看。”

    说罢,步履轻快走了出去,临了,扔下一句,“你慢慢做吧,要是我再在厨房待下去,你的手指都会没了。”

    厨房里,总算静了下来。

    摄于季以宸的淫威,叶流萤用心做着每道菜,没过过久,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出来了。

    腐乳鸡,香辣牛肉酱,韭菜炒鸡蛋,腐竹炒黑木耳,......

    季以宸早已做在餐桌前,如同家里的男主人心安理得等着女主人上菜。不时地拿起筷子用心品尝着,嘴里连声啧啧。

    “辛苦你了,叶补刀。”

    叶流萤蹙眉,强烈表示不满,“季总,看在你不断说菜好吃的份上,能不能换个叫法?”

    季以宸嘴角啜笑,夹了一块鸡给叶流萤,说道,“好,累着你了,补刀妹。吃块鸡补补。”

    叶流萤语噎,“......”

    突然,季以宸手停了下来,指向桌上的韭菜炒鸡蛋,拧着眉头若有所思,饶有兴味地望着叶流萤,“诶,你还炒了韭菜?莫不成你想勾引我?”

    “噗哧”一声,叶流萤嘴里的饭差点砰了出来。

    “季总,你说什么呢?”

    “呵”,季以宸轻笑一声,“你这么会炒菜?会不知道它的功效?不如我告诉你吧,它是......”

    “别说了,你别吃还不行吗?”叶流萤恼怒不已地说道。如果不是看在需要配合他的份上,早就将手中的汤碗扔过去了。

    饭后,叶流萤忙不迭地将窗帘尽数拉上,回了房间。

    繁华的商业区,一座高档住宅小区里,梁雨琪手执红酒杯坐在飘窗前,望着旁边摆放着的奖杯和照片,嘴角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是去年某次颁奖会上,她获得的奖项,对公司来说意义巨大,季以宸特地带着她走了红地毯领奖。

    家中奖杯众多,多到摆不下了。

    只有这个奖杯连同照片,永远占据着壁柜的最中央,便于自己随时随地都可以见着它。

    梁雨琪苦笑着深抿了一口红酒,转身望向窗外,远处,江水潺潺,水天一色,一如她的心情,晦暗未明。

    季以宸,此时的你在做什么呢?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巴不得每分每秒都能见着他,脑海里都是关于他的一切。

    哪怕知道他在外面沾花惹草,绯闻不断,甚至不那么喜欢她,她都忍了。自甘堕落地,像橡皮筋一样缠上去。

    手机微信“叮”地一声,响了起来。

    梁雨琪随意地滑开了屏幕,打开微信,一张照片现了出来。梁雨琪眼底闪出一片阴戾,左手拽着红酒杯的手指关节发白,牙齿咯咯作响。

    又是叶流萤?

    转身,深呼吸。

    许久,心情平复了下来。叶流萤自我安慰道,男人哪有不偷腥的?没几天,这事又得像一阵风刮过去了。

    放下红酒杯,拿起手机快速拨了个号码,嘴角带起一抹职业般的微笑,一个聪明乖巧优雅可人的梁雨琪出现了。

    手机通了。

    梁雨琪巧笑嫣然,“卢阿姨,你这几天忙吗?”

    手机那头传来兰芳芝和蔼婉约地声音,“雨琪呀,我还好,只是几天没见你,又想你了。”

    “卢阿姨,昨天我妈还向我问起您呢,问您上次那些护肤品用的怎么样?她过些日子又得去美国,如果好用的话再带些回来。”

    “哎呀,雨琪,你真是比我亲闺女还好呀。阿姨多希望以宸早点娶你进门,让你叫我声妈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