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章 通通丢到爪哇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流萤,我带你去以往我们常去的地方,好吗?”

    “好。”叶流萤低低地应着。心思雀跃,按下了关机键。

    这一刻,叶流萤思绪早已随着楚东翻飞。什么合约,什么季以宸。通通丢到爪哇国去了。

    昨日。为了配合季以宸,制造了这么大的新闻,想必可以让他如愿以偿了吧。

    片场大门口处。一双锐利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两人,纤细如玉的手指灵巧地轻点着,生怕漏下了任何一个精彩的瞬间。

    望着面前一对情意绵绵的佳偶。嘴角啜起一抹冷笑。低头头,转身向着片场内走去。

    白嫩如葱藕般的手指翻动着,笑意连连。不知对自己的照相水平满意。还是对叶流萤和楚东情意绵绵的表现极为满意。

    想摁下发送键。想了想,终是停了下来。

    时机未到。急什么。

    直到坐到车里,叶流萤还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楚东。”

    叶流萤低低地唤着。

    “流萤。”

    楚东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相比三年前楚东更多了种男人的魅力,沉稳内敛。表面上依旧如贵族公子般温润如玉,彬彬有礼。眼底却有一丝看不见的哀伤。

    只有叶流萤能感觉到,或许是她坚信楚东一直是因为特殊原因才离开她,所以有了这种异乎寻常的想法。

    许久,叶流萤淡淡问道,“楚东,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楚东侧眸,给了叶流萤一个暖暖的笑容,“还好。”

    叶流萤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是呀,楚东现在是一线明星,名利双收怎会不好?是她想多了吧。

    红色法拉利向前而去,车里莫名地静了下来。

    叶流萤突然发现,她与楚东之间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事实上有太多的话想说,想问。但是她不敢问,生怕得到的答案非她所想?而她回国的目的,只是一个笑话。

    叶流萤暗自冷笑,她一直这么怯弱?

    想了整整三年,楚东就坐在旁边了,她居然不敢开口询问了。

    电台里放着英文版的《昨日重现》,优美的旋律,略带伤感的词,勾起了叶流萤与楚东的过往。

    当初两人年少心思单纯,一首简单的音乐可以整日听,如同这首昨日重现,为了买到它的原版CD碟,跑了大半个城市,终于买到了。

    叶流萤坐在副驾驶室里,静静地欣赏音乐,望着窗外擦身而过熟悉的风景。

    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都有。风景依旧,人也依旧,心境却不同了。

    驾驶室里,楚东好看的眉头轻拧,眼神定定地望向正前方,许久,轻声问道,“流萤,你怎么想着进入娱乐圈了?”

    “我......”

    叶流萤张了张嘴,终是止住了声。

    她能说什么?难道说为了见他,接近他才进了娱乐圈?就想问问他,三年前为何不辞而别?

    这种荒唐的理由谁信?

    更何况,这次楚东虽说带着戒指出来,但是他对自己是余情未了,还是对曾经的不辞而别有着一丝愧疚,都不知道。

    “其实,很多年没回来了,我就想回来看看。”

    “呵。”叶流萤心底轻笑了一声,这么牵强地理由她自己都不信。

    楚东双手攥紧了方向盘,手上青筋凸显,声音依旧沉稳略带着一丝嘶哑,“流萤,你是为了他才回来?”楚东低低说着,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夹在两人之间,那个熟悉的名字。

    “他?”叶流萤轻笑了一声,之后,居然觉得词穷了。

    她和季以宸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关系?

    合约关系?老板与下属关系?怎么解释她与季以宸一系列的不寻常?她怎么穿着居家服在季以宸的别墅出出进进,秀恩爱?

    叶流萤咬着唇,她知道,楚东终会问到这一点。只她是想好了的万般台词,这一刻都忘了。

    楚东攥住方向盘的手愈发紧了,性感的薄唇微微抿着,绷紧的面部显示着他此时紧张的心情。

    早上刚刚看到那条新闻时,深藏在内心对叶流萤的思念,如同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么多年来,他极力地隐藏着对叶流萤的想念,爱念,两人之间的一切一切。

    见到季以宸深拥着叶流萤时的幸福表情,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告诉季以宸,想告诉全世界,站在叶流萤身边的那个男人应该是他-楚东。

    作为娱乐圈的一线男星,表面看着风光,事实上还是这些娱乐圈大老板给的饭碗,真要是得罪谁,雪藏一段时间,便过气了。

    在这个永远不缺乏帅哥、靓女,新人辈出的娱乐圈里,谁会记得一个过气的一线演员。

    所谓的粉丝不过是闹腾几日,便过去了。娱乐圈里永远有不同的偶像,在等着他们追逐。

    这一次,他和季以宸正面发生冲突,后果他已经想好了,他希望一切都是值得的。

    叶流萤望着窗外流逝的风景,许久,低低地回了句,“楚东,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更不是大家想的那样。”

    楚东紧攥方向旁的手指松懈了下来,侧眸,望着叶流萤浅笑,“流萤,我相信你。不管别人怎么看你,我始终相信你。”

    看着叶流萤一如从前的单纯娴静,楚东竟有些语无伦次,他为刚才一丝丝不信任叶流萤的念头深感不安。

    他与叶流萤是在最美好的年华相遇,虽然有着一些不可预计的原因,他离开了叶流萤,但是叶流萤是什么样的人,他怎么会不清楚。

    正因为她的这份美好在娱乐圈里,显得弥足珍贵,才让季以宸生出不安之心吧。

    这一刻,楚东释然了。

    谁叫叶流萤这么优秀,像是一颗熟透了樱桃,谁见着都想咬上一口,不过没关系,只要叶流萤坚守自己的底线,过不了多久,季以宸那种花花公子便会受不了走人的。

    远处,海天一线,蓝天下,阳光里,构成阳城夏季光亮迷人的一道绝景,五彩太阳伞、蒙古包、帐篷及救生泳具,沿海岸星罗棋布。

    三三两两的游人或租一顶太阳伞遮阳小憩,谈笑风生;或举家躺卧沙滩上,享受这别具情趣的日光浴;或到近海中游泳,或乘摩托艇穿行在海面上。

    一把把五彩的太阳伞落入凡间精灵,渲染着浪漫的气息,不知不觉地深植于人的心田。

    “流萤,瞧,快到了。”

    “是呀。”叶流萤眼底闪过一丝雀跃,几年前,他们回国时经常到这里来玩。

    吹着海风,就着海鲜喝着啤酒。

    就在这里,他们确定了恋爱关系。

    也是在这里,他们发现了生命最美好的另一半。两人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永远说不完的悄悄话。

    生命如此美好,只是有了他的存在。

    莫名地,叶流萤有了一丝伤感。

    每每想起和楚东在一起的时光,如此美好,便会感叹世事无常。难道是上天见她太过幸福,引来嫉妒才会飞来横祸,将她爱的人一个个地从身边夺走?

    两人已经不是当年的穷学生了,红色法拉利太过惹眼,身份太过显眼。

    楚东只得将车停在远处,与叶流萤走向人烟稀少的烧烤摊位上。

    这处海滩地处偏僻,又没有多少人文价值的东西供当地部门挖掘开发,多少年过去了,依旧是这副模样。

    相比其他景点,人为痕迹少,远处银白细沙绵延一片,三三两两地烧烤摊位,看起来规模宏大,游人不是很多。更多的是来自附近的游人,吹吹海风,洗澡,吃吃海鲜,提供便利。

    叶流萤好静,楚东随她的性子,两人来到这里吃海鲜,一般会选择靠海岸线最远的这个摊位。

    摊位的老板是两夫妻,年约五十,常年住在海边,皮肤黝黑长相憨厚,见着楚东和叶流萤过来,总会给他们多加点海鲜。

    摊位上的五色帐篷里空空如已,叶流萤和楚东相视一笑,坐了下来。

    刚坐下,男老板便端了茶水过来,一如以往的热情好客。巴巴地望着叶流萤和楚东,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了。

    “两位,好久不见了。”

    叶流萤一惊,难道摊位老板认出了楚东?毕竟楚东的名气太大,让人认出也不稀奇。

    男老板给叶流萤和楚东摆放着碗筷,倒着茶水,自顾自地说着,“隔了这么久,还能见着两位年轻人,真是不容易啊。虽然常待在海边,也见惯了年轻人之间的悲欢离合。有些人来着来着,就消失了。再来时,身边已经换了人了。”

    楚东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老板,看不出您对年轻人的情感方面,还有一番见解啊。”

    男老板挑眉,咧嘴笑得更欢了。

    “可不是,我瞧着两位就好得很,以前搭着公车大老远地跑过来。”说罢,瞟了一眼远处的红色法拉利,笑道,“现在条件好了,还是在一起,不是让人艳羡么?”

    叶流萤勾唇,白皙的脸上浮出一丝红晕,淡淡一笑,“老板,多少年了,您就记得这么清楚?”

    男老板索性将手中茶杯放了下来,站在一旁正色道,“别说两位长得男才女貌,就看着原先这位小哥给您一个劲地夹海鲜份上,我每次都忍不住瞒着老婆,给你们偷偷多添一点。这我能忘得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