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章 季总,我不是你的私人物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起徐曼以前常向她抱怨没时间睡美容觉,正想拨出去的电话又被她摁断了。

    明天吧,明天顶住季以宸的暴风雨后。给她回个电话。

    今晚睡个好觉,养好精神再说。

    的士直接进了别墅小区,来到家门口停了下来。

    小区里的夜晚。路灯通明,林木深深。一轮孤月悬于夜空。微风吹来。衣裙飘拂,带来几许清凉和落寞。

    叶流萤下了出租车,从包里拿出钥匙和手机。往家门口而去。

    街灯下,长长的影子拖曳出几丝寂寥。

    别墅门口前,叶流萤手指紧攥着手机。踌躇了好一会儿。终于手指快速轻点了几个字,“已到家。”按下发送键。

    心底长长地吁了口气,走上大门口。

    “咔嚓”一声。叶流萤将钥匙插进了钥匙孔内。门“”地一声开了一条缝。

    刚想进去。一条黑影从身后冲了过来,一把攥住叶流萤按住门把的手。浓烈的酒气熏了过来。

    叶流萤心底一惊,钥匙掉落在地。身子向后趔趄而去。

    季以宸一把揽住叶流萤娇软的身躯,耳边传来他低沉地声音,“今天到哪里去了。”语气冷冽。带着一丝霸道和不可忤逆的威严。

    叶流萤身子不由得一颤,咬唇,声音低沉了些许,“季总,我不是你的私人物品,请你尊重下我,好吗?”

    “好。”季以宸冷笑着,直接进了别墅门。

    叶流萤磨牙,咬唇,双手紧攥......心情极度愤慨。

    这是她唯一的私人空间,怎么能让季以宸轻易进来?

    急忙跟了进去,按了门口的灯光按钮,偌大的客厅顿时亮了起来。

    怎么眨眼的功夫,季以宸就不见了?

    叶流萤换了鞋子,放下白色的小坤包,眼神四处搜寻着季以宸的身影。不远处的棉布沙发上,季以宸静静地躺在那里,硕长的身影没入柔软地沙发里,只露出少许的发梢。

    “呵”,叶流萤轻笑了一声。第一次进来就熟络无比,将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季以宸是主人,她是客人呢。

    嘴角啜起一抹冷笑,直直地走了过去。

    如果是在你的家里,她是要低三下四看脸色。但这是她叶流萤的家,她才是这个家的主人,有权力要求谁进来谁不能进来。从法律上来讲,还有擅闯名宅这条罪状呢。

    强摁住心底的战栗,叶流萤缓缓地向着沙发上的季以宸走去。

    明亮的灯光下,季以宸英俊的面容慢慢出现在了面前,眼睛紧闭,长长的睫毛微颤着,身子软软地靠在沙发背上,神色极为疲倦,更有一丝倦怠和落寞。

    这是向来盛气凌人浑身冒着寒气,写着生人勿近的季以宸?叶流萤眉头轻拧,望着沙发上似是熟睡着的季以宸,透出一丝不解。

    他下午去哪里?

    怎么会有满身的酒气,跑到自家别墅前等她?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别墅位置的?

    太多的疑问萦绕心头,望着季以宸微微撅起的性感薄唇,疲倦的面容。

    叶流萤觉得心底的疲惫一丝丝地被剥了出来,挨着季以宸旁侧的沙发无力地坐了下来,没有了拽他起来的心思了。

    或许,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们就是一类人?

    人前,戴着厚厚的盔甲,或强颜欢笑,或生人勿近,......

    人后,卸下层层面具,独自偎依在某处添着伤口......

    手机在掌心静静地躺着,没有一丝声响。

    叶流萤来来回回查看,曾以为自己调了静音,反复几次,都怀疑自己得了强迫症,仍然没有一丝声音响起。

    楚东,他现在在干什么?

    为何不给自己回信息?下午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假象?有什么身不由己的原因?

    叶流萤坐在沙发上,紧攥着手机,指关节发白。

    “咳咳”,沙发上季以宸身子慢慢地沉了下去,嘴里抑制不住地轻咳起来。

    叶流萤恍了过来,忙站起身去厨房里,烧了点开水,用水杯仔细调换了几下,待水温热时才端了过去。

    低叹了声,平日里那么强悍,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完全不用求人。这会儿像个孩子,赖在这里不肯走了。

    水杯放在茶几上,身子挨着季以宸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将扶着季以宸的身子,轻声说道,“季总,你喝醉了,喝点开水吧。会舒服点。”

    季以宸闭着的眼睛似是动了一下,眉头轻拧,转身又睡了过去,轻咳声依旧不断。

    叶流萤手扶季以宸的肩膀力道重了几分,声线上扬了些许,“季总,喝点温水吧,润润喉咙。”

    季以宸长长的睫毛轻颤着,缓缓睁开了眼睛,望向叶流萤的眼睛里多了一丝讥讽,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冷笑。

    叶流萤不予理会,将茶几上的温水拿了过来,语气温柔了些许,“季总,喝口水吧。”

    再怎么说,季以宸买醉和她脱不了关系,谁叫她下午和楚东约会还关了机?

    季以宸一把攥住叶流萤嫩白如葱藕的手腕,眼底生了寒气,狠狠说道,“下午去哪里了?为什么放我鸽子?你知不知道,阳城娱乐圈里没人敢对我这样,只有你,只有你,知道吗?”

    叶流萤奋力地挣脱着,却没有一丝效果。

    手腕紧紧地被季以宸钳制在掌心里,不得动弹半分,耳边传来他冷冷地声音,森森寒意,仿佛从地府而来。

    “上次和你说的事?你想好了没有?”

    叶流萤错愕,“什么事?”

    “呵”,季以宸轻笑了一声,“我的话在你这里都是耳边风不成?只有楚东的话对你来说就是圣旨?你知道他的现状吗?你苦苦守着他有什么用?”

    手腕力道传来,玻璃杯里的水,水花四溅,落在叶流萤白皙如玉的手背上。

    “嘶”叶流萤倒吸了口气,原以为水温下降了不少,没想到还这么烫人?

    眼眶突然泛红了,不知道是水烫了手,还是季以宸的话烫了心口,难受之极。

    “”地一声,水杯被季以宸抢了下来,重重地放在茶几上。

    转身,季以宸灼热的嘴唇覆了上去,带着浓烈的酒味和满身的雪茄味,刺激着叶流萤的感官。

    来不及逃脱,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已被季以宸紧紧握住,不得动弹半分。

    “你......”

    叶流萤低唔着,想推开季以宸,却被他狠狠地攫取着,声音淹没在季以宸粗重地喘息里。

    扑通......

    扑通.....

    叶流萤的小心脏狂乱地跳动着,手中冰凉的金属触感提醒了她,自己还在等这楚东的信息或是电话。叶流萤坚定地认为,楚东一定有应酬,不能及时回复她。

    越想推开季以宸,他越是狠狠地压制着她,宽大的手掌肆意地四处游荡。

    一点一滴品尝着她的美好,她的芬芳。

    性感的薄唇缓缓越过她的嘴唇,拂过她的耳际,往下,在往下,肆意游曳在她白皙娇嫩的颈脖处。

    季以宸宽大的手掌拂过叶流萤柔软的背部,轻轻地缓缓地扫过她盈盈一握的腰身,裙子拉链不知什么被解开了。

    身体某处腾地燃起了熊熊火焰,嘴唇游曳在叶流萤性感的锁骨上,左手揽住叶流萤的背,让她紧贴着自己宽阔的胸膛。右手继续往上,往上,一把握住叶流萤呼之欲出的胸口。

    “唔。”叶流萤低唤了声,心底起了一阵战栗。

    季以宸的嘴适时地覆上了叶流萤的唇,手掌放肆地揉捏着她胸前的两团浑圆,叶流萤心底一片空白,想极力推开季以宸,双拳像是顶在海绵上,一点劲都没有。

    “哗”地一声,衣裙撕开了一角,季以宸霸道地将叶流萤放了下来,欺身压了上来。

    手掌放肆地在她胸口游曳,呼吸急促,像是对待到手的猎物,极力地想将她占为己有。

    “叮”掌中手机微颤,信息声音传了过来。

    季以宸一愣神,叶流萤翻身而起,坐了起来,整理近乎被撕裂成褴褛的衣裙。

    面带羞恼地指向季以宸,怒声说道,“季以宸,你这个流氓。不要以为你了不起,就可以随便羞辱别人。也不要作贱了自己,你又不是那些阿猫、阿狗什么的,见到女人就想往上扑。”

    “呵。”季以宸一声轻笑。

    突然,以雷鸣电闪之势,一把将叶流萤攥在掌心,来不及看的手机夺了过来。

    “好。”

    季以宸轻声念了出来,嘴角隐过一丝蔑笑。

    “就知道你们一起约会去了,所以才扔下我,对不对?可惜的是,一个好字居然等了这么久才发过来。”

    叶流萤面色一沉,将季以宸掌心的手机抢了回来,怒道,“谁要你管。”

    季以宸酒已醒了大半,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一把拧叶流萤的下巴,“叶小姐,麻烦你记得,当初是谁主动凑上来签那份合约的。竟然签了合约,就要乖乖听话。否则有什么下场,这点不用我告诉你吧。”

    叶流萤轻拧着头,眼角望向窗外,嘴角喃喃,“我知道季总能量大,麻烦你放过我好吗?”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丝蔑笑,“放过你,你去哪?难道是去一个好字,也得等上半天的人那里去?”

    叶流萤泪水突地涌了出来,“你胡说,楚东有事不方便回。”

    季以宸勾唇,浅笑,手放了下来,“竟然叶小姐喜欢自欺欺人,我又何必在这里自讨没趣?”顿了顿,轻声说道,“好吧,我饿了,你给我做点吃的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