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章 叶流萤,叶补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啊?”叶流萤瞠目结舌,望向神情已恢复淡定的季以宸,不可置信。

    他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了?

    “还不快去!”叶流萤抱着个沙发上的抱枕。遮住春光乍泄的腰身冲上了楼,“等等啊,我马上就好。”

    没过一会儿。换了身居家服“腾腾”地又冲了下来,转身进了厨房。

    季以宸打开了电视。看着财经新闻。

    不一会儿。一碗香喷喷地鸡蛋炸酱面条出来了。

    叶流萤拨弄着衣角,轻声说道,“不好意思呀。季总,家里食材不多。想着你也饿了,就随便做点将就着。你看下行不行?”

    季以宸轻瞄了一眼茶几上热气腾腾地面条。撇了撇嘴。一脸嫌弃地望了眼叶流萤,眉头轻拧,说道。“就这个?”

    叶流萤头如鸡琢米。眼睛望向别处。声若蚊蝇,“嗯。就这个。”

    “叶流萤,叶补刀。你知不知道,今天为了等你,我饭都没吃。你就一碗面条想打发了我?”季以宸挑眉,莫名地火大。

    叶流萤脸颊飞起一丝红霞,声音低了去,“季总,真是不好意思,其实我们之间除了一纸合约,没有其他什么瓜葛,以后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可以不用等我的。快点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季以宸咬唇,气愤难当。

    拿起一旁的筷子轻轻地挑了几根放入嘴里,眉头跳了跳,又夹了几根放入嘴里。

    半晌,说道,“真看不出来,一碗炸酱面居然被你做得这么好吃。”

    叶流萤勾唇,带起一抹苦笑,顺势坐了下来,“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做得最多的便是炸酱面,能不好吃吗?”

    “丝溜”几声,一碗面条便落入了季以宸的肚里,最后意犹未尽地喝了几口汤,淡淡一笑,“真看不出来叶家大小姐,居然有一门好厨艺。”

    叶流萤凄然一笑,“叶家已败落,我早已不是什么大小姐了,以后还需季总多关照。我先上去了,等会吃了面条,季总请自行回去吧。”

    “回去?”季以宸大刺刺地坐在沙发上,“你不回去,我一个人回去干什么?”

    叶流萤错愕地转身,望向神情极为镇定的季以宸,疑道,娱乐圈出了名的“唐僧肉”是想赖在她家了吗?

    “季总,我看您对这里这么熟悉,肯定知道回去的路吧。至于我,明天收工后再过来。可以吗?”

    季以宸顺手从抽纸盒拿出一张面巾纸,姿势优雅擦了擦未曾染上一丝污渍修长如玉的手指,顺势靠着沙发坐了下去,冷冷说道,“叶补刀,给你两个选择。”

    叶流萤挑眉,问道,“什么?”

    语气里是隐藏不住的愤慨,就算是给人当帮佣,也有假期吧。

    这人是不是“周扒皮”投胎转世?

    而自己是他的长工,就算转世投胎也逃不过他的手腕。

    季以宸手臂伸展在沙发靠背上,眼底是掩饰不住的霸道和寒气,脸上潮红未曾褪去。

    望向叶流萤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不容忤逆的威严,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第一个选择是,今晚你给我准备好房间,我在这里睡。如果你嫌麻烦,我可以勉强和你睡一间卧房。”

    “不行。”

    叶流萤咬唇,嘴角被季以宸啃噬的感觉充斥着大脑,下意识地尖叫了出来。

    和季以宸睡一起,神经病吧。

    昨日被他摆了一道,引发的后果完全出乎她的意料,接下来事情会怎样发展,叶流萤根本不知道。

    唯一的好处就是引起了楚东的注意,两人再续了前缘,去了以往经常去的地方。

    这是楚东对她仍旧放不下的表现吗?

    来不及回味,季以宸唇角微勾,带起一抹冷笑,“怎么?我长得就这么吓人?和你待在一起,半夜都能尖叫。”

    叶流萤挑眉,怒道,“季总,您误会了。我刚才这是太兴奋了,以至于尖叫。”

    季以宸双手放在胸前,好看的眉头微微拧起,望向叶流萤的眼神闪着一丝兴味,“好,我不和你计较。第二个选择就是,你现在收拾衣服马上和我回南街别墅。”

    叶流萤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季总,您酒还没醒吧,如果开车上街,被交警抓到进了局子,可别怪我。”

    季以宸站起身走上前来,一米八五以上的身躯紧贴着叶流萤一米六五的娇躯,微微地低下头,英俊的脸庞,带着一丝颓废的神情,紧贴着叶流萤白皙的脸蛋。

    心跳莫名地加快,一种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叶流萤心底莫名的窒息。

    她不得不承认,季以宸这种男子,与生俱来的控制欲,与生俱来的霸气,英俊的面庞,深情的眼神......,一切的一切,足以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孩子爱慕。

    但她不是普通的女孩子,身上背负着父母双亡的谜团,家族败落的谜团,心底早就有了楚东这个优秀的男人......

    在叶流萤的心里,除了楚东,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季以宸表面霸道,有时也会无意中流露出些许孩子气,甚至有时还会有一点不讲理,......,但这所有的一切,并不能抹杀他的能力和与生俱来的魅力。

    就像梁雨琪等人,不是一直缠着季以宸不放?

    甚至有女星公开宣言,如果能和季以宸共度春宵,死亦无憾。

    或许时光逆转,她真会与季以宸尝试一下,彼此相爱的滋味。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耳边传来季以宸轻轻地呵气声,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性感的诱惑,“我可以将这句话理解为关心吗?”

    心狂乱地跳动着,叶流萤深吸了口气,语气带着一丝冷漠和疏离,淡淡说道,“季总,我认为你把它当作诅咒更好。”

    季以宸低头在叶流萤脸上轻啄了一口,轻声说道,“随你吧。只是如果你不愿和我回南街别墅,我就在这里睡算了。”说罢,脚步轻盈上楼去了。

    留下目瞪口呆的叶流萤怔在原地。

    “等等,我去,我去。”叶流萤连声应道,一溜烟地上了楼收拾东西。

    季以宸性格向来霸道,说一不二。与其让他赖在这里对自己行为不轨,不如跟着他回南街别墅,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迟早都要与他面对面地待在一起。

    心底巴望着别冲撞了他,一不小心被他吃了,没处喊冤。

    媒体和那些整天惦记着他的女人,还以为自己送上门,死缠着他不放。

    季以宸脚步顿住,站在楼梯口,望着仓皇而去叶流萤,嘴角微勾隐过一丝笑意。

    没落家族的小姐,洁身自好的乖乖女,为爱回国的女人......

    这个长相清纯中带着一丝诱惑,天使与妖精结合体的小女人,他越来越有兴趣了。

    只是,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莫名地,想到了楚东,想到了打断两人之间的那条断信,好看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低头望向自己一米八五的身材,斜睨向镜框里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

    比起楚东那种小白脸似的男人,他哪里差了。

    没多久,叶流萤便拿着个小袋子走了下来。

    神情清冷,看不出情绪,淡淡说道,“季总,可以走了。”

    季以宸不曾言语,恢复了以往的冷冽,低头瞟了一眼叶流萤手中的小纸袋,眉头微微皱起,“东西都拿好了没?不要到了那边,还整天想着过来拿着拿那的。”

    叶流萤语噎,“......”

    她回家拿点东西怎么了?还让不让人活了?难道就一定得随叫随到,还有没有人性呀?

    声音低低地回了句,“我看您应该改姓周比较好。”

    “嗯?”季以宸挑眉,不明所以。

    “周扒皮呀。”

    “你......”

    叶流萤嘴角啜起一抹狡黠的笑意,转身跑出了大门,回敬季以宸的感觉真好呀。

    身后,季以宸莫名地,没有想象中的庞然大怒,反而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却止了声,默默地跟了出去。

    “哐当”一声,大门关上了。

    转身离去时,叶流萤默默地回头看了眼夜色中的别墅,这是父母留给她的最后一点家产,它的意义不仅仅是父母给她的栖身之处,更承载着一家人美好的回忆和企望。

    多少欢声笑语已成过去,父母的殷殷教诲仿若眼前。

    叶流萤喉咙哽咽,低头望向脚尖处。

    “走吧。”

    不知何时,季以宸走了过来,伸手挽住了她纤细修长的手臂,低头凑上了叶流萤的耳际边,语气低沉带着一丝安定的力量。

    叶流萤甩开季以宸的手臂,大步走出了别墅大院门。

    季以宸关心她?

    明天太阳会从西边出来吗?还是被雷劈了,转性了?

    “呵”,季以宸轻笑一声,跟了上来。

    深夜的阳城,万籁俱静。

    马路两旁霓虹灯在闪烁不停,硕大的显示屏上的广告,提示着叶流萤和季以宸,他们正处于人口密集程度极高的国内一线城市-阳城。

    黑色宾利恍若一条黑色长龙,穿行在车流量极少的环城高速上,两边的景致隐约可见,在眼前不断切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