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章 就你这演技,还想在我身边掩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流萤轻轻地按下旁侧的按钮,让窗户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夜色里。凉风吹拂在脸上,晕晕沉沉的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

    耳边流淌着曲调轻快的音乐,心情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都有。

    下午时分,还在海边与楚东吹着海风。感受着两人以前所经历的一切。这会儿却被季以宸逼着。与他坐上了回南街别墅的车。

    是造化弄人?还是人心早已转变?只是自己不愿意相信而已。

    莫名地,想到了手机里的那条短信,一条迟了一个多小时。仅仅一个好字的短信。

    眼底一暗,都已经这么多年了,自己何苦纠缠不放?

    问清楚答案。早一天离开这个让人伤心的地方。忘掉一切从头开始不是更好?

    “想什么呢?”季以宸侧身,微微一笑。

    叶流萤仓皇无措,像是自己的狼狈被别人看穿了一样。尤其是在季以宸面前。如果被他知道自己的心思。搞不好又会大发雷霆。

    当下语无伦次,急急辩解道。“没-没想什么。”

    “呵”,季以宸轻笑了一声。声音低沉了几分,“就你这演技,还想在我身边掩饰?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演艺圈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莫名的火气。

    叶流萤侧身望了过来。语气低沉,却带着一丝不然抗拒的力量。

    “我知道,在季总的眼里,演员就是戏子,戏里戏外都是在演戏。但是请季总也记得,我叶流萤与别人不一样,就算是去沿街乞讨,做苦力,也不会对着谁卖笑。”

    话音刚落,身子重重地坐了回去。

    想着自己原是叶家大小姐,实力虽比不上万娱集团,在阳城来说,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现在是没落了,但是不至于沦落到卖笑的程度吧。

    “你......”季以宸脸色沉了下来,刚想开口,“滴-滴-滴”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眉头微皱,这么晚了谁会打电话过来?不知道他晚上不喜欢被人打扰的习惯吗?

    季以宸伸出右手将手机拿起来一看,按了下接听键,却不曾说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中年男子的声音,声线低沉,“以宸,今天你去哪里了?”

    季以宸语气薄凉,轻声回道,“爸,我这么大的人了,好像有些事情不用让您汇报了吧。”

    拿着手机的右手微微地颤抖着,情绪莫名地有了一丝激动。

    爸?

    叶流萤脑袋顿时大了,如果手机那头真是季以宸的老爸,那他与他爸之间的关系就值得斟酌了,有孩子和父母说话这么冷淡的人吗?

    就像偶尔在电话里与父母耍点小性子,何至于口气这么薄凉疏离?

    手机那头的中年男子似乎并不介意季以宸对他的态度,见季以宸并没有挂断他的电话,语气里隐着一丝惊喜,急忙说道,“以宸,爸知道没资格管你。但是雨琪下午等了你一下午,一直打你电话不接,她担心死了。生怕你出了什么事?这不,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

    “爸。”季以宸声线上扬了些许。

    电话那头的声音毫不退让,“以宸,爸不想管你。但是你与雨琪的婚事一定不能托,不管你在外面与那些阿猫、阿狗们怎么玩,我们都不介意,但是这件事一定得听我的。我要对你死去的妈负责,不能眼睁睁地踏入歧途。”

    季以宸冷笑,眼底生了寒气,死攥着手机的掌心冷汗涔涔,牙齿咯咯作响。

    对他死去的妈负责?

    什么时候轮到他来说这句话了?早干嘛去了?

    用力地将手机甩向后座,突然前面一道刺眼的灯光照了过来,前面拐角处出现了一辆疾驰而来的小轿车。

    “砰”地一声,叶如陌一声尖叫,整个世界静了下来。

    车子直直地撞上了防护栏,巨大的冲力让驾驶室和副驾驶室里的气囊全部撑开,爆了。

    季以宸晕了过去。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刚才季以宸明明可以将方向盘往旁侧一点,那么撞上的人就是她了,他怎么能......

    小轿车已经疾驰而去,偌大的马路上只有黑色宾利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一时间,叶流萤心乱如麻,早已泪流满面,手脚发抖,强忍住心底的惊骇,拿出手机按了几个数字,在接机人员的反复提示下,直到说完详细的地址,才无力地挂了电话。

    阳城第一人民医院,叶流萤脑袋一片空白,坐在急诊室走廊上的塑料凳上,傻傻地望着急诊室一直闪烁不止的灯光。

    季以宸昏迷不醒,被救护车接近医院后,马上进了急诊室。

    拿着自己的电话和季以宸的电话,竟不知通知谁。

    凌晨三点了。

    她能拨通楚东的电话吗?不能。

    一条信息,一个好字,足足拖延了一个多小时,还有什么能指望的?

    最好的闺蜜徐曼,能告诉她吗?不能。

    告诉她有什么用?难道多一个人面对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

    车祸发生之后,叶流萤即刻拨通了110,考虑到事情严重,又马上回拨了刚才那个电话,看时间,季以宸的家人应该马上要到了。

    对于他们而言,叶流萤只是阿猫、阿狗,如果让他们知道,季以宸是和她在一起时出了车祸,不是会有什么反应?

    难道她可以当面辩驳或是指责,就是那通电话让季以宸乱了心智,才出了事?

    当然不能,毕竟现在不是追究谁责任的时候。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就像是过了整整一个世纪。走廊尽头终于出现了一个年纪稍大的男人,穿着米色居家服,头发凌乱,眼神焦急,不时地望向急诊室门口处,一直闪烁不止的灯光。

    眼角完全没有投向守在急诊室门口处的叶流萤。

    这人应该是季以宸的爸爸,季俞正吧。

    后面跟着兰芳芝,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身穿玫红色的衣裙,皮肤白皙,因为保养得宜,看起来只有四十开外的年纪。

    季琳琳和梁雨琪跟在后面,神色仓皇。

    特别是梁雨琪,简直是华容失色,完全没有片场时的骄横,头发凌乱,手中小包随意的挎在身上,见急诊室的门一直未开,极力搜寻着走廊上的一切。

    车祸之后,叶流萤打电话过来时,她还守在季家,尽管人家已经是睡意浓浓,但她却大有一副没联系上就不走的决心。使得兰芳芝只得一再求着季俞正打电话。

    今天中午在片场见到了脸色极其不好的季以宸,本想邀他一起用餐,却被他狠狠摔倒在地,离去时周身的戾气让梁雨琪生了寒气。

    本想着给叶流萤一通电话,臭骂她一顿,结果电话关机了。

    便买了些东西直接去了季家,希望季以宸的父母能出面帮她说说季以宸,不料一直到了凌晨一点多,季以宸才接了电话。

    叫她如何不恨?

    想她一介一线明星,名利双收,才貌均是上乘,怎么会屡屡栽在一个名不经传十八线的小明星身上。

    叫她情何以堪?

    急诊室门口,两边摆放着成排的绿色塑料椅,叶流萤耷拉着头,双手捂脸坐在上面,长长地头发垂落下来,神情极为狼狈和仓皇。

    “叶流萤?”梁雨琪冲了上去,试探地唤了声。

    叶流萤茫然地抬起头,“梁雨琪?”

    说罢,望向身后冲了上来的季俞正、兰芳芝和季琳琳,心底疑道,他们怎么一起过来了?难道深夜梁雨琪还在季家?

    季以宸和梁雨琪真如传闻中所言,只差一纸证书了?

    叶流萤莫名地心口一窒,心头浮上了一丝不悦。连叶流萤自己都觉得这抹情绪来的太怪异,季以宸有人穷追不舍,有未婚妻,对她来说不是更好?

    “啪”地一声,一个清脆的巴掌扇了过来,叶流萤白皙的脸上顿时红肿了起来。

    叶流萤捂着生疼的脸颊,望向满脸怒气的梁雨琪,冷声说道,“梁小姐,请你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什么资格?”梁雨琪眼底生了寒气,原本精致的妆容早已花了,睫毛因为泪水沾染在眼下方,因为生气漂亮的脸庞显出了几分狰狞。

    叶流萤仰头望着梁雨琪,眼神里没有一丝怯意,不卑不亢。

    “如果我说,我是季以宸未过门的妻子,你觉得怎么样?”梁雨琪骄傲地扬起漂亮的头,望向叶流萤的眼神里藏着一丝不屑,甚至极度的厌恶。

    季俞正走了前来,深深地瞥了一眼叶流萤,没有吭声。

    季以宸发生车祸的时间与他打电话过去的时间刚好吻合,虽然隐隐约约觉得中间必有什么联系,同时也猜测着叶流萤与车祸多少有点关系,却不敢贸然的下结论。

    一切只能等到季以宸出来再说。

    兰芳芝紧了几步,走上前来,围着叶流萤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番,眼眸里满是掩饰不住的嫌弃,半晌,冷声说道,“你就是那个这些天缠着我家以宸的小演员?果然长得一副狐猸子相,以宸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

    叶流萤紧咬着唇,低头不语,不管兰芳芝和梁雨琪说着怎么难听的话,她都忍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