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章 重症室的门终于开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祸不是因她而起,但是季以宸明明可以避开,却为了她的安危选择了不顾自己的安危。这份情她确实还不上。所以只得默默承受兰芳芝和梁雨琪的羞辱。

    季琳琳原本想加入兰芳芝和梁雨琪羞辱叶流萤的行列,后来见两人言语太过不堪,倒对叶流萤生出几分同情来。

    ......

    正当叶流萤娇软的身躯不堪重负摇摇欲坠之时。重症室的门终于开了。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上前来。望着走廊里义愤填膺的兰芳芝和梁雨琪。微微皱了皱眉头。

    “医生?以宸他怎么样了?”兰芳芝情绪激动,冲上前去,眼巴巴地望着医生。

    这一刻。她眼神流露出来的情感是情真意切的,是实实在在的。

    季以宸在兰芳芝面前称不上百依百顺,有了季俞正在一旁。对家里在物质上也算是百般满足。从不忤逆她们提出来的要求。

    季以宸,优秀,会挣钱。在阳城娱乐圈影响巨大。整个季家都靠他在撑着。

    没有他。富足的太太生活靠什么维持?

    叶流萤正想上前,却被梁雨琪一把推开了。狼狈不堪地撞上墙角。

    再抬头时,迎向了季俞正淡漠疏离的眼神。季琳琳略显关心的眼神,两人都没有出手相助。

    “谁是季以宸的家属?”医生眉头微微皱着,清冷淡漠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响起。

    “我是!”

    “我是......”

    兰芳芝和梁雨琪争先恐后的迎了上去。

    “医生。以宸他现在怎么样了?”梁雨琪焦急地问道。

    “还好,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病人需要休息,你们留在这里只能打扰到他。”

    声音刚落,重症室门后,季以宸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

    “以宸!”

    “以宸!”

    “哥!”

    ......

    季俞正、兰芳芝、梁雨琪和季琳琳急忙迎上前去,伏在季以宸的床沿边上,低声轻唤着。

    叶流萤依旧被梁雨琪有意无意地挤去了一旁,带有滚轮的病床缓缓向着高等病房而去。

    透过人群的缝隙,叶流萤看见季以宸无力的躺在床榻上,眼眸四处搜寻着什么,看到叶流萤焦急的眼眸时,眼神似是松懈了下来,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这种时候,季以宸居然笑了?

    叶流萤蹙眉,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这样的话,季家和梁雨琪就没有理由将她赶走了。

    病床行走在漫长的走廊上,季以宸输着液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叶流萤拖曳着无力的腿脚跟在后面,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心里有无数个念头在纠结......

    如果不是她,季以宸就不会伤得这么重了?

    如果她没有诅咒季以宸,是不是不会出事了?

    她怎么就这么任性,这么不讲道理?

    或许,季以宸说的对,一个好字的信息,迟到一个多小时,已经说明了什么,其中缘由不用讲了吧。

    叶流萤身子虚软地坐在重症病房外,双手无力地支撑着头颅,高强度的运转和强烈的自责,已经让她思维出现了紊乱,精神却是很好。

    季以宸进了重症病房,没过了多久。

    兰芳芝嘴里不满地嘀嘀咕咕着,走了出来。

    梁雨琪跟着出来了。

    季俞正跟着出来了。

    只有季琳琳留在病房里,没有出来......。

    紧接着,医生走到了门口,轻声嘱咐道,“二十四小时内,病人需要绝对的安静和休息,谁也不能打扰他,这两天可以喝一些营养全面的稀粥和清汤。”

    兰芳芝忙不迭地点头,“行-行-行,我们一定按照医生说的做。”

    说罢,转过头去,对着梁雨琪轻声说道,“雨琪,今天你去片场,一定要记得不能透露一个字,否则万娱集团股价下跌,这个责任不是你我能够承担的。”

    梁雨琪莞尔一笑,“阿姨放心,只要以宸没事,我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至于其他的事,我还是懂得分寸的。”

    兰芳芝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望向季俞正上前几步轻挽着他的胳膊,温柔地笑了笑,“俞正,我们先回去吧。你身子不好,医生上次说了,你千万不能激动和熬夜。”

    季俞正了然,勾唇带起一抹浅笑,“芳芝,真是辛苦你了。”

    兰芳芝依偎在季俞正的怀里,嗔道,“俞正,瞧你说的什么话,以宸就是我们的孩子呀,他要是有什么问题,做妈的能放心吗?”

    说罢,两人轻拥着向着电梯口走去。

    全程没有人和叶流萤说过一句话,没有人告诉她季以宸的病情,没有人开口询问她当时的状况,没有人出声责骂她,甚至没人瞄过她一眼......,她只是空气存在于这里。

    这种精神上的无视,甚至比打骂羞辱更过分,深深地刺激着叶流萤脆弱的心灵。

    季俞正的话一直缠绕在心头,阿猫,阿狗,阿猫,阿狗......

    梁雨琪并没有即刻离去,脚步顿住,居高临下的站在一旁。

    望着瘫坐在走廊塑料椅上,右脸颊微微肿起的叶流萤,修长的玉指轻轻地拨弄着刚做的指甲,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蔑笑,“叶流萤,你真以为你是谁呀,先前给你那一巴掌是好心提醒你,不要自不量力。”

    叶流萤茫然地望着梁雨琪,眼神空洞。

    如果不是梁雨琪,季以宸今天能出车祸吗?但是他能够出言指责她吗?不能。

    如果不是她,季以宸应该可以轻松地避过这个灾祸。

    梁雨琪被她这么一瞪,心头发毛,居然止了声,悻悻地扔下一句,“以后你还可以做一些灰姑娘嫁入豪门的美梦,但是现在不用想了,只有我才是季家儿媳妇。”

    叶流萤的眼神里,茫然中带有一丝错愕,望向梁雨琪,冷冷说道,“梁小姐,我建议你把这话说给季以宸听,没有人像你一样,眼里除了季以宸,没有别的男人了。”

    梁雨琪冷笑,勾唇带起一抹浅笑,“对,我忘了,你还有安天王和楚天王。好好抓着,千万别丢了。早点去拍戏,要是旷工出了问题,可不要怪在我头上哦。”

    话音刚落,高跟鞋在地上划了一个漂亮的半圈,转过身向着电梯口而去。

    叶流萤紧张的心松弛了下来,身子无力地靠在了椅背上。

    走廊尽头的窗户玻璃已然发白,新的一天,已经到来了。

    今日的戏份比较多,且大部分都是与安陈对戏,没有叶流萤在场根本拍不了。

    虽然她与安陈关系好,但是片场请了那么多工作人员,机器设备都在片场晾着,一天下来损失无法估计。浪费的钱财,根本不是她一个十八线演员能赔偿的。

    怎么办?

    就这样贸然离去,季以宸心里会怎么想?

    季以宸为了救她,将自己的性命置于危险之地,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就这样离去,是不是太不像话了。

    难道自己真是季以宸嘴里的“叶补刀”?

    思绪游曳间,季以宸所在的病房门,突然开了。

    季琳琳探出头,望向叶流萤,眼神里带着一抹狡黠,冲着叶流萤吐了吐舌头,“叶小姐,是吗?麻烦你帮忙看一下我哥,我现在去买点早餐吃。”

    说罢,揉了揉肚子,没好气地说道,“我都饿坏了。”

    “呵”,叶流萤抿嘴轻笑了一声,惨白的脸蛋腾起一股红云,忙站了起来。

    体力不支,一下子又跌坐了回去。

    季琳琳眉头微蹙,走过来扶了叶流萤一把,轻声问道,“没事吧。”

    叶流萤低着头,面露尴尬之色,低声回道,“谢谢,没事。”

    “急什么?我去买早餐要那么久呢。那好吧,你进去吧。”话音刚落,对着叶流萤狡黠地笑了笑,“我先走了。”

    叶流萤站在病房门口,直到季琳琳的身影完全消失于电梯口,才转身推门走了进去。

    病房里,一应俱全,冰箱、电视、中央空调......旁边还有张陪护床。

    季以宸静静地躺在床榻上,眼睛紧闭,好看的眉头轻轻拧起,长长的睫毛,没有一丝瑕疵的面庞透着几分硬朗,就是受伤后静静地躺在这里,都是这么好看。

    这是叶流萤第一次正面仔细打量着季以宸,就算是两人有过几次肌肤相亲,热吻。

    叶流萤都是微闭着眼,极力逃避着季以宸。

    病房里安静如常,只有季以宸轻微的呼吸声,在病房里响起。

    叶流萤脚步轻盈地坐在床沿边上的椅子上,静静地望着酣睡中的季以宸。

    她多么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季以宸只是忘了扭动方向盘而已,他怎么会想着救她?

    如果真是季以宸救了她,以后不知如何面对他了。

    静静地坐了会,叶流萤从小坤包里拿出一支黑色水笔,轻轻地托起季以宸的手腕,用黑色水笔在季以宸的掌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鸡蛋,旁边画了一把大刀。

    上面写了几个字,“谢谢你,我晚点再来看你。”

    双手紧握着季以宸宽大的手掌,居然发现自己没那么讨厌他了。又静静地坐了会,直到季琳琳拿着早餐走了进来,浑然不觉。

    “叶小姐,要不要吃点早餐。”望着重叠在一起的手掌,季琳琳轻笑着,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