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章 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流萤悻悻地收回了手,望向季琳琳站起身,轻声回道。“谢谢,不用了。我还要回片场有点事,晚点再来看他。你先忙吧。”

    话音刚落,逃亡似的离开了病房。

    “呵”。季琳琳轻笑一声。

    望向落荒而逃的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丝兴味,果然可爱。难怪哥喜欢她。

    高等病房里,上午十点左右,季以宸终于醒了过来。

    季琳琳眉眼俱是笑意。坐床榻前的椅子上。一脸兴味的望着季以宸,笑道,“哥。你终于醒了?”

    季以宸伸了伸懒腰。望向一脸轻松的季琳琳。蹙眉,露出不悦之色。“怎么,哥进医院了。你还好意思在这里笑?”

    “嘿嘿。”季琳琳干笑了两声,“医生说了你没什么大碍,只是额角撞了一下。精神太过紧张身体过于疲劳,给你注射了点镇静剂,睡睡便好了。”

    “怎么样?舒服些没有?”季琳琳一脸关切地问道。

    季以宸活动了下身子,半晌,眉头微皱,摸了摸额角的纱布,轻声说道,“嗯,确实感觉没什么事了,只不过额角上的伤口会不会留下什么伤疤呀。”

    “呵”,季琳琳轻笑一声,“你这样还让不让人活,明明可以靠颜值,偏偏要靠实力。现在额角处伤了一小块,又在这里唉声叹气。哥,你在担心凭你的优秀找不到美女吗?”

    美女?

    季以宸脑海里浮现出叶流萤甜美的笑脸,时而撅着小嘴,时而怒目而视......说不出的感觉萦绕心头,什么时候才能紧紧攥住她的心,进入她的心里。

    “噗哧”一声,季琳琳笑出了声,“哥,我真说中你了吗?如果你要是找不到对象,这世界得有多少男人打光棍呀。”

    季以宸勾唇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轻声说道,“别和哥贫嘴了,你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昨晚呀,爸和妈,还有雨琪姐接到电话就过来了。后来医生说,你需要休息,将他们全都赶走了,只允许我一个人留下来。”

    “哦。”季以宸神情里若有所思,探寻着季琳琳话里话外的意思,许久,出声问道,“琳琳,昨晚是谁给你电话的?”

    季琳琳嘴角撇了撇,出声笑道,“什么时候哥变得这么不自信了?说句话还得拐着弯问?你是说整夜待在走廊上的叶小姐吗?她刚走不久,昨晚是她打的电话。”

    想起叶流萤红肿的面部,季琳琳嘴角直抽抽,梁雨琪下手那么狠,不知道今天她去片场,能不能顺利拍完戏?

    季以宸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哦。”

    季琳琳将病床摇了起来,将季以宸的身子半靠着,洗了手,将热气腾腾地稀粥搅拌了几下,递了过去,“哥,趁热喝吧。真没想到,医院里的早餐还真不错,我打电话回去,要妈不要送过来了,在家照顾爸就好了。”

    “嗯。”季以宸淡淡地应着,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伸出双手,刚想接过稀粥,眼神突然定住停留在掌心里。

    嘴角慢慢地浮现出一丝笑意,嘴角弧度慢慢地放大,眉宇间俱是甜蜜融融的笑意。

    “这是什么?”

    季琳琳头凑了过来,望向季以宸掌心的“鬼画符”,疑道。

    季以宸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说了你不懂。”

    季琳琳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是刚才那位叶小姐,刚才见她鬼鬼祟祟地逃了,原来是拿着哥的掌心画画呀,只是这水平不咋地,可能达不到小学一年级的水平。”

    季以宸嘴角笑意更浓,“字写得不错。”抬头望向季琳琳,轻声说道,“拿手机过来。”

    季琳琳暗自嘀咕着,将手里的手机递了过去。

    “我说的是我自己的手机。”

    “哦。”季琳琳恍然大悟,将床头柜上的手机递了过去。

    “咔嚓”一声,季以宸将掌心里的图案拍了下来。

    季琳琳眼角瞪得比乒乓球还大,嘴里惊讶得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这是他的哥吗?

    这是娱乐圈传说中,生人、鬼神勿近的季以宸吗?

    半晌,季琳琳一脸担心的凑了过来,低声问道,“哥,你是不是昨晚出车祸的时候,中邪了?我瞧着有点不对劲呀。要不要和妈说一下,她和庙里的一些和尚什么的,都很熟。要他们帮你驱驱邪,保证消息不外露。”

    季以宸回眸狠狠地瞪了一眼季琳琳,语噎,“你......”

    季琳琳一笑,“对,哥,就这样,终于正常了。”

    季以宸,“......”

    季琳琳撑着头坐在床沿边上,望向窗外,眼神里若有所思,“哥跟我们这些人在一起时,还是挺正常的,只是遇到叶小姐时,就不正常了,这......”

    白皙如玉的手掌用力拍上病床,恍然大悟,惊道,“哥,你谈恋爱了?”

    季以宸倒吸了一口凉气,双手捂住季琳琳捶过来的地方,“我的大小姐,你是想谋杀亲哥吗?”

    季琳琳连声啧啧,“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呀,连哥这样的千年冰山都能融化,更别说其他的了。”顿了顿,自言自语地说道,“是不是,本小姐也得去谈谈恋爱了。”

    “还喝不喝粥呀。”

    “喝,怎么不喝?”季以宸一把抢过季琳琳手里的稀粥,三下五除二喝完了。

    嘴角啜笑,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能见到叶流萤?

    掌心余温似乎还在,心底涌出一股暖流,两天前,两人在别墅里相拥做饭情景浮现了出来。此刻,季以宸唯一的想法就是,早点见到叶流萤,轻轻地环抱着她,没有其它的欲念。

    从小到大,除了过早离他而去的母亲。

    此后,没有谁给过他家庭般的温暖,父亲在母亲病重时就有兰芳芝,所以他一直做不到原谅他。后来父亲与兰芳芝有了小妹季琳琳,每次回家硬夹在他们中间,自己都觉得别扭。

    只有将全部精力放在事业上,才能让自己好过些。

    季以宸是季家的经济支撑,对于季家只是尽到自己该尽的义务。

    他放不下对母亲的爱和思念,放不下对父亲的恨。但是母亲临终前的遗言,却不得不让他对季俞正以礼相待。

    “以宸,妈要走了。以后你一个人在世上,妈不放心,你爸终究是你爸,我们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希望我走了,你不要恨他。”

    “恨一个人比死还痛苦,试着去忘掉以前的一切吧。”

    “妈在天堂不想看着你痛苦。”

    ......

    季以宸眼神暗沉了几分,手中动作停了下来。

    季琳琳伸手接过季以宸手中的稀粥,低声唤道,“哥,你想阿姨了?”

    季以宸抿嘴一笑,“丫头,什么时候成了哥肚子里的蛔虫了?”

    季琳琳吐了吐舌头,笑道,“我只有一个哥嘛,不关心你,关心谁?”

    季以宸抬头,给了季琳琳一个灿烂的笑容,“算哥没白疼你。”

    季琳琳翻了个白眼,拿着碗筷走出了病房。

    病床上,季以宸反复看着掌心处那副不成样的画,嘴里轻声念着,“谢谢,我晚点再来看你。”脑补着叶流萤轻轻描画着的场景,脸上的甜蜜显而易见。

    攥着手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地翻动着,半晌,轻轻地按下了发送键。

    片场里,叶流萤穿着沉重的戏服挥汗如雨,晚到让王伟昌骂个半死,耷拉着头不敢回半句。

    季以宸受伤住院,直到她离开时,都没有醒过来。如果让媒体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脸颊红肿不堪,不知道扑了多少层粉、遮瑕膏之类地东西,依然没能遮住。

    只得灰溜溜地,在工作人员满是疑问的眼神里,王伟昌愤怒的目光里,去化妆间敷了一会儿冰块。直到脸颊上红肿消失些许,才重新化好妆,进入片场。

    在众人奚落和嘲笑的目光里,所有事情叶流萤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安陈戏份多,也顾不上与她打招呼。

    梁雨琪今天不知道是善心大发,还是怎么了,一直专心拍戏,居然没找她的麻烦,这让叶流萤欣慰了不少。

    轮到她入场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叮”,小坤包里手机信息轻轻响了一下。

    摄像机前,叶流萤正在如火如荼地拍摄,所有工作人员的目光围着摄像机前的叶流萤和安陈转。梁雨琪坐在摄像机后的凉椅上,轻轻地拉开小坤包的拉链,拿出手机一看。

    原本精致的脸庞立时变得乌云密布。

    白皙的手掌心里,手机屏幕上,一副简单到看不出画着什么东西的水笔画,旁边写着几个字,“谢谢,我晚点来看你。”

    下面配着一行文字,“专心拍戏,我等你吃晚餐。”

    发信人-季以宸。

    字里行间的幸福溢于言表,浓浓的爱意激怒了梁雨琪,攥紧手机的手指指关节泛白,正想将手机狠狠地摔了。

    突然一个熟悉的电话打了进来。

    铃声欢快,“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