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章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贱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琳琳和梁雨琪站在一旁低声说着话,闻言转过身来,撇了撇嘴。说道,“哥,你老是拿着手机干什么?是不是想那什么绯闻对象了?可不能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季琳琳心思单纯,想到什么说什么。

    先前叶流萤在这里时。见她被兰芳芝和梁雨琪欺负。便有点同情她。

    这会儿,梁雨琪在她耳边吹点风,又想着帮梁雨琪的忙了。

    毕竟。季琳琳与梁雨琪相识已久,对她来说,梁雨琪简直对她有求必应。从来都是大方到极致。

    而叶流萤。季琳琳与她之间只不过是一面之缘,怎能轻易被她挖了墙角?

    季以宸闷闷地躺在床上,眉宇间似有所思。仿若对面前这些人的谈话熟视无睹。眼睛呆呆地望着病房外。

    病房里。静了下来。

    “叮”地一声,季琳琳手机里传来信息更新的声音。划破宁静的病房内。

    季琳琳随手拿起手机打开一看,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惊叫出声,“啊,楚东和.....”话未说完。突然觉得不妥,马上止住了声,望向季以宸的眼底隐过一丝不自在。

    季以宸心情不好,没有时间理会他。

    满脑子都是叶流萤为何不回他信息,为何现在还不来?

    竟然不来,为何主动留下要来看他的话干什么,难道临时有了其他的事?难道是楚东?想到他,心底不悦似是升级了不少,莫名地火大。

    病房里这么多号人,却没有一个能供他出气的对象。

    梁雨琪低头斜睨了一眼季琳琳的手机,故作惊讶到,“诶呀,这不是楚东和叶流萤吗?他们居然去了国贸大厦约会,还被人逮个正着?”

    季琳琳愕然地抬头,望向表情极其夸张的梁雨琪,心底疑道,她能知晓过去预知未来?

    刚开始她点开的链接,确实是楚东和叶流萤在餐厅对坐喝茶的新闻,只是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自己都没来得及看清楚,马上就关闭了。

    刚才她打开的是界面呀。

    季以宸眼神暗沉了些许,左手掌心攥紧了,手背上青筋暴露,英俊的脸庞寒气森森,极其骇人。

    季琳琳知道,季以宸左手掌心里是叶流萤给他画得一副画,他如获珍宝,整天盯着,嘴角一直轻轻上扬,舍不得洗去。

    想到以前一直冷若冰霜的哥,能有这么温存的一面,季琳琳的心不由得柔软了几分。

    未曾等到季以宸出声询问,电视里已经在直播叶流萤和楚东,被记者们围堵在国贸大厦门口处的情景。

    人潮里,楚东神情淡定,紧紧护住身材娇小的叶流萤,眼神里的坚定和宠溺是季以宸始料未及的,两人就像是多年的情侣,依然默契十足。

    叶流萤神色仓皇,望向面前的记者们明显经验不足,神情怯弱,像是一个极其需要保护的孩子。

    季以宸放在蚕丝棉被下的手紧攥出了血,双眼通红,心底暗自,这个女人面对自己总像只刺猬,到了楚东面前如同小鸟依人般。

    她到底当他是什么?

    亏他还为了她不顾性命?她却这么回馈他?

    病房里,莫名地静了下来。

    只有电视里依旧播放着叶流萤和楚东,被记者围堵追问的场景。

    大家耳中充斥着楚东回答记者们提问时的话,“叶小姐是我最好的朋友,请大家不要为难她。”

    言外之意,就是可以放肆地为难他-楚东吗?

    梁雨琪神情晦暗未明,唇角微勾带起一抹浅笑,“真看不出来,叶流萤还挺有本事的,四大天王之一的楚东,居然也会与她纠缠在一起。”

    病房里,气氛莫名地压抑。

    季以宸出车祸后,叶流萤一直守在这里,任凭兰芳芝和梁雨琪辱骂,甚至受了梁雨琪的掌箍,从来没有半句怨言,一直守到上班时间才走。

    她与季以宸之间的关系究竟怎么样?来不及深究,马上投入另一位人气天王的怀里。

    画风转变太快,以至于他们一时间,都接受不了。

    看着季以宸铁青的面色,猜测着他与叶流萤之间的关系,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好一会儿,兰芳芝终于开口了。

    “以宸,我就说了嘛,那些个什么阿猫、阿狗的,不都是冲着你的钱和名来的吗?现在有了新的高枝,马上就去攀了。还是我们雨琪好,自始至终都对以宸你一片痴心呀。”

    “亏你昨夜是载着她出的车祸,像这种忘恩负义的女人,早点看清楚也好。”

    季俞正站在一旁神情晦暗未明,在兰芳芝的极力怂恿下,终于敌不过她十万马力的眼刀,淡淡说道,“以宸,过去的事就过去算了,以后好好和雨琪交往,什么时候选个良辰吉日,把这事定下来算是完事了。”

    季以宸斜躺在床榻上,眼睛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屏幕上仓皇相拥逃离的场面,楚东的深情相拥,叶流萤的小鸟依人......

    情绪已到了崩溃的边缘,掌心的水笔画还在,只是此时成了一则笑话,赤裸裸地嘲笑着,他的失落,他的不甘,他的愤怒......

    季琳琳站在一旁,眼睛瞪得比鸽子蛋还大,哥的婚事就这样被爸妈决定了?

    斜睨向病床上的季以宸,好像哥没有听进去呀。

    梁雨琪站在季琳琳一侧,望向电视里的新闻娱乐节目,嘴角带起一抹狞笑,叶流萤呀,叶流萤,居然敢和姐抢男人,姐有一百种杀人不见血的手段玩死你。

    别以为,仗着几分姿色,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就可以为所欲为。

    就当是给你上堂课吧,教教你,什么样的男人可以碰,什么样的男人不可以碰。

    只要娱乐新闻一出,接下来只怕有更多的好戏在等着你。

    季以宸没有接过话,病房里气氛异常的尴尬。

    兰芳芝心底隐过一丝不悦,望向面色沉沉的季以宸,心底暗自恼怒道,好歹也是给送吃的来呀,一句话都没有。再待下去,都给憋死了。

    当下拿着手中食盒,向一旁呆立不动的梁雨琪示意。

    梁雨琪了然一笑,上前几步,从兰芳芝手中接过食盒,乖巧地说道,“兰姨,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做,便可以了。您陪着季叔回去休息吧。都站了这么久了,肯定累着了。”

    兰芳芝脸上绽开了朵花似的,“还是雨琪懂事呀,不要我这老婆子操一点心。也是,昨夜你季叔没睡好,今晨起床直嚷着头痛病又犯了。”

    话音刚落,忙不迭地搀扶着季俞正出了病房,对于这个继子,她真的没有太多耐心,如果不是看在他能挣钱的份上,早就不过来,这么大的人了,天天跟在一旁看脸色。

    她容易么?

    季琳琳跟着跑出了病房,“爸、妈,等等我,我还有点事想和你们说呢。”

    梁雨琪嘴角微扬隐过一丝笑意,端起食盒,姿势优雅地向着病床上的季以宸走去。

    今天来之前,特意要化妆师给她做了一个满意的造型。

    精心准备的大开襟紫色连衣裙,胸前莹白如玉的肌肤大片裸露,胸前两团精心挤过的浑圆呼之欲出,裸色的嘴唇无一不彰显着她内在的欲望。

    只要季以宸有需要,她可以马上献身,哪怕是在医生和护士便是来查看的病房里。

    “以宸,吃点东西吧。集团里还有好多事情等着你去处理,况且这也是阿姨的一片心意。”特意调整过的嗓音,宛若莺歌细语,拂过季以宸的耳际,寻常人等就是没见着本尊,早就沉迷在甜腻的声音里。

    季以宸面色清冷,眼角一瞬不瞬地望着面前的电视,哪怕电视节目上的叶流萤和楚东早已消失于屏幕上,去了别地约会。

    浑身冒着寒气,眼底满是戾气,又恢复至以往生人勿近的模式。

    梁雨琪心底生出一抹冷笑,刚进来时,见到季以宸面色柔和,与以往冷硬的形象大有出入,本以为是因为她及时的出现,给了季以宸适当的温暖才让他有所改变。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贱人。

    叶流萤到底哪一点好?她有什么地方比不过她?

    梁雨琪强压住心头的怒气,语气放低了几分,“以宸,你先吃点东西吧。”话音未落,将已经打开的食盒递了过去。

    娇滴滴地补充道,“以宸,你要是不方便,我就喂给你吃吧。”眼神里充满了期盼,多么希望季以宸能开口答应。

    以前的季以宸,霸道,专制.....因为他的强悍,一直不需要她的靠近,而现在,季以宸躺在床上,或许上厕所都不那么方便,不正是给了她照顾他的借口吗?

    这一刻,梁雨琪倒是有点感谢叶流萤这个扫把星了。

    病房内,只有季以宸和梁雨琪。

    梁雨琪自顾自地说着,季以宸自始至终没有给过她一个眼色,没有说过一个字。

    只有梁雨琪在暗自得意地,唠叨着。

    “以宸,我就说嘛。这种十八线女星怎么会安分守己?诶,一年到头娱乐圈总会出几个这样的傻蛋,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没准天还没亮,便要提着裤子被人赶出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