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章 以宸,你说的都是真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略带讥讽的语气,不屑的眼神彻底地激怒了季以宸。

    季以宸眼底生了寒气,突然侧身望向梁雨琪。语气森凉仿佛来自地府,一拳打翻了递了过来的食盒,牙缝里吐出几个字。“以宸,是你叫的吗?”

    梁雨琪猝不及防。脚步踉跄。汤水四溅,静心准备的妆容和裙子这一刻染上了污渍斑斑。

    额前、发梢上沾满了汤水,模样极为狼狈。

    语气里隐着一丝不满。声线上扬了些许,“以宸。”

    “滚。”

    季以宸毫不留情,一声怒喝。

    门口处。季琳琳手攥着银行卡。望向病房里狼狈不堪的地面和身上都是汤汤水水的梁雨琪,满脸笑容定格了下来。

    叶流萤怀抱着大捧的鲜花,一脸错愕地望向病房里浑身冒着寒气的季以宸。

    季琳琳率先反应过来。疾步走上前去。嗔道。“哥,您怎么了?都快九点了。你晚餐都没吃,现在又打翻了。怎么办?我代表爸妈在这里照顾你。要是出院时瘦了,不把我给骂死。”

    梁雨琪微微一怔,马上蹲了下去。捡起地上的食盒,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苦笑,“琳琳,别怪你哥,是我自己不小心。”

    季以宸坐在床榻上,见到门口处怀抱着捧鲜花的叶流萤,心底莫名火大。

    从国贸大厦赶到这里,就算车程都需要四十分钟,娱乐直播新闻刚结束,叶流萤不到一小时就手捧着鲜花赶到了病房,是不是楚东送她过来的?又或者还在楼下等着她?

    手中的大束鲜花是楚东送给她的?

    叶流萤默默地走了进去,心底含着一丝愧疚,低声唤道,“季总,您醒了?”

    毕竟季以宸因她受伤,而她却是季以宸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和楚东约会且被记者当场抓包。姑且不说,中间有谁在捣鬼,看季以宸充满戾气的脸色,就知道他此时极为不满。

    季以宸眉宇间拧成了一个川字,冷哼道,“十八线明星挺有志向的,以为傍上了一线明星,就能出名?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叶流萤知道季以宸借题发挥,只得低着头,默默地将床头柜上花瓶里的假花拿了出来,将手中的鲜花插进去,摆放好。

    “啪”地一声巨响,连带着花瓶掉落在地,巨大的冲力让瓷碎片四处飞溅。叶流萤小腿上顿时被飞溅出的瓷片割伤了脚,鲜血流在白皙的肌肤上,触目惊心。

    季以宸厉声喝道,“带着你的花,滚。”

    叶流萤抬头,眼眶涰满泪水,咬着唇一字一句地说道,“季总,我是想着鲜花对病人有康复作用才买的。你如果不喜欢可以说,有必要这样吗?”

    季以宸冷笑,“你的花,你的人,只能让我看着恶心。”

    叶流萤望着季以宸,眸光烁烁,“好,我问你,你既然恶心,那你为何为了救我,不惜让自己受伤?”

    身后,季琳琳瞪圆了眼,望向面前面色淡然的季以宸,花颜失色。

    什么时候,他这个冷血大哥,也学会英雄救美了?

    娱乐圈里向来把他定位为冷面阎王?女人对他来说如衣裳,怜香惜玉对他来说,更是天外传闻。

    梁雨琪弯腰拾捡食盒的动作停了下来,眼底隐过一丝戾气,更有无限的委屈浮了上来。

    叶流萤说的都是真的吗?

    她与季以宸相识这么久,从来都是她迁就他,未曾感受过一次他对她的关心和呵护。

    如今,季以宸居然对一个相识不过数日的十八线女星动了真心。

    为了她不惜以身犯险,连车祸这样生死悬于一线的事也敢挺身而出,让她这个默默守护在季以宸身边数年的人,情何以堪?

    季以宸勾唇,冷笑,“叶小姐还真是高估了自己,也不掂量下,你的命值钱?还是我的命值钱?我会为了一个十八线的女星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全?”

    眼底的不屑和讥讽,一览无遗,“像你这种女人,每年万娱集团有多少,哭着求着想进来,你知道吗?”

    叶流萤淡淡一笑,“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也无话可说了。季总,祝您早日康复,我先走了。”

    季以宸一声冷哼,“慢着,将地上的花带着,不想让它们碍着我的眼。”

    叶流萤本以走出去的步伐停了下来,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自嘲的笑意,“好,我马上带走,不在这里碍着季总的眼。”

    季琳琳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忘了说话了。

    梁雨琪已经拾捡完地上的食盒,将它放在病床床头柜上,眼角余光斜睨向蹲在地上,拾捡着鲜花的叶流萤,嘴角微勾隐过一丝狞笑。

    叶流萤呀,叶流萤,什么时候才能正大光明地让你知道姐的手段呢。

    真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呀。

    “雨琪。”

    季以宸缓缓开了口,语气异常温和,以至于让梁雨琪平生出了一股寒意,心底却有一种从没有惬意拂过心头。

    “怎么了,以宸。”嘴角啜着笑,神情里透着一丝惊喜。

    不愧为一线演员,很快从刚才惊慌失措地状态里调整过来。

    季以宸伸手握住梁雨琪的手臂将她拉了过来,从床头柜上抽出几张纸巾,轻轻擦拭几下头发上的青丝,“雨琪,刚才对不起,不小心弄花了你的妆。”

    神情极其暧昧和温柔。

    不知道实情的人一看,还以为两人是对情意浓浓的恋人呢。

    “没-没关系,以宸,是我不小心。”梁雨琪有点语无伦次,眼眸里泛着一丝异光。

    “雨琪,爸妈说了,让我们选个好日子,你看怎么样?”

    梁雨琪瞪圆了眼,不可置信地望着季以宸,这是季以宸吗?怎么自己觉得这一切都是假的呢?

    多少次,她和兰芳芝明里暗里地暗示着季以宸,他就是不为所动。

    今天他居然主动提出订婚一事。她怎能不激动?

    虽然场面有点狼狈,地上满是汤水和瓷片,她的形象也极其狼狈,心里却是欢呼雀跃着。

    这是不是意味着,她梁雨琪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梁雨琪不顾一切抓着季以宸的修长如玉的手掌,眼底因为激动有了一丝莹光,惊呼道,“以宸,你说的都是真的?”

    季以宸望着激动莫名的梁雨琪,眉头微微一蹙,终是没有放开。

    叶流萤拾捡鲜花的手微微一顿,心底某处似有一丝疼痛撕裂了她,嘴唇、胸口处季以宸肆意揉捏她的感觉依然还在,只是这样处处留情的一个人,她怎能对他有着一丝念想。

    她的心,她的情,都在楚东那里。

    手捧鲜花,起身,背影带着一丝落寞和决绝,向着病房外疾步而去。

    脚步仓皇,忘了最简单的道别礼节。

    季琳琳一声惊呼,追了出去,“叶小姐,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伤口需要处理一下么?”

    叶流萤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没事,等会回去,贴块创口贴便好了。”

    季琳琳眉头微皱,低声说道,“那怎么行?伤口看起来很宽,只怕创口贴没用。”

    病房里,梁雨琪一脸幸福地依偎在季以宸病床前,满待期待,等待着季以宸的回答。

    季以宸英气逼人的俊脸微微地侧了过去,留给梁雨琪一个大大的背影,性感的薄唇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滚。”不带有一丝情感的声音,如同来自千年冰窖,凉至心底。

    梁雨琪错愕地起身,望向床榻上的季以宸,这一刻,他已进入假寐状态了。

    完美的侧颜上,长长的睫毛呼闪着,脸上是一如既往显而易见的冷漠和疏离。

    梁雨琪冷笑着,顶着满是汤汤水水的裙子走出了病房,她什么时候成了季以宸的挡箭牌了?

    来的时候光鲜亮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女。走的时候,却是异常的狼狈不堪。

    唯一燃起的一丝希望,却是季以宸为了气走叶流萤,与她演的戏。

    一旦利用完,即刻要她滚?她就有那么不堪?

    叶流萤就那么好?

    就算季以宸愤怒之下,摔了的花瓶割伤了叶流萤,他不管不问。但是眼底流过的那抹担心是真真切切地。

    莫名地,梁雨琪感到一丝慌乱,季以宸是不是真的爱上叶流萤了?

    只为了季以宸能够多看她一眼,这么多年费尽心思,难道让它付诸东流?她怎么甘心?

    梁雨琪咬牙切齿,心里头都是恨意,紧攥的手指关节发白。

    一切都是那个小贱人,如果不是她的出现,至少季以宸没有这么厌恶自己。

    虽然他不那么爱自己,但是两人也会波澜不惊地成家,生育孩子。他不爱自己又怎么了?只要她爱他就可以了。

    宽大的玻璃幕墙下,医院门口处,两抹熟悉的身影引起了梁雨琪的注意,嘴角隐过一丝狞笑,拿起手机对着他们,“咔嚓咔嚓”拍了几下,伸出纤纤玉指,在手机屏幕上轻点了几下,姿势极其优雅踏着舞步,向电梯口走去。

    病房里,季以宸缓缓站起身来,站在窗户前,目光落在门口处那两抹熟悉的身影上,眼底戾色越来越重,手背青筋隐现。

    医院大门口,灯光通亮,叶流萤望向面前的楚东,温润如玉的面庞,如贵族公子般暖暖地气场,心头隐过一丝伤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