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章 流萤,好久不见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手机那头,徐曼微微一笑,说道。“流萤,好久不见了。上次本想着约你出来,没想到你的电话打不通。要不。刚好我下午有时间,我们今天想想去哪儿玩。好吗?”

    叶流萤望了一眼木地板上未曾看完的。笑道,“行呀,你说去哪儿吧。我太久没回国。好多地方都不记得了。”

    徐曼声音干脆,一如当初爽朗的性子,朗声笑道。“流萤。要不我们就去爬琉璃山吧,好久没去了,我都有点想了。”

    琉璃山位于阳城郊区。爬上山顶大约需要一小时。车程二十分钟便可到达山顶。

    站在山顶上。整个阳城一览无遗。

    因为风水好,山的背荫处是一处公墓。里面葬着多半是城中富豪的先祖,连带着整个琉璃山基础设施也建设得挺好。只是对于寻常人来讲。那种地方仍显阴森,所以平常也没那么多的人。

    以前,楚东经常带着她去那里玩。周末徐曼没地方可去,经常跟在他们身旁,那里也算是拥有三人记忆的地方吧。

    徐曼一提起,叶流萤真的有点心动了。

    斜睨向窗外,太阳已经褪去了先前的炙热,低头望向手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心里有了一丝松动。

    七点会天黑,从家中出发到琉璃山,至少是下午五点了,等两人爬上去刚好天黑。琉璃山地处偏僻,两个女孩子独自夜行山中,要是遇见坏人怎么办?

    叶流萤心头有了一丝迟疑,声音低沉几分,“徐曼,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

    徐曼听出了叶流萤的迟疑,笑道,“流萤,我从家中开车出发,你从出门打个的士去,我们五点在山脚下汇合,一起开车上山顶,六点准时下山,还去以前那家家常菜馆,你不知道呀,以前的老板还没换,人可好了,给我免费加了不少分量。”

    叶流萤心底地最后一丝犹豫烟消云散,语气轻快地应道,“好吧,那我就马上出发。你也快点吧。”

    “嗯,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见。”

    徐曼缓缓放下电话,脸上灿烂的笑容随即消失,取而代之地是一脸的阴戾和冷漠,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狞笑。

    叶流萤,你好好地在国外待着,为什么要回国?

    你不知道,为了这一天,我付出了多少?

    为什么你一出现,所有的事情发生了变化?

    你为什么要回来?

    徐曼紧攥着手机的指关节发白,牙齿咯咯作响,强烈的恨意从心底涌了出来。

    莹白如玉的手指轻点,拨出了一个电话,好一会儿,才迈着优雅的脚步走向停在别墅外的红色兰博基尼。

    打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启动汽车打开冷气和电台,轻柔舒缓地音乐萦绕耳边,微闭着眼睛进入了假寐。

    别墅里,叶流萤快速地拎起小包出了门。

    就算徐曼有车,时间也算紧急,要是路上遇见堵车什么的,还得延误时间。

    既然要去,必须得快。

    一路上,叶流萤不断地看着时间,司机在她的无声催促下,车速比平时快了不少。

    到达与徐曼约定的山脚时,比原定五点钟还早了几分钟,望着熟悉的景致,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叶流萤心情没由来地好了不少,没有了季以宸的纠缠,让她一直绷紧的心弦松弛了下来,

    只是心底某处有了点点失落,或许她自己都未曾察觉。

    站在上山马路的旁侧,耳边,鸟鸣雀跃,空气中透着一丝泥土的芬芳,偶尔有人从山下下来。三三两两,或神情雀跃,或黯然神伤,......

    熟悉的风景勾起了往日的回忆,那时的她和楚东,周末最喜欢来的地方,便是这里。

    留下了两人太多的足迹和美好的回忆.....

    那时的他们都还青涩,楚东没有现在温润如玉的气质,有的只是初涉情事的羞涩,最近的距离只不过是拉着手,相视而笑。

    山顶上,冷风拂面,呼呼作响。

    楚东拉着她的手,大声告诉她,这辈子,非她不娶。风儿带着他美好的期许飘向了远方......

    他说,他对着风儿许了愿,......这辈子就是她了。

    山顶上,阳光明媚,她与楚东轻轻地依偎在一起,看着手中的书。

    旁边,小鸟鸣叫不已。

    楚东指着林间跳跃的小鸟,轻声说道,流萤,你看,那对鸟儿多么恩爱,以后我们也要像它们一样。

    .....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白色小坤包里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打断了叶流萤纷乱的思绪,望向四周,并没有出现徐曼所说的红色兰博基尼。

    叶流萤心头浮过一丝疑问,不会路上堵了,徐曼打电话过来了吧。

    手机拿出来一看,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还真是准呀,果然是徐曼的电话。

    按下接听键,那头传来徐曼焦急地声音,“流萤,等了多久了,真是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我大概还要二十分钟才到,现在还早,你要是嫌闷得慌,就先散步上去吧。我跟你说,半山腰上,那座凉亭里多了好多小吃。”

    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笑意,“徐曼,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个小吃货呀。”

    徐曼轻笑了一声,“流萤,比起你来,我可是差远了。那些小吃真不赖呀,和几年前一样,味道一点都没变。好了,不说了,车子动了。”

    叶流萤嘴角泛起一丝甜蜜的笑意,脚步轻快向着进山的水泥道上走去。

    以前,楚东带着她,还有徐曼,总是爬到一半的时候,叶流萤便赖在半山腰上的凉亭里,不动了。

    硬是要将那些什么酸萝卜、烤串,塞满了肚子才会恋恋不舍地上山去。

    每次都惹来徐曼的取笑,楚东总是宠溺地望着她,笑着说道,没事,胖了好,胖了我就养着,不用担心其他心怀不轨的男人打我们家流萤的主意。

    惹得徐曼直翻白眼,一个劲地直呼老天太不公平了。

    阳光轻盈洒落周身,微风徐徐拂过耳边,叶流萤微扬着脸庞享受着这份惬意和美好。

    两边景致未曾改变,只是山间林木葱郁了不少。

    叶流萤脚步不曾停下,一直往半山腰走去。

    心里偶尔划过一丝念头,等楚东从国外回来,是否叫他一起过来?

    擦身而过的人越来越少,不远处凉亭一角依稀可见,身着单薄的裙子有了一丝凉意,叶流萤低头望向手腕处的手表,嘴角泛起一苦笑,不知不觉走到半山腰了。

    索性脚步快了起来,直奔凉亭而去。

    心底暗道,反正徐曼也差不多快到了,就算一个人上山又怎么样?只要她开车来便可以了。

    黄昏已近,天际边独留最后一抹红晕,透过山顶薄薄的雾气洒上琉璃山,呈现出一种梦幻般的美丽,令人遐想。

    可惜的是,凉亭里早已人去亭空,只留下一个大大垃圾桶在原地。

    看来时间不早了,也没什么游人了,摊贩自然就走了。

    叶流萤无奈地坐在凉亭座椅上,拿出手机拨了过去,手机那头铃声响了起来,却没人接听。

    难道徐曼已经上山了?弯曲的山路确实来不得半点马虎,不方便接听电话。

    叶流萤站起身,继续向山顶出发,难得出来一趟,就当是运动松松筋骨吧。

    13

    心无旁骛的走在山间的水泥路上,脚步快了不少。

    没过一会儿,叶流萤便见着山顶了,发射塔立在山顶平地的正中间,旁边停着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和一辆黑色大众,一条曲折蜿蜒的石阶向背荫处的墓地延伸而去。

    叶流萤狐疑道,太阳快下山了,还有人在这里?

    念头刚冒了出来,便笑了。

    她和徐曼不也是这时候来吗?况且车程只需二十分,也不算远吧。

    叶流萤一边想着,一边向山顶石壁前走去,石壁类似于功勋石墙,用来表彰那些捐赠钱财,修建琉璃山基础设施的富豪们。

    叶流萤闲着没事,站在石壁前,慢慢地看着上面的名字。

    黄昏将近,山顶的风愈发大了。

    叶流萤身穿天蓝色棉质的衣裙,脚上蹬着双白色的休闲鞋,发丝飘扬,裙摆飞舞。

    远远望去,荒漠的天地间,这抹天蓝色的倩影如同仙子莅临人世,绝世而芳华。

    远处,墓地里,一抹黑色的身影孤独地坐在石碑前,背影落寞孤寂。

    许久,男子起身,眼神回望山顶定格在这抹天蓝色的倩影上,眼睛微眯,似乎在饶有兴味地打望着她。

    石壁前,叶流萤浑然不觉,身后投来的异样目光。

    一边垫着脚尖,一边打量着石壁上的名字,进入娱乐圈也有些日子,里面可有不少的富人和名人,说不定能从这上面找到熟悉的名字呢。

    “季以宸?一百万?”

    “呵”,叶流萤轻笑一声,真是到哪儿都能见到他的大名呀。

    只是他在琉璃山捐赠一百万干什么?

    父母不是还健在?难道是爷爷奶奶一辈的?或者纯属钱多没地方花。

    风肆意得吹拂着她的头发,棉质衣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裙摆飞扬,别有一番仙气。

    “啧-啧-啧,真是一个美人那。”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猥琐的男声,伴随着几声拍掌声,似乎有人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