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章 姐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哥还以为是道上混的呢,搞了半天,原来是个坐办公室吹空调的。怕什么。哥几个上,先废了这个多管闲事的,回头再上这个小美人。哥就说嘛。怎么平白无故会有这么个美人出现在这里,原来是个演戏的。哥几个今天真是走运了。”

    黄毛急了。拉住刀疤男的手。语不成句,“大哥,他-他.......”

    刀疤男没好气地甩开了黄毛的手。冷哼一声,“他-他什么呀,要是害怕。就滚到一边去。哥就不信一个小白脸也打不过。”

    叶流萤身子发软,抬头望着表情镇定自若的季以宸,手不由得攥紧了。

    心里颤道。季以宸身材是高大。却手无寸铁。怎么能够对付得了三个经常打惯了群架手握有凶器的小流氓?

    季以宸站在刀疤男面前,神情淡定。如同局外人正在欣赏一部大片一样,望着刀疤男一个劲地在表演。表情饶有兴味。

    只是听到他说到“小白脸”几个字时,眉头微微皱了皱。

    在这些小混混的眼里,自己居然成了小白脸?

    家里那些将杯难道是摆设?还是比赛方宣传力度不够?

    紫毛见刀疤男铁了心想对付季以宸了。当下向黄毛使了个眼色,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在手里摆弄着,身子慢慢地向季以宸靠近了。

    黄毛见大家都拿了匕首出来,紧张的神情缓和了些许,“唰”地一声,从身上掏出匕首,躲在刀疤男身后,小心翼翼地凑了上来。

    “废了这小子。”

    刀疤男手举匕首,面部狰狞,“哗”地一声冲上来,匕首对着季以宸刺了过去。

    紫毛和黄毛大受鼓舞,拎着匕首跟着冲杀过去,嘴里嚷嚷着,“废了这个多管闲事的。”

    季以宸侧身避过,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只见“霹雳哗啦”一阵乱响,以刀疤男和紫毛就已经趴在地上,直呻吟了。

    黄毛见势不妙,转身冲上想趴在地上的叶流萤,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

    汗如雨下,脸色惨白,嘴里叫嚣着,“你别过来,千万别过来。要是再过来的话,保不准我的手一发抖,这匕首就碰上姑娘的大动脉了。就不小心歪了,也花了脸,不能给你挣钱不是?”

    季以宸紧了几步,走了上前,神情恢复了淡然,眼底却透着几分戾气,望向黄毛淡淡说道,“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劝你还是不要将事情闹大了。这位姑娘真要有什么三长两短,只怕你一百条命也陪不了。”

    “你在上来,我-我就杀了她。让你看看,是她的命值钱,还是我的命值钱?”

    黄毛眼神一滞,像是豁出去了。

    神情里似是亢奋了不少,眼神恢复了戾气,望向多了几分慌乱的季以宸,厉声说道,“我-我求财,只要你给我钱,我就不杀她,怎样?”

    话音刚落,手中的匕首逼近了叶流萤娇嫩的脖子,手指直发抖。

    眼看着匕首离自己越来越近,黄毛看似平静实在近乎崩溃的情绪,直往脸上、脖子处划拉的匕首尖,心紧张到了极点。

    望向神情里不为所动,仍然站在那里装酷的季以宸,心底咒骂了无数遍,你小子有钱捐给这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一百万,怎么会没钱给这些小混混?

    姐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山顶上,莫名地静了下来,耳边只有呼呼地风声,呼啸而过。

    除了季以宸,所有人的情绪都已到了崩溃的边缘,黄毛粗重的喘息声从耳边传了过来,所有人似乎在吊着最后一口气,殊死一搏。

    冰冷的匕首离叶流萤的玉颈不到一公分,叶流萤趴在地上,冰冷的触感透过裸露的肌肤传至五脏六腑,再这样下去,就算不被黄毛杀了,这种极端的环境下,她的小命也不久矣。

    刀疤男蜷缩着身子,手捂着肚子在地上挣扎,神情极为痛苦。

    心里悔出了肠子,开始怎么就那么心急,不听黄毛将话说完呢。

    不然也不用惹这尊瘟神了。

    紫毛似是醒了过来,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先前黄毛紧张的神情他纳入眼底,只是最终选择了相信大哥,不然也不用这么惨吧。

    瞧这情形,面前的帅哥估计有一万种方法,叫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还是装晕稳妥些。

    许久,季以宸终于开了口。

    嘴角微勾,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露出了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淡淡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钱嘛,这个,我有的是。”

    顿了顿,望向黄毛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征求的味道,“这位小兄弟,你说,你是要开支票,还是拿现金?”

    叶流萤微微一怔,季以宸是在干什么?

    难不成真和小流氓讨价还价?

    以他的做事风格会沉下心来做这种事?在万娱集团所有员工的眼里,只要不关他的事,就算有人在他面前杀人也不会管。

    装死的紫毛微微侧了身子,微微地睁开了眼,斜睨向面前神情轻松愉悦的季以宸,心底隐过一丝不解。

    娱乐杂志和新闻报刊上的季以宸处事向来心狠手辣,对待对手和背叛自己的人向来不会心软,从来未曾听说过,他会与谁谈条件。难道,明天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

    又或者这个姑娘真的对他来说,很重要?

    黄毛微微一怔,很快镇定下来,如果拿季以宸的支票去取钱,恐怕早有人等在那里,凶多吉少。

    但是到了这份上,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干了这一票,他们就逃呗。

    当下,手中匕首又近了叶流萤的脖子一分,刀尖触碰着叶流萤莹白如玉的肌肤,毫不手软。

    声音颤道,“季-季总,我们知道您有钱,我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只要你给钱,我就马上放了她。支票和现金,我都要。”

    刀疤男停止了呻吟,艰难地抬起头,望向黄毛的眼底闪着一丝不可思议,没想到这小子还有这潜质呀,挺狠的。

    紫毛索性睁开了眼,趴在地上,望着面前的一切。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轻笑,“钱嘛,就算今天没了。这位小姐也会给我挣回来的,说不定还可以翻几番。只是你们要的太多,我觉得买卖不划算,那......”

    后面的话,不言而喻了。

    黄毛忙出了声,语气急促生怕季以宸反悔,“把你包里的现金全部留下,另外给我们开一张百万的支票,马上放了她。否则......”

    “好,成交。”

    季以宸不再废话,飞快地从包里拿出张空白支票填上数字,连同钱包里一大叠毛爷爷递了过去。

    刀疤男艰难地站起身,一把抢过季以宸手里的支票,向着黄毛大笑了几声,“你小子真有一套,没想到这么简单一百万就到手了。”

    面对刀疤男的得意忘形,黄毛表示极度无语。

    连忙向着还躺着地上装死的紫毛使眼色,紫毛不顾刀疤男压抑的颜色,飞快地爬起身走上大众车,进了驾驶室,发动了车子,调头,做好下山的准备。

    刀疤男顾不上训斥紫毛的不仗义,急忙将留下指纹的匕首捡了起来,临了,不忘了将旁边保时捷的前后轮胎扎上几刀。

    回过头,正想抢去季以宸的手机,季以宸已经将手机扔下了山崖,手机里太多的机密,就算那些电话号码流散出去,也得给一部分人的生活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刀疤男望向不动声色地季以宸,连声啧啧,“不愧是传说中的冷面阎王,在什么情况下都能保持冷静。”

    季以宸斜睨向被扎了无数个窟窿眼的保时捷前后轮胎,嘴角啜起一抹冷笑,“你们也不是一般的小混混吧。别废话了,趁老子没改变主意前马上滚吧。晚了,老子改变主意,你们谁也别想全身而退。定叫你们生不如死。”

    刀疤男面色一滞,忙不迭地爬进了大众车里。

    直到身子触及到了温暖的绒垫子,绷紧的心弦才缓了下来。

    暗自松了口气,在黄毛的提醒下,他才猛然想了起来,面前的大帅哥就是阳城娱乐圈里头号人物-季以宸,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白手起家。

    怎么就平白无故惹上他了?

    刀疤男痛心疾首,平时偶尔翻看八卦杂志,经常看见他和女模明星们的合照,怎么就没一眼认出是他?

    好像,本人比照片更好看?

    虽说那小妞漂亮,但是季以宸身处娱乐圈,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真要激怒了他,只怕他们几个真会死的连渣都不剩,原本对黄毛的胆大有一丝欣赏,现在抛之脑后了。

    冷面阎王的支票也敢要?真的不要命了吗?

    黄毛见大众车已经掉了头,保时捷的车轮胎被放了气,季以宸的手机也仍下了悬崖,慌乱不已的心慢慢镇定了下来。

    手指扣着叶流萤娇嫩脖子,刀尖指着她的颈动脉,厉声喝道,“起身,不然老子割花你的脸,看你怎么演戏。”

    说罢,刀尖在叶流萤脸上划拉了几下。

    叶流萤顾不上胸前大片的裸露,忙不迭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双手护在胸前,脸上早已成了大花猫,衣裙褴褛,胸前露出白皙的肌肤露出一大块,两团浑圆呼之欲出,样子极为狼狈,却有一种别样的性感和诱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