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章 一千块钱一个耳光,怎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不由得喉结滚动,神情依旧清冷,望着面前的黄毛。冷道,“是谁将她的衣服撕扯成这样?”眼神比起刚才,似乎多了一丝阴戾和狠绝。

    忙于逃生的黄毛哪还顾得上这些。闻言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不是我。是我们老大干的。”

    “呵”。季以宸轻笑一声,冷笑,“你的老大?”

    季以宸面上带着笑。却让人感到寒意森森,冰冷的声音伴着呼啸而过的风声,如从地府上传了过来。

    黄毛心底一颤。脚步紧了几步。走到大众车旁,一把夺下叶如陌手机,将她用力推向了季以宸。转身。急速上车。车子一溜烟地向着山下疾驰而去。

    柔软的触感自胸膛处传了过来。季以宸的身躯微微一颤,手缓缓抚上了叶流萤冰冷的背脊处。

    “是不是很冷?”

    叶流萤刚从巨大的惊骇中缓了过来。转身被推入季以宸的胸膛,熟悉的体味传了过来。心底涌上了一股莫名的不安。

    嘴角喃喃,咬唇说道,“还好。”

    半晌。似是缓了过来,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眼望向季以宸,惊呼道,“你真的放了他们?一百万哪!我什么时候才能还上。”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冷笑,斜睨向大众车疾驰而去的方向,冷道,“叶小姐,你不会是要我现在去抓他们吧,如果不是你,我的一百万怎会这么轻易地给了他们?”

    叶流萤望了望扎成蜂窝状的轮胎,声音低了下去,怯怯地说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走吧。”

    说罢,望向叶流萤春光乍现的胸前,眉头皱了皱,将身上的衬衣脱了下来,递给了叶流萤。

    昏暗的光线下,季以宸矫健的胸肌一览无遗。

    好一副穿衣有肉脱衣显瘦的身材呀。

    如果不是场景太过尴尬,叶流萤真想好好欣赏一下,这百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瞧着叶流萤一脸花痴的模样,季以宸嘴角划过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记得,现在可是一千一百一十万了,不,还得为我的爱车加上两万元的修理费。”

    啊?

    几个破轮胎,也得花两万?这不是抢钱的节奏?

    再且,什么时候成了他的爱车?

    这么多的车,什么时候光爱上这辆车了?

    叶流莹头晕,无语,咬牙,切齿......就差没上前拼命了。

    就是不敢吭声,一不小心,季以宸将身上这件衬衫抢了去,叶流萤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黑灯瞎火地,没有手机,没有车子,连裹身的衣服都没有,这样子下山,她敢吗?

    风在耳边呼呼直响,叶流萤死命地抱着季以宸递给他的衬衫,跑去了石壁后,强稳住冷得发抖的手指,换上了还带着季以宸体温的衬衫,身上立刻舒服多了。

    出来时,季以宸已经从车里拿出了两个抱枕,递给了叶流萤一个,脸色极为难看。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

    一米八五的身材,裸露着上身,胸前抱着个抱枕,样子说不出的滑稽。好在英俊的脸蛋加了不少分,倒有种就着昏暗的光线拍摄写真大片的意境美。

    妖孽呀,真是个妖孽。

    这么高的颜值,什么时候都狼狈不了。

    低头望向自己,黑色的衬衫长及膝盖,头发凌乱,到像是从难民营里出来的一样。

    只得仰天长叹,世界真不公平呀。

    人家不但颜值高,而且这么多的钱,就是心太黑了。

    欠他的一千一百十万元整,不,还得加上两万元,什么时候才能还上呀。

    叶流萤步伐沉重,慢腾腾地走上前去。

    腰身一紧,一把被季以宸攥入怀里,耳边传来他咬牙切齿的声音,“还不走,是想冷死我?就不用还债了?记得,只要履行合约,就只要还一百一十二万整。”

    叶流萤咬牙,扭动身躯不得动弹半分,说道,“季总,我知道,是欠你的钱,不是卖身给你。用不着你时时刻刻提醒吧,你就这么差钱吗?”

    “呵”,季以宸轻笑了一声,“刚才我救了你的命,居然连句谢谢都没有,嘴还这么硬。”

    叶流萤怒道,“谁要你救?”

    季以宸嘴角倒吸了口凉气,“叶流萤,借你的身子暖和下就这么排斥?要知道我伤口还没好全,再被你这么折腾下去,又得回医院躺上十天八天的了。”

    叶流萤停止了挣扎,回头望去,月色里,季以宸的脸色确实不似平常那么轻松,嘴角抽搐,眼底流露出一丝难受的神情,却极力压抑着。

    内心挣扎了许久,缓缓开口说道,“要不,这衬衣还是还给你吧,我可不敢和一个病患抢衣服穿。”

    说罢,手指伸上胸前,试图解开上面的纽扣。

    手指一把被季以宸攥住掌心里,低沉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就这样挺好,只要你不挣扎便是了。”

    “好。”叶流萤低低地应着,身子不曾动弹了。

    季以宸,多么高冷的天之骄子,本应该坐在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里,指点娱乐圈里的江山,却因为她的缘故,一而再再而三地搞的这么狼狈,现在,居然大半夜的光着身子和她在琉璃山爬山。

    说出去,有人相信吗?连她也不敢相信。

    气氛莫名地沉静了下来,空气中流淌着一股浓浓地暖意。

    叶流萤的手臂缓缓绕过季以宸光秃秃的后背,揽住了他的腰身,尽可能多给他一点温暖,毕竟季以宸因她搞成这样。

    许久,季以宸开了口,“这么晚了了,怎么会一个人跑到琉璃山来?”

    叶流萤嘴角喃喃,“我是约了朋友过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到现在都没有过来?是不是和我一样,出了什么事?现在电话都没有,也联系不上,怎么办?”

    季以宸嘴角轻扬,带起一抹冷笑,“你就这么肯定,人家是出了事,不是放你鸽子?”

    叶流萤挠了挠头,似是自言自语,“怎么会?我们是多年的闺蜜,她没有理由放我鸽子呀,况且就算有什么事,她总得给我个电话吧。”

    “好吧,你说是,就是。”

    季以宸不再争执,轻拥着叶流萤盈盈一握的腰身,手掌柔软的触感传来,嘴角笑意更甚,这个傻白甜,怎么对她竟有了一丝丝异样的感觉?

    下山路程比上山要快上许多,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两人花了半个小时,就到了山脚下。

    又累又饿,找了处饭店坐了下来。

    店家是位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瞧着两人狼狈不堪的模样,小心地提示着,“要不要报警呀。”

    在季以宸无声逼视下,默默地走开了,将手机留了下来。

    季以宸快速地打了一通电话后,将手机递给了叶流萤。

    叶流萤拿着手机走上了一旁,拨通了徐曼的电话。

    听季以宸刚才的口气,对徐曼似乎没什么好感,只得走到一旁给她打电话,以免让徐曼在电话里听到季以宸冷嘲讥讽的声音。

    手机那头响了几声后,终于通了。

    听筒里传来一声疲惫不堪的声音,“喂。”

    叶流萤赶紧接过话,“徐曼,是我。你现在在哪里,怎么不见你过来了?”

    徐曼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流萤,我太倒霉了,不小心撞了人家车子,人没事,只不过现在人还扣押在派出所。你现在在哪里呀。”声音急促,带着一丝担忧。

    叶流萤缓了口气,轻声说道,“人没事就好,只是这种小事不是交给保险公司就行了?怎么人会去了派出所?”

    徐曼嘟着嘴,声音里带着一丝愤怒,“对方漫天要价,我气不过就给了他几个巴掌,结果......”话至尾声,声音低了下去。

    叶流萤叹了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徐曼的性子怎么还不改呢?

    “好吧,那你待着,我这边也出了点小事,还好,化险为夷了。等我将事情办妥后,再来看你吧。”

    以徐家在阳城的关系网,又怎么能得上她去帮忙?

    徐曼语气轻松,说道,“嗯,等我出去了,再打你的电话。”

    放下电话,徐曼脸上的笑意凝固在嘴边,眼底隐过一丝戾气。叶流萤,你就这么好命?

    阳城某处派出所里,灯光通明。

    徐曼坐在长桌上,旁边坐着一位年轻男子手捂着通红的脸颊,嚷嚷着,“小姐,你倒是很悠闲呀,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在这里电话聊天?说说看怎么赔偿,爷今天心情好,就不追究了。”

    民警坐在对面,目光烁烁,望着面前的徐曼,冷声说道,“这位徐小姐,对方都已经说了,你就表个态吧。”

    徐曼眼底结了冰,面沉如水,站起身,冷声说说道,“一千块钱一个耳光,怎样?”

    年轻男子眼底露出一丝惊喜,随即复于正常,摇着二郎腿,说道,“看在你是为美女的份上,我就算了吧。”

    “拍-拍-拍。”几声清脆地耳光声,在偌大的派出所办公场地内响了起来。

    年轻男子未曾反应过来,已经被抽打得头昏脑涨,两眼发黑,身子直摇晃。

    徐曼冷哼一声,不急不慢地从包里拿出一沓崭新的人民币,“啪”地一声扔在了年轻男子面前的台面上,“行了,凑个整数,不用找了。”

    说罢,在所有人惊魂未定的目光里,扬长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