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章 冷面阎王’的季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我真的很奇怪,你怎么会那么准时赶到琉璃山山顶?”

    “那么爽快地将一百万支票给了对方?”

    “一切都是这么的完美和恰到好处。你不觉得这一切太过于合理了吗?”

    “特别是娱乐圈里人称‘冷面阎王’的季总,突然间性情大变,突然变得这么仗义了。能不让人生疑吗?”

    ......

    一连串的责问和质疑,铺天盖地而来。

    季以宸手攥着雪茄拧成粉碎。嘴角微勾。怒极反笑,“叶流萤,你的想象力真够可以的。不做编剧,做个十八线演员,真是埋没了你的人才呀。只是。你忘了最主要的一点。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是那句话吗?为了得到你?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讲这种幼稚的笑话了。”

    说罢,头也不回,大步向着楼上走去。

    通亮的灯光下。季以宸挺拔俊逸的身躯带着一丝落寞和孤寂。定格在了叶流萤的心底。

    叶流萤全身无力。瘫坐在沙发上,今天的事情确实太过蹊跷。很显然是冲着她来的。

    如果不是季以宸,那又会是谁?回国不久。自问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吧。

    她,做错了吗?

    季以宸,他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去那里?

    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才拖动着沉重的身躯向着楼上客房而去。

    许久没有锻炼的她,这样折腾一番下来,真是全身骨头都酸了。

    别墅二楼,楼道拐弯处,叶流萤斜睨了眼大门紧闭的主卧,他身子刚刚痊愈,伤势会不会复发呀。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叶流萤进入卧房,洗洗睡了。

    实在是,太累了。

    清晨,叶流萤早早地起了床,主卧门还是紧闭着。

    叶流萤蹑手蹑脚地下了楼梯,进了厨房,怀着复杂的心情给季以宸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摆放在餐厅桌子上显眼处。

    拿起便签纸,想写点什么,终是收了回去。

    事情未曾明朗,她能说点什么。

    虽然隐隐约约地觉得似乎与季以宸无关,但是她需要是确切的理由和确凿的证据。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做好早餐,便提前出了门,这些天没有了季以宸的招呼,她的戏份又排在了后面,得等前面的大牌们一个个地拍完了,才轮得到她。

    也好,刚巧昨天手机丢了。

    得马上去买个新的手机,以免楚东回国后联系不上她。

    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想到楚东暖暖的笑容,叶流萤只觉得面前的天空是那么蓝,行人们是那么的开心,整个世界都是那么的美好。

    哪怕,昨日刚经历过一场生死劫。

    叶流萤心思雀跃,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一路上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对面前的各种事物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好不容易选了一款喜欢的手机,在店员带着满是疑惑的目光,帮她将铃声换成了那首俗不可耐的《小苹果》。

    拿到手机的第一件事,便拨通了季以宸特助罗婷的电话。

    叶流萤毕竟不是当年单纯的学生妹了,也没有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如果昨夜的事情不是季以宸设的局,那么,叶流萤有理由将它与当年父母出车祸,以及叶家突然没落一事,联系在一起。

    半晌,电话通了,那头传来了罗婷礼貌带着一丝克制的声音,客气却不显得生分。

    “叶小姐,您好。”

    真不愧是个合格的特助,所以才能在季以宸身边这么多年吧。

    “罗特助,你好。”

    叶流萤客气地打着招呼,不急于抛出自己的话题。

    “叶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季总他今天请病假,可能不来公司了。诶,真没想到季总他......”罗婷欲言又止,声音低了下去。

    昨夜她赶到琉璃山山脚时,季以宸狼狈的模样如今还在她的脑海里,明明想要他过几天去,没想到,他就是这种急性子。

    一有事,谁也劝不了。

    “罗特助,你说什么?”叶流萤强摁住心底的着急,轻声问道。

    罗婷口气里带着一丝疑问,“叶小姐,昨日是季总母亲的生辰,每年这天他都会去琉璃山。昨日你和他一起去,他没告诉你?”

    罗婷的声音径自在耳边响了起来,带着一丝艳羡,断断续续地,游离在叶流萤耳边。

    “叶小姐,季总对你还真是不一样,这么多年了,从未见他带谁去过琉璃山,你是第一个。”

    “医生要他在医院多待几天,他偏不。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觉得季总总是不那么顺?”

    瞬间,叶流萤头都炸了。

    什么意思?

    昨日是季以宸母亲的生辰,他跑去了琉璃山,难道兰芳芝只是他后妈?

    罗婷还以为季以宸约了她去?这么说来,昨天确实不是他设的局,那她真的错怪他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解释?

    叶流萤咬唇,捏拳,手指关节发白。

    季以宸,你真要我当一辈子小人?

    你一定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不冷吗?放下了电话,心里忐忑不安,紧闭的卧室门一直出现在眼前。

    季以宸的身体究竟恢复得怎么样?

    昨晚折腾了那么久,又毫无征兆地给她付了一百万出去,这些人情怎么还?

    叶流萤紧攥着电话,沉吟了许久,终于拨了个电话出去,好一会儿,电话那头终于通了。

    “一个个地磨蹭什么呀,还不快点...”

    “快点,快点,快点.....”

    “知不知道,这一天到晚,得多少开支呀?”

    .......

    王伟昌吃了炮子似地声音,噼里啪啦地传了过来,叶流萤忍不住将手机稍稍放远了点,用力地掏了掏耳朵。

    这气势,简直要将她的耳朵屎儿都震出来嘛。

    如果换成平时,叶流萤早就放下电话一溜烟地跑过去了。

    珍爱生命,远离王导。

    拍片时,大伙背后都这么议论的。

    直到手机听筒那头传来了一声,“喂,喂,怎么不说话呀。”

    叶流萤轻咳了两声,将情绪缓了过来,才低声问候道,“王导,您辛苦了。记得多喝点水。”

    电话那头似乎沉默了会,有点不太习惯吧。

    半晌,王伟昌吃了炮火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叶流萤?有事快说,有屁就放,没事快来。”

    一连串地声音压地叶流萤喘不过气来,不过,她很快便适应了过来。

    她不是梁雨琪和安陈等人,一线明星,大牌,导演要看他们的脸色说话。

    她呀,充其量在别人眼里,就是季以宸一时兴起,玩玩地女人罢了。

    “王导,我-我今天有点事,可能来不了。”说罢,摁住肚子,有气无力地说道,“王导,昨夜我不小心吃坏肚子了,今天.....哎哟,又得跑厕所了。”

    话音刚落,“噔噔”地原地跑了起来。

    这模样,还真不是盖的,不愧是演员出身的,连自己都有一瞬间的疑惑,昨晚是不是真的吃错肚子了?

    没办法,谁叫自己不是大牌,不能随便说有事,只能随时随地候着,导演说拍就拍,说停就停。

    旁边,已经有不少人凑了上来,一脸关切地,问东问西。

    “小姐,需要帮忙吗?”

    “小姐,你怎么了,要不要我扶你过去休息一下?”

    “小姐,旁边有个小诊所,要不要我带你过去看一下?”

    ......

    叶流萤头疼,胃疼,心口疼,.......只差没蛋疼了。

    再叽叽喳喳下去,就要穿帮了。

    平时新闻上怎么那么多地见死不救?这会儿,个个争着过来当活雷锋了?是不是见到美女,都想上前摸上一把?

    叶流萤心底无比纠结,以至于声音真的软弱无力了,可怜兮兮地,“王导,本想着好了些,刚才都出了门,正准备打车过来,结果......”

    拍了这么久的戏,除了季以宸给她请了几次假,她从未请过假。

    话筒那头似乎沉寂了下来,好一会儿,王伟昌不耐烦地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好的,回去好好休息,养好精神,明天早点过来,戏都快完结了,这事那事的,烦不烦呀。”

    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去。

    叶流萤放下电话,暗自松了口气,在片场待了这么久,王导总算和她说句人话了。

    在众人讶异的目光里,叶流萤站了起来。

    对着围满了一圈的观众,嘿嘿干笑了几声,“对不住,对不住,借过,借过......。”转瞬,一溜烟地跑了。

    没有急着回去,特意先去了趟超市,采购了些新鲜食材。

    提着满满两大袋胜利品,回到南街别墅时,季以宸身穿天蓝色的家居服,坐在沙发上看着文件,神情专注,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回头看叶流萤一眼。

    深邃的目光,冷冽的气息,生人勿近的模式,重新开启了。

    叶流萤换了鞋子,蹑手蹑脚地走入厨房里。

    进去前偷瞄一眼餐桌上留给季以宸的早餐,没了。只有几个光盘子留在那里。

    还好,他虽然生着气,至少没有与自己的身子过不去。

    尽量让自己置身于空气里,小心翼翼地将所有的食材拿出来放入冰箱,小心翼翼地打开水龙头,小心翼翼地清洗着从超市带回来的土鸡......

    一切都是小心翼翼地进行着,现在的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罪人。

    只想着做点好吃的,弥补心底的罪恶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