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章 叶流萤,你什么脑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其实季以宸有时确实还可以,至少对她来说。

    好吧,在她不去想欠他那些钱的情况下。确实还可以,至少比外界传闻中,要好了许多。

    很快。姜,土鸡。人参......。在她轻盈灵巧的动作下,全部放入了陶瓷罐里。

    妈没有去世时,叶流萤每次从学校返回家。妈总会给她做这道汤。说是在学校里,吃得那些东西都没有营养,回家了。就得好好补一补。

    一小锅汤至少得熬上两小时。

    季以宸身子虚。需要喝点补的汤,才能利于身体的恢复。

    忙完了这些,叶流萤又用买回来的姜、葱和辣椒粉。做了一道辣汤。

    茶几前。叶流萤一脸负罪感的站在那里。手捧着辣汤,声音低沉。“季总,昨晚谢谢你。这是辣汤,听说你感冒了,喝点这个会好受点。经常吃药不好。”

    季以宸低着头,目光落在面前的文件上,一瞬也不瞬。

    冷冽的气场,霸道的气息,锐利的眼神......无一不彰显着他的能力,坚不可摧的意志。

    只是,身上多披了条深色的羊毛围巾,近看,脸色有几分憔悴。

    “季总,其实这个,不,那个,你放心,昨晚欠你的一百万,我会尽快还给你。还有那两万块的维修费,我也会尽快......”在季以宸强大的气场面前,叶流萤显得有点气短。

    毕竟,是她有错在先。

    季以宸低着头,没有吭声半句。

    叶流萤没辙了。

    茶几上,摆满了季以宸的文件。叶流萤手端着辣汤,烫的半死,又不敢随便放下。

    连连倒抽凉气,只差没把手里的辣汤扔出去了。

    就在叶流萤差点要崩溃地那一刻,季以宸开口了,“怎么?茶几怎么大,就没地方放一只碗?”

    季以宸的语气如以往那般冷淡,淡漠里带着一丝疏离,却一如既往地好听。

    叶流萤声音怯怯地,低沉带着一丝执拗,“我妈说了,这汤要趁热喝才有效。”

    客厅里,静了下来。

    空气中似乎透着一丝莫名地气氛,紧张而压抑。

    “啪”地一声,季以宸的文件掉落在茶几上。

    季以宸抬头,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完全露出了叶流萤的眼前,眼神冰凉,没有一丝温度。

    带着从千年冰窖里流出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道,“叶流萤,你把你当成谁了?你把我当成谁了?一碗辣汤,就想让昨晚的事情一笔勾销?”

    叶流萤眼神闪烁,声音低了下去,一本正经地说道,“季总,除了辣汤,还有鸡汤。”

    季以宸怒极反笑,“叶流萤,你什么脑子?昨晚的事可能真是我设的局,你就这么快想清楚了。”

    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这里讲笑话吗?

    “季总,不管怎样,你先喝了它吧。”叶流萤赌气似的,将手中辣汤递了过去,声线上扬了几分,“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错了。”

    季以宸斜睨了一眼叶流萤,呲笑了一声,“真是想不到,果然是叶大小姐,道歉也这么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向你道歉呢。”

    叶流萤眸子暗沉了几分,“季总,昨晚的事情,我知道,是我不对。只是.....”

    话未说完,叶流萤索性坐了下来,将辣汤放到茶几空白处,声音低沉了几分,“我这次回来,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简单,父母车祸意外身亡,叶家莫名败落,到现在事情未曾明朗。现在只有我一人孤身在世,很多事情不得不小心。”

    “这辣汤,就在这里,喝不喝随你吧。只是希望你不要作贱自己的身子,让你妈在天上还为你担心。”

    说罢,站起身,走向了厨房。

    她是有错,难道他就一点错就没有?

    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他想做什么,她怎么知道?

    更何况两人相处以来,季以宸不一直欺负她吗?就算签了合约,好几次都不按照合约行事,非礼她,轻薄她,甚至羞辱她。

    这样的一个人,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

    难道,狼某一天善心大发,改吃草了,真会一辈子吃草?

    带着一丝愧疚,一丝执拗,一丝愤慨......叶流萤去厨房,老老实实地准备今天的午餐,就算她再怎么气愤和懊恼,事实还是摆在面前,季以宸确实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

    不过,冲着季以宸嚷了几嗓子,心情倒是好了许多。

    趁着放水洗菜的空闲,叶流萤走出了厨房,偷偷斜睨了眼沙发上的季以宸,完美到极致的侧颜,眼神专注,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

    茶几上的汤碗已经挪了位,看来,他已经喝了。

    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转身,溜回了厨房。

    季以宸身子不舒服,中午的菜主要以清淡为主。

    山药炒黑木耳,西芹炒腐竹,陶瓷罐里的人参土鸡汤,最后,还炒了一份开胃菜-葱爆牛肉。

    顺着牛肉的纹理切开了牛肉,使牛肉吃起来口感更细嫩。

    倒入调好地各种酱料腌制了会,大火快速翻炒至牛肉变色盛了出来。

    再用余下的油翻炒姜、葱,将牛肉重新倒入锅内,最后放入盐、料酒、鸡精和生抽,淋上芝麻油翻炒均匀即可。

    浓烈的香味自厨房传到了客厅,季以宸侧身寻了个舒适的姿势,望向厨房里传来的交响乐,心底的某处地方有了一丝触动。

    转动身,脸上似乎带着一丝恼怒,将手中的文件重重地扔了下去。

    万娱集团旗下,什么样美女没有?

    怎么就看着这个死不开窍的叶流萤有几分顺眼?是不是脑子什么时候喝酒,喝坏了?

    厨房里,叶流萤终于将所有的饭菜做好了。看向墙上的时钟,刚好十二点。

    望着面前的一碟碟胜利品,叶流萤心情雀跃了几分,说实在的,没有搭着季以宸一起吃饭,如果她一个人在家里,可能就随便弄点吃的就成了。

    饭菜搬上了餐桌,小心翼翼地摆好了。

    才走上客厅,心里直叹道,有钱人有时挺可怜的,比如现在,身子还没有恢复的季以宸,就忙不迭地拿着文件在看了,就算是因病休息,也不能好好地静心地休息。

    “季总,饭菜好了。”

    因为心里有愧,叶流萤的声音低沉了几分。

    心底却是郁闷得不行,姐也痛苦呢。平白无故地,又多了一百零两万元的债务,这苦,向谁去诉呀。

    看在季以宸是个病人的份上,忍他一天吧,明天开工了,眼不见心不烦了。

    季以宸坐在沙发里,高大的身躯未曾动弹半分,眼神一瞬也不瞬地盯着手中的文件。

    叶流萤就纳闷了,站在他身边好一会了,文件就不曾翻动过,是在装酷?还是不认识上面的字?

    叶流萤上前一步,直接将季以宸手中的文件拿了下来,勾唇,浅笑,“季总,等会再看吧,要不饭菜都凉了。”

    季以宸抬头,冷冷地望了叶流萤一眼,不曾说话,站起身,向着餐厅大步走去。

    身后,叶流萤紧跟着,心底却是掠过一丝笑意,也好,就这样相处着,至少以后她安全了,不用再担心被某人非礼了。

    偶尔给人做饭,换来进入娱乐圈的机会,也是值得的。

    当下,脸上的表情缓了不少。

    餐桌前,季以宸坐在餐桌前,虽说居家服在身,离开了那些文件,表情缓和了不少。仍旧是面色清冷,目光冷冽,一副看谁都不顺眼的模样。

    叶流萤不曾说话,拿起季以宸面前的汤碗给他盛了一碗鸡汤,自顾自地说着,“这是传说中的土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妈说,身子虚,喝这个汤最好,你多喝点,凉了就不好喝了。”

    季以宸错愕地抬头,“叶流萤,你今年几岁了?”

    叶流萤抿嘴,眼神暗沉了几分,“不好意思,习惯了。”顿了顿,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我妈说......”

    在季以宸无声地逼视下,叶流萤声音低了下去,“我说,下午鸡汤再喝的话,就没什么营养了。所以,下午我给你准备了其它的汤,你就多喝点吧。”

    望着面前一大碗鸡汤,季以宸的脸色,沉,沉,沉了下去。

    她把他当成猪在喂养了吗?不过,感觉还挺好的。

    叶流萤望着低头喝汤,姿势极其优雅的季以宸,心里直叹,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一个集美貌、才气与财富与一身的男人,该让多少男人羡慕嫉妒恨,该让多少女人,晚上睡不着觉呀。

    等季以宸一碗鸡汤快喝完的时候,叶流萤快速地站起身,给碗里添满了。

    又拿起饭碗装了碗米饭,给他夹了几片清淡的山药,还有几块葱爆牛肉。

    自顾自地说着,“等会汤喝完了,你尝尝今天的山药,味道挺好。还有这个牛肉,我想你感冒了,胃口可能不是很好,特意做了一份开胃的葱爆牛肉。”

    季以宸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定定地望向叶流萤,眼神里似有一丝探究。

    叶流萤心底一阵慌乱,“季总,您别多想,我一向很敬业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