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章 不想说,又何必勉强自己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敬业?”

    季以宸呲笑了一声,埋下头喝着碗里的鸡汤。

    空气里原来残余的一丝温馨,莫名地冷了下来。餐厅里。只闻季以宸瓷梗舀动鸡汤的声音。

    叶流萤悻悻地,干笑了一声,“季总。其实,我还想谢谢你昨夜的救命之恩。”

    季以宸放下手中的瓷梗。抬头望向一脸不自在地叶流萤。冷冷说道,“昨夜,换成别人。恐怕早已投怀送抱,到了你这里,一句简单的谢谢。如同割了你的舌头。真让人心寒。”

    “不想说,又何必勉强自己说。”

    说罢,起身。向着楼上去了。

    叶流萤怔在原地。好一会儿。才起身慢慢收拾碗筷,季以宸说的对。换成别人早已经投怀送抱了。

    或者,不需要舍命搭救。直接投怀送抱了。

    而她,是不是真有些过份了?

    心里藏着事,手中动作便慢了许多。收拾好碗筷,将厨房收拾干净,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叶流萤上楼,去客房里休息一下。

    不管怎样,今天她会好好地将饭菜做好,至于其他的,她可不是那些见到帅哥就不要命的女人。

    低头望向手中的手机,楚东,你什么时候才回来?

    下午四点半,叶流萤准时起床。

    中午的鸡汤,季以宸只喝两小碗,她准备热一下就好了。

    午餐,季以宸稍稍吃了一点。

    晚餐,她准备炒两道新鲜开胃的菜,希望季以宸能够多吃点。

    下楼的时候,客厅落地窗的窗帘打开了。

    季以宸坐在沙发上,光线明亮,笔直的腰杆,完美的侧颜,手里依旧拿着文件,专心致志地看着。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在他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淡淡地光晕,天蓝色的家居服,给他添了层柔和的感觉。

    看起来,没有那么突兀了,一种家里男主人的感觉。

    上午披在身上的羊绒披肩,已经不见了,精神看起来似是好了不少。

    “呵”,想起上午季以宸拿着文件未曾翻动的样子,叶流萤轻笑了一声,一个大男人也会发呆?

    斜睨向茶几前,空空如已。

    叶流萤脚步轻盈地去了厨房,尽量不打扰季以宸,她现在是这个家里的佣人呀。

    手脚麻利地给季以宸倒了杯开水,顺便滴了几滴新鲜的柠檬汁进去。

    “季总,喝点开水吧。我顺便加了几滴柠檬汁进去,降火的。我......”

    刚想说,我妈说,到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不知道为什么,叶流萤一提她妈,季以宸就莫名地火大,难道是因为这个词,触动了他心底某处心弦?

    季以宸面色清冷,斜睨了眼叶流萤连送水也要攥在手里的手机,嘴里轻轻吐出了几个字,“放下吧。”

    语气一如往日的淡漠和疏离,就像站在他面前的人,确实只是他家的佣人。似乎两人之间,从未发生过什么愉快地,或是不愉快的事情。就像两人从未有过交集,除了叶流萤给他做饭送水这件事。

    知道季以宸心情不好,叶流萤当下没有停留,放下玻璃杯,逃似地去了厨房。

    气氛虽然有一丝尴尬,但季以宸总算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事,甚至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用完晚餐,叶流萤收拾完毕,便回了客房休息,季以宸没有为难她。

    16

    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怀抱着丝滑绵软的真丝棉被,叶流萤悬着的心总算是沉了下来。

    昨夜折腾了那么久,她也是累坏了。

    整晚整晚的做噩梦,面前不断出现那几个小流氓面目狰狞的模样,还有自己被扯烂衣衫的样子。

    本想着这两天戏份少,可以稍微迟点起床,补充下睡眠。

    心里惦记着被几个小流氓抢去的手机,担心楚东联系不上她,一夜没睡好。清晨匆匆忙忙起了床,去商场买了手机,移动公司补了卡。

    中午守着手机,微微响一下便醒了过来。

    这女人的心哪!

    晕晕沉沉地,总算是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午梦里的景象又浮现了出来。

    黄毛嘴里念叨着,她就是那个娱乐圈里,专门勾搭别人的贱货......

    刀疤男手持匕首,嘴里淫笑着,一把撕开了她的衣裳,来,给哥几个尝尝,哥几个也不嫌弃你这个万人骑的贱货.....

    紫毛手持DV,狞笑着,小美人,遇上我们老大是你的福分,说不定你拍了那么多的戏,还不如这一场呢。

    叶流萤赤裸着身子,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

    画面突然切换,梁雨琪冷笑着,逼了过来,叶流萤,你这个小贱人,想和我抢男人,你去死吧,哈哈哈......

    楚东出现在眼前,一如往日温润如玉般的笑容,别怕,流萤,我在这里,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突然,一转身,就变了,流萤,不好意思,我有了心爱的女人了,我不能照顾你一辈子了。

    ......

    楚东,楚东,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叶流萤哭得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突然抬头,爸妈依如往日般慈祥,面露微笑,出现在了叶流萤面前,孩子,你受苦了,要是熬不住就离开这里吧。

    爸妈希望你好好的,幸福快乐就好。

    熟悉的身影慢慢隐去,就这样消失于面前。

    “爸--妈---”叶流萤彷徨无措,追上前去,伸出无力的双手试图扯住爸妈的衣角,嘴里呼喊着,“爸--妈--,你们不要走,不要走.....”

    “啊?”

    额角清凉一片,感觉手中紧攥着一丝温暖,叶流萤从梦中惊了过来。

    蓦然睁开眼,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已经是一片灯光通明的景致。

    面前出现一张放大了地熟悉的英俊面容,两人相隔太近,季以宸似是刚冲了凉,头发还是湿的,身上淡淡地香水味隐约可闻。

    叶流萤一溜烟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声音颤道,“季-季总,你怎么在这里?”湿毛巾从前额滑了下来,落到了地上。

    季以宸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微微地低下头,将地上的毛巾捡了起来,放在床头柜上,“你放心,我对你没有兴趣。”说罢,姿势优雅地走了出去,临了,摞下一句话,“你刚才发烧了,床头柜上有开水和药。”

    叶流萤怔在原地,脑袋依旧是晕晕沉沉地,望着床头柜上冒着热气的玻璃杯,嘴角微抿泛起一丝苦笑,季以宸什么时候开始转性了?居然给她倒了白开水,还拿了药过来?

    可能换种说法,更说得过去。

    比如,季以宸不想她死在他家里,这样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或者影响这栋房子的风水。

    胡乱地吃了药,喝了点开水,叶流萤再次缩回了被子里,感觉舒服多了。

    一夜无梦,一直睡到清晨,闹钟响了起来。

    想起王伟昌昨天警告她的事,今天一定要早点去片场,将昨天欠下的戏份全拍了。

    顾不上脑袋昏沉沉的感觉,叶流萤赶紧起床,穿衣,洗漱,想着这么早,季以宸应该还在床上休息吧,今天早上没时间给他做早餐了,对不住了。

    拿出手机放入包里,飞似地下了楼梯。

    一股熟悉的香味传了过来,叶流萤神情微滞,望向餐厅方向。

    脚步顿住,揉了揉眼,怎么了?

    她视力有问题了?但是嗅觉没有问题呀。

    餐桌上,摆了两份西式早点和两杯热牛奶,热气袅袅,香味袭人。

    季以宸正在厨房里卸下腰间的围裙,家居服早已换成了笔挺的黑色衬衣和休闲裤,修长挺拔的身材,完美英俊的容颜,冷冽的气场,怎么看,都不像会做早餐的人哪。

    怔愣间,季以宸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了餐桌旁,坐了下来。

    “还傻愣着干什么?”

    叶流萤踌躇着,声音低了下去,“我-我,再不出门等会要迟到了。”这样的季以宸比以往看起来,似乎杀伤力更大。

    早餐看起来确实好吃,几片全麦面包上抹好了牛油,两个煎好的七成熟荷包蛋摆放在精致的碟子上,......确实都是她的大爱呀。

    看不出来,季以宸有颜有钱有才,连厨艺也这么棒。

    难道,季以宸见她生病了?回报她昨天辛苦一天的功劳呀?按照合约,期间她应该负责这里的一切。季以宸是别墅的主人,谈不上回报吧。

    叶流萤砸巴了几下嘴,昨晚睡得太早,这会儿真饿了。

    只是,再不走.....。她赶不上了,片场位于郊区,得转几趟车。

    耳边恍若传来王伟昌吃了火炮的声音,叶流萤,你还不快滚回片场......

    叶流萤面色一变,抬头望着季以宸盈盈一笑,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浅笑,“季总,你做的早餐看起来挺好吃的,只是再不出门,真的赶不上了。昨天没有去片场,所有的戏份今天都要拍完。如果晚了.....”

    季以宸站起身,一把扯下叶流萤手中的白色小坤包,带着不可忤逆的威严,冷声说道,“等会我要去公司,顺道先送你。”

    “诶---。”

    叶流萤未曾来得及出声,季以宸已经在餐桌前坐了下来,面色平静,专心致志地吃着面前的早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