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章 “僵尸脸”?“冷面阎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如果叶流萤真的有朝一日攀上这棵高枝成了凤凰,那他这个恶人,就里外不是人了。

    还好。还好,想起今天对叶流萤的态度,心里微微缓了些许。以后,遇到叶流萤是不是都得这种好态度呀。

    当然。前提是梁雨琪不在。

    化妆室里。叶流萤纠结了许久,终于心一横,踏出门口。

    死就死吧。反正她与季以宸之间,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如果季以宸要整她。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更何况,她还欠着他那么的债。

    “诶----”

    门口处,一阵倒吸凉气声传了过来。

    叶流萤的鞋尖重重地踏在软软的鞋面上。脚步踉跄撞入男人宽敞的胸膛里。

    重心不稳。身子向一旁倒去。伸手想攀住点什么可以支撑身子的东西,手中异样传来。完了,手怎么放在那里了?

    叶流萤脸颊瞬间通红。抬头一看,僵在原地,头脑一片空白。依旧保持着难堪到极点的姿势。

    “叶流萤。”季以宸咬牙切齿,望向神游天外的叶流萤,低声喝道,“你在干什么?”

    再不放手,照片一旦流露出去,只怕比艳照门事件还要劲爆几分。

    “我-我--”叶流萤慌乱不堪地将手收了回来,放在身上胡乱地抹了几下,结结巴巴道,“季总,真的-真的不好意思,我刚才是....对,见到您到片场来,太激动了,以至于站立不稳。”

    话音刚落,忙爬了起来,神情极为狼狈。

    瞧着叶流萤嫌弃他的动作,强装的笑脸,季以宸脸色愈发暗沉,声音冷了几分,“你不知道,这个片场是谁投资的,我要过来,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允许不可?”

    叶流萤总算恢复了自然,脸上悻悻地,干笑了一声,“季总,我想着,你事务繁多,片场这么多,怎么有空过来呢?况且,.....。”

    说罢,叶流萤望了望安保赶去一旁,激动不已的群演们,低声说道,“你一过来,事情不是复杂了吗?说好了的事,我自然会遵守的,这不,刚想打车去你那里呢。”

    季以宸斜睨了一眼眼神闪烁的叶流萤,冷冷说道,“你有这么好心,我还以为又想放我鸽子呢。”

    眼神里明显是十二分的不信任。

    叶流萤缓了过来,摇了摇手中的手机,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季总,我刚拿起手机正想给你电话呢。”

    “是吗?”季以宸冷笑一声,“刚才我在外面说了那么久的话,你居然说,刚拿起手机想给我打电话?”

    叶流萤咬牙,暗自跺脚,季以宸,你颜值这么高了,钱这么多了,能力这么强了......能不能反应不要这么快了?难道你是想改行抢福尔摩斯的饭碗了吗?

    话说,和一个聪明的人打交道,真是太无趣了。

    叶流萤悻悻地放下手机,语气幽幽地说了句,“季总,我刚刚想着,给你讲个笑话嘛。”

    “走吧,还在磨蹭什么?”季以宸丝毫不买账,眼底隐着一丝晦暗未明的情绪,一把拉过叶流萤的手臂,冷声说道,“是不是想要我把你扛出去呀!”

    扛?

    叶流萤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人说得出坐到,还是不要了。

    转身,一溜烟地跑了出去,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被他扛出去,以后还要不要在娱乐圈里混了?

    身后,季以宸斜睨向精灵般的叶流萤,动作利落地窜向片场外,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怎么,他突然间觉得这样逗叶流萤,居然是件很好玩的事情?

    化妆室外,王伟昌怔在原地,季以宸刚才嘴角那么弧度,是代表他的心情很好吗?居然知道用笑来表达他的情感了。

    真不知道其他艺人,见到了会做何感想。以后聚会时,季以宸周围五米之内,不会是真空地带了吧。

    群演们个个愣在当场,季以宸不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僵尸脸”?“冷面阎王”?

    这是怎么了?他们刚才提的涨工资要求是不是有望了?

    “呲”地一声,黑色宾利门开了,叶流萤不等季以宸发话,乖巧地坐了进去。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未免太悲壮了。

    她叶流萤暂时还没有达到这种境界,只是乖乖地听从季以宸的安排,谁叫她慌不择路,签了那份合约。

    不等叶流萤出声,季以宸径直踏入驾驶室,一踩油门,黑色宾利一溜烟地向着市区而去。

    两边景致不断变化,如同叶流萤的心情时起时伏,季以宸打算带着她去哪儿,一声不吭地样子。

    是不是该找个地儿,填饱肚子呀。

    叶流萤佯作轻咳了两声,侧身,望向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自认为美到极致的微笑,轻声问道,“季总,我们这是去哪儿?”

    季以宸面色清冷,望着前面穿流不息的车辆,冷冷说道,“放心,对于你,我没有兴趣做那方面的事。”

    叶流萤心底徒生不满,暗自嘀咕道,我就这么不堪,甚至比不过风月场所里的小姐?

    上次季以宸在酒吧抓她去顶包的事,她可没忘记,与那位美女擦身而过时,对方眼底的醋意,可是真真切切地。

    “刚才不知是谁,只是摸了一下,反应就那么大。”叶如陌低着头,声若蚊蝇。

    季以宸面色一冷,冷道,“叶流萤,你刚才说什么?”

    叶流萤一阵慌乱,连声回道,“我说-我说,刚才谁.....,不,对,电台这首歌好好听。”

    暗自抚了抚快跳到嗓子眼的心口,诶,多大的人了,讲句假话也这么逊?就这样子,以后怎么在娱乐圈里混呀,何况现在还在与狼共舞。

    “呵”,季以宸轻笑了一声,“叶流萤,就你这样,我真担心你在娱乐圈里怎么混的下去呀,哪天被人卖了还帮助别人数钱吧。”

    叶流萤脸色微沉,低低地说了句,“你以为我想在这种地方混呀。”

    车里突然间,静了下来,气氛有了一丝难堪。

    许久,叶流萤抬头,目光从车窗外收了回来,神情似是缓了过来,望向专心开车的季以宸,轻声说道,“季以宸,你到底要去哪?这里好像离市区越来越远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声线上扬了些许,“等会到了,你就知道了。”

    窗外的阳光落在季以宸完美的侧颜上,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在叶流萤耳边响起。有那么一瞬,叶流萤心底有了一丝迷茫,季以宸是不是真的看上她了?要不怎么会对她怎么好?

    极力地晃了晃脑袋,怎么会?

    季以宸是什么人?掌管大半个娱乐圈的万娱集团,麾下什么样的美女,怎会看上她这个愣头青?想多了。

    他们之间只有一纸合约,除了亲密动作不能做。她是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佣人、保姆、助理,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背黑锅。

    想到这里,莫名地想到了楚东。

    楚东,你在国外工作干得怎么样?为什么这么多天过去了,除了一条简讯,连个电话都没有?真有这么忙?想自欺欺人,却发现所有的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儿,叶流萤索性蜷缩在副驾驶上,眼神一瞬不瞬地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

    远处,连绵的山丘日渐浮现在眼前,房屋日渐稀松了起来,偶尔可见袅袅炊烟,一派宁静祥和的景致,相比阳城,简直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叶流萤不由得赞叹了声,“真是美呀。”

    季以宸手握方向盘,顺着叶流萤视线望了一眼,嘴角微勾带起一笑意,方向盘一转,向着叶流萤痴望的方向而去。

    “你-你在干什么?”叶流萤一惊,季总直接变成了-你了。

    季以宸面色清冷,望向远处的民房,轻声说道,“你妈不是说了?喝土鸡汤是最补身子的,刚巧我们两人都需要补补,就上那里去瞧瞧吧。”

    “啊?”叶流萤瞪圆了眼,不可思议地望向一脸镇定的季以宸。

    话说,季总,你私底下偶尔这么随性,你公司的人知道吗?你就不担心,你的行为会让公司股价受到影响?

    心里就算再怎么纠结,但是面上不敢表露出来,毕竟,季以宸说了,他也需要好好补补,她只不过是顺带着,旁边需要一个说话的人而已。

    况且,干这种超乎常理的事,只有带上她这种没脑子敢和季以宸签下类似与卖身契的人,才能守得住秘密。

    突然间,叶流萤心底浮上了一丝想法,和季以宸干这种超乎常理的事情多了,以后会不会不放过她了?

    学人家什么灭口之类的,或者直接收纳麾下,一辈子奴役。

    天,哪一种情况,都是她不想的。

    叶流萤颤巍巍地低声问道,“季总,你过来这里,你爸知道吗?要想吃只土鸡,用得着这样大费周章吗?打个电话回家不就成了?”

    季以宸面色一沉,脚底直踩油门,“跐溜”一声,黑色宾利一溜烟地加速前进,两边的景致呼啸而去。

    叶流萤心底一阵战栗,双手环抱胸前,大声说道,“季以宸,生活这么美好,姐想无疾而终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