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章 听说,徐家当年与叶家交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真想不到,季总还挺厉害的,到处都认识人呀。”清澈的溪水倒映出叶流萤精致的面庞。小嘴微微翘着,淡淡问道。

    鑫茂集团的老总徐伟是她的闺蜜徐曼的老爸,当年两家交好。叶流萤经常上徐家玩,见过徐伟几次。微胖的中年男子。眼底隐着成功商人特有的精明。

    不知道什么原因,叶流萤总是不太喜欢这个伯伯。

    事情正如她所料,叶家没落之后。这个所谓的徐伯伯从未在任何场所提供过帮助,这也是她与徐曼关系慢慢淡去的原因。

    季以宸勾唇,冷笑。“听说。徐家当年与叶家交好?”

    叶流萤未置可否,心底隐过一丝难堪,交好?

    什么是交好?

    叶家落难。叶流萤父母双亡。躺在医院里艰难度日。他们昔日的交好只字片语未曾给过他们的女儿,这叫交好?

    只是人情本淡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又怎能怪别人?所以徐曼给她电话的时候。她选择了释然,就算徐家势利,也是徐曼父母势利。与她无关。

    叶流萤从旁边灌木丛上折下一片叶子扔入水中,淡淡一笑,“还行吧,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当年年纪小,从未参与过家里的生意。”有些事注定是心里永远的痛,又何必老是去提?

    季以宸眼眸深沉,淡淡一笑,“叶流萤,你就不想知道当年的真相?”

    叶流萤伸向灌木莹白如玉的手臂微微一滞,回过头,望向季以宸,表情带着一丝凝重,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季以宸,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季以宸在阳城虽称不上只手遮天,但是也算是在阳城跺上一脚,阳城也必得动弹几下的主,其中隐情怎会不知?而她当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对于家里的生意和父母往来上的人情关系,如同一张白纸。

    季以宸冷冷地望向对面飘忽不定的毛竹,未曾出声。

    “季以宸,你倒是说呀。”叶流萤急得脸颊通红,就差咬牙切齿了。

    如果可以,她马上上前逼问他的实情了。

    季以宸回望了眼激动莫名的叶流萤,冷冷说道,“叶流萤,麻烦你说话时,注意一下你的语气,我只是提点一下你而已,对于叶家或是鑫茂集团这样的小公司,你觉得我会有兴趣?”

    叶流萤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狠狠地与旁边的灌木斗争着,季以宸说的对,对于鑫茂公司和她家来说,他怎么会有心情关注。

    刚才所说的话,只不过出于一种商人的敏感,好心提示她罢了。

    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浅笑,“谢谢你的提醒。”

    说罢,狠狠地将手中枝条扔了出去,面上露出一丝惨淡的笑容,“真不知道以前的我是怎么生活过来的,总想着身边的每个人都是美好的,身边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直到家里出事时,我还茫然不知所措。”

    回过头,望向季以宸,淡淡一笑,“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突然静了下来。

    耳边只闻溪水潺潺,和两岸的鸟鸣雀跃。

    季以宸未曾回应,好一会儿,冷冷说道,“傻人有傻福。”

    叶流萤,“你......”

    季以宸经常叫她叶补刀,事实上,他才是那个最会补刀的。

    不过,气氛倒是没那么尴尬了,叶流萤望向仍旧板着面孔的季以宸,笑道,“季总,你有没有下小溪抓过螃蟹什么的?”

    季以宸微微地皱着眉头,声音低沉,“你就会问这种没有水准的问题吗?”

    眼底满是嫌弃,堂堂叶家大小姐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难道是想告诉他,她经常干这样事?

    叶流萤眼底隐过一丝讥讽,终于让他逮着季以宸的软肋了。

    当下,微微一笑,“季总,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其实下水抓螃蟹这种事,我可是最在行了。别看不起这种游戏,其实比起你们公子哥玩的那些高档玩具好玩多了。”

    叶家虽然在阳城影响力还可以,叶流萤的父亲也是白手起家,靠着自己的勤劳和诚信,一步步走上阳城商业核心圈。

    小的时候,叶流萤和爷爷奶奶住在离阳城很远的一个小城镇,那里依山傍水,风景极其优美,父母不在身边的日子,都是她的小伙伴们陪她一起度过。

    其中经常玩的游戏,就有抓螃蟹。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弧度,“我以为是多大的事呢,下次我们比试比试。只不过堂堂叶家大小姐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人吃惊不少呀,看来叶家这些年来对你的名媛教育也是失败的,以后难以嫁入豪门了。也是,现在你只是一个戏子,谁还记得当年风光一时的叶家大小姐。”

    不屑的眼神,冷冷的鄙视,直入叶流萤敏感的心底。

    说他可以,为什么说她的父母?

    不知道她的父母已经过世,不知道什么叫逝者为大,不知道什么叫尊重?

    .......

    叶流萤瞬间火大,冷笑道,“我父母对我的教育还轮不到外人来评判。我确实是一个戏子,但我也是靠自己的劳动吃饭,没磕着谁,更没碍着谁。季总不也是靠着我们这些戏子?没有我们,哪来万娱集团的今天,哪来你嚣张跋扈的今天?我嫁入豪门与否,关你什么事?”

    嚣张跋扈?

    季以宸呲笑了一声。叶流萤还真敢说呀,他是嚣张跋扈怎么了?这么多年来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有任何人敢在他面前说个不字。

    没由来地,突然想讥讽叶流萤,或许是心底隐藏着那一丝莫名地情感,让他有了一丝丝恐慌,他怎么会对一个十八线演员有了别样的感觉?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谨小慎微地极力维持着冷硬的心,任凭什么样的美女在他面前都不能撩动半分。却不曾料到,会有这样意料之外的情况。

    本想着借叶流萤这个不起眼的十八线明星,来推阻与梁雨琪的婚事,没想到,自己居然对她有了一丝别样的情愫,怎么不让他恼怒?

    更可恶的是,人家还不领情,天天只想着怎么黏在楚东的身后,叫他情何以堪?

    逮着机会,就想狠狠地奚落她。

    什么时候,他居然成了这种有着恶趣味的人了?

    季以宸感到头皮发麻,瞧着叶流萤咬牙切齿的模样,心里却有一丝莫名的畅快。

    嘴角上扬,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叶流萤,我只是说你几句,你就这么激动?再这样下去,真没人要了?”

    叶流萤,“......”

    心底愤愤然,战争是你挑起来,现在轻描淡写带过去的还是你?

    季以宸,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呀?

    当然,这句话她没敢说出口,只能在心底将季以宸祖宗十八代默默地问候了个遍,心底总算舒服了些许。

    小溪边,再次静了下来。

    好在李明树一路小跑了过来,远远便听见他那极度热情的声音,“季总,我们荷花庄的风景还可以吧,要是以后有时间就常来玩。”说罢,望了望一脸沉闷的叶流萤,轻声说道,“带上这位姑娘一起过来。”

    季以宸蹙眉,冷冷说道,“李主任,你说完了没有?”

    李明树微微一怔,眼底一丝紧张和茫然,他刚才哪句话说错了?

    望了望两人的表情,似乎有了一丝明了,这是情侣之间闹别扭了吧。

    也是,像季以宸这样的传奇人物,怎会哄女孩子?

    只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女孩子在他心中似乎不一般,以男人的心态来看,如果他处在季以宸的位置上,但凡有女孩子想在面前叽叽歪歪,直接甩了。

    为什么?

    就凭着万娱集团下,那么多的美女呀!肥的,瘦的,高的,......什么样的没有?

    虽说面前的女孩子长得够水灵,但是比起他这些天看到的娱乐杂志上,与季以宸站在一起的绯闻对象们,至少在他看来差不多。

    李明树低声低沉了些许,面前的季以宸性子实在太难琢磨,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做事好,免得马屁拍在大腿上。

    “季总,那个-那个,饭菜做得差不多了,我过来叫下你们。”

    季以宸冷冷地瞄了一眼叶流萤,说道,“前面带路,走吧。”

    上次来到这里,总共待了不到二十分钟,如果不是叶流萤提起,根本没打算过来,真不知道土鸡真有叶流萤说的那么有效?确实,早上就吃了点早餐,这会儿,早就饿了。

    说罢,径直向着前面去了。

    身后,叶流萤暗自咬牙,跺脚,季以宸,你牛,你行,下次别叫我一起来。

    这一刻,似乎她忘了,她这时应该是季以宸的助理,跟在后面是理所当然的。

    李明树见叶流萤怔在原地,偷瞄了眼季以宸一副高冷的模样,想直接走了,又有几分不忍,低低地唤了句,“姑娘,快点,要不菜都凉了。”

    说罢,回望了季以宸一眼,见他没有反对,心里缓了下来。

    这一刻,叶流萤莫名地对李明树有了一丝好感,还是村主任明事理呀,知道她是客人,需要邀请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