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章 季以宸居然是这里的常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流萤脑子一片空白,思索着如何逃离这个鬼地方。后面已经传来轻微的鸣笛声,看来叶流萤再不下车。后面车里的人直接上来扇人了。

    当然,这不可能。

    黑色宾利太过招眼,别人搞不清楚状况不敢冒然上前。

    叶流萤咬唇。眼神闪烁,强自镇定说道。“季总。没有这回事。只是我觉得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去休息,怎么来这里了?”在季以宸这种人面前越是卑躬屈膝。他越是顺杆子上。

    如果说到休息,别墅里房间应有尽有,他睡他的主卧。她睡她的客房。谁也没碍着谁。

    到这里来花这冤枉钱,干什么?

    真有这么大方,不如给她减点债务吧。

    “腾”地一声。季以宸直接解下安全带。下车将车门一并带上。将手中钥匙递给泊车小弟,大步走向副驾驶室门。打开。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犹豫。英俊的脸上是满满地霸道总裁范,配上英俊到极致的面容,整个人。那就叫一个帅-字。

    叶流萤蹙眉,你丫的是在拍戏?

    没来得及思考,季以宸冷冷地声音从而耳边响了起来,眼底是一抹捉狭的笑意,“下来。”语气霸道,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瞧着季以宸意味不明似有似无的笑意,叶流萤心底一阵慌乱。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季以宸早就对她存着这份心思,怎么办?怎么办?

    与楚东多年前的相守,到了今天难道便宜了这混蛋?

    但是总是在车上待着也不是办法,叶流萤踌躇着解开了安全带,暗自将小坤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万一季以宸要是动什么歪心思,到时候可别怪她。

    瞧着叶流萤自作聪明的小动作,季以宸勾唇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动作粗暴,一把将叶流萤拉了出来,“走吧。”

    叶流萤心胡乱地跳着,紧攥的手机在掌心里,可以感觉到湿哒哒地。

    季以宸未曾望向叶流萤一眼,拉着她大步向着酒店走去,大堂经理、迎宾忙满脸带笑地迎了过来,一个个脸上笑开了花,“季总,您来了?”

    季以宸未曾搭理,依旧大步向着电梯走去。

    大堂经理和迎宾们像是对此情景早已习惯,将季以宸和叶流萤送入电梯,即刻回去干活了。

    什么?

    季以宸居然是这里的常客?

    叶流萤站在季以宸身后,随着他的步伐进入电梯,神情慌张,躲躲藏藏,生怕明日的娱乐报刊上又出现了她的照片。

    这一次,标题必定更加劲爆,她居然引诱季以宸来酒店了。

    想到这里,叶流萤头晕目眩,什么时候让她摊上了这尊瘟神?

    难道是第一次见面时,季以宸那副禁欲系的模样欺骗了她?叶流萤头晕,头痛,头......,如果可以,她真想就此晕过去。

    叶流萤低垂着头,心底惶恐不安,手被季以宸紧攥在掌心里。尽量躲避着摄像头,躲避着一切能让她的照片流出去的人和设备。

    电梯一直上升偶尔停下,如同叶流萤的心情,起起落落,叶流萤始终低着头,没有抬头。

    季以宸呲笑一声,声音里充满着不屑和讥讽。

    就算叶流萤没有看他,心底已然明了,季以宸是在嘲笑她。

    嘲笑她的不谙世事,嘲笑她的不解风情,甚至嘲笑她的土里土气......,或许,他的真正想法是,这年头还有装纯情?

    电梯终于停了下来。

    耳边传来季以宸清冷的声音,“叶流萤,到了。”

    叶流萤蓦然抬头,望向电梯里的楼层数字,三十四?

    什么时候到了顶楼,在她的印象里,顶楼是宴会厅?季以宸带她来这里干什么?叶流萤一头雾水,不得其解。

    “傻站着干什么?”

    季以宸已然恢复了霸道总裁的风范,硕长的身子站在电梯口,修长如玉的手指摁住电梯上的数字,冷冷地望着她。神情里满是倨傲,满是不屑,一如当初见到他时的眼神。

    宴会厅里,优雅的音乐传了出来,隐隐约约地可以听到三三两两交谈的声音,若有若无地传入叶流萤的耳朵里。

    带着一丝疑问,带着一丝不解,叶流萤随着季以宸进入了宴会厅。

    声音顿时静了下来。

    偌大的宴会厅里,站满了一个个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宴会正中间一人多高的香槟,四周摆满了甜品和红酒。看来,这是一个庆功宴。

    无数双眼睛齐刷刷地望了过来,眼神里,或惊讶,或不屑,或讥讽,.......

    19

    人群里,梁雨琪和严菲菲狠毒的眼神望了过来,眼风如刀,恨不得将面前的叶流萤凌迟处死,方解心头之恨。

    叶流萤望着面前光鲜亮丽的众人,低头望向自己,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勾勒出叶流萤完美的身材,精致的面容,红唇未点即红,微卷的长发随意的垂落,在衣着光鲜精心打扮的众人里,倒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严菲菲低低地哼了声,“这个小贱人,居然跟在季总身后,要不要脸呀。”

    梁雨琪闻言,脸色徒然沉了下来,望向严菲菲因嫉恨交加扭曲的脸蛋,心里头浮上一丝蔑笑。都是群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就算你们再怎么蹦跶,季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她坐定了。

    这年代需要的是头脑,而不是严菲菲这种仗着有几分姿色就横冲直闯的人,被人家换了角色也是活该。

    王伟昌最先恍了过来,手执酒杯迎了上来。

    “季总,你总算来了,可把我们想死了。您不知道,今天电视台的收视数据出来了,收视率真是吓死人了,季总可得谢谢我们梁小姐呀。”

    毕竟是娱乐场里混久了的人,见气氛有了一丝尴尬,连忙上来打圆场。

    他知道,这时候的梁雨琪心里头定是不舒服,戏一开播收视率大涨,身价顿时也涨了,推掉了几个重要活动,只为了能在庆功宴上与季以宸有进一步的关系。

    结果,季以宸既然带着叶流萤来了。

    她本来就是一个心眼极小的女人,认定了自己是季家的儿媳妇,季以宸这样做,不是当着大家的面打她的脸?她心里头能痛快吗?

    他-王伟昌,以后说不定还得巴着梁雨琪,毕竟梁雨琪是收视神话。

    王伟昌吆喝这么一嗓子,原本想巴结季以宸的俊男、靓女们通通拥着梁雨琪围了上来。

    见风使舵的事,谁不会干?

    季以宸未曾回应也未曾拒绝,接过王伟昌手中的酒杯,面色一如往常的冷清,挺着那张帅得无与伦比的俊脸迎了上去。

    虽然季以宸没有说话,但是行动已经代表了一切。

    梁雨琪嘴角微扬,一丝优雅到极致的笑容露了出来。

    今日的她穿着一身大红丝绸开襟礼服,精致的妆容,完美的笑容,胸前的浑圆隐约可见,极其性感和优雅。

    如同女王般的气场,女王般骄傲,.......,手执酒杯踏着模特步缓缓走了过来。

    周围的场景,周围的人,都成了陪衬。

    斜睨向角落里的叶流萤,一身虽说还算精致的衣裙,容貌姣好,气质清丽。

    怎么衬得上今天的宴会?真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居然妄想和她争季以宸,这不是掉了她梁雨琪的身价?

    这一刻,梁雨琪对自己的信心爆棚。

    除了她,这是的女人都是路人甲、乙。

    她的眼里也只容得下季以宸,除了他,其他的男人都是路人甲、乙。

    面对着汹涌而至的人潮,叶流萤自觉地选择了退让。没有别的想法,只要季以宸不再打她的主意,她已经是非常高兴了。至于将她冷落,或是将她甩了,对她来说都不是事。正好,无债一身轻。

    叶流萤手执酒杯,四处打量着安陈的身影,这种场合里,唯一能给她信心的,能和他说上几句话的,便是安陈了。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总是很奇怪。

    就像他与安陈之间,那种淡淡的默契,如同老朋友之间的熟稔,总是让她莫名的心安。

    四下打量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发现安陈的身影,心里头不免划过一丝失望。

    也是,像安陈这样的大明星,不出席庆功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毕竟人家事多,忙都忙不过来。

    叶流萤端着酒杯,站在角落里,望着面前喧嚣不止的人群,心里头划过一丝苦笑。

    曾几何时,她也和他们一样,想笑就笑,想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

    不知不觉间,那些美好的日子,都已经远去了,谁也不记起她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叶家大小姐了。

    不知不觉,几杯红酒下肚了。

    突然,旁边传来一声呲笑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哟,我当是谁在这里喝闷酒呢,原来是叶大小姐呀。”说罢,瞄了瞄早已端着酒杯往导演和制作人身边去的季以宸,笑道,“是不是季总冷落你了,还是他原本只是想和你玩玩呀。”

    叶流萤手端着酒杯沉浸在自己的遐想里,根本没有料到严菲菲会在这时候过来,一时间怔在原地。

    毕竟严菲菲对她来说,是娱乐圈里的老人,如果两人闹起来,吃亏的一定是她。

    叶流萤斜睨了一眼,衣着革履,时时刻刻保持着霸道总裁气场的季以宸,指望他来帮自己,可能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