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章 叶流萤,我帮了你,你怎么报答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酒吧叫她过去顶包的那件事,一直存在脑海里。

    那萧杀的气息,冷冽的眼神。对于一个落荒而去的小姐没有丝毫的怜悯,让她为之震撼。一个有着怎样一颗心的男人才会对女人无动于衷?

    头脑晕晕沉沉地,左手缠住了季以宸的腰身。右手端着酒杯,就这样。两人紧贴在一起。

    偌大的宴会厅里。一时间静了下来。

    王伟昌和制片人脚步微移,去了旁侧。这样的场合,他们还是离远点好。以免。城门着火,殃及池鱼。

    季以宸身子微僵,这样风情万种的叶流萤。他第一次见到。身体的某处似乎有了一丝反应。轻揽着盈盈一握的腰身,感受着叶流萤胸前的美好,心底似乎有了一丝不舍。

    转身望向面前双眼欲喷出火来的梁雨琪。心底了然。

    伸手接过叶流萤手中的酒杯。微微低头。伏在叶流萤的耳边,轻声说道。“叶流萤,我帮了你。你怎么报答我?”语气轻柔带着一丝诱惑,完美的俊颜因为不经意间露出的一抹弧度,愈发迷人。

    直把厅内在场的女性看呆了。这是平时一本正经板着脸的季以宸?原来他笑起来的时候,居然是这么好看。

    叶流萤空出来的右手直接揽住了季以宸的脖子,用行动告诉他,他如果帮了她,她将不遗余力的感谢他。

    当然这只是她这一刻的想法,酒劲上来了的想法。其实更重要的是,如果再不找个地方攀住,下一刻,她就要滚下去了。

    季以宸一口气将酒杯里的红酒喝了,酒杯递了出去。

    伸手揽住叶流萤盈盈一握的腰身,心底火苗腾地冒了出来。

    手中力道不觉重了几分,看着周围和他一样露出狼一般眼神的男人们,咬牙切齿道,“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叶流萤意识一片空白,双手勾在季以宸的脖子上,季以宸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她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却是清醒的。

    瞧着梁雨琪那张起得扭曲变形的脸,心里痛快莫名。

    惹她?

    好吧,就让你见识下叶家大小姐的魅力。

    “叶流萤,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季总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就往上凑?”在梁雨琪的示意下,严菲菲上前几步,厉声说道。

    上次宴席上,季以宸默许她欺负叶流萤,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她以为帮梁雨琪出头,扫去这个麻烦,就是帮季以宸出头,更是为自己出头。在万娱集团里,她一直演着各种配,如有机会得到季以宸的青睐,她就发了。

    叶流萤醉眼惺忪,强自撑着最后一丝理智,腰身、手臂微微用力,踮起脚尖凑上去,直接吻在了季以宸性感的薄唇上,好一阵,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他。

    宴会厅里,一片唏嘘。

    似乎早已瞧出了端倪,三三两两地纷纷凑在一起,低声议论着。

    “这叶流萤胆子也太大了吧。”

    “真是看不出来呀。”

    “这俊男美女的搂在一起,比看戏还过瘾呀。”

    “不知道梁雨琪会怎么做呀。”

    ......

    严菲菲气噎,“叶流萤,你......”

    叶流萤冷笑一声,“严前辈,拜托你冷静一点,我与以宸之间的事娱乐报刊上不是说的清清楚楚?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回去再看看,至于......”

    叶流萤饶有兴味地望了一眼季以宸,轻笑一声,“不就是亲吻一下吗?更火爆的你还没见着呢。”

    季以宸轻揽着叶流萤的腰身,虽然没有作任何表态,但眼中那抹宠溺是显而易见的。

    只是一个相拥的动作,足以说明了一切。

    换成以往,换成别人,季以宸会让别人在他面前这么放肆?更何况,今天还是万娱集团的轻功宴,主角是梁雨琪。他再怎么样,也不会得罪自己的财神爷吧?

    正前方,梁雨琪手执酒杯的手指微微颤抖着,精致妆容下的俏脸,青一阵白一阵。

    本想着狠狠教训叶流萤,没想到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梁雨琪手指发颤,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叶流萤,你......”盛怒之下扭曲的面容,已经说明了一切。

    王伟昌望着面前的一切不敢上前,他清楚,这里面任何一个人,他都惹不起。

    当下只得安慰自己,都是成年人,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叶流萤熟视无睹,轻揽着季以宸的脖子,眼眸迷离,望向季以宸的眼神里隐着一丝娇嗔,“以宸,这里吵死了,我们走吧。”

    季以宸微微一怔,这是进来之前,还和他置气的那个脑子不开窍的叶流萤?

    心底有了一丝狐疑,只差没掐大腿了。

    叶流萤扭动着娇躯在他身上磨蹭了几下,嘟着嘴,嗔道,“以宸,我们走吧。”娇柔的声音像是能掐出水来,身体的清香一阵阵袭了过来。

    季以宸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轻声耳语,“好,爷成全你。”

    事实上,季以宸现在说什么,叶流萤都听不进去了,仅有的一丝理智只够对付梁雨琪了。

    叶流萤腿脚发软,身躯无力,全身瘫软在季以宸的胸膛上。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里,季以宸将她带去了宴会厅的阳台。叶流萤神智已然不清,但是季以宸还存着一丝理智,今天是他公司的庆功宴,怎么能这样离去?

    万一消息传出去,这么多年维持的形象只怕要崩塌了。

    带叶流萤到阳台上,只为了让她吹吹风,醒醒酒。

    见识过她的隐忍,见识过她的牙尖利齿,从未见识过她这样妩媚的一面。

    季以宸微微地皱了皱眉头,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她像只刺猬,不惜触犯自己的底线,也要奋力一博?他很好奇。

    夜晚的阳城,灯光迷离,霓虹灯闪烁。

    阳台上,比起宴会厅内静了许多。

    柔和的灯光落在叶流萤微醺的脸颊上,微风拂过凌乱的发丝,红唇微微翘着,因为醉酒偶尔的轻吟,激起了季以宸潜在的欲火。

    “shit!”

    季以宸低低地骂了句,一把护住叶流萤的后脑勺,狠狠覆上她娇嫩的唇,来了个重重的“壁咚”。

    “唔。”

    叶流萤猝不及防,低唔了声,攀上季以宸的腰身。

    欲火在两人心中燃烧,酒精燃烧了叶流萤的理智,心底的欲望摧残了季以宸仅存的一丝理智,手掌放肆地在叶流萤周身游曳,感受着她的美好和柔软。

    只想着狠狠地,狠狠地占有她,就在此时,就在此地。

    ......

    粗重的喘息声,低低地轻吟声,......一时间,阳台上,春光无限。

    “零-零-零.....”手机铃声不合适宜地响了起来。

    冲淡了季以宸心底的狂热和欲望,说不清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差点,差点,就在宴会厅阳台上办了叶流萤,他究竟是怎么想的?昏了头了?

    给叶流萤微微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裙,滑落肩膀的衣带,将她扶上一旁,低声问道,“叶流萤,你行不行?我去接个电话。”语气里没有了先前的霸道和专制,透着一丝关切。

    激烈的缠绵让叶流萤的酒劲微微醒了一点,低着头任由季以宸给她整理衣裙,意识仍旧模糊分不清谁是谁了。

    季以宸接电话的声音渐渐远去,叶流萤觉得有点内急了,凭借着模糊的印象,再次踏入宴会厅里。

    20

    宴会厅里,一如先前的热闹,杯酒交错,亮如白昼。

    艺员、编剧和导演们手执酒杯,各自忙碌着。

    知名度不是很高的艺员们,整晚端着酒杯,眼睛直瞄着哪位导演、编剧是否有空,一门心思直往前凑。

    男人们直瞅着哪位女演员今晚谁穿的最少,心里头估摸着是否容易上手。

    无论在场的人心底作何想法,表面的歌舞升平还是看得见的,一个个趁着机会开着半真半假的玩笑,气氛热烈。

    毕竟是万娱公司内部庆功宴,没有那么多规矩。很快,就有些把持不住的人喝醉了。

    一个个面红耳赤地争执着,调笑着......

    梁雨琪手端着酒杯,优雅地站在宴会厅门口处,面前上前来献殷勤的艺员、编剧和导演们敷衍着,心早已飞去了宴会厅门外。

    宴会厅外,一声声若有若无地声音飘了进来。

    “爸,您有什么事?”

    “以宸,没事就不能打电话了吗?”

    “......”季以宸压低的声音里有着一丝隐忍,“爸,您有事就说吧,今天公司开庆功宴还有事要忙呢。”

    “上次在医院里和你提到的事情怎样了?”

    “爸,.....”季以宸实在无语,上次在医院的时候不是提到了他与梁雨琪的婚事?怎么这会儿提起?莫不是......

    季以宸原本暗沉的神情愈加阴郁,“爸,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先前一直想着,这辈子也许就这样了,或者真像父辈们所说的,娶一个在事业上对自己有帮助的人。

    自从遇见了叶流萤,心底莫名地有了一丝坚持,有了一丝想法,一辈子那么长,真要与一个没有一点感觉的人在一起,会不会很难熬?

    嘴角微微上扬,莫名地想到了刚才在阳台上与叶流萤的激战,嘴角似乎还残留着一丝温存。

    这个傻姑娘,似乎接吻技术并不活泛,就算教了几次,仍就上来就一番乱啃,莫不是把自己当成意犹未尽的鸡腿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