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1章 以宸,你别这样好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第一次,季以宸在梁雨琪面前直面他的感情,赤裸裸地承认。两人之间没有过去,更谈不上未来。

    确实,梁雨琪签约万娱集团。虽说季以宸从未在感情上给过她丁点期望,但是在物质或是其他方面的支持。从来。没有少过半分。不然,梁雨琪怎么这么快就红了?

    就算她的性子如何嚣张跋扈,但是媒体上从未有过负面新闻。万娱集团能给予她的最大支持。季以宸都给了她。

    正因为如此,梁雨琪一直自欺欺人着,以为只是时候未到。时候未到而已。

    季以宸总有一天。会回到她的怀抱。不然,也不会这么帮她。

    直到叶流萤的出现,她真的害怕了。

    “以宸。你别这样好吗?公司接下来还有几部戏要拍。你就这么走了。行吗?”

    梁雨琪声音娇弱,似是妥协。心底却冷笑着,望向季以宸怀里的那抹天蓝色的身影。抛出了自以为是的杀手锏。

    因为这部戏收视率一路飙升,公司决定趁热打铁,接下来几部戏的女主角全部交由梁雨琪主演。这时候,要是主演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怎么得了。

    身后,王伟昌脸色微变,梁雨琪话里的意思,他怎会听不出来?

    梁雨琪是什么人,他又怎会不知道?

    作为导演,经常打交道的就是这些演员,谁谁谁,是什么样的性子,谁谁谁,心里头打些什么小九九,他心里明镜似的。

    梁雨琪从进入万娱集团的第一天起,眼里,心里,无不是万娱集团CEO季以宸,加上季家双亲暧昧未明的态度,梁雨琪更是以季家少奶奶自居了。

    旗下的艺员,谁要是敢对季以宸递上一个眼色,都会被她剥了层皮。

    更何况,季以宸现在这样明目张胆地将叶流萤抱在怀里。

    王伟昌背脊处阵阵发冷,他不知道今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众人眼里,郝明本就是个见色起意的家伙,只是先前见着郝明,明明已经喝得不省人事了,怎么还会有精力去干这种事?

    表面上,似乎所有的事,都与梁雨琪没有关系,但是他心里总觉得哪里怪怪地。

    严菲菲已经叫了酒店安保人员过来,领着几位西装革履的安保人员侧身从门口而入,头也不回地向着厕所走去。

    门口的空气似乎已经凝结,空气里弥漫着一丝令人不安的气息。

    严菲菲脚步匆匆,神色彷徨,似乎再晚去一分钟,郝明就将毙命于厕所一样。

    “严菲菲。”王伟昌低声喝道。

    严菲菲腿脚一软,颤巍巍地转过身来,额角冷汗涔涔,低声说道,“王导,您-您叫我有事呀?”

    “呵-”,王伟昌轻笑了一声,似又觉得不妥,面色凝重了几分。

    什么时候,严菲菲变得这么怕事了?

    什么时候,严菲菲变得这么懂礼貌了?

    她一向不是胆大包天,和梁雨琪一样除了季以宸,任谁也不会放在眼里,唯恐天下不乱?

    跟在梁雨琪身上,一个劲地拍马屁。今天却在这里忙上忙下的,一副老好人的模样,明天是不是太阳得从西边出来了?

    事情繁多,王伟昌也没能往深里想。

    “我说,你小心点,将郝明护送去医院吧,到时候有什么情况,记得给我来个电话。”

    严菲菲似是长长的缓了口气,顾不上抹去额角的冷汗,轻声说道,“好,等会我一定给您汇报。”说罢,一瘸一拐的往厕所里去了。

    心里长吁了一口气,郝明-你这个死鬼,醒过来后,千万别咬出我呀。

    我可不想像你一样,被万娱集团扫地出门,要是你醒来了,也别想着这事儿怎么着了。

    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谁叫你这么好色呢?饥不择食,连季总的女人也敢上。

    这一刻,她也瞧出来了,季以宸对叶流萤的感情,恐怕不像平常那样,只是想找个女人来泄欲,应该是认真的了。

    门口处。

    季以宸眉头轻蹙,斜睨了眼王伟昌,冷冷说道,“王伟昌,接下来的事情,你知道怎么做?”

    王伟昌额角一片冷汗,眼神怯懦,瞄了一眼站立一旁的梁雨琪,面如死灰。

    王伟昌知道,季以宸是真的动怒了。

    万娱集团创建以来,王伟昌从未见过有谁敢要挟季以宸。

    虽说以往,季以宸睁只眼闭只眼,给了梁雨琪不少的便利,一看在梁家的面子上,二是觉得梁雨琪是个可塑之才,确实为集团公司的强大立下了不少功劳。

    但这一切,还不足以强大到任她威胁的地步。

    季以宸的意思摆明了就是,要他看着办。如果梁雨琪配合,接下来的戏就由她出演,如果不配合,就换人。

    显然,梁雨琪也明白了。

    身后,宴会厅里,终于有了一丝异声。

    人人脸上露出了意味不明的表情,特别是几位人气日渐突起的女明星,嘴角更是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心底里盘算着,只要雪藏了梁雨琪,说不定,她们便是下一个公司力捧的明星,成为一线明星,指日可待。

    梁雨琪算什么东西?

    不就是仗着家世好吗?居然敢在季以宸头上撒野了,真以为自己是季家少奶奶呀。

    心里头鄙夷着,望向梁雨琪的脸上,仍旧露出一抹不忍的模样。

    真不愧是些久经风沙的演员们,生活里的演技比片场上的演技更逼真,更贴切。

    “是,季总。”王伟昌话音刚落,季以宸抱着叶流萤大步走了出去。

    黑色宾利里,季以宸环抱着叶流萤坐在车子后排,叶流萤整个身子坐在季以宸的大腿上,侧靠着她的胸膛里,不时地传里几声喃语。

    幽暗的光线里,叶流萤精致的面容上红晕未褪,发丝凌乱地散落在季以宸手臂上,微微撅起的小嘴像是熟透了的樱桃。

    季以宸喉结滚动,心底深处腾地冒出团火苗,手中力道重了几分。

    似乎想将所有的欲望揉碎在手掌里,现在,他不能。

    驾驶室里,传来孙少平极其恭敬的声音,“季总,现在去哪里?”

    去哪里?

    季以宸感受着怀里的馨香和美好,喉结滚动,强力压下心底的欲望,脱口而出,“回季家。”声音嘶哑,带着一丝压抑。

    季家?

    孙少平似是一怔,斜睨了眼反光镜里的季以宸,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深邃的眼神正专心望着怀里醉意浓浓的叶流萤,完全没有心思再多说一句话。

    “嘶”地一声,黑色宾利使出马路,向着季家而去。

    季以宸望着怀抱里依旧熟睡的叶流萤,暗自蹙眉,低声唤道,“叶流萤。”

    就算想带叶流萤回去,但是这副模样也不好,毕竟,毕竟是第一次带她回季家。

    而且是没有经过她同意的情况下。

    想起她冲着自己张牙舞爪的模样,季以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心里头流过一丝异样的情愫,暖暖地,很温馨。

    如果换成别人,早就乐得扑上来了吧。

    叶流萤未曾回应,在季以宸怀里换了个姿势,又沉沉睡了过去,嘴角咕噜着,说着听不清楚的话语。

    “叶流萤。”季以宸再次拍了拍叶流萤晕沉沉的脑袋,低声唤道,“叶流萤,快到家了。”

    “哦。”叶流萤低低地应着,翻动了身子,一把勾住季以宸的脖子,又睡了过去。

    季以宸咬牙,“......”嘴角那抹笑意却未曾消失。

    这女人,醒来后得好好管管,怎么能喝这么多的酒。

    如果今天他不在场,事情会怎么样?

    如果今天电话再接久一点,事情又会怎么样?

    一丝恼怒浮上了心头,望向轻挽着自己脖子的叶流萤,许久,露出了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

    好吧,以后跟紧点。

    望着反光镜里,季以宸嘴角啜起得那抹似有似无的弧度,孙少平有一种冰天雪地里,百花竞相绽放的感觉。

    来万娱集团几年,未曾见过季以宸这副表情,依旧是淡淡地,嘴角那抹笑意却是真真切切的。没有十分地兴奋,却让人感到一种幸福就要来了。

    孙少平开着车,心底哼着歌,替季以宸高兴不已。

    这几年,季以宸表面风光,私底下却过得苦,这种感觉只有身边人才知道。

    季以宸身为季家长子,未曾享受过一丝一毫的家庭温暖,又或者他不屑于这种表面的温暖。

    季俞正在他母亲还未过世时,便抛弃了她们母子,在母亲过世后,才将季以宸接到了身边。如果不是看在母亲临终遗言的份上,季以宸根本不会回这个家。

    作为司机,本该恪守自己的本分,不能打听雇主的隐私。

    但是,事情只要发生了,总有一天会传出来。

    黑色宾利驶入一栋青砖别墅里,晚上十一点了,别墅里依旧灯火通明,看来大家都在等着他们。

    “季总。”

    黑色宾利停了下来,孙少平斜睨了一眼躺在季以宸怀里的叶流萤,欲言又止。

    作为集团公司老总的专职司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少说话,最好不要说话。最好眼睛也是瞎的,当然,这不可能。

    只是,现在的情况太过特殊,叶流萤醉得一塌糊涂,这副模样进去,季以宸不是找骂?

    叶流萤,何许人也,和她不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