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章 季总,要不要我帮一下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是季以宸是他的boss,外面传言他“冷面阎王”什么的,在他看来。都是瞎传的。

    季以宸是他从业以来遇到过的最好的老板,经常自己开车,工资一分不少。偶尔出点差错,从不会责骂。

    除了有点冷。不爱说话。没有半点缺点。

    更何况长得这么帅气,就因为这个,每次去公司。有多少美女抢着和他套近乎,只为了从这里套取季以宸一点点情报。比如说,季以宸喜欢吃什么。什么时候睡觉?睡前喜欢干些什么?

    天。这些事情他怎么知道,只好编些故事糊弄她们。

    就这样,美女们一个个兴奋得尖叫着。从他身边离去。留下一大堆美味。

    这样的老板。孙少平可舍不得他受半点委屈。

    “行了,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我再叫你。没事的话,你明天早上再来接我。”季以宸抱着叶流萤不曾放手。淡淡说道。

    出车门的时候,脚步微微一滞,显然抱久了有一丝不适。

    “季总。要不要我帮一下你?”孙少平低声询问道。

    明亮的灯光下,季以宸脸色微微一沉,望向孙少平的眼神里明显有了一丝怒意,张了张嘴,终是没说出口。

    孙少平了然的讪讪一笑,面露尴尬之色,身子向后退了些许,手脚顿时觉得没处放。

    他今晚的话,是多了不少呀。

    叶小姐不是个东西,他能说提就能提的吗?笨蛋。

    直到季以宸大步进了别墅,孙少平还怔在原地直拍脑袋,一个劲地埋怨自己,怎么就这么傻呢?怎么就这么傻呢?以前不觉得呀。

    别墅里,灯火通明。

    季俞正坐在沙发上,穿着深蓝色的居家服,手里别着一支许久不曾抽过的香烟,面色凝重,一口接着一口吸着。

    季俞正自从前年大病一场后,医生便建议他不要吸烟了。

    自此之后,便没有再见他吸过烟。今天,他不但吸了,而且当着兰芳芝的面吸了。

    季琳琳穿着卡通居家服,嘟着嘴,吃着零食。

    兰芳芝站在茶几旁,眉头微蹙,正和季俞正低声说着什么,见季以宸抱着叶流萤大步走了进来,张大嘴,怔在原地。

    看来,自己带走叶流萤的消息,他们早就知道了。

    惊讶的原因,估计他们谁也不曾料到,季以宸会将叶流萤带回家,而且醉得不醒人事的叶流萤。

    他简直是胆子也太大了。

    气氛似有一丝僵滞,空气里流淌着一丝令人不安的气息。

    季俞正抬起头,目光一瞬也不瞬,望向面前的季以宸,面上的盛怒是显而易见的。

    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家之主,季以宸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带着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回家,不是挑战他的权威?

    “砰-砰-砰”,心脏不受控制地跳动了起来。

    季俞正脸色铁青,伸出摁住呼之欲出的胸膛,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孽子-呀。”

    兰芳芝顾不上指责什么,忙蹲了下去,匆忙拿起茶几上一杯白开水,递到了季俞正的唇边,连声说道,“俞正,有话好好说,别急呀。要是伤了身子,可怎么办?”

    季以宸未曾吭声,站在客厅正中央,怀抱着叶流萤,一动也不动。

    在兰芳芝轻言安慰和贴心轻拍后背下,好一阵,季俞正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

    季琳琳扔下了手中零食,从沙发上起身,踮起脚尖向楼上走去。

    经过季以宸面前时,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冲着季以宸怀里醉意浓浓的叶流萤,吐了吐舌头,颠颠地跑了上去。

    确实,一个姑娘家第一次上门,以这种形象出现,确实太过瘆人。

    只是,她有得选吗?

    许久,兰芳芝终于打破了僵局,望向季以宸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以宸,你爸有话要和你说。你看.....”说罢,望向季以宸怀里睡得正浓的叶流萤,眼底露出一抹忧色。

    竟然回来了,有什么事索性说开了吧。

    季以宸面色清冷,淡淡说道,“我先上楼一趟。”

    没过一会儿,季以宸一身空空地下了楼,兰芳芝心底一动,季以宸到底将叶流萤安置在哪间房?

    季家别墅占地面积宽,二楼关是客房就有近五间,只要季以宸将叶流萤安置客房里,证明叶流萤在季以宸心目中的位置,并没有梁雨琪所说的那么重要。

    这个姑娘,她不是没见过。

    确实长得不错,但是能让她这个千年寒冰般的继子动心,她觉得似乎不那么容易。

    不过,就今晚的情况来看,事情明显没那么简单。

    这位叶小姐明显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季以宸带入家里。这位叶小姐或许不知道,但是季以宸知道,今晚叫他回来,就是叫他带雨琪回来商量订婚事宜。

    他倒好,回是回来了,只是身边换了个人,而且是个醉得不醒人事的十八线女明星。

    21

    “以宸,来-,坐。陪你爸好好说会话,我去给你们倒杯茶,顺便看看琳琳这丫头。”兰芳芝起身,热情地招呼着季以宸。

    态度极其和蔼,只是让人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感觉在这个家里,季以宸倒成了外人。

    而兰芳芝则是那个热情好客的主人。

    季俞正坐在沙发上,不曾抬起头,面色仍就清冷,看来仍然是怒气未消。

    “爸。”季以宸在旁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轻声唤道。

    对于父亲,他确实谈不上多大的感情,但是毕竟对于自己,他也有养育之恩,心底总有着一丝牵扯,放不下。

    兰芳芝见季以宸坐了下来,忙上楼去了。

    “以宸。这么多年来,我知道你怨我。”季俞正回过头,望向季以宸的眼底平静了许多,眼底似乎蕴藏着一丝晦暗未明的情绪。

    “爸。”季以宸声音带着一丝暗哑,这个问题,他暂时不想谈。

    或者,一谈到这个问题,他本能的反应就是回避。

    这是他心底的痛,只能一个人躲在暗处默默的舔伤着伤口,就算是他的父亲也不能让他触碰。或许,在他的心里,父亲早已在抛下他们母子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这些年来,他只不过守着母亲的遗言,做一个尽孝的孩子。

    有的时候,他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临去的时候,临终前依旧拉着他稚嫩的手,千叮嘱万叮嘱一定要对他的父亲好。

    难道,这就上辈人之间的爱情,就算你虐我千万遍,仍待你如初恋?

    但是在季以宸看来,他与季俞正之间横着他的母亲,这个坎怕是一辈子,也跨不过去了。

    二楼走廊上,兰芳芝踮着脚尖在走廊上轻轻地移动着步子,一间间的客房门打开看,偌大回廊上只听见轻轻地开门声、关门声。

    兰芳芝保养得宜的脸上,眉头微微皱着。

    心里头,暗自嘀咕着,季以宸心里到底是在打着什么小九九?

    难道,他真的看上了这个名不经传的十八线演员?他是那么的清高,就算这么多年来,她不管在他面前做的怎么好,都不能温暖他半分,始终当她是个外人。

    客房门“吱呀吱呀”地轻响着,兰芳芝脸上写满了失望,失望,......,还是失望。

    脚步终于在季以宸的卧室面前停了下来,自从季以宸给他们买下了这栋别墅后,兰芳芝便在这里给他布置了一个卧房。

    这多年了,季以宸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说在这里过夜了。

    估计过夜的次数,算上过年节日什么的,十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带女孩子回家过夜,更是没有的事。

    哪怕偶尔有次季以宸回家刚巧碰上梁雨琪也在这里,兰芳芝顺口提了句,要不今晚都不走了,留下来过夜吧。

    梁雨琪喜不自禁,冲着她直点头。

    季以宸脸色突变,拿起东西立马走人,那神情,那态度,......,没有给任何一个面子,包括季俞正。

    “呵”,兰芳芝轻笑了一声,拧开了季以宸卧房的门,这样的男人说他短袖,她倒愿意相信些。

    偌大的卧房里,光线幽暗,只有床头上一盏台灯亮着。

    兰芳芝踏着轻盈的脚步走了进去,神情怔住,瞪圆了眼望向正中间的大床。

    床边上扔着一双黑色的精致的高跟鞋,被子微微拢着,轻微的呼吸声传来,兰芳芝心底一颤,刚才,刚才那个女人真的睡到了季以宸的床上了。

    这是什么情况?

    兰芳芝呼吸急促,强摁下心底的震撼,轻轻退了回去,现在的季以宸她惹不起。

    客厅里,气氛尴尬,季俞正欲言又止。

    或者说,季以宸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父子两人坐在沙发上,就这样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

    许久,季俞正终于打破了僵局,神情里隐着一丝伤感,“以宸,其实有一件事你不知道,我一直想和你说,只是......”抬头时,望见了沙发后的兰芳芝,蓦然止住声。

    季以宸了然一笑,站了起来,“爸,您就好好休息吧。家里要是差钱的话,您就和我说句话。”说罢,转身,往楼上走去。

    兰芳芝面露难堪之色,就这情形,两人肯定还没谈到正事上来。

    心底一动,浅笑道,“以宸,你爸这两天身子不舒服,今天为了等你更是连晚饭都没吃,一直在这里抽烟,怎么劝也不停。刚好厨房里还有汤,要不你留下来和你爸喝一碗汤再走吧。”

    语气极为婉约,得体。

    在旁人看来,这是多么的继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