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3章 爸,我今天有点累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以宸。”季俞正轻声唤道。声音里带着一丝疲惫,苍老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季以宸心头隐过一丝不忍,脚步顿步。转过身来,轻声说道,“好。那就麻烦兰姨了。”这么多年来,季以宸从不唤她作妈。兰芳芝也习惯了。

    “不麻烦。不麻烦。”兰芳芝急忙应道,踩着碎步去了厨房。

    季以宸走到沙发前,重新坐了下来。

    季俞正望了一眼向厨房走去的兰芳芝的身影。轻声说道,“以宸,这些年。都亏了你照顾这个家了。我身子不好。也帮不上你什么忙。只是有你兰姨在,勉强可以多活几年。”

    季俞正五十出头已经两鬓白发,看起来比同龄人老了近十岁。这些年一直小病不断。确实多亏了兰芳芝的照顾。

    想到这里。季以宸对兰芳芝心底的那种厌烦似是淡了些许。

    “爸,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就不要操心了。”季以宸语气淡淡地,言语里没了那些不耐烦。

    季以宸有的时候在想。就算面前的父亲是个陌生人,就冲着他给了自己这份生命,以及在母亲离去的那些日子里。他照顾了自己,是不是应该给他一个好的脸色?

    季俞正被烟呛住了,轻咳了几声,强压住心底的涌动,轻声说道,“以宸,上次在医院,爸和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脸颊绯红,望向季以宸的眼底有着一丝期望。

    客厅里,静了下来。

    季以宸嘴角上扬,带起一抹轻笑,看来带了个大活人回来,他们根本没有放在心里。

    或许,在他们眼里,自己真是只是玩玩而已。

    确实,对于他的身份来讲,找一个梁雨琪那样的女人不管是对季家,还是对万娱集团,还是有一定助力的。

    “撕拉”一声,客厅里窗帘拉开了,兰芳芝打开了窗户。

    夜晚的凉风吹了进来,吹去了厅内浓重的烟味,拂上了季以宸冰凉的额角,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浅笑,“爸,兰姨。你们没有见到吗?季家的媳妇,我带回来了。”

    季俞正脸色微变,望向季以宸,眼底隐着一丝不可置信,“以宸,你是说你那个醉得不醒人事的女人?你是从哪里带回来的?你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她干过些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铺天盖地的抛了过来,季以宸眯眼,冷笑,“爸,我现在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可以自己做主了。”

    客厅亮如白昼,季以宸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闪过一丝冷然,更多的是决绝。

    是,这么多年来,季俞正从来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凭什么他现在开始管了,晚了。

    季以宸想拂袖而去,却想起了母亲临终时的遗言,父子两人僵持在客厅。

    季以宸狠狠地吸着手里的雪茄,眼神里闪着一丝戾气,未曾言语,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足以冻住周边的一切。

    兰芳芝在季俞正旁侧,坐了下来,暖言安慰道,“俞正,孩子大了,有些话要好好说了。”

    季俞正缓了口气,“以宸,我问你,那雨琪怎么办?这么多年来,人家姑娘一直对你死心塌地,守着你不放。这份情,你怎么还?”语气里仍有着一丝不死心。

    季以宸抬头,望向季俞正,轻笑一声,“爸,您这么说更没道理了,如果说,谁喜欢上了谁,对方一定要以身相许的话。那万娱集团下的明星们,有那么多狂热的粉丝,岂不是个个只能已死谢罪了。”

    季俞正语噎,“你......”

    兰芳芝乖巧的给季俞顺着背,两人十指交缠,季俞正呼吸平和了下来。

    “以宸,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在外面打拼,爸看着你也不容易,只是想给你找个能给助力的对象。你看,梁家在阳城的实力可是如日东升,更难得的是人家姑娘对你死心塌地。你要是娶了她,你妈在九泉之下也会瞑目的。”

    季以宸面色徒沉,直直地站起身,冷声说道,“爸,我今天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就不陪您了。”说罢,大步向着玉石台阶走去。

    在他心里,他可以认这个不曾给过他温暖的父亲,也可以尽到自己的赡养义务,努力地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但是,季俞正根本没有资格在他面前提起他的母亲,这个为了他浪费了一辈子的女人,到头来还一心护着他。

    他怎么忍心,丢下一心爱着他的女人和年幼的他?

    季以宸喉咙哽咽,心底某处疼痛难忍。

    如果可以,他情愿一辈子不回这个家。

    客房里,光线幽暗,叶流萤睡着正酣,偶尔梦呓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话。

    脸上表情极其舒畅,梦境里,她回到了三年前。

    三年前的那个夏天,楚东陪着她,两人漫步于银色的沙滩上,那一刻的叶流萤是幸福的。

    就算是眼底的一只小虫,面前的一只小鸟,都能让她笑上半天。

    或许,这就是恋爱中的女孩吧,她的眼里只有他,何况他还是这么的优秀。

    “楚东,你看这是什么?”叶流萤抓起一条银色的小鱼,惊喜的问道。

    “唔,......”楚东含糊其词,答不上来。

    叶流萤眉头微微皱着,“楚东,你怎么了?”

    为何,同一条小鱼昨天能答出来,今天却答不出来?

    楚东眼神闪烁,望向远去,嘴角上扬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流萤,我累了,我们回去吧。”虽说是笑着,但是脸上那抹牵强的笑意,叶流萤还是清楚的。

    “楚东,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叶流萤急了,一把掰过他的身子,踉跄中两人滚在了沙滩上,心底的不安和彷徨让叶流萤蜷缩在沙堆里。

    “流萤,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楚东急切地站起身,跪在叶流萤旁,“流萤,我们不回去,不回去,我就在这里,就在这里陪着你。”

    急切的言语,焦急的表情,深深嵌入了叶流萤的心底。

    画风徒然转换,叶流萤从医院里醒了过来,白色的被子,白色的床帘,白色的墙壁,.......世界都是白色的,周围都是冰冰地。

    那个,说要给她一生一世的人呢?

    那个,说要陪着她慢慢变老的人呢?

    ......

    “楚东,楚东......”分不清梦里梦外,叶流萤强忍着晕沉不适的身子,低低地唤着。

    那个说好了,要给她一辈子温暖的人去哪里了?

    ......

    季以宸进入卧房将领带解了下来,狠狠地扔在了床头椅上,心底的伤感仍然没有消除半分。

    斜睨向蚕丝被里蜷缩成一团的叶流萤,幽暗的壁灯下,绯红的脸颊,微微撅着的小嘴红肿不堪,蚕丝被滑落至胸前,撕烂的衣裙,露出大截白皙的肌肤,性感迷人。

    季以宸心底某处的欲望被狠狠地勾了起来,喉结滚动,强忍住心底的冲动,走了过去,给她盖上了被子。

    “别走。”

    叶流萤胡乱地伸出手,一把抓住季以宸的手腕,嘴角喃喃,“别走,别走......。”

    面前的叶流萤如同熟透了樱桃,无时无刻挑逗着季以宸仅存的理智,望向叶流萤一张一合的樱唇,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

    “好,好---”

    季以宸呢喃着,带着烟酒味的嘴唇狠狠地覆上了叶流萤的樱唇,双手肆虐得在叶流萤周身游曳,享受着她的美好和馨香。

    胸前的浑圆撞击着季以宸宽阔的胸膛,叶流萤长长的睫毛呼闪着,急切的寻求着更多的温暖,嘴角喃喃。

    季以宸急切地掀开轻薄的蚕丝被,像是一个初经人事的毛头小子,左手揽住叶流萤盈盈一握的腰身,右手一把握住叶流萤呼之欲出的浑圆,霸道地啃噬着迷人的小嘴。

    心底的欲火愈来愈强烈,季以宸放肆地蹂躏着叶流萤的一切,想拥有的更多。

    真是个缠人的小妖精,......

    你让我怎么办?叶流萤娇软的身躯紧贴着季以宸,冲击着季以宸的最后一丝理智。

    睡梦里,叶流萤仿若听见楚东的呼喊,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纠缠在一起。

    突然,一丝异样在叶流萤的心底泛起,不,不,面前的男人不是楚东,怎么满嘴烟草味?

    面前突然出现了宴会厅厕所里的一幕,郝明那张色眯眯地脸露了出来,邪笑着,一步步地走了过来,一把撕扯下她的衣服,将她狠狠地禁锢在身体里,狠狠地蹂躏着。

    “不要,不要呀。”

    叶流萤一惊,不要命地推搡着面前的男子,呼喊着,“不要,不要,楚东,楚东,救我。”

    幽暗的灯光里,季以宸被叶流萤突如其来的力道,狠狠地推向了一旁,嘴里仍就胡乱地嚷嚷着,“楚东,楚东.....”安静的卧房里,只有粗重的呼吸和喃喃自语。

    季以宸望向醉意浓浓的叶流萤,嘴里仍然喊着楚东,心底莫名地生了怒气,是不是和楚东在一起的时候,她会这么疯狂吗?

    心里的疯狂瞬间吞噬了季以宸仅存的一丝理智,他狂乱地撕下叶流萤原本破烂的裙子,愤怒地褪去身上的最后一缕内裤,身子狠狠地覆了上去。

    温暖柔软地触感传来,季以宸心底的欲望在这一刻完完全全的爆发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