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4章 “不-不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不要.....”叶流萤推搡着,抗拒着,头昏沉沉的。

    每一次的抗拒换来季以宸更猛烈的摧残。他呻吟着,肆意蹂躏着,疯狂着席卷着叶流萤身体每一处。一股疼痛传了过来。叶流萤明白了什么。

    但是一切由不得她了。

    灯光忽明忽暗,旎旎的卧室内春光无限。季以宸矫健的背脊处汗如雨下。

    “啊!”浅浅的呻吟从叶流萤嘴里发出。她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理智被季以宸一点点地吞噬,企图寻回一点清醒的理智。却是越陷越深。

    季以宸眼神依旧一片冰冷,深处却荡起一团旖旎。

    叶流萤无力抵抗,默默流着泪。忍受着季以宸的贪婪。一次又一次,直到疲惫不堪沉沉睡了过去。

    ......

    不知什么时候,门口处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叶流萤醒了过来。微微地睁开眼帘。却发现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房内的装修精致典雅,低调中透着一丝奢华。窗台外,隐约可见大片盛放的玫瑰。鲜翠欲滴,煞是好看。

    这是哪儿?

    叶流萤晕晕沉沉的坐了起来,细滑的蚕丝被从身无寸缕的身体上滑了下来。

    怎么会没穿衣服?她的衣服去哪里了?

    “啊!”

    叶流萤惊叫一声。手扶着隐隐作痛的前额,昨夜的一幕幕浮上了心头,先是与梁雨琪斗法,然后被季以宸非礼,在男厕所遇见郝明......

    最后,她,她最后的印象停留在季以宸坏坏的俊脸上,叶流萤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掀开了蚕丝被,上面一团殷红彻底将她懵在了原地。啊,她被季以宸那个衰人算暗了。

    坚守了这么多年的处子之身呀!

    一直想守护着,等待那神圣的一刻,与楚东一起共度的春宵。一切都没了!

    叶流萤欲哭无泪,身子瘫软在蚕丝被上,心在滴血,偌大的卧房里,早已没了季以宸的身影。

    季以宸!!你个王八蛋!

    叶流萤不顾身无寸缕,扑上一旁休闲沙发,抓起白色小坤包,想将里面的手机拿出来。

    这一次,她无论如何要和他解约!

    “叶小姐,你醒了没有?梁小姐过来了。”门口响起了一阵陌生的声音,低低地,极其礼貌,似是房子里的佣人。

    梁小姐?

    梁雨琪!

    叶流萤心底一颤,晕沉的脑袋顿时清醒了,这副狼狈的模样怎么能让她见着?

    当即,放下坤包快速地返回床上,用蚕丝被裹紧了身子,故作镇定应道,“好-好,我听见了,等下就出来。”

    门口处,似是静了下来。

    叶流萤快速地打量着周围,床头柜上除了自己昨天穿着的那身已经烂得不成样的天蓝色衣裙,另外准备了一条黑色的裙子,还有,一床干净的床单......

    该死的季以宸,他居然知道了......

    还这么体贴地备好了换洗的床单,怕她出丑?难道这不他的家?以他霸道的行为,怎会在自己房里如此细心?何况房子里还请了佣人。

    叶流萤心底莫名地划过一丝荒唐的想法,这总不可能是他与梁雨琪的房子吧。

    也是,房间里的装修风格虽然是季以宸喜欢的风格,但是自己从未见过呀。

    顾不上东想西想,叶流萤快速地将被子盖好,拿起床头柜上的黑色连衣裙进了卫生间。

    这一身鬼样子,能出去见人吗?

    卫生间里,叶流萤望向镜子里的自己,瞪圆了眼不可置信,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淤痕。

    黑色裙子在手中轻颤着,叶流萤无力的扶住了玉石台面,不敢相信地转动着身子,看着身上成片成片的淤痕,究竟怎样的疯狂才能造成这样的局面。

    天,这个季以宸到底干了些什么?就连背上都不放过。

    他是憋疯了?拿自己泄欲?

    这薄如蝉翼的裙子能遮住什么?这到底是这什么地方?还让不让她出去了?

    梁雨琪本来就瞧她不顺眼,要是被她见着了,结果会怎样?

    叶流萤不敢想象,这个为爱发了疯的女人会做出什么?

    她现在不敢去想,也不想去想。

    楚东,楚东,什么时候?她怎么向他去解释?

    原本期望楚东能够早日回来的叶流萤,这一刻却犹豫了。

    她打开龙头,将水放到最大,闭上眼睛胡乱地往身上冲洗着,手指使劲在身上搓着,希望能搓去身上的淤痕。

    脑海里一片混乱,不时出现昨夜那些混乱疯狂的片段。

    该死,该死的季以宸......

    居然,居然趁着她喝醉酒,乘虚而入。

    叶流萤磨牙,再磨牙......

    门口处再次传来敲门声,这一次,声音重了些许,佣人的声音里似乎隐着一丝着急,“叶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呀?”

    叶流萤冷笑着,有梁雨琪在外边守着,会这么好心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她巴不得她早死早超生吧。

    关掉龙头,叶流萤咬唇,随意将衣服套上。

    望向镜子里的女子,苍白的面容上似乎隐着一丝春潮,樱唇红肿,脖子上的淤痕清晰可见。

    遮不住,就遮不住吧。

    事情的起因就是梁雨琪,就让她看看,这就是她羞辱她的结果。

    叶流萤微微地抬起头,望向镜子里的自己微微一笑,虽然这一笑,是多么的苍白无力,至少让她有一丝勇气面对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

    穿戴整齐,叶流萤迅速来到床边上,将昨夜的床单换成了床头柜上干净的床单。想拿出去扔了,却不知道放在哪里,只好将留有处子血的床单,胡乱的折好,塞回了被子里。

    瞥了一眼沙发上只能放进几个手机大小的小坤包。暗暗骂了一句自己,怎么就不准备一个大点的手提包?至少可以将床单塞进去的那种,至少她现在不用这么狼狈。

    忙完了这一切,正想开门出去。

    “砰”地一声,门开了。

    梁雨琪一脸怒气的走了进来,身穿一件限量版的黄色开襟连衣裙,修长的玉颈挂着条精致宝蓝色玉石,如果不是怒气让她精致的面容有了几丝扭曲,绝对是个优雅美艳到极致的女人。

    正因为知道自己的实力吧,梁雨琪才会对俘获季以宸的心,有着超乎寻常的信心。

    确实,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够格配得上季以宸那么霸道专制的人。

    “梁小姐,你有什么事?有事可以下楼说,怎么这么没有礼貌闯入人家卧房里。”

    叶流萤摸不清这里的一切,索性先发制人。梁雨琪,典型的大小姐,越是在她面前示弱,越会被羞辱的体无完肤。

    这是叶流萤最近这些日子,与梁雨琪打交道的经验之谈。

    梁雨琪冷笑一声,走上前来,冲了着叶流萤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最后,目光露在叶流萤脖子上的淤痕上。

    斜睨眼整整齐齐的床,和空无一人的卧室,冷笑道,“真是没想到,居然让你这个小贱人上了以宸的床。如果没事的话,你可以滚了。”

    “别以为以宸上了你,就喜欢上你了。相信你心里明白,季以宸做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他来说,你不过就是临时找来泄欲的工具。工具,明白吗?”

    叶流萤眼神黯然了些许,望向梁雨琪的眼底隐过一丝讥讽,“梁小姐,竟然如此,你还在这里像只发了疯似是的狗一样,狂叫干什么?”

    梁雨琪气喘吁吁,相信刚才是等不及了,才冲了上来。

    眼底隐过一丝戾气,扬着手对着叶流萤就想扇过来。

    叶流萤一把抓住梁雨琪正要扇下来的手,目光冷冽,冷冷说道,“梁小姐,我劝你别这么激动,男女之间的事岂是一个巴掌能拍想的,不如你打电话问问他,是他死缠着我不放的。”

    梁雨琪瞪圆了眼,望向面前的叶流萤,表情比见了鬼还恐怖,冷笑着,一步步逼了过来。

    “你刚才说,季以宸死缠着你不放?你以为我们会相信这种鬼话吗?”

    门口处,兰芳芝走了进来,脸上明显带着一丝对叶流萤的厌恶,如同见到夜总会的小姐,瞧着叶流萤颈脖上的淤痕,眼底是满满的嫌弃。

    这样的女人,果然不知自重。

    居然说是以宸勾引她?这不是天大的笑话。

    他的继子是何许人也,万娱集团CEO,颜值高,智商高,钱多......多少名门小姐,哭着喊着求着送上门,都被他冷冷推了回去,他会喜欢她一个十八线女明星?

    说的直白点,就是个跑腿的。

    兰芳芝原本对叶流萤存着的一丝好奇心,彻底没了。

    季俞正面色铁青地站在兰芳芝身后,望向面前的叶流萤,眼底那抹怒火是显而易见的。

    季琳琳站在一旁,眼睛滴溜溜地瞧着叶流萤身上的黑色裙子,暗自笑了。

    原来,哥一大早敲她的门,就是为了给叶流萤找身衣裙?也太贴心了吧。

    瞅了瞅叶流萤颈脖处的淤痕,暗自吐了吐舌头,什么时候哥变得这么生猛了?

    叶流萤望着门口处一干人等,怔在原地,难不成这是季以宸家里,昨夜他趁着他喝醉酒带她回家见父母了?

    只是这个鬼样子如何见?现在要她如何应付这些人?

    兰芳芝瞟了一眼叶流萤脖颈上的淤痕,强压住内心的怒气,淡淡说了句,“快点下来吃早点。”虽然客套,但是语气里的疏离和冷漠是显而易见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