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6章 难道,季总真的恋爱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来的时候,和父亲、兰姨交待了不准吵醒她,也旁敲侧击地暗示了他们。一定不能对叶流萤怎样,但是她自己会....撞墙吗?

    莫名地,季以宸突然想到了撞墙-两个字。

    心情顿时被那两个刺耳的字-楚东。将至冰点。

    该死的女人,他究竟有哪点比不过一个戏子?

    想起叶流萤从先前的抗拒到后来的不再抗拒。甚至身体有了一丝丝迎合。嘴角不由地微扬起来。

    望向墙上的挂钟,时间依旧停留在十点,该死的。什么时候才能下班?

    他恨不得马上见到她。

    “季总,五分钟之后,关于怡园度假村筹建会议就要开始了。”特助走了进来。望见季以宸时而微蹙的眉头。时而上扬的嘴角,一时间怔在了原地。

    季总,今天是怎么了?

    生生地怔在原地。到嘴的话停了几秒才说出来。

    跟在季以宸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居然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如果不是认识他这么久,绝对会被吓住。

    更重要的是。开门进来好一会了,季以宸居然没发现她的存在。

    心底某处地方像是缠紧的茧。突然被生生地抽去了一根,莫名地疼了一下。

    难道,季总真的恋爱了?

    只有恋爱中男女才会有这样患得患失的表情。曾经的她天真的以为,像季以宸这样高高在上的男子,不会轻易爱上任何女人,正因为如此,才给了众多女人遐想的空间。

    但是,现在看来,她们都想错了。

    让季以宸陷入这种情绪里的女子,是谁?

    特助莫名地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的那个脸色苍白,忧郁的眼神,跌跌撞撞进入总裁室的女子,她是那么的美,那么的无助和决绝,眼底却透着一丝对生活的向往和美。

    是她吗?

    特助很想问,却不曾开口。

    季以宸似乎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世界里,好一会儿,才恍了过来,轻声说道,“好,你先去吧,我等会就过来。”说罢,面色恢复了清冷,即刻进了工作状态。

    上次在那里见到徐伟,此人不是善类,表面上他斗不过万娱集团,暗地里却不得不防着点。

    季以宸接过特助递过来的资料夹,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嘴角啜起一抹弧度,暗道,叶流萤,你在家好好等着我,办完了事即刻来找你。

    季家别墅。

    叶流萤咬唇,将手机摁下结束键,愤愤然地放回了小坤包。

    这是什么情况?

    居然不接她的电话,以往的盛气凌人到哪里去了?以往的霸道总裁范到哪里去了?

    就这么认定她一定会去找他的麻烦,或者要他认账,甚至娶了她。

    “呵”,叶流萤轻了声,把自己想得也太伟大了吧,世界上居然有这么自恋的人,真的很少见。以后世界上的男子都死光了?只剩下他一条种猪了?

    叶流萤心底狠狠地骂着,除此之外,她找不到任何泄愤的途径了。

    季以宸的手机不接,门外杵着些豺狼虎豹,还不知道会怎样对待她?简直就没给她留条活路嘛。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

    阳城的夏季就是这样,通常是没有任何征兆的一场大雨扑面而来,雨滴打在阳台上,透过玻璃向窗外望去,雨水飞溅,迷了叶流萤的双眼。

    后花园里,大雨滂沱,玫瑰在风中放肆的摇曳,如同喝醉了酒,东倒西歪。

    叶流萤站在窗台前,寒意透过明镜的玻璃传了进来,紊乱不堪的心慢慢静了下来。

    事已至此,再杵在这里有何用,不如早点找到季以宸,与他解除合约。

    对,找到季以宸,与他解除合约,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将他找出来。

    至于楚东那里,事情终究是包不住火,迟早有一天他会知道自己与季以宸的事,不如等他回来了,干脆一并告诉他。

    至于他怎么选择是他的事,没了爱的人,真的不能活下去了吗?她真的很想试一试。

    叶流萤萎靡的心突然为之一震,像是找到了新的起点,精神好了不少。

    重新回到了浴室,从小坤包里拿出粉底、遮瑕膏之类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将裸露在外肌肤上的淤青遮掩起来。

    不知扑了多层,淤青终于消退了不少。不仔细瞧,已经看不清楚了。

    做完了这一次,叶流萤向着镜子里微微一笑,她要以一个好的状态去找季以宸解约,绝对不能让他看到她狼狈的一面。

    就算输了,也得骄傲得仰着头走到他的面前,“季以宸,你这个禽兽,你毁约了。不过姐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只要你放姐自由。”

    回望了一眼棉被下沾满污血的床单,叶流萤毅然出了卧室门。

    门外是一条长长的回廊,上面铺着厚重的地毯,两边墙上贴满了墙纸,挂着一副副不知名的壁画,金碧辉煌,奢华至极。

    叶流萤头一阵眩晕,回廊这么长,到底通往哪来?

    或者,哪里才是别墅出口?

    以前叶家没有破产前,交往之间也都是富豪,但是这么大的别墅在阳城还是很少的,没有一千万以上,连毛坯都买不下,别说这豪华的装修了。

    在门口处,稍稍站了会,叶流萤向着光亮处走去,心底只有一个想法,快点离开找到季以宸。

    远远地便听见楼下客厅里有声音飘了过来。

    餐厅是敞开式的,位于下楼梯的左侧方。

    楼梯口,便能见着季俞正、兰芳芝、季琳琳和梁雨琪坐在餐厅里。

    兰芳芝极尽殷勤地给梁雨琪盛着稀饭,嘴里不住地唠叨着,“雨琪,你要多吃点。早点嫁过来,我就等着你快点给我们生几个大胖孙子呢。”

    神情慈祥,声音婉约,宛如一个可亲可爱的婆婆。

    梁雨琪坐在餐桌前,脸上笑盈盈地,双手接住兰芳芝递过来的小碗,含羞说道,“谢谢兰姨。以后,我要是过来了,一定要好好孝敬您。”

    兰芳芝和梁雨琪两人极尽所能的客气着,相互恭维着,扮演着关系和睦的婆媳。

    叶流萤轻笑了一声,眼底隐过一丝兴味,这两个女人是演戏给她看吗?

    如果是这样,真是浪费了他们的表情了。

    她-叶流萤从来不曾稀罕过季以宸。

    季俞正微蹙着眉头,端正的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虽然正对着楼梯的方向,却不曾望过来一眼。

    季琳琳偶尔抬头望她一眼,又被兰芳芝狠狠地瞪了回去。

    玉石台阶很长,叶流萤踩着高跟鞋走在光滑的台面上,某处的不适让她走得很慢,眼神痴望着前面某处地方,一脸的茫然。

    偶尔瞟向旁侧的这些人,心底隐过一丝蔑笑,真是好笑。

    以为演几场戏,就可以直接打垮她了。

    他们怎会知道,自己从未稀罕过这一切。

    大门敞开着,叶流萤脚踩着高跟鞋踏着光滑如镜上,发出“噔噔”地声音,遮住了肚子里传来的“咕咕”声,昨夜的疯狂也让她耗尽了身体的能量。

    她笔挺着身板,直直地向着大门口走去,不曾望向餐桌上一眼。

    作为一个成年人,她明白如果她在这座房子里是受欢迎的,那么就不会有人在她面前肆无忌惮的上演着这种无聊的戏码。

    显然,她们对她也是有所顾忌的,就算再怎么卖力表演,也不敢上前碰她一根手指头。

    就在叶流萤刚要踏出大门口时,梁雨琪踏着高跟鞋,趾高气昂地走向前来,“叶流萤,你要记住你今天所的话。明白没有?”

    叶流萤回望了一眼梁雨琪,冷笑,“梁小姐,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们之间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我不需要时时向你汇报进度吧。不记住,不要催的太紧了,我会反悔的。”

    说罢,向着门外飘然而去。

    梁雨琪气噎,“.......”

    饭桌上,季琳琳“噗哧”一声,嘴里的稀饭差点喷了出来。

    “砰”地一声,大门关上了。

    叶流萤站在门口,傻眼了。

    大雨如同断了线的珠子顺着屋檐直往下流,她站在门廊上,不时被溅起的水珠打湿胸前的衣襟,极为狼狈。

    再敲门进去,绝对不可能了。

    瞧这架势,兰芳芝和梁雨琪就等在某处看她的笑话吧。

    没车,没伞.......什么都没有,她要怎么办?

    叶流萤咬唇,捏拳,季以宸,你这个王八蛋......

    就算再怎么嘶吼,也解决不了眼下的难题,叶流萤靠在门板上躬着身子,小心翼翼的避开飞溅雨水拿起手机,想了一会儿,居然找不到可以拨过去的电话。

    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

    安陈?怎么没想到他。

    好吧,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有求助他了。

    电话拨过去,很快便通了,虽然那边有点嘈杂,安陈仍就是二话没说地挂断电话,要她原地等着。

    叶流萤放下电话,冰冷的心渐渐暖和起来,为这认识不久却将她放在心上的朋友。

    雨水滂沱,飞溅的雨水肆虐地飞溅在她的四周,叶流萤站在门口处,身后的大门将是铁将军般的守在那里,不曾开一条缝隙。原本收拾好的妆容,这一刻,也毁得差不多了。

    这么多人坐在餐厅里,就没见着外面的倾盆大雨?

    这么多人见着她下楼来,就没着她手里只挎着个小坤包?

    叶流萤心底泛起一阵冷笑,斜睨向餐厅方向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