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8章 不醉不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声音里透着一丝得意,神情傲娇得像是公主。

    安陈佯作不悦,举杯敬了过来。笑道,“一个是名门之女,一个四大天王之一的楚天王。这消息要是传出去。这些天的头版不都让你们占去了,我们怎么办?喝酒。喝酒......”

    名导演和其他几位演员趁机起哄。一致吆喝着。

    “喝酒,喝酒.....”

    “不醉不休....”

    “这里喝了,再去酒吧。今天一定要让徐小姐和楚天王出出血。”

    ......

    “砰”地一声,叶流萤手指一颤,手中筷子掉了下去。清脆的声音将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引了过来。

    叶流萤满是歉意地一笑,低下头想将筷子捡起来,“砰”地一声。头又撞上了。

    原来。筷子刚好掉在楚东和她位置的中间。楚东想帮她捡起来,不料两个人却撞上了。

    眼泪毫无征兆地流了出来。是头撞疼了,还是自己的心疼了。只有叶流萤自己清楚。

    “没事吧。”楚东低头将筷子捡了起来,递给了她,眼底隐过一丝担忧。

    他知道。她心底受伤了。

    曾几何时,他们在一起时,叶流萤经常干的事情便是傻傻地踢石子,就算疼得龇牙咧嘴,也不会吭声半句。今天两人撞了一下头,又怎会疼出眼泪?

    “谢谢。”

    叶流萤强忍住心底的悲伤,将筷子接了过来,放在桌上。

    曾经那么熟悉的两个人,想不到再见面时,居然变得这么陌生了。

    徐曼就是安陈每次与她在一起时,接到电话便心神不宁,急着要赶回去的人吗?为什么都要瞒着她?叶流萤想不通,也不愿想。

    心底像是有根针在一下一下地扎着,脸上极力装作若无其事,心底却是在滴血。

    在安陈的示意下,服务员很快将筷子换成干净的了。

    “诶,多大的人了,不就是碰了个头?又不是拜堂,至于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安陈笑着递了张纸巾过来,略带调侃的言语,一下子激起了徐曼心底的怒气。

    徐曼嘴角啜起一抹冷笑,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斜睨了一眼叶流萤,眼底隐过一丝不屑。

    望向安陈笑着说道,“安天王,说好的,就我们几个人玩得好的聚聚,你小子什么人都带过来。现在娱乐圈里复杂的很,为了上位谁的床都愿意上。万一要是遇到什么居心叵测的人,借我们炒作怎么办?”

    说罢,有意无意地望了眼叶流萤脖子上的淤痕,大雨滂沱之下,原本遮住淤痕都露了出来,就算叶流萤在车上微微遮掩了下,但是在近距离观察之下,还是隐约可见。

    叶流萤像是突然被置于聚光灯下的小丑,赤裸裸地,没有一处可遮羞的地方。

    桌子上男男女女,不明所以,纷纷望了过来。

    心底里嘀咕着,都是年轻人玩疯了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徐曼这么闹,意欲何为?

    眼底纷纷隐过一丝惊讶,徐曼怎么会对一个不起眼的小姑娘发飙,难道仅仅是因为楚东不小心和她碰了一下头,然后被安陈挑起了醋意?

    这,这也太霸道了吧。

    安陈微微一怔,半晌恍了过来,站起身,冷冷说道,“徐曼,在坐各位都是朋友,才来给你捧场的。叶流萤是我带过来的,你这么说,明显是不给我面子吧。”

    楚东顺着徐曼的目光,望向叶流萤脖颈处的淤痕,垂在半空的手突然僵住,半晌,拿起桌上的白酒一饮而尽,喉结滚动,眼神似有莹光隐动。

    桌上众人顿时瞠目结舌,楚东的酒量有这么好吗?他不是一直喜欢摆杯酒放在那里做做样子,任谁上前敬酒,也只是微微抿上一口。

    刚才他们是看花眼了?

    不对呀,能装四两白酒的玻璃杯里确实空空如已。

    楚东红着眼,望向站起身的徐曼,低低地唤了句,“徐曼,你别闹了,行不行?”

    急红了眼的形象和平日温润如玉的形象,大相径庭,一旁的安陈愈发不理解了。

    一句玩笑话,怎么都成了这样?平时不也这么开?

    就在大家一头雾水的时候,叶流萤嘴角啜起一抹笑意,站了起来,望向盛怒不已的徐曼笑了。

    “徐曼,好久不见,什么时候要和楚东结婚了,也不知会一声。”

    徐曼冷眼望向镇定如初的叶流萤,冷笑道,“叶流萤,你别以为你还是当初的叶家大小姐,想在我面前端架子,你还不够格。”

    “是吗?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所以不敢将这么大的好消息,告诉你曾经的好朋友兼闺蜜。还有,如果你觉得我不够格,为何前些天约我单独去琉璃山结果爽约,害得我丢了性命。先前,我没有想过其他的,今天来看,我倒有点怀疑是你了。”

    徐曼蹙眉,声音愈发冷了几分,“叶流萤,你以为你是谁呀,只不过是娱乐圈里,人人都可以睡的一只鸡。就你这样,你觉得需要我徐曼动手?”

    徐曼表情愈发凌厉,气焰愈发嚣张。

    如果不是看在楚东和安陈的面子上,估计会拿起桌上的酒瓶直接砸过来。

    叶流萤身上的淤痕,已经明明白白地摆在了楚东面前,铁证般的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叶流萤就是一个人人可以上得贱货。

    安陈是什么人?徐曼怎会不知道,如果两人昨晚在一起,今天怎么不一起过来?

    徐曼明白的事实,在坐的各位自然明白。

    叶流萤咬唇,脸色惨白,一系列的打击已经让她没了斗志,居然在楚东面前,被曾经的好友、闺蜜揭得体无完肤。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只有她被蒙在鼓里,楚东离开她,投向了她最好朋友、闺蜜的怀里。

    这个世界,还可以再好笑点吗?

    楚东依旧坐在木椅上,面沉如水,望着强自撑着即将崩溃的叶流萤,眼底隐过一丝伤感、不舍.....,硬是没有站起身,默默给玻璃杯倒满了酒。

    一下一下地喝着。

    本与他有关的事情,一下子却成了两个女人的战争。

    不,徐曼占主导地位的战争,至少现在的她赢了。叶流萤不仅输了,而且输得体无完肤。

    手机响了,叶流萤拿起一看,是季以宸的电话,摁了,再响,再摁......

    季以宸这个王八蛋,现在知道来电话了。

    她已经没有活路了,难道还要被他再羞辱一次?

    昨夜的疯狂依旧在脑海里浮现,只是她要的不是找到负责,而是与他解约。就算这样,上午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没有一点回应。

    还有什么让她觉得比这更羞辱的事吗?没有了。

    徐曼依旧不依不饶,斜睨向叶流萤按个不停的手机,冷笑着,“怎么?是不是哪个相好约你见面,你不好意思接电话呀?没关系,大家都是熟人了,有什么难为情的,毕竟对落魄的叶家大小姐来说,现在没什么东西,比钱更重要了。”

    楚东紧握酒杯的手轻轻一抖,手背青筋暴突,硬是没有吭声半句。

    房间里的客人们,都是娱乐圈里见过大场面的人,面对此情此景自然有着自己的理解,人家的感情纠纷,怎么轮到他们来说?

    安陈面色徒沉,终于忍不住了。

    刚想开口说话,包房门“啪”地一声,被人一脚踢开了。

    季以宸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进来,身着墨绿色的衬衫,硕长的身材愈发挺拔,完美的俊颜无懈可击。

    他冷冷地眯了眼包房内的人,冷冽的气息,霸道总裁的气场,包房内顿时静了下来。

    季以宸环视了一下四周,视线最后露在傻站着的叶流萤身上,语气温柔了些许,“怎么不接电话?”

    轻柔的话语,温情的目光,突然让叶流萤有了一丝想哭的欲望,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愣是没掉下来。

    说不清楚,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就是他,就是他夺走了自己的初夜,才有了今天这么狼狈的一面。

    叶流萤冷冷地望着季以宸,不曾说话。

    就这样,两人静静地对峙着。

    在座的每一位都摸不清的叶流萤和季以宸之间的关系,气氛一时僵持了下来。

    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叶流萤和季以宸之间的关系,居然那样亲密。在他们眼里,叶流萤最多就是万娱集团下的一个不听话的小艺员,毕竟大牌都跟他们熟。

    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这样的小角色。

    就算偶尔莫须有的一些绯闻,真正在娱乐圈里混得的人,从来不会放在心上,一阵风刮刮也就过去了。

    “哟。”徐曼侧过身,对着季以宸笑道,“没想到万娱集团的季总过来了,来,来,来,喝上一杯再走嘛。”

    徐曼出身名门,自然懂得调解气氛。

    见徐曼带了头,大家纷纷站起身,端起面前的酒杯敬了过来。

    季以宸是何许人也,就算他们再牛逼,也不过就是在他门下讨饭吃的小卒子。

    更何况,季以宸在娱乐圈说一不二的作风,早已人人知晓。只要巴结上他,以后就是一坦平洋了。他们一个个跟人精似的,怎么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在大家暗示下,服务员已经搬了条凳子过来,忙着在叶流萤旁侧清理出一个空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