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1章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餐厅里,再无往日宁静,像是炸开了锅。纷纷低头窃窃私语。

    餐厅经理再一次怔住了。

    面前的叶流萤先是被安陈匆匆忙忙带了进来,两人关系看着也还可以,刚刚一个人匆匆离去。神情里似有一丝狼狈。被百美娱乐的沈万城缠住,万娱集团的季以宸又赶着出来救场。并当众宣布。叶流萤是他的未婚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餐厅经理直接表示,他的脑子成浆糊了,不够用。

    服务员们只剩傻看的份了。刚才她们还在琢磨着叶流萤是不是应召女郎?这会儿,突然成了季以宸的未婚妻。

    哪里蹦出来的灰姑娘?

    一个个心里美滋滋地,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是不是会被哪个高富帅看上。

    终于。餐厅里。客人里有人认出了叶流萤。

    “她不是前些日子传闻插足季以宸和梁雨琪之间的小三?”

    “是呀,我怎么没发现?真是她呀。”

    “听说她是个女配,十八线演员。真让想不到。万娱集团的季总不会看上这样的女人吧。”

    .......

    有好事者。将手机里录下的激动人心的一刻,转眼放上了朋友圈。

    一时间。阳城的富人圈里,都被这张大秀恩爱的照片和引爆了。

    餐厅里包房里。徐曼的手机响了,那头传来一阵近乎咆哮的声音,徐曼面露惊慌。向着在座的各位微微一笑,转身出了包房门,向着厕所而去。

    “徐曼,上次的事情怎么样?为什么叶流萤能好端端地出现在这里,与季以宸大秀恩爱。你就不怕我将你做的这些龌蹉事告诉他?”

    电话那头,梁雨琪歇斯底里,咆哮的声音不断冲击着徐曼的耳膜。

    “雨琪姐。”徐曼低低地唤着,声音冷冽,却透着几分妥协。

    虽然楚东知道徐曼爽约叶流萤琉璃山一事,毕竟现在看来事情没那么严重,至少季以宸没有直接说出马长龙的事。如果梁雨琪在她和楚东结婚的关键时期,将这事儿爆出来,可能婚都结不成了。

    “季总刚在这里,我都不知道他离开了没有?要是他听到你说的那些话,你觉得他又能饶过你?”

    梁雨琪尖厉的声音低沉了些许,仍是余怒难消,冷笑着。

    “徐曼,别以为你和楚东快结婚了,这事儿就过去了。你确定有叶流萤在,你和楚东的婚能结成?你确定不管叶流萤在不在阳城,楚东都会死心塌地的守在你身边?只有赶走她,你和我才能睡个好觉。”

    朋友圈里的照片如同重磅炸弹,引爆了梁雨琪心底的愤怒。

    她咬牙切齿地说着,一字一句地说着,她相信这些话必能击毁徐曼刚刚燃起的喜悦之情。

    梁雨琪冷冷地声音如同穿越而来的冬季的西伯利亚寒冷,直直地刮入徐曼的心底,想着包房里楚东的醉态,攥紧手机的指关节泛白。

    徐曼低低地回了声,“雨琪姐,你说,怎么办?”

    “等我电话吧。”

    “好。”

    黑色宾利车里。

    季以宸坐在驾驶室上,深色的衬衣,完美的俊颜,定定地望着副驾驶上的叶流萤,嘴角微抿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

    异于寻常的一瞬不瞬的眼神,让叶流萤周身不适,别过头望向窗外流逝的风景,轻咳了两声,“季以宸,我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吃放吧。”

    有那么一瞬,叶流萤似乎觉得季以宸好像没那么惹人厌。

    “好。”

    季以宸心情似乎很好,轻声应道,黑色宾利车一溜烟地向前而去。

    叶流萤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室里,听着电台里缓缓流淌的音乐,一直侧着身子望向窗外,眼神里似有一丝茫然,似是追忆似水流年。

    季以宸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未曾说话。

    或许,他明白叶流萤此刻的心情,不好意思打扰她。

    又或者,他还在想刚才的事,想着百美娱乐沈万城......

    叶流萤莫名地一个激灵,季以宸会担心她?这绝对不可能。

    有可能刚才的事情真的惹上麻烦了。

    叶流萤转过身来,望着季以宸没有一丝瑕疵的侧颜,嘴角微扯,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声音低低地。

    “季以宸,你不是在想着沈万城的事情吧?听说他有.......”有黑社会背景这句话,生生吞了回去。

    沈万城之所以能在阳城娱乐圈里混得风生水起,经常拍一些见不得光却油水甚多的脱片,听说他有黑社会背景,而且来头绝对不小。

    那种脱片,有些演员本来资质不错,却因为沈万城的威逼利诱走了一条歪路,最后染上毒品,终身离不了百美娱乐。

    有些演员,直接被下了药,稀里糊涂的被拍了那种片子,事后追究起来只能不了了之,最多出来个小混混顶了事。

    所以,这些年来,沈万城一直平安无事。

    季以宸勾唇,嘴角笑意更甚,轻声说道,“你是在担心我吗?”

    叶流萤的笑容生生地僵在了脸上,半晌,坐直了身子,心底冷哼一声,她担心他?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心底某处却有一丝莫名的情绪日渐浮了上来。

    突然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是不是真的说明了她关心他?

    心里另一个声音马上出来否认了,她怎么会关心季以宸,只是刚才季以宸确实为了她,得罪了沈万城,她对季以宸表示一下关心也是必须的。

    不然,就算提解约的事情也没那么痛快了。

    想到解约一事,心底莫名地有了一丝失落。

    “季以宸,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我是说沈万城那厮私底下出了名的使坏水,你就不担心呀。”

    “担心,我怎么不担心,只是我更担心你。听说沈万城对于没有上手的女人,有一种近乎变态的偏执,一定要得到手才行。所以,我更担心你呀。”

    叶流萤心底一颤,杵车窗玻璃旁的手臂冷不丁地垂了下来,声音颤道,“季以宸,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没有看过去年的一则新闻?一个新进来的女艺员就是因为不熟悉沈万城的性子,顶撞了她,结果收工回去后,被近十个小混混轮着上,更惨的是,还被怕成视频上传.......”

    叶流萤脸唰的白了,“什么意思?会有这样的事?”

    叶流萤直接表示怀疑,季以宸一向是惜字如金,今天怎么成了话唠,他是想自己,然后她乖乖地回到他怀里接受保护?

    “呸。”

    叶流萤暗自啐了一口,想在他面前编故事。

    只是等会儿,她怎么向季以宸开口提巨解约的事。因为季以宸刚确实指出来了沈万城不好舍,他却帮他舍了。

    这种时候,她提贸然这样的事情,还是人吗?

    只是季以宸本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吧,顺手将面前的镜子掰了下来,脖子上大片的淤青提醒了她。

    昨夜,季以宸是多么的疯狂。

    季以宸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诶,我好像忘了,去年你不在国内,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季以宸自顾自地说着,叶流萤未曾听进去半个字,心里只想着怎么和季以宸提解约的事。

    半晌,叶流萤低低地说着,“季以宸,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你还可以。”

    像是这些天以来,季以宸已经救了她几次了,如果琉璃山的事情,她先前怀疑季以宸是否有预谋,那么刚才她彻底明白了,与季以宸无关。

    再加沈万城的事情,完全是突发事情,她当场懵了。

    不是季以宸出现,今天会怎么收场他也不知道。

    季以宸车速慢了下来,嘴角泛起一丝邪笑,“可以?叶小姐,你指的是昨晚的事吗?”

    说罢,自顾自地说着,“再往前十公里,前面不远处有一座风景怡人的度假村,那里的餐饮和房间都不错,要不,我们上那去吧。吃完饭,顺便休息一下。”

    叶流萤气噎,“季以宸,你......你,当我是什么人了?”

    黑色宾利一溜烟地向前而去,很快驶上了环城高速。

    叶流萤对季以宸原有的一丝好感彻底褪去,面色清冷,声音冷冽了几分,“季以宸,昨晚的事情你说怎么办?”她不加思索地将话题抛了出去。

    季以宸勾唇,笑意更甚,“你说,怎么办?要不,我吃点亏娶了你算了。”

    淡淡的神情,无谓的声音,深深地刺痛了叶流萤,她坚守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到了季以宸嘴里,无非就是一件玩笑话。

    也是,对于季以宸来说,身居娱乐圈高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这些年,不是流行上学校找新人拍戏,谁知道里面有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叶流萤神情愤慨,未曾理会季以宸的玩笑,按照心底既定的程序说着,“季以宸,昨晚的事情就算了,都是成年人,谁没有第一次。”

    说这话的时候,叶流萤心底莫名地有了一丝刺痛。

    第一次?

    是的,谁没有第一次。

    但是她的第一次就是被这样的人渣给强了。

    季以宸似是一怔,侧目瞟了故作若无其事的叶流萤,轻声说道,“叶流萤,你说,昨晚的事情就算了?真的不要我负责了?”

    天,他有没有听错,如果其他女人听到他说这句话,简直会兴奋得疯了。

    而她,确实对他刚才说过的话,没有一点反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