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章 瞿秋寒,你活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话说,演的确实很拙劣。

    “季以宸,我老实交待还不行吗?你老子和梁雨琪都快疯了。到处寻你,我的电话快被梁雨琪和你老子打爆了。没办法,哥也是被逼的。”

    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手机扔在了季以宸面前,“不信。你瞧瞧。手机都快没电了。”

    半晌,季以宸牙缝里蹦出几个字,“瞿秋寒。你活该。”

    瞿秋寒长叹了一声,双手抱着头杵在桌上,幽幽地叹了声。“我容易么。饭也没吃,茶也没喝。季以宸,你要是还有丁点良心。至少吃了饭才赶我走吧。”

    季以宸未曾吭声半句。

    叶流萤眼睛瞪得比灯笼还大。传说中。桀骜不训的瞿家公子?瞿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居然在季以宸面前这样低三下四,究竟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瞿公子?要不。你就留下来吃饭吧,反正多个人也只是多双碗筷。”

    叶流萤低低地说了句。仍然不敢确定,就算叶家风光时,她大部分时间在国外待着。

    阳城这些富商们的子弟。她只是从爸妈嘴里听说过,瞿秋寒是瞿家唯一的继承人,从小便被奶奶疼着,属于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怕融了。

    从小到大,就是个混世魔王。

    居然在季以宸这里服服帖帖地,真是让人想不到。

    瞿秋寒抬头望了一眼叶流萤,眼底满是感激,只差没有飞过去一把抱住她亲了。

    一边麻利地摆着碗筷,一边说道,“还是叶家大小姐懂礼貌,一看就知道出身好,懂得待客之道。”

    季以宸给了瞿秋寒一个白眼,冷声说道,“瞿秋寒,再说话,就扔你出去了。”

    瞿秋寒佯作面露惧色,眼神闪烁,身子微弯了下去,嬉笑着,望向叶流萤,“叶姑娘,我跟你说,这人千万不能犯错误,要是一犯错误,一辈子就被打入深渊了。”

    说罢,一脸哀怨望向挂满厚重窗帘布的窗外,低声叹了口气,“当年,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一时心软,耐不住某个母夜叉的哀求、请求,将她带去了万娱集团顶楼。自此之后,某人陷入了深渊,而我深受其害,从此被作为了出气筒。”

    煽情的表情,只差没有声泪俱下了。

    “母夜叉?”

    叶流萤轻笑了一声,这年头有这种外号的女生并不多呀。

    貌似瞿秋寒的出现,让她的心情有了一丝好转。竟然来了个外人,不如好好地吃了这顿饭再说,毕竟她与季以宸的事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瞿秋寒咬牙说道,“诶,何止母夜叉,简直和灭绝师太一个级别的。”

    故作深沉的面孔,煽情的表演,让叶流萤忍俊不禁。

    “瞿秋寒--”季以宸斜睨了一眼瞿秋寒,眼底寒气深深,只差没将他一口吞下去了。

    “诶,季总好。”瞿秋寒快速应道。

    季以宸横了瞿秋寒一眼,淡淡说道,“瞿秋寒,我觉得你有演戏的潜质嘛。”

    瞿秋寒低声伏了过来,眼底闪过一丝惊喜,“季以宸,不,季总,你也觉得我有这个潜质?”

    说罢,瞿秋寒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抚了抚头上梳得一丝不苟的碎发,声线上扬了些许,“就凭着少爷我的资质,我的帅气,什么四大天王,什么先晋小生,那不都是手到擒来的事?就是我家老子硬是逼着我回去。诶,一代大师就这样没了。”

    浮夸的表演,故作深沉的声音,让叶流萤笑了出了声。

    瞿秋寒不满地白了叶流萤一眼,嘀咕道,“这不是打击人吗?”

    说罢,瞅向一旁的季以宸,说道,“季总,这事就拜托你了,要是我红了,你公司不也是赚大发了。看在咱哥们份上,好处先给你。”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望向瞿秋寒,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公司刚好差一个拍三级片的男演员,就你这模样,只要不聒噪,包你红。”

    临了,补上一句,“反正只拍背影。”

    “噗哧”一声,瞿秋寒嘴里一口茶喷了出来,脸涨地通红,“季以宸,什么时候嘴变得这么厉害了,是不是以后得给你改名叫季补刀了?”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噗哧”一声,叶流萤笑出了声,终于有人帮她出了口气。

    正说着,菜上来了。

    瞿秋寒也止住了声,望向面前的一盘盘冒着热气的珍馐菜肴,眼底直放光,伸出筷子夹向了面前的鸡腿。

    “啪”地一声,季以宸将他的筷子敲开了,一把夹住了鸡腿。

    瞿秋寒彻底恼了,昨晚玩到半夜,一直睡到十点,被季俞正和梁雨琪吵醒之后,到处找季以宸。饿得两眼发晕腿发软,就这么只鸡腿,他还好意思和自己抢。

    饭桌上,万娱集团CEO季以宸居然抢了瞿氏集团瞿秋寒的鸡腿!

    就这么说出去,谁信?

    “季以宸......”瞿秋寒后半句话,生生吞了回去。

    巴巴望着季以宸一脸柔情将鸡腿夹给了叶流萤,柔声说道,“中午累了吧,把这只鸡腿吃了。”

    叶流萤面色僵住,她是来这里和季以宸谈解约的事,他这么细心备至地对她,究竟意欲何为?

    叶流萤端碗的手怔在原地,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还有瞿秋寒在这里。

    她总不能将碗,一股脑扣上季以宸的头顶吧。

    季以宸面色柔和,眼里只有叶流萤,完全没有听到瞿秋寒的大喊大叫般。带着一丝不容忤逆的威严,直接将鸡腿放入叶流萤的碗里。

    深情,专情,霸道,宠溺......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啊!

    瞿秋寒面色惊惧,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指,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

    他看错了吗?

    他见鬼了吗?

    这还是原来的季以宸吗?

    难道电视、里,说的什么灵魂附身,什么穿越......发生在季以宸的身上了?

    这是他认识的季以宸?瞿秋寒面露惧色,伸手在季以宸面前晃了晃,“季以宸,我去国外的这些日子,你身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可疑的事?”

    换成以往的季以宸,女人对她来说,只不过是麻烦的代名词。

    心里只有工作,工作,还是工作......就算梁雨琪,除去那个灭绝师太的名头和脾气,从上到下,从自身到家族,完美地没有一处可说。

    更何况,人家梁雨琪对季以宸是死心塌地呀。

    要是他此时见着季以宸这副模样,肯定和他一样,以为见鬼了吧。

    “吃了吧。”季以宸定定地望着叶流萤,淡淡地说道,声音里却透着一股不容忤逆的威严和霸道。

    叶流萤想起了他在车上的行为,心底一颤,手执竹筷的手指微微一颤,夹起鸡腿忙不迭地咬了一口,这个季以宸,连吃个饭也要逼她?

    “咳”,叶流萤呛了一大口。

    季以宸及时地递了茶水过来,“急什么了,又没人跟你抢。”

    叶流萤抬头望向季以宸,一脸的哀怨,刚才谁逼她吃来着,现在又在这里吼叫。

    天,她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季以宸满意,才能顺利解约?

    瞿秋寒默默坐在一旁,低头夹了块鸡屁股慢慢地啃着,心里哀怨道,这个鸡屁股,季以宸总不会抢了吧。

    叶流萤和季以宸之间的暧昧神情,特别是季以宸眼底宠溺,是那么的甜蜜和引人向往。

    瞿秋寒心底直抽抽,这不是虐单身狗的节凑么?

    “哗哗”地闷着头大吃一通,眼看吃得差不多了。心里想着,该带到的话,总该带到吧。

    趁着季以宸心情好的时候,说了吧。

    “诶-诶-诶-”,瞿秋寒低低地凑了过去,身子挨着季以宸,轻声说道,“季以宸,那个......”挠挠头,抓抓痒,憋了半天,终于将后半句话吐了出来。

    “季以宸,你老子说了,今天要你一定回去。估计梁雨琪也在你家里。你爸的身体你是知道的,开始给我电话那会就已经听不太清楚了,可能这会儿,已经进医院了。话都带到了,这事儿,你就看着办吧。”

    姿势极为优雅地站起身,向着叶流萤投来深深地一瞥。

    “叶小姐,今天这餐饭谢谢你了。”

    说罢,转身,向着门外飘然而去。

    原本嬉笑如常的瞿秋寒,又变回来风度翩翩桀骜不驯的瞿家少爷了。

    包房内,静了下来。

    季以宸紧攥手机的手背,青筋暴突,眼底隐过一丝阴戾。

    一个给了他精子的男人,凭什么左右他的人生?

    半晌,叶流萤轻轻地说了句,“人生有很多的无奈,我们也失去太多了。更重要的是,不要让有限的生命里留下遗憾。”

    说罢,站起身,对着怔在原地的季以宸,轻声说道,“季总,我去厕所方便下,可能有点久。”失魂的季以宸莫名地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爸妈。

    叶流萤走出门外,伤感的情绪未曾平复,但是她知道,季以宸需要一个人静静。

    从来未曾想到,万娱集团季以宸会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或许,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的无奈。

    如同她,一路走过来,不是有太多的无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