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破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包房里。

    季以宸面沉如水,许久,紧攥着手机的手松开了。

    修长如玉的手指伸了出来。拨了个号码过去,铃声刚响起,手机那头一个充满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以宸,是你吗?你的电话终于通了?”

    “嗯。”

    季以宸低低地应了声。没有任何表情。

    这个和她母亲年纪差不多大的女人。夺走了他母亲的幸福,无论以什么样的理由,他都不能原谅。

    因为她。他的童年生活在阴郁中。

    因为她,他的母亲终日活在痛苦中,直到死了那一刻才解脱。

    “以宸。”兰芳芝没有因为季以宸淡漠的语气。而有一丝意外。抓住这难得的机会,继续着急地说着。

    “以宸,你先把所有的事情放下吧。先过来。你爸。你爸他进医院里,老毛病又犯了。”

    手机那头似有护士的声音传来。季以宸眉头微微地皱着,紧攥手机的手指关节泛白。极力压住自己的情绪,轻声问道,“兰姨。我爸-,他现在怎么样了?”

    兰芳芝听到季以宸如此说道,声线上扬了些许,“以宸,你爸的情况现在是稳定了。你要是忙完了,就过来看一看吧,雨琪也在这里,他爸也来了。”

    兰芳芝语气低沉,却掩饰不住心底的雀跃。

    梁雨琪在?

    他爸也在?

    季以宸冷哼一声,这是什么意思,鸿门宴?难道梁雨琪见形势不对,将她爸拉出来了。

    万娱集团最近几年趋向于多元化发展,从娱乐行业到进军房地产,季以宸无一不做得风生水起。

    最近,集团公司下的子公司确实推出的度假村和新城推进项目,梁氏参与其中,难道以为这样,就可以逼迫他就犯?未免也太搞笑了。

    季以宸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低低地应了声,“好,马上过来。”

    话音刚落,攥着刚进来的叶流萤的手臂,向着门外走去。

    “诶-诶-诶-,我的包。”叶流萤大声呼着,什么意思,刚进来就拉着她走,赶着去投胎吗?

    季以宸将手中的白色小坤包递了过来,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的弧度,“叶流萤,万娱集团没有给你发工资,还是克扣你的片酬,怎么一天到晚,就见你背着这个破包。”

    白色小坤包,样式看着精致,瞧着新旧程度,至少得好几年了。

    而且一看就是仿真皮,学生包。

    这年头,一个明星居然还背这种低档的包,难怪在片场老是被人欺负。

    叶流萤还一副把它当成宝的模样,整天背着,真是让人看不懂呀。

    只是他季以宸的女人,怎么能背这种破烂?

    叶流萤伸手接了过来,如获珍宝似的将它搂进怀里,低声说道,“这个包......”是有纪念意义的,这句话生生吞了回去。

    这个白色小坤包包是她当年读大二的时候,楚东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收到楚东的礼物。

    正因为这个小坤包,楚东才知道,她一直念着他,才有了先前的海滩之行和国贸大厦一聚。

    诶,女人就是这样,心里爱着某一个人,就算对方给她捅上一刀,她也为对方寻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

    就像此时的叶流萤,她总是觉得楚东是不得已才这样。

    如果他真的爱上了徐曼,为什么当年那么长的时间,怎么早没爱上徐曼?

    季以宸恍若未闻,直接拉着叶流萤上了黑色宾利。

    “你带我去哪儿?”叶流萤揉了揉被季以宸紧攥通红的手腕,颤声问道。

    虽然季以宸打消了带她到这里“休息”的念头,但她还是一刻也不能松懈。比如,他是不是在别的地方定了房?或是直接要玩别的花样?

    总之,面前这个人就是个恶魔,证据都在她身上摆着呢。

    季以宸轻笑了一声,“放心,现在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去做,如果做好了,之前你提出来的问题,我可以好好考虑。”

    叶流萤面色一僵,她没听错吗?

    刚才季以宸说,可以考虑?

    她磨了那么久,季以宸愣是没动摇半丝的事情,居然这会儿改变了?叶流萤心底涌上了一丝雀跃。

    这是不是意味着,明天开始,不,任务一旦结束。

    她就可以搬离南街别墅,终身不再踏进去?

    莫名地,一丝失落爬上了叶流萤的心头。

    叶流萤声音低沉了些许,“季总,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季以宸斜睨了眼透着些许狼狈的叶流萤,轻声说道,“现在要做的,先把这身行头换了。”

    啊!

    这话说的,太专业了吧。

    叶流萤心底微颤,季以宸是要带她去做什么商业间谍?真是这样她也认了,总之只要能尽快离开季以宸。

    随后的一句话,终于让叶流萤缓了口气,“我季以宸的女人,怎能这么狼狈出去见人?”

    还好,只是去见人而已。

    叶流萤低头望向自己,窄小的小黑裙,露出大片白皙的颈脖,胸前的两团浑圆隐约可见,上面的淤痕清晰可见,触目惊心。或许,在别人眼泪,那叫性感吧。

    如果不是小黑裙面料好,估计今天这一连串的意外下来,早就成片条了吧。

    叶流萤低着头,未曾应声,沉醉在自己的遐想里。

    “今天早上,我的电话放车里忘拿了,等开完会才看到。是不是有什么事和我说?”

    叶流萤愕然地抬头,季以宸的手机忘车里了?难怪她今天给他打了无数次电话,总是无人接听。当时还奇怪呢,这么冷峻的人居然会逃避。

    他这是在给自己解释?不像是他平时的风格呀。

    叶流萤再一次被面前的季以宸药晕了,真是没想到平时以冷酷著称的季以宸居然还会向人解释。

    只是现在说,还有什么用?

    她能说,他被子下还藏着那条沾着污血的床单?

    她能说,她今天被他的家人和梁雨琪又狠狠地羞辱了一番?

    她能说,当她靠在大雨滂沱的门口处,觉得整个世界抛弃了她?

    ......

    一切都不重要了。

    任务结束,一切都结束了。

    叶流萤冷冷地阖上眼眸,身子靠在真皮椅背上,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没有。”

    24

    黑色宾利一溜烟地向前而去,穿过繁华的街道,停住了阳城最大的形象设计中心店面前。

    “下车吧。”季以宸接下安全带对叶流萤说着,一边快速的下了车,向着副驾驶门前走去。

    趁着所有都在医院,一并将眼下的问题解决了。

    叶流萤愕然的抬头,望向面前金碧辉煌的大堂,季以宸带她到这里来,怕是价格不菲吧?一次下来没有六位数解决不了问题,究竟是什么人,值得他如此重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叶小姐,请吧。”

    英俊的面容,完美的笑容冲淡了身上的冷冽,有那么一秒,叶流萤有种灰姑娘见到英俊王子的愉悦感。

    完美的俊颜,优雅的气质,冷冽的气场,掌管着偌大的万娱集团,自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才情和风度,这样的人不是白马王子,那会是什么?

    当然,这一刻的季以宸,没有往日的萧杀冷冽,温暖和煦,完美得让叶流萤找不到的一丝瑕疵。

    恍惚中,纤长如玉的手指递了过去。

    手中的温度传来,叶流萤心底不由地轻颤了下,耳边传来季以宸低沉略带一丝性感的声音,“这样做就乖了。”

    叶流萤轻笑了一声,暗自笑了,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呀?

    季以宸说了,不就是一个任务?好好完成,就可以给自己自由了。

    当下,精神为之一振,冲着季以宸嫣然一笑,“季总,我们进去吧。”

    明眸皓齿,苍白的容颜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红晕,眸底隐过一丝亮光,就像是天际边最早的那抹晨光,干净无邪,惹人心醉。

    季以宸心底微微一滞,望向叶流萤的目光里多了一丝深沉。

    该死的,他之前说了什么?

    任务结束可以考虑解除合约?真想狠狠抽自己的几个耳光。

    叶流萤和季以宸刚踏入形象设计中心,原本空旷安静的大堂里,忙成了一锅粥。

    徐经理忙不迭地迎了上来,旁边的美女们早就跑去旁侧倒茶水了,有几位长相可人的美女迎了上来,将两人引到了贵宾处坐下。

    “季总,今日什么风将您吹了过来?”

    徐经理年约三十,长相斯文,戴着金丝眼镜,说话的时候不时地用手扶下眼眶,望向季以宸的眼眸里放着异光,声音极其谄媚。

    不时地打量着,跟在季以宸身后的叶流萤。

    他这里是形象设计中心,通常做的都是女人生意。

    当然,男明星们偶尔也会光顾,只是对于季以宸这种人来说,很难从他身上赚到钱。天生的衣服架子,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一年四季都是相同款式的衣裳,随便穿都是一流的模特霸道总裁范。

    身后的这位小姐就不同了,看起来有点狼狈,身上的淤青更是隐约可见,难不成季以宸今日就是带着她过来的?

    好像有点说不通呀。

    上次,万娱集团旗下的一线女明星梁雨琪来这里做造型,不是说了,过段时间要与季以宸订婚了,他可是听得真真切切地,怎么这会儿换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