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5章 天美形象设计中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是有其他原因?

    或者,这位小姐季以宸只是打算玩玩?

    这样一来他得好好问问了,毕竟有钱人的门道他还是略懂一二。有些有钱人带着美女上这来,纯粹就是糊弄小姑娘,随便找身行头换换就行了。

    钱没花多少?但是男方的面子有了。女方的虚荣心也得到满足了。

    “季总-”徐经理似有口难言。

    “什么事?说。”

    季以宸目光冷冽,斜睨了杵在原地不动弹的徐经理一眼。心中略有一丝不满。不是说天美形象设计中心的经理是个人精?怎么这会儿成了二愣子?

    徐帆扬扶了扶镜框,声音低沉了些许,“季总。请问是这位小姐要做全套形象设计吗?我们这里的价位有.......”

    季以宸冷冷地望了眼徐帆扬,冷声说道,“随便什么价位。要快。要好,马上......”说罢,不再说话。拿起旁侧的杂志翻阅了起来。

    心底冷声说道。什么服务?来了这么久了。还在问东问西。

    话语刚落,转眼人声鼎沸的大堂。马上变得清静起来。

    一干人等全部拥簇着叶流萤向至尊VIP室走去,一个个脸上显着兴奋的光芒。心底里暗暗算着帐,这一单做下来,提成都够他们吃喝上半个月了。

    季以宸何许人也。阳城屈指可数的大富豪,单身贵族。

    传言里,季以宸,不好相处,生意圈里,诚信度极高,为人大方。

    刚才他算是开了口,怎么不能将这姑娘好好打扮一下,一切都要最好的,最贵的。

    季以宸的结果只要快、好,价格嘛,随便。

    至尊VIP室里,叶流萤坐在舒适的皮椅上,任由徐帆扬让天美形象设计中心的顶级设计师丝路给她弄着发型,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

    和季以宸相识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摸不着他的性子。比如,一只玩偶居然值十万?更别说那张开出去的百万支票,任由歹徒取走,帐却算在她的头上。

    那这次的费用会不会算在她的头上?

    偌大的至尊VIP室里,进门可以只接见着块巨大的欧式镜面,旁边摆放着数十件高档的服饰,旁边挂在琳琅满目的首饰,簇新的欧式地毯,装修奢华到了极致。

    镜面里露出一张苍白娇嫩的容颜,眉头微微蹙着,明亮的眸子里隐着一丝担忧,额角微微渗出密密细汗。

    什么情况?

    徐帆扬望向镜面里额角似有细汗的叶流萤,眉头微锁,至尊VIP室里的冷气不够大?或是坏了?根本不可能。

    至尊VIP室平常很少用到,冷气怎么会出问题?更何况他觉得都有点冷呀。

    只是面前的小姐却像是热的出汗了。

    想起季以宸坐在沙发上面若寒霜的俊脸,周围五米之内生人未尽的气场,徐帆扬不由地打了个寒颤,抚了抚鼻头上的镜框,轻声问道,“叶小姐,请问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叶流萤抬头望向镜子里一脸关切的徐帆扬,挑眉,试探性的轻声询问道,“经理,你们这里是不是费用是不是很高呀。”

    叶家没有败落之前,叶流萤大部分时间待在国外,也没有兴趣参加一些所谓名媛会,因此没有来过这里,只是偶尔听徐曼提起过这里消费挺高。

    十数年经营下来,天美形象设计中心在阳城已经有了极大的品牌效应,明星出席一些重要的发布会,首先想到的便是来这里做造型。

    天美的造型师业界一流,价格自然也是业界最贵。

    徐帆扬微微一笑,“叶小姐,你是担心这里的造型师不够专业?请放心,我们天美的造型师在业界都是出了名的,就算一些剧组的造型师未必比得上我们。”

    在徐帆扬的心里认为,天美形象设计中心的费用虽然昂贵,但季以宸在阳城来说,可是屈指可数的富豪,怎么会在乎这点小钱?或许,他带来的女伴不好意思询问造型师水平怎样,只好拐着弯来问。

    见徐帆扬根本没有上道,叶流萤只得轻咳了两声,面色凝重了几分,正色道,“经理,其实我是真心想问价,我有个小姐妹过段时间要结婚了,前段时间向我咨询来着--。”

    徐帆扬眼底露出一抹光亮,连声说道,“诶呀,只要是叶姑娘的朋友一起都好说。”说罢,抚了抚镜框,轻声说道,“到时候就给她打个八折吧,基本妆二十六万八,具体配饰、服饰什么的,得来了才好说?”

    啊?

    望向丝路给她递过来的这件孤版开襟连衣裙,叶流萤惊得下巴都快掉了,这样的衣裙现在的她只能在杂志上看看,如果加上基本妆面都算在她的头上,她岂不是这辈子都完了。

    一辈子得受季以宸的奴役。

    天,叶流萤不敢相象,心底直抽抽,神情痛苦弯下腰,手指指向旁边角落里,她认为的一件最不起眼最普通的蓝色衣裳,低声说道着。

    “经理,跟你说实话,这两天感冒,医生说了不能见风,这条裙子太过暴露,穿了只怕病情复发更难受。”

    说到感冒,叶流萤神情突然间惨白了,脸上的胭脂似乎难已遮掩她的苍白无力,如同得了大病般的痛苦。

    徐帆扬顺着叶流萤的眼光望去,连声应道,“好好好,就那件。”

    不管怎样,今天是里面的叶流萤和外面的季以宸,他都惹不起,况且叶流萤身材一流,肤如凝脂,五官精致,气质温婉中透着一丝性感。

    只是稍稍打扮一下,即惊为天人。

    大堂一角。

    季以宸坐在沙发上,不时望向手腕处,半个小时过去了,叶流萤怎么还不出来?不是让他们快点。

    正紧皱着眉头,突然眼前一亮。

    大堂前,正对着沙发处楼梯上,叶流萤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自玉石台阶上款款而下。裙摆处点缀着朵朵蓝色的花朵,希希落落的镶嵌在裙摆上,花心晶莹剔透,整个人衬托的分外娇艳,气质出尘。

    颈脖处亮丽的蓝宝石紧贴着白皙的肌肤,衬托出锁骨愈发性感,胸前两团浑圆呼之欲出。

    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仙女和妖神的化身。

    季以宸喉结滚动,眼底冷冽褪去,嘴角上扬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徐帆扬就是人精,季以宸这抹微妙的变化早已收纳眼底,忙不迭地从叶流萤身后跑了上来,满是惊喜地说道,“季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先前季以宸提出的唯一要求,便是时间要快,现在都过去快一小时了,他有点担心季以宸发飙。

    季以宸冷冷斜睨了眼手腕处,时间不到五十分钟,看在服务优质的份上,他可以接受。

    见季以宸未曾说话,嘴角那抹笑意依旧还在,眼角望向叶流萤的表情里似有一丝满意。

    抚了抚镜框,接着说道,“季总,叶小姐的眼光真好,一眼选中了国际一流大师杰克设计的孤版漫天花香裙子,裙摆处根据花形大小,花心全部镶嵌匹配的钻石,......”

    啊!

    杰克?漫天花香?不但是名师孤版,且嵌满了钻石?

    叶流萤脚底发软,两眼发黑,......身子软软地向一旁倒去。这一瞬,叶流萤只觉地是动的,天是摇的。

    吃饱了没事干,居然在裙子上嵌满了钻石。

    有这样的设计师?

    难怪看着不起眼,穿到身上却不同凡响,她都有点舍不得脱了。

    腰间力道传来,叶流萤重重的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抬头对上季以宸质疑的眼神,“什么意思?刚吃过饭,又饿得发晕了?”

    大堂里马上有人端来了一杯温开水,徐帆扬亲自小心翼翼地呈了过来,还没结账呢。

    这会儿要是晕了,季以宸不认账怎么办?说不定,还会追究天美的责任。

    叶流萤撅着嘴,低低地说了句,“我可不可以换条裙子,我觉得--觉得--这面料有点扎肉----”

    扎肉?

    名师设计的孤版裙子扎肉?徐帆扬表示不懂,从业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说起过。

    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季以宸带来的这位叶小姐大概想耍什么花样,赖账或是象征性的付点钱了吧。这可怎么办?

    徐帆扬只觉得背脊处阵阵发冷。都说,越有钱的人越小气,果不其然,传言不可信呀。

    叶流萤继续扮演着缺钙抽筋病人的惨状,手脚无力瘫软在季以宸怀里。

    季以宸微微弯腰,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今天所有的费用算我的,你只需完成任务即可。”

    瞬间,叶流萤似是活泛了过来,心情大好,从季以宸怀里大步走了出去,“诶,这会儿觉得舒服多了。我先到门口吹吹风,季总,您先签单呀。”

    说罢,头也不回的向着门外走去。

    身后,季以宸嘴角微扬,笑意更浓,店里的美女们直接看傻了眼,这样的季以宸何曾见过。

    八卦杂志上或是新闻媒体上,季以宸永远都是一副酷酷的俊脸,就算如此,不知俘获了多少少女的心。

    门口处,泊车小弟已经得了信,转身去车库开车了。

    叶流萤站在门口吹着风,蓝色的连衣裙随风飘拂,明亮的眸子像是黑夜中最明亮的星星,微卷的长发随意洒落在白皙的肩上,就算一个背影都是如此的优雅迷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