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章 只是,她敢说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刻,季以宸觉得一分钟都不愿等了,只想快速回到叶流萤身边。揽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身,寻找一处温馨的场景,重温昨夜的疯狂和美好。

    季以宸身体某处似乎有了异样的反应。回望了一眼正急急忙忙走上柜台的徐帆扬,眼底冷冽了几分。这个徐帆扬现在怎么成了老妈子了。

    改天是不是和瞿秋寒好好说道说道。

    下一秒。季以宸突然被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想法惊了一大跳,什么时候他成了凡夫俗子,计较这些小事了。

    天美形象中心前。一个长相甜美身材稍瘦的女孩子,脚步踉跄着向这边跑了过来。

    气喘吁吁地,上气不接下气。冲了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扶住叶流萤的肩膀,喘着大气说道。“美女。帮个忙。要是有人追来了,就说没见过我。”

    说罢。身子快速闪入叶流萤身后的天美形象设计中心。

    转瞬,就有几个头发染色的小混混跑了过来。一个个摇头晃脑的,手拿着铁棍冲了过来,望向叶流萤的眼底隐过一丝贪婪。挺着一张张流里流气的脸,吹着口哨。

    问道,“美女,有没有瞧见有个妞跑了过来?”

    叶流萤何曾见识过这样的场景,仿若琉璃山发生的事情又到了面前,腿脚发软心底微颤,绷紧着身体向后退去。

    她身上的裙子不知价值多少,万一被这些小混混发现上面的钻石,抢去了怎么办?

    腰身力道传来,耳边传来声冷冽的声音,“都在干什么?”

    季以宸高大的身影到了身旁,不知为何,叶流萤心底突然踏实了不少。

    为首的混混抬头,望向天美形象设计中心的门头,又望了望浑身冒着寒气的季以宸,脸上露出了怯意,手上铁棍一扔,直接做鸟兽散了。

    就算自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但是在阳城混久了也知道,从这里出来的客人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

    如果刚才没看错,刚才从里面出来的男人,浑身冒着杀气,瞧着这周身的霸气便知道,他是阳城娱乐圈里屈指可数的钻石王老五季以宸。

    季以宸不但是阳城娱乐圈里的奇迹,更是阳城商业圈里的神话,独断专横,能力惊人,只需一个眼神足以让对方手脚发软。这样的人,岂是他们惹得起的?

    只是便宜了那娘们,让她逃了,回去后不知如何向老大交待。

    也罢,这娘们说了,再给她三天时间。

    季以宸眉头微蹙,暗道,什么时候这些小混混们居然这么无法无天了,天美形象设计中心的门口也敢来晃悠?

    倦在怀里惊慌失措的叶流萤让他心情有了一丝好转,原来英雄救美的感觉,确实挺好的。

    一直到了车上,叶流萤心情才平复了些许。

    古人说,杯弓蛇影。原来惊吓过度的后遗症居然这么厉害?想起上次衣服被刀疤男撕掉的场景,叶流萤现在还心有余悸,这世道什么时候成了这样了?

    还是她天生带着招混混的体质?

    斜躺在触感舒适的真皮椅上,叶流萤微阖着眼帘,心底有种不想活了的冲动。

    突然,脑子里一个激灵,睁开双眼,定定地望向驾驶室里专心开车的季以宸,蹙眉问道,“季总,你刚才说,今天所有的开支都算你的,是不是真的?”

    鉴于季以宸善变和喜怒无常的性子,有些事情叶流萤觉得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季以宸嘴角微扬,嘴角那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却是真真切切的,“叶流萤,这种小事还要我说多少遍,难不成还得我给你写个保证书。保证今天所有的费用都有我负责?”

    叶流萤挑眉,如果真是这样,未尝不可?

    只是,她敢说吗?不敢。

    叶流萤松了口气,声音上扬了些许,“好,竟然这样,明天解约之后,我就把这条裙子还给你吧。”

    不属于她的东西不会要,更何况这么贵重的衣服。不说别的,就算将裙子上的钻石扯下来,也可以卖多少钱呀。

    季以宸眼底隐过一丝阴戾,嘴角的笑意遽然褪去,冷冷说道,“叶流萤,再聒噪,今天所有的开支都算你的。你以为我送出去的东西,还要会回来?”

    声音冷冽,如同西伯利亚的寒流拂面了过来。

    叶流萤忍不住打了寒颤,乖乖地闭上嘴。

    心底暗自嘀咕着,什么时候又得罪他了。

    也罢,今天任务结束后,算是脱离他的苦海了。

    车内,静了下来。

    原本有着一丝和谐的氛围,被季以宸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将气氛全破坏,叶流萤坐在驾驶室里,极力脑补着季以宸被坏人摔打的惨样,这样,才能她噤若寒蝉的心情有了一丝缓解。

    诶,不是她天生的恶趣味作祟。

    与季以宸待在一起,不找点乐趣消遣他,心底绝对不平衡。

    “叶流萤。”季以宸冷冷地唤道。

    叶流萤冷不丁地吓了一大跳,低声应道,“诶。”声音低沉,心里暗自嘀咕着,季以宸真有这么厉害?心底才骂他,就被他知道了。

    季以宸横了她一眼,冷冷说道,“干嘛?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模样?”

    叶流萤声音怯怯地,“没事,在想刚才那几个小混混真的是太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拿着铁棍到处晃悠。这世道,警察都干嘛去了?.......”

    叶流萤声音低低地,自顾自地发着牢骚,慢慢忽略了刚才心底其实在骂季以宸的事情,将满腔的怒火转到了刚才这几个小混混身上去了。

    远处,阳城最大的医院-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大楼隐约可见,高大的楼房立在璀璨的阳光里,第一人民医院几个大字在阳光里熠熠生辉。

    季以宸冷冷的声音自耳边传了过来,“叶流萤,你以后不要和楚东有任何交集,听到没有?”

    叶流萤嘴张大了,停在了半空中,忘了说下去。

    季以宸刚才说什么,是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么?更重要的是指名道姓威胁她,不要与楚东来往。

    这是什么意思?

    叶流萤侧身,愕然抬头望向一脸清冷的季以宸,暗道,不是说明天就可以解约了?怎能这么做。

    难道是她听错了?

    季以宸冷冽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响了起来,唇形完美,只是里面吐出的字让叶流萤烦躁到了极点。

    “叶流萤,我跟你说,以后绝对不能和楚东来往,明白没有?”

    叶流萤冷冷地回了过去,“凭什么?别忘了你之前所说的,只要我完成了这个任务”

    是的,凭什么,难道凭他是她的老板身份?对不起,明天就可以解约了。

    凭两人之间曾经亲密过的事实,对不起,她不介意。

    季以宸语噎,“......”

    是的,他凭什么。

    半晌似是缓了过来,冷声说道,“叶流萤,别不识好歹。”是的,某人是不是忘了,刚才是谁将她从尴尬的场面里救出来的?是他。

    怎么一下子好了伤疤忘了疼。

    真不知道,叶流萤这种小女人的脑子里,都装着些什么浆糊。

    叶流萤坐在真皮椅上,呆呆地望着前方,季以宸的话一下子触碰到了她的心底。

    包厢里,虽然楚东没有对她表示出任何不悦,但是那种若无其事坐在那里的神情,更是深深地伤到了她。

    什么时候,楚东成了这样了,任由她被徐曼羞辱?

    什么时候,楚东温润如玉的神情里,有了一丝颓废和无奈?

    ......

    这就是她回国,苦苦搜寻的结果?

    她怎么甘心?怎么放下?

    这么多年来,见到楚东,找寻叶家出事原因,成了叶流萤活下去的不二理由,突然之间,楚东成了这样,要她如何接受?

    叶流萤神情萎靡,痴痴地望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心底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她累了,她倦了。

    面对以后,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慌。

    “季以宸,我们解约,我离开这。永远不回阳城,可以吗?昨夜的事情就当做一场梦。对于你来说,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叶流萤急切地说着,神情彷徨,眼底流露出强烈的期许。

    黑色宾利“嘶”地一声,在医院停车场里停了下来。

    季以宸侧身,眼底冷冽已去,声音柔和了些许,“到了,下车吧。”

    不知为何,季以宸见到叶流萤这样,心底隐隐地有了一丝不快。

    虽然与叶流萤相处这么些日子,对她的情况也进行过调查,或许从未了解过她的内心。

    一个曾经衣食无忧的富家小姐,突然之间遭受多重打击,能够勇敢的走到今天,确实不容易,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或许理由驱使她走到今天。

    叶流萤闻言,收起眼底的迷茫和无措,再抬头时已经换上了一副淡然的表情,望向旁侧的医院大楼,疑道,“到医院来?”

    天,花了这么多钱,居然只是到医院来见病人?

    季以宸这手笔也太大了吧。

    叶流萤直接表示,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或许,季以宸的世界她不懂。

    当年叶家最辉煌的时候,拥有几家公司,父亲也没有这么败家。对她的教育,更是以女子要知书达理,勤学上进为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