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7章 他们都在这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站在医院停车场里,叶流萤脑袋一阵眩晕,这群子。这打扮,和这里的氛围实在太不搭了吧。

    其实,也没有太过紫艳什么的。只是。稍微收拾过的叶流萤,气质更加飘逸。整个人更加漂亮而已。

    季以宸一把拉住叶流萤的手腕。叶流萤下意识地想要挣脱,突然想到了今天她过来,是陪着季以宸完成所谓的任务。便放弃了挣扎。

    心想,就当做在戏场演戏吧。

    之前还想任务当中,要不要喝酒什么的。担心昨夜的事故重演。

    现在居然是来见病人。自然就不用担心喝酒的事情了。

    医院大门口,罗婷手捧着鲜花和一身黑色西装的孙少平站在那里,见季以宸和叶流萤过来了。连忙迎了过来。“季总。这是备好的鲜花。”说着,向一旁的叶流萤笑了笑。一边将手中鲜花递了过来。

    “拿着。”季以宸冷声说着,眉宇间却是暖暖的色调。

    罗婷眼底莫名地黯沉了些许。望向面前妆容精致明艳动人的叶流萤,心底暗道,或许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季以宸吧。

    叶流萤伸手接过罗婷送过来的鲜花,莞尔一笑,直接面前三人看傻了。

    就这气质,这容貌,这身材,......,穿上这条裙子,直接甩梁雨琪几条街吧。

    腰间力道传来,季以宸直接揽住叶流萤的腰身上电梯口走去,没有一刻欲望有现在这么强烈,只想将叶流萤揽入怀里,不让她在自己面前消失一秒。

    高大的身子重重地贴了过来,微微的体香混合着男人的烟草味传了过来。叶流萤心底莫名的一颤,想什么呢,她只是在配合季以宸演戏而已。

    叶流萤虽有一丝不适,很快复于正常。

    医院顶层,豪华病房里。

    走廊上,空空如已,相比楼下的喧嚣吵闹,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走廊上,高档皮凳,厚重的地毯,精致的墙纸,华丽的壁画,......无一不彰显着这里作为VIP病房特有的豪华和奢侈。

    如果不是刚从医院大门处进来,叶流萤简直怀疑是不是到了传说中的顶级疗养院。

    叶家未曾变故时,父母正值壮年,记忆中,很少进过医院。像这种地方,叶流萤偶尔从父亲嘴里听起过,必须常年包下房间的病人才能进入这里。

    这说明,得有多少钱才行?

    也说明,这人的身体有多差才需要包下医院的VIP病房?

    脚步踩踏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一丝声音,叶流萤纤长如玉的手指被季以宸紧攥在手心里,冷汗直冒。

    什么样的病人,值得季以宸下这么大的血本带她过来?

    不,对她来说才是下血本。

    隐隐地,走廊尽头处传来了零零碎碎,低沉的声音,“徐总,今天让您亲自过来,真是不好意思啊。”

    接着就是,“嗯”“啊”地声音,在耳边响起。

    隐隐约约地,叶流萤居然听到了梁雨琪特有的娇媚的声音,“季叔、兰姨,你们真是太客气了,都快成一家人了,怎么还说两家话?”

    真是她?

    他们都在这里?

    下意识地,叶流萤的小手从季以宸掌心用力挣扎着,想逃离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上午在季家受的屈辱还不够?还要她再来受一次他们的羞辱?

    依在季家门口,大雨滂沱,一屋子只等着看她的狼狈,连送把伞给她的人都没有?让她情何以堪?

    再怎么说,她也是叶家之后,虽然叶家已遭变故,但是曾几何时,或许这些人会给她爸几分薄面。而现在,居然赶着她走,冰冷的雨天敌不过内心的冷冽。

    让她如何面对他们?

    腰间温暖传来,季以宸轻轻搂住了叶流萤的腰身,望向她,给了她一个暖暖的笑容,如同冬日的暖阳照进她冰冷的内心。

    叶流萤突然间恍了过来。

    难道,这就是季以宸所说的任务?

    也是,季以宸与她签约的目的,不就是季以宸为了阻挡与梁雨琪的婚事?

    不愧是片场混了段时间,叶流萤很快镇定了下来,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温婉的笑容,看傻了旁侧的季以宸。

    和叶家大小姐比气质?比美貌?比才情?

    可能那女人还没有出生,更何况是面前的梁雨琪。

    叶流萤的父亲出身于书香世家,从商多年,从不忘了对叶流萤教育上的投资和书籍的浸染,单单是这一点,就是梁雨琪这种充满铜臭味家庭教育出来的子女无法相比的。

    叶流萤回望了一眼季以宸,向他投来一个安心的笑容,告诉他,没事。

    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事,季以宸其实早就知道了。

    刚才叶流萤的态度其实也表明了,她其实在乎今天早上的遭遇。

    也是,遭受这样的屈辱,任谁也不会平静,但是叶流萤从未向他透露过一个字。季以宸攥紧了手掌,手背处青筋爆突,叶流萤所受的委屈,他一定要以双倍的代价向梁雨琪讨回。

    确实,如果有人借着喜欢一个人为理由,而毫无顾忌的伤害另一个人,还能得到原谅,那世界就乱了。

    他,季以宸,更加做不到。

    推门而进,季以宸和叶流萤的双手自然而然的缠绕在一起,叶流萤露出了一抹得体的笑容。

    天蓝色的裙子瞬间将满是白色的病房点亮了,花心处的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叶流萤面容白皙,五官精致,唇角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手中的鲜花鲜翠欲滴,却在明艳动人的叶流萤下,黯然失色。

    季以宸修长如玉的手指透过叶流萤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轻轻搭在叶流萤的右腰处。

    原本热闹的病房,顿时死寂般沉寂。

    梁雨琪灿烂如花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望向叶流萤身上所穿的天蓝色裙子,眼底隐过一丝质疑。残酷的现实却让她不得不承认,叶流萤脖子上的项链和身上的这条裙子,就是摆在天美形象设计中心VIP室里的。

    她想了许久的杰克孤版漫天花香,但是一直没能狠下心来,毕竟一条裙子要花上一个剧本的全部酬劳。

    本想着过些日子结了这部戏的片酬,咬咬牙,买了算了,没想到居然到了叶流萤的身上了。

    叫她如何不气?

    叶流萤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

    叶流萤怎么有资格和她抢东西?

    梁雨琪心底莫名地火大,如果今天不是她爸来了,梁雨琪指不定当场发飙了。

    季琳琳望向叶流萤,两眼放光,原本还想着他哥是不是脑子撞坏了,怎么放着一线演员的雨琪姐不要,找了个名不经传的小演员。现在才发现,以叶流萤的资质,做上一线演员的位置,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

    就算是面前的裙子,梁雨琪和叶流萤换着穿,梁雨琪不一定能穿出叶流萤的这种高贵和美。

    半晌,兰芳芝终于从惊讶中恍了过来。

    原来她低估叶流萤了。

    不过怎么说,她到底是个会来事的人,连忙走向前来,轻声笑道,“以宸,你终于来了,徐伯伯在这里等了你好一会儿了。”

    见季以宸未曾吭声,便自顾自的说着,“诶,我刚才还说着,这会儿正是路上车最堵的时候,能这么快赶过来就不错了。”

    “呵”,叶流萤心底轻笑了一声,兰芳芝打圆场的本事真不是一般高,她这身打扮虽然有别于去晚宴的浓烈,但是明眼人都可以一眼瞧出来,她是精心打扮才过来的。

    瞧着梁雨琪眼底的失落,叶流萤便知道,她定是认出了这身裙子。

    也是天天混迹娱乐圈里的大小姐,怎么会不关注这些东西呢?

    奢侈品本身就是她们生活的一部分,以前她也会偶尔看看,后来叶家生变后,知道自己买不起便断了这份心思。

    病房里,寂静如常。

    没有回应兰芳芝,季俞正躺在病床上,铁青着脸不曾接话,似乎对季以宸很是不满。

    旁侧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个年约五十的中年男子,大腹便便,眼底隐过一丝精光,眼尾处有一条细细的疤痕。此时,手里正端着杯,面露不悦的望向季以宸。

    兰芳芝一个人极力地唱着独角戏,转身,向着傻站在一旁季琳琳唤道,“傻丫头,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带叶姑娘去将花插好。”

    声音上扬,隐隐地有着一丝怒气。

    这里任何一个人她都得罪不起,唯有将气撒在季琳琳身上了。

    顺便警告叶流萤识趣点,借着插花的机会,将叶流萤从季以宸身前支开。

    季以宸当着梁家父女搂着叶流萤在这里秀恩爱,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知道梁雨琪他爸要过来?可能么?绝对不可能。

    为了让季以宸尽快赶到医院,她们特地嘱咐过瞿秋寒,一定要告诉季以宸,雨琪他爸来了。

    当时隐隐地有一丝不放心,以季以宸桀骜不训的性子,他真会这么听话?

    没想到,问题真出在这里。

    梁雨琪怔在原地,望向面前手搂叶流萤一脸云淡风轻的季以宸,以往的伶牙俐齿不知上哪去了?

    本想着季以宸对叶流萤的态度,无非比其她女人不同些许而已,没想到居然如此宠爱。

    签约万娱集团多年,一直默默地关注着季以宸,从未见过他如此对待一个女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