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章 失去季以宸,她怎会甘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眼底那抹似有似无的温柔,对梁雨琪来说,就是天大的讽刺。她真心守护他这么多年,未曾得到过季以宸一个温暖的眼神。曾几何时,她以为季以宸就是这样的。

    有些男人就是为了扮酷而存在的。

    她不计较。也不在乎。

    只要能默默地守在他身边就行。没想到季以宸不是耍酷,不是天生如此。只是没有遇见那个让他投来一抹温存的女人。

    那个女人。真的是她-叶流萤?

    莫名地,梁雨琪感到一丝恐慌,失去季以宸。她怎会甘心?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默默地守在季以宸身边,哪怕他从未给过她和煦的笑容。神情的目光。但是两人之间偶尔的交集。就能让她高兴许久了。

    叶流萤任由季琳琳拉着走向窗台上,那里摆放着争艳的花朵,看来也是刚刚放进去的。

    其实也并不是惧怕兰芳芝言语里的警告。只是叶流萤觉得没有必要争。

    季以宸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叶流萤的身影。直到她走到花瓶前停了下来。才收回了目光,向着进门左侧坐在那里的梁治佑微微一笑。“梁总,您来了。”

    梁治佑点头示意。算是回应了他,脸上却未见一丝笑容。

    兰芳芝赶紧拿着茶壶走了过来,向着季以宸笑道。“以宸,你梁伯伯茶杯里的茶水没了,你给他添点,我去给你爸揉揉背。”说罢,直接将茶壶放在沙发的茶几上。

    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笑意冲着梁治偌满是歉意的一笑,转身,向着病床上走去了。

    梁治偌铁青的面容缓了下来,望向一脸清淡的季以宸,笑道,“以宸,好些日子都没见着你,看来你这段时间比较闲呀。”梁治偌不动声色地将话题引到了叶流萤身上。

    也是,季以宸身处美女如云的娱乐圈,又正值热血青年,身边怎能少了这些美女,只要他婚后收敛玩心,一心一意地对雨琪,也就罢了。

    梁雨琪站在病床前,眼角余光直往对面的沙发处瞅着,耳朵张着,生怕漏掉了一个字。

    季以宸伸出修长的手指握住莹白如玉的茶壶把手,专心致志的往梁治偌茶杯里添着茶水,轻声说道,“梁伯伯说笑了,以宸现在也老大不小了,整天只顾着工作怎么行?怎么着也得给季总传宗接代了不是?”

    说罢,温柔的望向窗台上专心插花的叶流萤。

    “啪”地一声,梁治偌手里的茶杯重重地放了下来,茶水四溅。

    病床上,季俞正再也忍不住了。

    厉声喝道,“以宸,你在干什么?”

    季以宸一脸平淡地望向季俞正,说道,“爸,梁伯伯刚才问我这段时间是不是很闲,我说忙着陪女朋友,我说错了吗?”季以宸顺着兰芳芝的口吻,叫梁治偌为伯伯,却告诉了他这么一件大事。

    他和梁治偌之间,算是扯平了么?

    女朋友?

    叶流萤手中动作停了下来,一脸错愕地望向坐在病房门前左侧,真皮沙发上气定神清的季以宸。暗道,将她这么隆重的带过来不就可以了,为何还要当面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心底一丝异样传来。

    哪怕知道此刻是在配合季以宸,心底某处却有了一丝异动,一丝让她惊惧莫名的异动。

    季琳琳也停了下来,望向面前的季以宸,失声唤道,“哥,你刚才在说什么?”

    季以宸望着季琳琳微微一笑,其中意味旁观者已了然于心。

    梁雨琪脚步踉跄,脚底失稳,腿了一步,脸上透着一丝失魂落魄,更有一丝不信,嘴角喃喃,“以宸,你刚才说得都是真的?”

    只要季以宸不亲口说出来,就算她亲眼所见季以宸和叶流萤滚床单,也会自我安慰这不过就是逢场作戏,一切都是假的。

    现在,季以宸居然亲口说出来,为了一个十八线演员,连梁家与万娱集团合作的旧城改造项目,也可以不要?

    她真的低估了叶流萤,这个落魄的豪门小姐居然有这样的魅力。

    能够让视事业为性命的季以宸,承受这么大的风险。

    季以宸望向失魂落魄的梁雨琪,神情一如往常冷冽,目光清冷,淡淡说道,“雨琪,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不可能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觉,你就放弃吧,给大家一条生路。”

    梁雨琪周身无力,多年的等待就换来今天这句,给大家一条生路?

    可是,他何曾给过她的生路?

    季以宸满足了她对男人的一切幻想,是她的空气,她的食物,......,没了他,她何来生路?

    季俞正脸颊涨的通红,气得咳声不断,望向不知所谓的季以宸,好一阵,才语无伦次地说了几句字,“以-宸,你-你这是干什么?”

    兰芳芝连忙轻拍着季俞正的后背,嗔怪道,“以宸,你爸身子刚好一点点,你怎么忍心这么气他?”声音里再没了往日在季以宸面前的低三下四,带着一种强硬的态度。

    季俞正就是她的天,就是她的地。没了季俞正,她们母女还能在季家过上这么好的日子吗?兰芳芝一点把握都没有,季以宸对她怎样?她心里明镜似的。

    季以宸低着头不曾说话,脸色依旧铁青。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无奈,当身体里留着你的血的亲人,以生命作要挟的时候,真的没有办法不妥协。

    病房里,静了下来。

    兰芳芝狠狠地瞪了一眼,窗台边的叶流萤,心底直抽搐,要是这个狐狸精没有出现,季以宸怎会变成这样?事情又怎么会演变成这样?

    作为过来人,她心里清楚得很,门当户对没有感情基础的男女,结合的例子比比皆是,感情这事时间长了,自然可以培养起来。只是贸然插入这样一个狐狸精,事情就难办多了。

    瞧着季以宸的眼神,兰芳芝明白了,这事儿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叶流萤站在窗台上,面色如常,任病房里的人说些什么,她都自动过滤,什么都没有听到。

    也是,她就是过来演戏。完成任务,明天就与这些人彻底拜拜了。

    大家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只是季以宸如此冷硬,叶流萤倒是有一点怀疑,床上躺着那个怒气横生的老男人是他爸吗?如果说不是,她绝对相信。

    季以宸能够不顾病体去墓地看她妈,对他爸的生死全然不顾,着实让人奇怪。

    见季俞正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样,梁治偌反而笑了,“季兄,别生气,不管多大都是孩子,说点不合常理的话,也是可以理解的。谁没有年轻过?”

    兰芳芝忙不迭地接过话,附和着,“对,对,梁总说的对。”

    说罢,饶有深意地望了眼叶流萤。

    意思就是,她最多就是季以宸年轻时玩过的女人之一而已,不要心生妄念。

    叶流萤只差没给她个白眼了,季以宸年轻不年轻?玩不玩女人?关他什么事。说白了,她今天过来,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明天,她-叶流萤就可以彻底滚了。

    瞧着叶流萤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梁雨琪恨着牙咬咬,但是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步,她怎能失了分寸?

    季以宸坐在真皮沙发里,面沉如水,没有吭声半句。

    梁治偌见火候差不多了,伸手拿起茶几上的茶壶给季以宸添了点茶水,面色和蔼的说道,“以宸,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也是非常相信你的,所以才愿意让雨琪到你的公司来,不然梁氏这么大的企业,难道容不下自家闺女?”

    言语中肯,语气温和,更难得的是,为了女儿居然能舍下面子给季以宸倒茶,光是这份气度便让人汗颜。

    难怪,梁家纵横商家数十年,依旧能屹立不倒。

    或许,在梁治偌的心底,在季以宸这种商界的后起之秀面前,自然有着一种优越感。

    给他倒茶,实质上也是提点他,做人要能屈能伸,懂得示好。

    季以宸伸手将茶壶接了过来,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轻声说道,“梁伯伯纵横商场数十年,自然有太多东西值得晚辈学习。”

    梁治偌能混到今天这番田地,没有几分圆滑和过人的心机,怎么做得到?只是有些手段,他-季以宸不屑罢了。

    见事情似有转机,梁治偌面色愈发柔和了,“以宸,阳城核心区域的旧城改造项目,我昨日和市区建设局刘局见过了面,他希望我们尽快推进这个项目。我考虑了一下,整个项目推进前期至少需要五十亿。虽说以我们两家的实力来说,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它。但是......”

    季以宸心底冷笑一声,真是只老狐狸,是在他面前卖弄他的关系?还是显摆他的财富?

    以为这样,他就会屈服?梁治偌真是高估他了。

    病床边上,梁雨琪眼底隐过一丝狠戾,还是她爸厉害,不动声色地将矛盾化解了,而且将问题转到旧城改造项目上。在她看来,这下任季以宸再任性,也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叶流萤瞪圆了眼,望向面前的梁氏母女,心道,世界上还有比他们更恶心的人吗?神圣的婚姻在他们眼里,不但可以赤裸裸地拿到桌面上谈,而且可以肆无忌惮的威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