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章 他竟然拒绝交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佩服,真心佩服。

    难怪,梁氏企业可以纵横阳城数十年。梁雨琪的性子如此乖戾。惹人厌,一切源于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父母。

    季以宸斜睨了眼病床上面色趋于缓和的季俞正。微微坐直了身子,轻声说道。“梁伯伯。生意上的事情,我们还是回公司再谈吧。毕竟这样的情况,谈论这些事情不是很好。而且......”

    梁治偌面色沉了下去。说了这么久,季以宸一直在和他打太极。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换成其他人,这么大的项目。其他的事早就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竟然拒绝交谈?

    难道。他有了新的合作对象?不屑于和梁氏合作?可是放眼阳城,论财力,论人脉。除了梁氏。没有比他更合适的合作方了。

    这小子是王八吃了秤砣。和他杠上了?

    他就不相信天底下还有这样的男人,除非......季以宸真的找到了其他门径。

    兰芳芝连忙走了过来。望向季以宸,柔声说道。“以宸,梁伯伯难得过来一趟,要不然就一起吃个饭吧。要是梁总不嫌弃。就在这里用餐也行。”

    确实,VIP病房其实就是一个套房,里面应有尽有,饭菜也可定制,如同和家里一样。

    季俞正也坐了起来,声音缓和了不少,“以宸,你就留下来吃饭吧。”自始至终,没有人给叶流萤投来一瞥,也没有人说过提过让她留下来吃饭。

    梁雨琪一脸兴味地回望了眼叶流萤,眼底的鄙夷是真真切切地。

    就算季以宸对她有几分好感,又怎么样?

    除了他以外,全世界没有一个人喜欢她,喜欢叶流萤缠着季以宸。她又有什么意思待在这里?

    季琳琳望向叶流萤的眼底流过一丝恻隐之心,很快被兰芳芝狠狠地瞪了回去,心不在焉的拨弄着手中的鲜花。

    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真诚的笑意,望向真皮椅上的季以宸,笑道,“以宸,我刚好有点事,要不就先走一步,你在这里吃饭吧。”

    叶流萤表情真切,眼底这抹笑意也是真真切切地,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她至少得短命五年。

    她巴不得兰芳芝给她这样的机会溜走。

    说罢,脚步轻移,抬脚想向病房门口走去。

    季以宸眉头微蹙,斜睨了叶流萤一眼,面上似有一丝不悦?就这么想走?

    叶流萤背脊处一寒,脚步顿住,她今日有任务在身,季以宸没有发话,她不敢走。明天能否解约,就指望今日任务季以宸的满意程度了。

    病房里,静了下来。

    一干人等都巴巴地望了过来,等着季以宸的态度。

    梁雨琪更是紧张兮兮地望着季以宸。

    今天她爸来了,只要季以宸能留下来吃饭,意味着她和季以宸之间还是有机会的。

    半晌,季以宸望了望手表,望向窗台边的叶流萤,嘴角划过一抹迷人的弧度,说道,“梁伯伯,您就在这里久玩下吧,我和流萤还有个同学宴要参加,就不陪了。”

    同学宴?

    什么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到了这个程度?

    现在是什么社会?男女之间就算不知道姓名也可以上床,而季以宸和叶流萤之间才认识多久,就算滚了床单,也不至于亲密到一起参加同学宴的程度吧。

    真是媒体所说,他们要订婚了。

    上午,手机里有关两人亲密无间的视频和照片,还有季以宸微笑着说,他和叶流萤之间马上要订婚的消息,再次袭上了心头,击垮了她最后一丝理智。

    梁雨琪怒极反笑,大步走向窗台边上的叶流萤,一把拽住她颈脖处的裙领,大片的淤青裸露在众人的视线里。

    梁雨琪心底直抽搐,冷笑着,手指紧了几分,精致的妆容因为怒气显出了几分狰狞,“季以宸,就是因为她吗?没有她的出现,我们之间不是好好的?”

    叶流萤不敢动弹半分。

    心底直抽抽,裙子,她的天价裙子,如果损坏了退不掉,季以宸会不会算在她头上?

    “啪”地一声,阳台上的门一脚踢开了。

    一股凉风刮了进来,众人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别过来,都别过来。”

    梁雨琪满脸泪痕,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把水果刀,威逼着叶流萤去了阳台,歇斯底里地嘶喊着。

    25

    风声呼啸刮入病房内,薄如蝉翼的窗帘随风飘拂,叶流萤脚跟着地踉跄着随着梁雨琪而去,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不摔倒在地,以免离自己不到一厘米的水果刀割伤。

    颈脖处冰凉的触感传来,刀刃闪着白森森的光,叶流萤心底阵阵发麻,脚底直发软,背脊处早已冷汗湿透。

    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知道这次任务有这么凶险,她早就不过来了。

    病房内,所有人站起身来,望向激动莫名的梁雨琪脸色惨白。就连病床上躺着的季俞正也掀开被子颤巍巍地站起身来。

    谁也想不到梁雨琪居然情绪会如此失控,这是想和叶流萤同归于尽?

    就算他们再怎么不喜欢叶流萤,也不希望出现人命案子。毕竟,在场的都是在社会上有名望的人,牵扯上这样的事情,对生意也会重挫。

    “雨琪。”梁治偌额角冷汗涔涔,颤声唤道,“雨琪,你不要这样,放下刀子,有什么事情好好说。”

    此时的梁治偌早已没有了先前的淡定,一边脚步慢慢挪动,一边低声劝慰着梁雨琪。望向梁雨琪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惧,生怕这个宝贝女儿有个什么闪失。

    季以宸脸色铁青,微移的脚步顿步,望向梁雨琪的眼底寒意森森,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难道想要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逼迫他就范吗?

    兰芳芝早已吓傻了,声音里带着一丝惊恐,嘴巴都不利落了,“雨-琪,雨琪,你千万别做傻事,有什么事好好说,兰姨一定帮你做主。”

    季俞正神情里隐过一丝担忧,望向季以宸的眼底多了几分戾色,好好的一个姑娘,居然让他的儿子逼成这样。让他这张老脸何处搁?

    季琳琳眼神隐过一丝震撼,手扶着季俞正,站在病床前。

    这样的事情,她从未经历过。

    从未想过梁雨琪对他哥的感情如此之深,只是这样一厢情愿飞蛾扑火般的爱情,对梁雨琪来说,会有什么结果吗?季琳琳不知道。

    季以宸的性子如何,她相当清楚,没有人可以威胁得了他。

    更何况,只是一个不喜欢的女人。

    阳台上,光线熠熠,梁雨琪满脸泪痕,眼神扫上病房的众人,最后落在了正前方的季以宸身上,歇斯底里喊道,“以宸,你就这么看低我?我什么地方不如她?”

    脸上青丝凌乱,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眼底只有绝望。

    这么多年来的坚守,抵不过相识一两个月的叶流萤,让她情何以堪?

    “季总,救我。”叶流萤脸色早已惨白,额角冷汗涔涔,勉强支撑着没有瘫软在地。想着季以宸来之前,和她所说的话,她暂时忍住将真相说出来的念头,转向求助季以宸。

    请问,她可以问,关她什么事吗?

    “梁雨琪,你说,想要什么?除了我,其余的你要什么都可以?万娱集团可以将你打造成国际一流巨星,可以将你的片酬提高。只要你开口。”季以宸站在原地,脸色冷冽,望向梁雨琪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柔和。

    眼底却流过一丝不可察觉的嫌恶,这个女人,居然威胁他?要是换成平时,早就拂袖而去。

    哪怕这一丝柔和是装出来的,梁雨琪仍觉得此时的季以宸是那么的关心她,只是这种关心不是她想要的。

    当下,情绪稳定了些许,望向季以宸的眼眸里多了一丝欣喜,颤声道,“以宸,我知道你对我是有一丝感觉的,是不是?如果不是这样,这些年来,我在万娱集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戏份,为什么升一线明星时会有这么快?”

    梁治偌面沉如水,望向一旁神情里多了几分柔和的季以宸,心底多了一丝欣赏,如果雨琪说的都是真的,面前的季以宸冷冽的外表下,不失为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可惜的是,人家对雨琪根本没有那方面的心思。

    望向叶流萤娇小的身材蜷缩在梁雨琪的手臂下,闪烁的刀尖抵在叶流萤白皙的颈脖处,叶流萤整张小脸都成了惨白色,颤抖着的睫毛,惊恐的眼神,惊骇无比。

    季以宸眼底生了寒气,极力压抑着心底的怒气,轻声说道,“雨琪,你先别激动,有什么事好好说。虽然我们不能做夫妻,但是可以做兄妹。”

    “兄妹?”梁雨琪冷声笑道,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笑声绝望。

    “以宸,我放弃进入家族企业的机会,进入万娱集团,从一名名不经传的三流演员做起,难道,你认为我只是想和你做兄妹?这么多年来,工作以外,从未对我有过一丝温暖的笑容。你知道这么多年来,我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唯一的信念,便是做你季以宸的妻子,能挽着你的手,与你并肩而立,微笑着告诉别人,这是我的另一半。而现在,你居然亲手毁了我的梦想。今天,我要与她同归于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