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章 雨琪,你听到没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流萤双眼一闭,心底哀嚎一声,季以宸你千万不要怪我。性命攸光的事情,别怪我不讲义气。

    “其实......”叶流萤声音低了下去。

    “雨琪,我......”季以宸出声道。却被季俞正及时打断了,“雨琪。伯伯向你保证。季以宸一定如期与你订婚。”说罢,季俞正目光烈烈地望着季以宸,眼底神情晦暗未明。

    季以宸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

    病房里。静了下来。

    季俞正刚才的话萦绕耳边久久不散,兰芳芝惊喜地望向梁雨琪,颤声道。“雨琪。你听到没有,你季伯伯答应了。快点把刀放了吧。”

    对于季以宸和梁雨琪的婚事,季俞正一直保持着不太明朗的态度。虽然有时催促着季以宸和梁雨琪的婚事。也是在兰芳芝的威逼缠绕之下。

    这一次。显然季俞正是下定决心了。

    梁治偌感激地望了眼季俞正,眼露惊喜向着梁雨琪唤道。“雨琪,你听到没有?季伯伯都说了。这下你放心了吧。以后有什么事和爸说,爸一定给你做主。”

    整个病房里,只有季琳琳心里最疑惑。她想不通爸为什么这么肯定,能让哥与梁雨琪订婚。

    对与哥的爱情,她一直没有过多的干涉,毕竟在她的眼里,像哥这样的人永远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如同女人,也一样。

    梁雨琪虽然家境好,对哥也好,但是做事不择手段,这样的女人娶回家,不一定是件好事。

    反之,叶流萤,虽然叶家早已败落,但是身上受过良好教育的烙印依然还在,就算是面对这样的场面,依然极力保持镇定。季琳琳的心,此时偏向于叶流萤多一点了。

    “哐当”一声,水果刀掉落在地,梁雨琪身子瘫软在地,眼神空洞。

    仿佛刚才的事,对她来说,就是一场梦,一场恶梦。

    她,梁雨琪,梁家大小姐,从未有一天会在生活中,演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恶女人。有那么一瞬,梁雨琪心底隐过一丝战栗,她真的为爱疯狂了?

    叶流萤脸色仍旧苍白,手扶着阳台门槛身子软软地靠在上面,望向季以宸的眼底隐过一丝感激,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劫后余生般的无力的笑容。

    她知道,就算季俞正没有及时出声,她也会得救的。

    因为季以宸刚才那句话,完整说出来便是,梁雨琪,我答应你。

    心底某处莫名地有了一丝触动,这样一个高傲的人,为了他居然能够承受梁雨琪的要挟。

    只是,他真的会答应梁雨琪吗?

    想到这里,身体某处突然有了一丝失落,真的就这样,与他别离了?为什么会有一丝不舍?

    季以宸面色沉沉,大步走了过来,一脚踢开地上的水果刀,一把横抱起叶流萤向着门外走去。眼角不曾望向地上的梁雨琪一眼。

    “以宸。”梁雨琪无力的唤道。

    梁治偌心底隐过一丝疼意,挥了挥手,门外闻异声赶来的医务人员,连忙将梁雨琪扶了起来。

    病房里一下子多了两个病号。

    原本想准备晚餐的兰芳芝也傻在了原地,连忙跟了过去,轻声说道,“雨琪,让医生好好检查一下,这事儿,你季伯伯答应了,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事已至此,梁雨琪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得哀怨地点了点头,随着医生们出了病房。

    偌大的病房,一下子空了出来。

    季琳琳“诶呀”一声,趴坐在病床上,连声嘘嘘,“哎呀,妈呀,今天真是吓死我了。得找个地方压压惊。”

    门口处,一直望着梁雨琪远去的兰芳芝转过身来,嗔怪地望了季琳琳一眼,“琳琳,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就不注意一点,雨琪差点出了事。”

    季琳琳抬起满是疑问的眼睛,连声啧啧,“妈,你是不是和雨琪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有时候,我怀疑自己不是你亲生的,雨琪姐才是你亲生的。都出了这样的事情了,你还在护着她。”

    兰芳芝眼神里隐过一丝慌乱,望向季琳琳眼底多了一丝怒气,“你这个死丫头,养了你这么多年,敢情养了只白眼狼呀。雨琪不是太爱你哥,才出了这档子事。爱一个人,怎么会有错?”

    似乎季琳琳戳破了她心底隐藏的秘密,慌乱地解释着。

    季琳琳站起身来,扶住兰芳芝的肩膀,轻声笑道,“妈,爱一个人没有错。但是因为爱一个人而伤害到别人,就是她的错了。”

    兰芳芝嗔怪地拍了一下季琳琳的手,“你个死丫头,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了,老实交待,是不是叶流萤给了你什么好处?”

    季琳琳笑了,不再与兰芳芝争执。

    看来这件事,她妈是管定了,她也没有必要与她争执下去了。

    想到这里,季琳琳转过身,向着病床上的季俞正轻声说道,“爸,您就好好休息吧。我呀,得找个地方乐呵乐呵,压压惊。”说罢,转过身,向着病房外走去。

    “琳琳。”季俞正轻声唤道。声音清冷,没有夹杂着一丝情感。像是积蓄了多年的情感,爆发之前的平静。

    季琳琳脚步顿住,回过头来,轻声唤道,“爸,你叫我有事?”

    在她的印象里,家里的事从来都是妈做主,就算大学毕业后,天天赖在家里,爸从未这般叫过她。

    这么正经的老爸,让她有了一丝恐惧。

    难道,是因为哥的事,爸,余怒难消?所以找她的麻烦了?季琳琳头皮直发麻。

    “琳琳,你别急着走,去门诊找下你哥。叶小姐伤口包扎好了,你就叫他过来。”

    病床上,季俞正半躺在上面,望向窗外,眼神空洞,神情晦暗未明。

    季琳琳暗自松了口气,幸好不是找她的麻烦。

    可能爸正担心如何和哥说吧。毕竟他和梁雨琪的婚事,刚才爸可是夸下了海口的。

    只是,哥不是普通人。刚才的事情就算赖皮,在她看来,也是可以理解的。谁愿意在威胁下娶老婆,更何况还是哥这么傲娇和优秀的男人?

    季琳琳眼底隐过一丝忧色,为季俞正担忧了。

    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在季以宸身上感受过,哥对季俞正的尊重,从未都是客气里夹着一丝疏离。

    虽然以前的事情,她不是很清楚,也没有人和她说起过,但是,隐隐约约地,季琳琳觉得爸妈对不起哥,让哥受苦了。

    好在,哥对于她这个妹妹,从来都是毫无原则的包容和疼爱。

    季俞正能够劝得了季以宸?她表示怀疑,却又不能否定爸的决定。

    医院急诊室里,季以宸不顾叶流萤的挣扎,紧抱着她大步进入急诊室里。

    硕长的身材,冷冽的气息,急诊室里的医生和病人不约而同地望了过来。

    “医院,麻烦你给这位病人看一下。”

    季以宸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冷冽,略带磁性的声音里没有一丝妥协的余地,强烈的压迫感让前来应征的病人纷纷向后退去,自然而然地让开了一条道。

    叶流萤原本惨白的俏脸,因为难堪已经变得通红,白皙的脖子上丝丝血迹,看起来着实吓人。只是叶流萤明白,其实她没有伤着什么。

    两人如同电视里走出来的明星一样,就算稍显狼狈,也遮不住光彩照人的容颜。

    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微微一怔,望向面前已经自觉让位的病人。

    示意季以宸放下叶流萤,季以宸给了医生狠狠地一个眼神后,终于将叶流萤放了下来。

    带着她去了隔壁房间清理伤口,季以宸紧跟其后,一步也不离,直到医生将他礼貌地请出了急诊手术室。

    季以宸埋着头坐在急诊室里的长椅上,急诊室里鸦雀无声,没有人出声,空气里弥漫着一丝紧张不安的气氛。

    人人心头浮起一丝不安,如果那位姑娘有什么事,以季以宸周身散发出来的杀气,是不是要将他们全部陪葬的节奏?

    “哥。你在这里?”季琳琳和瞿秋寒喘着粗气跑了进来,望向长椅上神情里隐过一丝颓废的季以宸,心底隐过一丝不妙。

    “是不是--,叶小姐出了什么事了?”

    哥抱着叶流萤出来的时候,她没觉得伤势严重,怎么这会儿便成这样了?难道她判断失误了?

    季以宸抬起头,茫然地望着季琳琳,眼底隐过一丝痛楚,声音嘶哑,嘴角微勾,勉强带起一丝不达眼底的笑意。

    “琳琳,你来了。爸那边怎么样了?”

    直接一旁的瞿秋寒视为空气,眼角余光都没瞟他一眼。

    “还行,爸要我来叫你。叶小姐呢?”季琳琳轻声问道,一边向急诊室里四处打量着,没有见到叶流萤的身影,人呢?

    季以宸指了指急诊室旁侧的临时手术室,轻声说道,“就在那里。”

    “啊!”

    什么时候去那里了?季琳琳心底一惊,望向季以宸的眼底多了一丝同情,才刚刚喜欢上一个姑娘,就遇到这档子事,怎么不伤心?

    “哥,没什么事吧?”季琳琳试探性地问道。

    季以宸低着头,没有回答她。

    “啪”地一声,手术里门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