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章 如有差池,提头来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急诊室里的病人们纷纷望了过来,眼底隐着一丝期许,如同进去的这位姑娘是他们的亲人。

    医生走在前面。叶流萤脚步拖曳着,小心翼翼地跟着后面。

    脸上红晕未褪,望向季以宸的眼眸里多了一丝难堪。季琳琳望了过去,没什么事呀。

    紧接着。医生脸色似乎露出一丝不悦。又像是极力压抑着,让语气尽可能的悦耳动听,“这位先生。这位小姐只是破了点皮,我给她清理后,覆上了一块创口贴。你看行么?”

    虽然医生不认识季以宸。但是从他的穿着、谈吐和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明白面前的男人不好惹,还是早打发了事。

    创口贴?

    季琳琳瞪圆了眼。不可思议地望了过来。就这么点伤口。让娱乐圈人人闻风丧胆的季以宸颓废成这样?至于吗?

    说出去,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瞿秋寒张大了嘴。能塞得进一个鸡蛋,望向季以宸的眼底多了一丝戏谑。没想到,季以宸也有这么一天,会栽倒在女人手里。

    只是。面前的女人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瞿秋寒的心底多了一丝兴味。

    如果有机会,他真得好好了解了解。

    季以宸冷冷地瞄了一眼瞿秋寒,冷声说道,“瞿少爷,麻烦你将流萤安全送到南街别墅。如有差池.......”说罢,将别墅钥匙递给了瞿秋寒。

    瞿秋寒面色一紧,连声应道,“如有差池,提头来见。”

    说罢,吐了吐舌头,向季琳琳扮了个鬼脸。如果不是季琳琳,他哪有这么及时。

    知道季以宸来了医院,他便匆匆赶了过来,没想到梁雨琪赶在他来之前作死,惹出了这档子事。看来从此以后,梁雨琪真会纳入季以宸的黑名单了。

    想到梁雨琪龇牙咧嘴与她算账的模样,瞿秋寒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看来,以后的麻烦还多着了。

    叶流萤低着头,急诊室里走出来,眼角余光不时地瞄向季以宸,说实话,在生死攸光的一瞬间,不知为何,她想到的是季以宸。

    突然出现这样的事,会不会对他有影响?

    就像季以宸抱着她从楼上直冲而下时,除了面上的难堪,心底其实是甜蜜蜜的,毕竟对于现在的叶流萤来说,缺乏温暖。

    能遇到一个男人,怕她出事不顾自己的身份,抱着她直冲急诊室,哪怕他的关心带着一丝私心,心底仍有一丝不可名状的愉悦。她死了,对他终究是有影响吧。

    只是,像季以宸这种以事业为重心的人,估计就是算救了他,也只是看在她死了对他有影响的份上吧。

    脚步如同灌了铅,慢了下来。

    与季以宸之间短短不过数十步,如同走了一个世纪。

    “噗”地一声,就在她与季以宸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季以宸突然一把将她拥入了怀里。

    “扑通......”

    “扑通......”

    ......

    叶流萤的心狂乱地跳动着,原本红彤彤的脸颊更红了,耳边传来季以宸温柔的声音,“回去,好好待着,等我回来。”说罢,眼神宠溺,轻轻将叶流萤耳际边的发丝理了理。

    身后,季琳琳怔在原地,望向面前的季以宸,简直不敢相信。

    面前神情款款的季以宸,是她哥?

    是不是老天将她哥的脑子换了,冷酷无情的杀手般的男人,突然之间变成了深情男,她真心不习惯。

    瞿秋寒手攥着钥匙,冷汗涔涔。

    这一次,他定会被梁雨琪狠狠收拾了。因为有了叶流萤的出现,她与季以宸似乎再无可能。

    急诊室里,气氛怪异之极。

    前来应诊的病人齐刷刷地望向面前出现的几个衣着光鲜的年轻人,和面前深情相拥的季以宸和叶流萤,脸上均浮现出狐疑之色。

    什么时候?

    急诊室里成了拍戏的地方了,难道这样只是为了更逼真?难道,他们也成了群众演员,说不定还会上电视呢。

    想到这里,一个个脸上露出了兴奋之色,摆着认为得体的表情和动作,极力配合着叶流萤和季以宸。

    医生们望向表现怪异的病人们,额角冷汗涔涔,这些人真是只是来看小毛病的?不是脑子秀逗了吧,需要看精神科的吧。

    “嗯。”叶流萤低低地应道,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更像是一个正陷于恋爱之中的小女人。

    许久,季以宸放开了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笑意,“这样才乖。”说罢,将她领到瞿秋寒身边,叮嘱道,“开车慢点,知道吗?”

    瞿秋寒扶额,背脊处冷汗涔涔,什么时候,季以宸成了八婆了?

    是世界末日要来了?

    还是季以宸中了电视上才有的什么情毒?

    怎么季以宸的性情居然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这简直就是百分百暖男嘛。瞧叶流萤一脸含羞的模样,哪里像今天上午出现在他面前的小刺猬。

    难不成,梁雨琪的一次作死行为,反而成全了两个互撕的年轻人?

    汗!

    巨汗!!

    直到季以宸硕长的背影消失于视野里,瞿秋寒才反应过来,望向身旁神情同样迷茫的叶流萤,轻声说道,“叶小姐,我们走吧。”如果他眼神没错,叶流萤身上穿着这件天蓝色的裙子,脖子上挂着的宝石吊坠,价值都不菲。

    特别是这条裙子上镶嵌的亮晶晶的宝石,可是如假包换的钻石呀。

    医院里人员复杂,万一有人认出上面的钻石,抠掉裙子上的钻石,或者直接上演一次持刀抢劫,怎么办?

    瞿秋寒背脊处冷汗涔涔,不管叶流萤态度如何,直接拉起她,向着医院电梯口而去。

    必须,马上,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南街别墅。

    VIP病房里,季俞正坐在病床上,对兰芳芝递来的饭菜,一点胃口都没有。

    眼睛巴望着门外,神情里隐过一丝担忧。

    “俞正,你就吃点吧。以宸估计带着叶小姐去看医生,可能还要一会儿呢。”兰芳芝望向床头柜上,不曾动过一口的热气腾腾的饭菜,苦口婆心的劝道。

    两人结婚这么多年来,从未见过季俞正有过这样的表情。

    以前的他,只有自己稍稍劝慰一句,便会吃上几口,毕竟兰芳芝也是为了他的身子着想。

    门外,厚重的地毯上传来沉闷的脚步声,很快,门口处,季以宸和季琳琳的身影露了出来。

    季俞正望向面前神情里隐过一丝担忧的兰芳芝,轻声说道,“芳芝,我突然想吃素粥堂的稀饭了,你和琳琳去帮我买一份吧。”

    素粥堂?

    离医院十公里的素粥堂?

    现在这个时候,那里必然是人头攒动,排队的人起码到了店外,这一来一回,最快也得两小时。

    爸是不是太任性了?

    虽然只是一碗粥,自她懂事开始,从未见过爸这么任性过。

    画风突然改变,真是有点让人接受不了。

    “芳芝,你们快点去吧。”

    望向傻愣在病床前的兰芳芝,季俞正的声音里有了一丝不耐烦。

    “哦。”

    兰芳芝恍了过来,季俞正是有话要单独和季以宸说,她们还是快点走,别留在这里碍事了。

    直觉上,兰芳芝认为,季俞正和季以宸说的话,绝对和今天对梁雨琪许下的诺言有关。

    “啪”地一声,病房门关上了。

    偌大的病房里,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望着,谁也没有说话,空气里透着一丝沉闷和压抑。

    许久,季以宸开了口,“爸,素粥堂离这里比较远,要不,你先吃点吧。”说罢,走了过去,自顾自地将盛好饭菜的小碗递给了季俞正。

    季俞正未曾说话,眼底隐过一丝莹光,接过季以宸递过来的饭碗,慢慢地吃了起来。

    眼神茫然,动作专注,像是陷入某种遐想之中。

    这样的季俞正是季以宸未曾见过的,心底隐隐地有了一丝疑惑,爸叫他来,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他与梁雨琪的婚事?

    如果真是这样,季以宸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这样的女人,他绝对不会娶回家。

    好一阵,季俞正终于放下了碗筷,脸色缓和了些许,望向季以宸的眼底多了一丝暖意,“以宸,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今天我想告诉你了。希望你听完之后不要有什么想法,一切都没有改变。”

    季以宸望向季俞正的眼底多了一丝疑惑,究竟季俞正对他隐瞒着什么事?

    “爸,您就说吧。”

    “以宸,其实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从病房走出来的时候,季以宸仍然头脑一片空白,以至于走廊上遇见拿着粥的兰芳芝和季琳琳,都不曾察觉,直到兰芳芝觉察到了季以宸的异样,连忙叫季琳琳跟了上去。

    脑海里,一直充斥着季俞正的话。

    “以宸,当年,我喜欢你的母亲,但是你母亲喜欢的是我的亲哥哥。在那个年代,男女谈恋爱都会受到舆论的谴责,更别说未婚生育。”

    “有一天,我哥为了贩卖几包老鼠药,被当成牛鬼蛇神,活活打死了。就在我们全家为他痛哭流涕之时,你母亲哭着告诉我,她怀了我哥的孩子。”

    “为了给哥留下唯一的血脉,也为了给心爱的女人一个名分,一个能够保护她的名分,我偷偷与你母亲扯了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