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章 哥今天是怎么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过多久,半年之后,你便出生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你视为己出。只是你的母亲一直思念你的父亲,对于我则满怀内疚,一直不愿与我生活在一起。执意带着你离开了。”

    “后来,我遇见了你兰姨。”

    ......

    季俞正苍老的面容。低沉的话语一直萦绕在耳边。直到季琳琳追了上来,唤道“哥,你等等我。”

    季以宸才恍了过来。轻声回道,“琳琳,你怎么跑过来了。不在病房内看看-爸。”

    最后一个爸字咬字极重。望着面前神情失魂落魄的季以宸,季琳琳收起心头的疑问,轻声说道。“刚才。妈见你神情不对。便要我来看看你。”

    季琳琳眼底隐过一丝担忧,在她印象里。他哥从来都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不管是什么场合。都是一副天塌下来都不怕的神情,何曾有过这样的神情?

    “哥,爸和你说过什么?”

    季以宸未曾说话。望向远处,眼神茫然。

    “哥,是不是爸和你说了雨琪姐的婚事?”

    “嗯。”

    “你是不是同意和雨琪姐订婚了?”

    “嗯。”

    “哥,你真的打算和雨琪姐订婚了?”

    “嗯。”

    ......

    无论季琳琳询问什么,季以宸面色沉沉,永远都只有一个字,嗯。

    到了最后,季琳琳放弃了询问。

    因为她也分不清,季以宸的话里,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医院大门口,一身黑色西装的孙少平静静地站在那里,季以宸返过头来,望向季琳琳说了三个字,“回去吧。”说罢,钻入了黑色宾利车里。

    季琳琳直愣愣地站在原地,直到黑色宾利消失于视野里,才恍了过来。

    哥今天是怎么了?

    看起来,像是受了什么打击。可是,有什么能够打击到他的。

    季琳琳站在原地,呆了半天,才转身向医院电梯口走去。

    有孙少平跟在身边,应该没有什么事吧。

    阳城的初夜,高楼大厦迷醉在夜晚璀璨的霓虹灯下,位于市区东边一片高档小区别墅区里,一栋青灰色墙壁的掩映在高大的林木里,静溢美好。

    此时,别墅里,灯火通明。

    一脸愤怒的徐曼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精致的妆容未曾卸去,上午穿着的黑色连衣裙没有换上居家服,气鼓鼓地将包往沙发上一摔便坐了下来。

    换成以往,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必定会先将妆卸了,坐在沙发上美美地覆上一张面膜,和楚东说着悄悄话。

    哪怕,没话找话说也好。

    总之,她极力地维护着两人之间的这种暧昧和亲密。

    “楚东,今天你是什么意思?”虽然季以宸带着叶流萤走后,她努力地将那顿饭吃完了,但是极力压制的怒火岂能轻易消去。

    季以宸在她面前护犊子的那股劲,楚东在包厢里与叶流萤之间的暧昧,她被季以宸和叶流萤挑衅时,楚东喝闷酒的那个劲,......

    一切的一切,叫她如何不恨?

    这个贱人,她-徐曼就是见不得她好。

    楚东未曾吭声,坐在沙发上,低着头。

    其实楚东的酒劲早已过去,上午,吃完饭后,随同过来的导演和安陈见气氛不妙,临时拉了两人去唱歌。

    虽说楚东和徐曼没有拂安陈的面子,跟着去了。但是整个下午,楚东都是面沉如水,没有吐一个字。在整个包厢里,显得特别突兀,惹来后面的朋友频频围观。

    如果不是关系太好,徐曼早就拉着楚东拔腿就跑了。

    这句话,她可是憋了一天了。

    没有叶流萤那个贱人,怎么会有今天的事情,他们的婚礼也会顺顺利利的举行。现在的楚东,一副闷骚不吭的模样,是不是想着结束两人的关系了。

    没由来地,徐曼心底一颤。

    客厅里,静了下来,只有墙壁上的挂钟“嘀嗒嘀嗒”地响着。

    许久,楚东抬起通红的眼睛,望向面前的徐曼,轻声说道,“徐曼,我们好聚好散吧。”

    好聚好散?

    徐曼只觉得脑海里嗡嗡作响,望向面前的楚东,完美到极致的面庞,微卷的黑发,儒雅到极致的气质,......这是与她在一起三年的男人吗?

    徐曼只觉得天旋地转,这么多年的付出,只换来一句这样的话?

    是因为那个女人的突然出现吗?

    徐曼彻底懵了。

    心底准备好了的诸多话语,这一刻都消失殆尽,脑海里没有一个词了。

    许久,徐曼眼眶慢慢溢出了泪水,望向面前的楚东,声音低沉,“楚东,玩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难道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她怎能相信,每天晚上抱着睡觉的男人从未爱过她。

    “徐曼,以前的事情,就当做一场梦吧。我们一起忘掉它,行吗?”楚东抬头,眉宇间带着几分憔悴,原本一丝不苟的卷发有了几分凌乱,望向徐曼的眼底带着一丝期许。

    徐曼怒极反笑,“楚东,你以为叶流萤知道一切还会和你在一起?你以为这一切都是你的无心之失,如果是这样,那你太天真了。”

    楚东冷冷地望着徐曼,眼底的怒意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愤怒,眼眶泛红。

    徐曼冷笑,“楚东,你以为和我分手,就能和叶流萤在一起了?你没见着今天季以宸在我们面前说了什么话?他马上就要和叶流萤订婚了。以季以宸的性子,你觉得他有必要在我们面前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吗?”

    楚东狠狠地瞪了徐曼一眼,“徐曼,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忍着你。你以为是叶流萤的出现,才让我下了离开你的决心吗?不是。徐曼,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太恐怖了,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瞧你对流萤做过的那些事,你有没有当过她是你的好朋友?好闺蜜?”

    “当你前一秒还在和她拉扯以前的时候,后一秒却在算计着如何毁了她。你有没有想过以前?你还是个人吗?”

    “腾”地一声,楚东站起身来,望向面前的徐曼,眼底火花四溅。

    徐曼冷笑着,站起身来,未曾穿上高跟鞋,身形在楚东面前显得娇小,眼底气势却冷冽,直直地迎向楚东的眸光,轻声说道,“楚东,五十步笑一百步,又有何意思?就算你不情不愿,最后还不是和我在一起了?”

    楚东未曾吭声,未曾退让。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站在茶几前,眼底火光迸溅,眼风如刀。

    徐曼冷笑着,上前一步,眼神多了几分凌厉,“你以为我喜欢和叶流萤那个傻子整天黏在一起?这一切都是我爸的主意,只有这样,我们两家才能紧紧联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让叶家放松警惕。知道吗?”

    楚东修长如玉的手指颤抖着,指向徐曼,颤声道,“徐曼,你......”

    徐曼嘴角啜起一抹冷笑,冷冷地瞥了眼楚东,冷声说道,“楚东,从一开始的不情不愿,到后来一心盼着和叶流萤在一起,只因为她的身边多了你,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盼望着能和你在一起,你明白我的一片痴情吗?”

    话至尾声,徐曼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冷冽和嘶哑,神情歇斯底里。

    “徐曼,你疯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你就这么抹杀了,亏流萤一直将你当成好朋友。”楚东望向神情失控的徐曼,咬牙说道。

    “呵”,徐曼冷笑一声。

    “她当我是好朋友?她仗着家庭条件好过我,仗着学习成绩优异,在我面前显摆而已。我徐曼需要这样的朋友吗?我从来都是红花,又怎会甘心给别人做绿叶。我本是男生们仰慕的对象,正因为她的出现,纷纷转向了她。包括你。”

    楚东一把拨开徐曼圈住他腰身的手臂,冷声说道,“徐曼,你真是疯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从今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说罢,大步客厅外走去。

    “啪”地一声,徐曼的身子重重地摔在真皮沙发上,仰着头,眼底划过一丝戾气,咬牙切齿道,“楚东,你今天要是踏出大门一步,我就找人毁了叶流萤。”

    楚东脚步顿住,望向沙发上发丝凌乱,神情极为狼狈的徐曼,冷冷说道,“徐曼,今天你说过的话,我可以当从未听说过。以前的事情,我也可以忘了。但是你要是敢动叶流萤一根寒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顿了顿,语气缓和了些许,接着说道,“徐曼,你不要忘了今天季以宸对你说的那番话,你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你想在季以宸的眼皮下动叶流萤,我不知道,你究竟有几条命够你这样挥霍。”

    说罢,头也不回地向着大门外走去。

    从今夜开始,他便是真正的单身男人,可以与季以宸堂堂正正地争叶流萤了。

    “楚东---”身后,传来叶流萤歇斯底里的呼喊声。

    “砰”地一声,大门关上了。

    楚东的身影很快消失于暗夜里。

    南街别墅里。

    叶流萤被瞿秋寒送回后,便洗漱换好居家服,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季以宸回来。

    不知为何,自从季以宸附在她耳边说,要她在家等他。

    叶流萤的心莫名地有了一丝雀跃,对于这个一开始,她恨着害怕着的男人,心底有了一丝期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