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章 季以宸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坐在副驾驶室上,叶流萤目不斜视。

    黑色宾利一溜烟地向前而去,两人都没有作声。任凭抒情的音乐在耳边萦绕。

    半晌,叶流萤望向面前不断划过的风景线,侧身。轻声说道,“季以宸。今天的事谢谢你。”不管怎么说。今天会场上的事是季以宸帮了她。

    如果不是他,她-叶流萤,连带着整个叶家明天可能在阳城再次扬名了。

    怎么样羞辱她都可以。但是对于叶家绝对不可以。父母虽然死于非命,家业已然败落,但是他们留下来的名声不能再次毁在她的手里。

    如若不然。她有何颜面告慰死去的父母?

    而她的心情之所以起伏跌宕。或许,这些天以来,随着与季以宸的相处。对他有了某种期望。正因为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才让她患得患失。

    她是谁?

    一个不入流的十八线演员。

    一个败落的富家小姐。

    季以宸是谁?

    阳城商业神话。

    阳城娱乐圈里的天之骄子。人人都想上的钻石王老五。

    她有什么资格,对他有觊觎之心?

    仅仅是自己的初夜被她掠夺了?这未免也太好笑了。难道想和季以宸上床的女人。就没一个是处子之身?

    “季总,这些天以来。真是谢谢你了。”

    这一句话,叶流萤说的特别诚恳,“合约结束后。我会离开这里,要是以后季总来国外,我会好好接待你。”

    季以宸冷笑,“你接待我?”语气里明显隐着一丝讥讽。

    叶流萤讪讪一笑,“季总,我知道你们有钱人的生活标准不一样,但是有的时候也可以体验下贫民生活。这样的生活,才会多姿多彩嘛。”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轻声问道,“叶流萤,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回国恐怕不是只想当明星出名这么简单吧。”

    叶流萤微微一怔,侧身望向季以宸,疑道,“季总,你怎么这么问?”

    她回国原因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只是楚东已经与徐曼在一起,她苦苦纠缠又有何意?叶家败落原因更是无从追查,父母车祸早已定性,凭她一己之力,从何查起?

    季以宸手扶方向盘,低声说道,“叶流萤,这些事情暂时放在一边,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真的想解约?”

    叶流萤,“我......”

    未曾说话,小坤包里的手机响了,叶流萤拿起一看,又是楚东的电话,叶流萤摁了接听键。

    耳边传来楚东焦急的声音,“流萤,你现在在哪里?你还好吗?”

    叶流萤积蓄了许久的泪水再次留了下来,深深思念了这么久的人,怎么能这么快将他忘得一干二净?

    如果说季以宸是她这些天以来,觉得印象有所改观的人,有时也会有点悸动的人。

    那么,楚东就是那个藏在她心底的人,这么多年的感情,怎能说没就没了?

    楚东每个眼神,每个动作,每句话......,叶流萤都清楚楚东想要表达的意思,如同楚东现在的关心也是实实在在的。

    叶流萤喉咙哽咽,“我还好,没事。”

    一旁的季以宸面沉如水,紧攥方向盘的指关节泛白。

    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摁下电台关机键,音乐嘎然而止,车内静了下来。

    只有叶流萤微微地喘气声,和电话那头楚东的声音。

    “好,好,没事就好。流萤,过几天要是有时间,我想约你......”

    “啪”地一声,手机被季以宸一把抢了过来,直接摁下了关机键。

    叶流萤怒目而视,“季以宸,你......”

    季以宸眼底生了寒气,望向叶流萤冷冷说道,“履行合约期间,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有说过你可以接听别人的电话?”冷冷的气息,直面而来。

    叶流萤气噎,“你......”你有说,我不可以接别人的电话吗?

    好吧,反正合约上季以宸是甲方,像她这种乙方,一般是没有权力提出反驳的。

    忍忍忍,只要忍就今天就好了,哄着季以宸先将约解了。

    刚才在主席台上,季以宸放开她的时候,她还在怀念他的霸道和专制,她是不是脑子有病了?

    这就是季以宸的霸道和专制,好吗?有魅力吗?

    季以宸将手机放在方向盘上,声音冷冽,带着一丝不容忤逆的威严,淡淡说道,“叶流萤,我和你说过什么?你不记得了。”

    “呵”,叶流萤轻声了一声,“季以宸,你和我说过这么多的话,我怎么记得你问得是哪一句,再且,我又不是小孩子,听谁的电话还要你管?”

    手机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过,这次是季以宸的手机。

    季以宸眉头微蹙,拿起手机一看,又放了回去。

    手机声音仍然固执的响个不停,季以宸未曾说话,面沉如水。

    车里,气氛莫名地诡异起来。

    叶流萤止住了声,望向神情晦暗未测的季以宸,心里头隐过一丝担忧。

    刚从发布会现场出来,手机就响个不停,难道是有人来兴师问罪了,会是谁的电话。

    这个季以宸平时做事,看起来那么利落,这时候出了这岔子事,不是关键时候掉链子?是梁雨琪的电话?是梁治偌的电话?还是他老爸的电话?......

    总之,这事是因她而起。

    叶流萤心底的负罪感直线上升,弱弱地出声问道,“季以宸,没什么事吧?刚才是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对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瞧着季以宸愈见低沉的脸色,叶流萤自顾自地说着,希望他的心情好受一些。

    或者,这么一次任性,有无数的烂摊子等着他来收拾呢。

    “嗖”地一声,黑色宾利掉头直往南街别墅而去,巨大的冲力让副驾驶座位上的叶流萤头歪了过来,重重地撞在季以宸的手臂上,叶流萤吃痛,说道,“季以宸,你在干什么?不要命了?”

    这是在环城高速上,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得了?

    “回家吧。”季以宸声音莫名地低沉了些许,没有了先前的凌厉。

    “好。”叶流萤低低地应道。

    这个时候,她还是少惹他为妙。

    没过多久,黑色宾利便驶入了南街别墅。

    “下车吧。”季以宸声音低沉,带着一丝疲惫,原有的戾气和霸气这一瞬间荡然无存。

    这种怪异的感觉让叶流萤心头一颤,难道季以宸受到了什么致命的打击?

    不管怎么说,这几天季以宸给叶流萤的感觉怪怪的。

    忙不迭地下了车,随着季以宸进了别墅。

    季以宸换好鞋子直接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神情里有一丝委顿,从衣服袋子里拿出雪茄抽了起来,烟雾袅袅,迷了季以宸深邃的眸子。

    直到叶流萤给季以宸倒了杯开水过去,季以宸还是保持着这种姿势。

    叶流萤坐了下来,望着此时的季以宸,心里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油然而生。此时的他,和当时困在医院的她,是多么的相似,迷茫,困顿,纠结......

    “季以宸,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回来?”叶流萤打破了沉闷的气氛,轻声说道。

    季以宸手执雪茄,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未曾说话。

    叶流萤自顾自地说着,“三年前,我刚大学毕业,父亲说要给我一个难忘的毕业留言。我们一家人约好了长途旅行,但是途中突然有辆货车发了疯似的撞了过来。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医院。”

    “医生告诉我,我的父母没了。整整半年时间,我就一个人待在医院里,没有人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夜之间,似乎所有熟悉的人都消失了。”

    这一次,叶流萤没有提到楚东。

    季以宸望向叶流萤的目光里,更沉了几分,手中雪茄燃至手指而不自知。

    季以宸倒吸了一口凉气,甩掉了手中燃尽的雪茄,伸手将叶流萤揽了过来,轻声问道,“流萤,你有没有想过放弃?”眼底是满满的怜惜,神情晦暗未明。

    这么懂事的女人,知道他心情不好,便转移话题,借自己的事情来开导他。

    可是,她这么知道,她所有的情况,早在他的掌握之中。从签下合约的那一刻,他已经让人调查了她的身份。知晓了她的一切,曾经为她的轻贱感到不解和不屑。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呵”,叶流萤依偎在季以宸的怀里,轻笑了一声,“我爸说了,再难的日子熬熬也就过去了。”

    这一刻,叶流萤觉得季以宸的怀抱是这么的温暖,两人轻拥着没有一丝邪念,感受着彼此的温暖,从对方身上吸取的热量。

    “叶流萤,那你一个人在国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季以宸伸手拂上了叶流萤的发际,眼底隐过丝丝怜惜。

    根据对叶流萤的调查,知道叶流萤是阳城叶家的独生女。

    叶家,在阳城虽然算不上数一数二的名望世家,但在阳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叶家家风严谨,叶流萤,作为叶家唯一的独生女,自小成绩优异,从高中开始更是一路保送。

    就算家境富裕,叶流萤未曾花过父母多少钱。

    懂事,乖巧,明事理,像这样优秀的女孩子,本可以顺顺利利长大,结束学业,完婚,甚至回家接替家族企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