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章 流萤,我们别解约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是突然遭此大难,生活全部打乱,要她如何承受得了。更别说谋生。

    叶流萤微微一怔,莞尔一笑,“其实。也没什么,一路走着走着。就过来了。就遇到你了。”笑容明媚。但是眼底一闪而过的忧郁,却是真真切切地。

    季以宸坐直了身子,定定地望着叶流萤。轻声说道,“叶流萤,你有没有考虑留下来?”

    “留下来?”叶流萤疑道。

    回来这么久。爸妈的事情没有一点头绪。事情甚至越来越糟,楚东和徐曼在一起了,自己最宝贵的处子之身也没有了。也没有颜面去见楚东了。

    还留下来做什么?

    “流萤。我们别解约了。说不定叶家的事。我能帮点忙。”季以宸望向神情惘然的叶流萤,轻声说道。

    “真的?”叶流萤瞪圆了眼。坐直了身子,侧身。惊喜地问道。

    如果季以宸肯帮忙,还有什么办不到的事?至少比她像只无头苍蝇般乱窜,强远了吧。

    季以宸倒吸了一口凉气。皱眉低声喝道,“叶流萤。”

    瞧着季以宸痛苦难耐的表情,叶流萤猛地恍了过来,脸腾地红了。

    原来自己激动之后,转身趴在季以宸身上,手掌正死命压在季以宸某个敏感部位。

    叶流萤忙跳了起来,甩了甩手,尖叫道,“诶,对不起,对不起。”

    瞧着叶流萤大力甩手嫌弃的表情,季以宸疼痛莫名的俊脸愈加黑沉沉了,望向原地蹦跶的叶流萤,厉声喝道,“叶流萤,你......”

    他身上某个部位,有那么让她嫌弃吗?

    叶流萤恍了过来,干笑了两声,脸颊通红低垂着头,一脸干了坏事的模样,低声说道,“季总,您先歇歇,我这就去给您做点好吃的。”

    说罢,转身,想一逃了之。

    瞧着季以宸痛苦难耐的模样,他该不会成了太监了?

    找她算账怎么办?

    腰身突然一紧,身子已经被季以宸微微一转轻揽入怀,两人重重地摔入沙发里。

    粗重的呼吸传了过来,转瞬,季以宸嘴唇覆了上来,双手毫不费力地在叶流萤背部四处游曳。

    “季....唔.....”

    来不及出声,嘴唇被季以宸狠狠地啃噬着,疯狂着席卷着叶流萤的一切理智。

    “扑通......”

    “扑通......”

    “扑通......”

    心狂乱地挑动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嘴唇柔软的触感传来,身体深处涌出莫名地冲动,季以宸双手肆意游曳,从背部伸向胸前两团浑圆,慢地慢伸向腰间,解开了拉链。

    “撕啦”一声,叶流萤惊了过来。

    一把推开了季以宸,脸颊通红,咬唇,“季以宸,你......”

    说好了,上次的事情就算了,并不代表每次都可以让他得逞吧。

    季以宸猝不及防,身子向一旁歪去,依旧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右手抱着叶流萤,左手摁在她柔软的浑圆上,脸上情欲未褪,眼底隐着欲求未满的恼意。

    “放开我......”

    叶流萤脸颊红彤彤地,像是熟透了的苹果,引人遐想。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邪笑,“说什么呢,我说,是你勾引我,行不行?”

    “你......”叶流萤郁闷到了极点,以前不是很酷,很拽?什么时候成了这副痞子模样了?见着他这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就知道没好事。

    “我就不放开。”季以宸望向脸颊通红的叶流萤,眼底带着一丝兴味,“谁叫你刚才不小心,差点伤了我家老二了。”

    “老二?”

    叶流萤正疑惑着,突然恍了过来,脸颊红晕更甚,“季以宸,你......”谁在勾引谁呀!

    “刚才就当是给我的补偿了,现在,要我放开你,也可以,只是你得.......”季以宸嘴角笑意更甚,望向叶流萤的眼底隐过一丝狡黠。

    叶流萤满是怒意的问道,“我得干什么?”这货,真的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季以宸将俊脸递了过来,“你得亲我一下。”

    无语.......

    无奈......

    叶流萤只差没提脚踢向季以宸的老二了,只是,现在这副模样,被季以宸压住沙发上,有资格提条件吗?当然没有。

    叶流萤腰部用力,抬起头飞快地季以宸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弱弱地说道,“这下,可以了吧?”真是个小无赖。

    “不行--”季以宸拉长了声音,轻声说道,

    “刚才不是说好的-----”

    话音未落,季以宸身子又俯了下来,性感的薄唇肆意啃噬着叶流萤的嘴唇,封住了她的嘴巴,双手肆意地在身上游弋,许久,才将她放开了。

    叶流萤长吁了一口气,涨红了脸,怒道,“季以宸,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好的,亲一下就放开我了吗?”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俊脸,在叶流萤眼前晃悠着。

    “叶流萤,你的意思是,要我再给你示范一次吗?”

    叶流萤腾地脸颊红了,什么?要她亲吻他的嘴?

    “你......”

    季以宸作势又要附了下来。

    叶流萤闭眼伸手挡住,“停----停----,我来,我知道......”

    “噗哧”一声,季以宸笑了,“叶流萤,亲嘴这种事情要你强调你知道吗?难不成和我亲了这么多次,你还不知道主动亲吻人?”

    叶流萤咬牙,眼风如刀直扫面前带着坏笑的季以宸,狠狠说道,“季以宸,你什么意思?你不是经常一本正经,只会装酷耍帅的吗?怎么流氓起来比谁都流氓?”

    季以宸手臂用力,真的俯下来,就在离叶流萤只有一公分距离的时候,叶流萤直接凑了上去,蜻蜓点水般的亲吻了下季以宸,马上倒了下去。

    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季以宸,这下可以了吧,可不许耍赖哦。”

    季以宸眼底隐过一丝不甘,用力将叶流萤抱了起来,“好吧,这次饶过你。下次,可不许耍赖了。”

    “什么?”叶流萤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季以宸,说好了,我们仍然按照合约行事,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以后可不许这样了。如果你再这样......”

    季以宸饶有兴味地望着叶流萤红肿的嘴唇,浅笑道,“再这样就怎么?”

    叶流萤脸颊一红,咬牙说道,“如果你这样,我就直接走人了,管你哪部戏正在拍摄当中,管你那些帐,直接跑了。”

    季以宸故作讶异地望了过来,低声说道,“叶流萤,没想到,你这么赖皮和胆大,居然敢逃?”说罢,手一伸,作势将叶流萤拉了回去。

    叶流萤闪身一跃,向着客厅外走去,都是什么人呀,老是缠着她不放,是不是上瘾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笑意,望着叶流萤逃去的身影,久久不愿离去,直到叶流萤俏丽的身影消失于厨房里,季以宸才收回了眸光。

    许久,季以宸坐回了沙发上。

    从身上掏出了一根雪茄,动作优雅的点燃吸了几口,才将茶几上的手机打开,摁下开机键,很快,电话铃声便响了起来。

    季以宸站起身来,走向客厅处,靠近花园的落地窗前,轻呼了一口气,低声唤道,“爸。”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声,许久,才出了声,“以宸,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不见你带雨琪回来吃饭?饭菜都凉了。”语气里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一如往日的慈祥。

    季以宸的心底多了几分疑问,季俞正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难道,雨琪这次没有告诉他?

    旁侧传来,兰芳芝不耐烦的声音,“俞正,你就不会好好问问以宸吗?没瞧见人家雨琪哭成什么样了?要不,就让他回家一趟吧。”

    家?

    季以宸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被季俞正和兰芳芝蒙在鼓里,如果不是这次梁雨琪闹得太大,恐怕季俞正还会瞒着他吧。

    他和叶流萤都是孤儿。

    只是欠季俞正的这份人情,一时半刻还不了了。

    原本想听从他的吩咐,娶了梁雨琪,但是发现,最终还是做不到。

    如果叶流萤没有出现在发布会上,如果梁雨琪没有出手刁难叶流萤,或许,他真与叶流萤结婚了。

    生活没有如果,可能他的内心早已给了答案。

    厨房里飘来阵阵清香,季以宸身子软软地靠在沙发上,心底缓缓流出一丝幸福的感觉。

    幸福就是这样,两个人简简单单地在一起,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过上一生也是一种幸福了。

    见季以宸没有说话,季俞正接着说道,“以宸,这事可能有一点不如你的愿,但是--爸-不也是为你好?梁雨琪家境好,能力好,就算是本人,也是极为出众,更重要的是,她一直都很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你怎么忍心伤害她?”

    “呵”季以宸轻笑了一声。

    他很想说,难道不想和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就是伤害她?那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其实对我也是一种伤害。

    但是对于现在的季俞正,这个突然成了他叔叔的男人,他说不出口。

    毕竟,在那段动乱的岁月里,是他用坚实的臂膀撑起了他和母亲的一片天。

    哪怕他最终没有和母亲在一起,能够做到这样,代替他爸给了他和母亲一个名分,已足够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