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1章 炖了土鸡,是不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正是母亲想要的,安安静静地生下他,守着一个地方。永远躲在自己的城堡里,想念着过世的父亲。

    临死都不告诉他真相,却要他发誓对季俞正好。

    以前。他总是想不通,为什么爸爸抛弃了他们。母亲一直不愿和他住在一起。临死却放不下他,要他照顾他的一生。

    “爸,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您也不需要操太多的心。只要将身体养好就好了。至于梁雨琪那边我会给她一个交代。”

    季俞正声音里带着一丝颓废,“好,你长大了。有些事就自己看着办吧。当爸的帮不上什么忙。你就多注意身子。”

    说罢,放下了电话,隐隐约约地。手机那头传来兰芳芝惊讶的声音。“俞正。你就这么说完了,以宸到底回不回来呀。”

    季以宸直接按掉了结束键。

    目光望向远处。湛蓝地天空里飘着朵朵白云,一如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天上午。

    母亲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提着行李,拉着他走出了门外,对他说。“以宸,从今天开始,我们娘俩一起生活了。”

    季以宸稚嫩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惊恐,望向一脸坚决的母亲,哭喊道,“妈,爸呢?”

    五岁的他,似乎已经朦朦胧胧地懂得了一些东西,这一走,就要永远地离开父亲了。在他浅浅的印象里,季俞正对他和娘都挺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娘总是板着脸不高兴。

    “爸----”母亲眼神茫然,声音空洞,像是过了好久,才从瘦弱不堪的胸膛里吐出了一个字,再也没了下文。

    季俞正倚在门槛上,望着一脸决绝的母亲,眼底流过一丝伤感,“红英,你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吗?”

    母亲淡然一笑,“俞正,谢谢你对我们母子的关照,希望你以后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妈--,爸----”

    年龄尚小的季以宸一会儿望向提着行李的母亲,一会儿望向倚在门口的季俞正,他小小的脑袋瓜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天快要塌了,是不是爸爸不要妈妈了。

    就这样,年仅五岁的季以宸被母亲带走了。

    十年之后,母亲病故了,季俞正将他接到了身边。

    从此,他并多了个妹妹和继母。

    “季以宸,吃饭了。”

    叶流萤轻柔的声音,将季以宸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转过身,叶流萤已经站到了身前,望着他,盈盈一笑,“想什么呢?等会菜都要凉了。”

    季以宸大步走了过来,伸手自然而然的揽住了叶流萤的腰身,轻声说道,“走吧。”

    叶流萤想挣扎,却见季以宸没有一丝邪念的模样,紧张的身子慢慢松弛了下来,仰着头,望着季以宸,浅笑,“季以宸,今天你有口福了,我给你炖了.....”

    “炖了土鸡,是不是?”季以宸笑着,接过话来,长叹了声,“诶,真不知道,你小时候是怎么过来的,怎么这么喜欢吃鸡腿。是不是饿得快要吃树皮的那种。”

    叶流萤涨红了脸,怒道,“季以宸,你......”

    小时候,父母在阳城创业,叶流萤和外婆住在一起,外婆是典型的农民,平常吃荤都是自己养得鸡、鸭,每次宰鸡、鸭时,鸡腿、鸭腿必定会给她留着。

    后来,长大了,父母条件好了,就跟着出来了。

    一晃三年过去了,父母在阳城出事的消息,一直瞒着她老人家。

    叶流萤低叹了声,眼底含着一丝忧愁。

    季以宸给叶流萤夹了条鸡腿,满是宠溺地问道,“怎么了?”

    叶流萤咬唇,低低地说道,“我想外婆了。”

    父亲是孤儿,母亲是独生女,现在外婆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吃吧,不就是回老家看外婆吗?有时间我陪你过去。”季以宸又给叶流萤夹了块牛肉,“多吃点,不然,你外婆见着了,还以为我虐待你。”

    叶流萤莞尔一笑,一口咬下鸡腿,口齿不清的说道,“谢谢你哦,太远了,不用你陪我去。等有时间了,你放我假便可以了。”

    外婆的家不在阳城,远在外省偏僻的农村,就算路程来回也得两三天,怎么好意思麻烦他?

    “真的?”季以宸望了一眼吃得正欢的叶流萤,疑道。

    临了,又补了一句,“你确定不会迷路?”

    叶流萤咬唇,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季以宸,你就这么怀疑我的智商?我当年可是......”学生时代的光环,叶流萤没好意思说出来,那些所谓的光环在季以宸的面前,真是不值得一提。

    季以宸笑了,补充道,“叶家千金向来有阳城第一才女之称,自小才貌双全。从上学开始,父母不用缴纳一分钱的学费,什么全额奖学金都不在话下,小学到高中,都是各大名校争抢的对象,大学更是直升。典型的学霸。”

    叶流萤愕然的抬头,不可置信的望向面前的季以宸,嘴里的鸡腿也停了下来,轻声问道,“季以宸,你确定说的是我?”

    天,她有这么厉害?

    季以宸伸手敲了一下叶流萤的头,笑道,“你这是在质疑我的情报搜集能力?”

    说罢,嘴角微勾,一脸坏坏地望着叶流萤。

    叶流萤忙低下头去,使劲咬着没有一点鸡肉的鸡骨头,心里暗道,季以宸现在怎么动不动,就是一脸欲求未满的样子看着她?让她心里头直发毛。

    嘴里含糊着,“不敢,不敢,我怎么敢质疑季总情报搜集能力?世界这么美好,我还想多活几年。”

    季以宸挑眉,笑道,“算你识货。”说罢,又给叶流萤夹了块鸡肉。

    叶流萤茫然地抬起头,望着夹着正欢的季以宸,轻声问道,“季以宸,你怎么老是给我夹菜?我这都是做给你吃的。而且,就这么吃下去,我怎么上镜头?”

    季以宸勾唇,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宠溺地望着叶流萤,性感的薄唇里吐出了几句话,“胖点好,至少不会出去勾三搭四了。”

    叶流萤错愕地抬头望向一脸兴味的季以宸,压抑着心底的怒气,勾唇,带起一丝勉强的笑意,轻声问道,“季以宸,你确定,你刚才说了勾三搭四这个词?”

    季以宸挑眉,凑了过来,“今天,你和安陈的事我就不说了。老实交待,夏宇和你是怎么回事?”

    叶流萤扶额,一脸孬比地望着季以宸,如同见了个怪物,冷声说道,“季以宸,虽说我暂时不和你解约,但是并不代表我的私事要一一向你汇报。”

    “是吗?”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狡黠的笑意,硕长的身躯凑了过来,望向叶流萤的眼底多了一丝兴味,“刚才我好像没示范到位,要不,等会要我房里,再好好示范一次?”

    一股强烈的压迫感传了过来,叶流萤觉得胸闷,气喘,各种毛病都上来了......

    现在住在季以宸的别墅里,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就算在这餐厅里把她怎么样,她也没处喊冤那。

    “我说,我说。”叶流萤举手投降,弱弱地说道,“其实,我今天赶过去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刚好在走廊上遇见了夏宇,我就偷偷地跟着他后面,假装成他的助理,没想到被记者们堵在后门了,误认为他的女朋友。但是,我聪明,我溜了。”

    “真的?”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捏住了叶流萤的下巴,轻声问道,“为什么,你在主席台时,他几次三番地想上来帮你?”

    “哦。”叶流萤恍了过来,“在台上的时候,你一直挺着张僵尸脸站在那里,什么都不管,其实什么都知道。”

    “不然,你以为呢?”季以宸不顾中间的菜肴,直接凑了过来。

    淡淡地清香迎面而来,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在眼前慢慢放大,叶流萤的心不受控制的狂乱的跳了起来。

    嘴角喃喃,“季以宸,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勾引我呀,这句话她没脸说出来。

    额角冰凉的触感传来,季以宸蜻蜓点水般的在她额角轻啄了一下,又坐了回去。

    “没什么意思,吃饭吧。”

    季以宸专心致志地吃着饭,叶流萤俏脸却慢慢地红了起来,低着头,呐呐地说道,“季以宸,你多吃点,前段时间受伤,得好好补补,我们叶家的事情还得靠你呢。”

    说罢,给季以宸夹了块鸡肉。

    季以宸嘴角微扬,淡淡一笑,“算你有点良心。”

    叶流萤,“......”

    请问,她什么时候没良心了?

    晚餐就在这样轻松愉快的氛围里吃完了,因为季以宸答应了帮她打听叶家的事情,叶流萤整个下午,心情都很好。哼着歌,将要留下来帮忙的季以宸赶去了客厅,一个人留下来收拾碗筷,清理厨房。

    今天出了这样的事,估计想找他算账的人很多。

    这些事情有她就可以了。

    现在她和季以宸是名副其实的搭档,应该要相互照应着。

    或许,心底某处有了一点点的异动,只是她自己不愿承认罢了。

    客厅里,季以宸拿起茶几上调至静音状态的手机,点开看了下,暖暖的俊脸徒变深沉,按下回拨键,坐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