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4章 是世界末日要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被人称猪头?

    这么糗的场景让她见到了,以后会不会给她穿小鞋,然后借故把她逼走。

    办公室门关上了。罗婷依旧站在门口,心乱如麻,不断叹气。今天怎么就这么倒霉?不过话说回来,她从未见过季以宸这么-萌的一面。

    天。季以宸居然能够用上-萌-这个字眼了。

    是世界末日要来了?

    还是明天太阳得从西边出来了?

    “罗秘书。”季以宸清冷的声音透过门缝传了出来。

    “季总。”罗婷强自镇定。将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季以宸随手拿起一看,“行。你准备好了没?我们就一起过去吧。”

    硕长挺拔的身材从宽大的办公桌后走了出来,一如往日的冷冽气息,扑面而来。罗婷连忙退了一步。

    刚才是她的错觉吗?

    季总没有和谁聊天。更没人说他是猪头。

    “怎么?还愣在原地干什么?”季以宸回过头,向着怔在原地的罗婷,轻声说道。

    罗婷恍了过来。连忙跟了上来。

    心底暗道。如果不是季以宸嘴角那抹似有似无的弧度。差点就被他骗过去了。

    诶,如果公司里的女同事们知道了这件事。不知会作何感想?

    千年寒冰终于找到万年岩浆了,两者触碰到一起该是什么样的场景?她有点好奇。相信公司所有的女同胞和她一样好奇。

    除了梁雨琪。

    想到梁雨琪,罗婷就头痛。

    昨天下午,发布会后。梁雨琪将她手机打爆了,足足骂了她一个多小时,直到手机没有电,才止了声。

    勒令她,凡是以后发现季以宸和叶流萤来往的一切动向,必须向她汇报。

    手机这头,罗婷暗自给了她个白眼,她领谁的工资便给谁办事,这点常识还是分得清。

    更何况,梁雨琪出口骂她,闭口也是骂她。

    真当自己是天蓬元帅他妹下凡,个个要看她的脸色。

    28

    别墅落地窗前,徐曼呆呆地坐在地板上望着屋外的花园,眼神茫然带着一丝伤感,微微弯曲的背脊流露出一丝孤单和落寞。

    定定地望着窗外的那棵枣子树,那是楚东刚住进来的时候,和她一起种下的,而今,上面已经挂满了果子,只待秋风过后,变成红彤彤一片。

    清冷的别墅里,随处有她和楚东活动的痕迹。

    厨房里,客厅里,走廊上......

    就算楚东心里一直记挂着叶流萤,三年了,两人相处越来越融洽,徐曼以为楚东已经放下叶流萤了,楚东对她提出结婚的事情也默许了。

    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叶流萤回国了。

    还想尽办法接近楚东,坏了她的好事,让她如何不气?

    如今,楚东更是弃她而去,他会去找叶流萤吗?徐曼心乱如麻,这么多年的努力,顷刻化为乌有,叫她如何心甘?

    旁边,手机声音响起了起来,打断了徐曼杂乱的思绪。

    徐曼斜睨了眼不远处的手机屏幕,一个熟悉的号码出现在了眼前,徐曼懒洋洋的伸出双手拿起了电话,轻轻摁下接听键,“喂。”声音似是有气无力,现在的她,除了楚东的电话,谁的电话也不想听。

    但是从楚东离开后,从未有过一个简讯传过来。

    相处了三年,偶尔也会有小小的争执,但是楚东作为男人而言,就算离家出走,总是气消了后,会给徐曼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简讯。

    毕竟,楚东明白,徐曼是那么的喜欢他。

    而这一次,音讯全无。

    “徐曼,在哪儿呢?”手机那头传来梁雨琪客气的招呼声,虽然声音里透着一丝不耐烦,但克制的极好。

    徐曼心底冷笑了一声,梁雨琪脸都丢到家了,表现还如此镇定,真是小看她了。

    “雨琪姐,在家。”徐曼客气着,但声音仍旧是有气无力,自从楚东走后,就没怎么吃东西,怎么有力气说话。

    更何况梁雨琪和她不过是一丘之貉,都是叶流萤的手下败将,有什么好说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问候她?徐曼心底有点瞧不起她。

    梁雨琪冷笑了声,“徐曼,什么时候有闲情在家待着了,以往不是见你天天带着楚东晃悠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交了个大明星男朋友了。”

    徐曼“呲”笑了声,没有说话,脸色比哭好看不了多少。

    梁雨琪这时候还来刺激她,这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万娱集团发布会上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了,当众出丑居然还能如此镇定,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毕竟,两人比身家和能力,梁雨琪略胜她一筹。

    更何况,她现在没有心思和梁雨琪拌嘴,逞口色之强。

    “徐曼,我昨夜在夜店见着楚东了,怎么不见你的身影。”梁雨琪笑着,再次提到了楚东,“诶,好像旁边见着一个美女,和叶流萤有点像,只是光线太暗,看得不是很清楚。”

    梁雨琪心底冷笑一声,她就不相信徐曼会没感觉。

    手机听筒里,便可知道徐曼的精神不是很好。

    徐曼刚刚传出与楚东的婚讯,从理论上来讲,这是徐曼期盼了多少年的事情,怎么会无动于衷。

    由着她的性子,整个阳城的上层人士恐怕早已知道,而她现在最乐意做的事情便是挽着楚东的手,出席着各种宴会,显摆着她作为明星太太的优越感。

    而现在,从徐曼语气里,便可以感觉到她一个人在家,情绪不好。

    这种时候,唯一能影响她情绪的便是楚东。她和楚东吵架了,楚东走了?

    所以,刚才,她才故意提到了楚东和叶流萤的事,其实都是些无中生有的事。

    她的话有没有效力,试了便会知道。

    徐曼“啪”地一声,身子直直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望向窗外的枣子树,眼神里多了几丝狠戾,“这个贱人,就是这个贱人,难怪楚东会离家出走。”

    女人在爱情面前智商通常为零。

    何况是被爱情和嫉恨冲昏了头脑的徐曼。

    梁雨琪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狠戾的笑意,“徐曼,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不就是个男人么?实在不行就不要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明显就是戳着徐曼的心口在说话嘛。

    徐曼呼吸粗重,强忍着内心的痛楚,冷声说道,“雨琪姐,听说你这几天好像过得也不怎么样吧?”徐曼不是傻子,梁雨琪望死里刺激她的话,她怎么不知道?

    徐曼的心确实为楚东所伤,别人说不说都摆在那里,是事实,由不得自己掩饰。

    只是,让梁雨琪这样赤裸裸地讲出来,心里也有几分不好受。

    她-徐曼好歹也是阳城上流中人,能由着别人这样戳着心口讲?

    手机那头,梁雨琪静了半晌,徐曼虽然只是一句不重的话,看来也是正中她的死穴了。

    发布会后,梁氏为了这次发布会上的事情,动用了不少的钱财和关系,总算将事情压下去了。

    但阳城上流社会那些好事之徒的朋友圈里,仍然会有只字片语,更别说宴席上,人家怎么绘声绘色描绘着当时的场景。

    许久,梁雨琪摁下了心中的怒火,声音阴戾低沉,“徐曼,你觉得我们两个这样相互拆台,好么?”

    徐曼静了下来。

    许久,低低地回了句,“雨琪姐,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楚东都走了,我还能干什么了?这次,他是动真格的了。我.....”话至尾声,徐曼声音里透着一丝哽咽。

    为了楚东,她一意孤行,与家人闹不愉快。

    现在,她能向谁去说?

    手机这头,梁雨琪嘴角微勾带起一抹冷笑,果然,不出她所料,楚东走了,离开徐曼了。

    “徐曼,你先别急。楚东这种男人注定离不开你,离不开你弟弟,不妨想想他的软肋在哪儿,想点什么法子,让他重新回到你身边。”

    梁雨琪眼底隐过一丝阴戾,对着手机那头的徐曼,语气轻柔,循循善诱,一步一步将叶流萤再次引入徐曼疯狂的报复中。

    徐曼眼眸微眯,眼底生了寒气。

    对,楚东最在乎什么?叶流萤。

    楚东最怕什么?叶流萤有事。

    放下手机,徐曼依然沉醉在遐想里,只要叶流萤消失于这个世上,不,也可以存在与这个世上。

    她就可以好好利用叶流萤这个筹码,让楚东乖乖听话。

    徐曼赤着脚,走到了厨房,煮了点吃食,等自己的精神好些了,才回到了餐厅。

    或许,她与叶流萤的战争,从她们相识的那一刻已经开始了。

    不管叶流萤怎么想,但是她这辈子的敌人就是她了,只要有叶流萤平平安安的,楚东永远都不好好地待在她的身边。

    沙发上,徐曼拿起手机摁下个熟悉的号码,铃声响了两声便通了。

    “姐,好久不见你的人影了,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不知道怎么搞的,爸今天都说你了。什么时候回家来看看?”徐安接通了电话,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串。

    什么事嘛?

    姐都没有结婚,像是嫁出去了女儿了,整天见不到个人影。

    爸心情不好的时候,整天只盯着他骂。他好受吗?

    诶,谁叫从小到大,他就不是爸的心头肉,爸的心里永远只有姐。哪怕姐当初不顾爸的劝阻,一定要和楚东在一起,最后还不是由了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