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5章 徐曼,我错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徐曼幽幽地叹了声,“徐安,这些日子。楚东的事情多吗?”

    徐安是楚东的经纪人,平日里参演和公司活动都是徐安帮着打理,所以说。没有谁比徐安更了叫楚东的去向?

    徐安心底生了疑惑,疑道。“姐。楚东这些日子不是与你在一起吗?自从上次你说和楚东要结婚了,我为了不给你骂,便给楚东少了许多安排。你不知道。我这心里头疼呢,每天得损失多少人民币呀,光是......”

    徐安话音未落。徐曼便冷冷地打断了他。安排倒是挺好的,只是换成现在就不行了。

    还想到她面前来表功?真的是欠揍。

    “徐安,少废话。现在楚东去哪儿了?你知道吗?”徐曼声音里带着少见的冷冽。更有一丝不耐烦。

    徐安满头黑线飘过。和楚东睡一张床的姐都不知道,他能知道么?

    难道。姐和楚东吵架了?

    不是要结婚了?怎么好好地就吵起来了。

    楚东的性子,隐忍温润。徐安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楚东轻易不会玩失踪。姐的性子就不好说了。从小让爸宠到大,性子自然骄纵些。

    不过这几年,她和楚东不也一直相安无事?

    他也是乐见姐和楚东相好,正因为这样,他每年能从楚东那里得到上千万的酬劳和好处费,有些是明面上的分成和酬劳,有些是暗地里合作公司给的好处费。

    作为一线男星的经纪人,每天都有人往前靠,也有公司拿着大把钞票,只等他一句话,楚东有没有空档?

    这种日子,简直赛过活神仙。

    比继承家里的事业舒服多了,等过几年,钱挣够了,玩过了,再回去接手家族企业不是更好。现在,他还不想失去这份工作,失去楚东这个验钞机。

    但是,楚东真的离开了,他怎么办?

    “姐,你们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徐安眉头轻拧着,心头浮上了一丝不安。

    虽说姐生性骄纵,但是对于他这个弟弟还是挺好的。

    就算再大的事情,电话里,两人总是会调笑几句,今天,姐完全没有这种兴趣,换句话说,没有一丝和他嬉笑的念头。

    直觉上徐安认为,这一次,姐和楚安真的闹大了。

    “没什么事?你暂时不要和爸说,过几天我会回去。”徐曼说罢,便直接挂了电话。

    手机那头,徐安来不及说上几句话,徐曼便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徐曼眉头拧成了一团乱麻,楚东会去哪儿?

    想起梁雨琪在电话里说的话,徐曼心情烦躁到了极点,吸着拖鞋,随意地在客厅里走动着,不时望向攥在掌心的手机,希望能够出现奇迹。

    希望像以往一样,楚东能过给她一个电话,低低地说一声,“徐曼,我错了。”

    别墅外,阳光明媚,徐曼中饭在厨房里随意地吃了点,精神好了许多,坐在客厅里,呆呆地望着掌心的手机,依然没有一丝动静。

    而她,对于楚东的去向,也没有一丝头绪。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徐曼心如刀绞。

    结婚事宜,她已经放了风出去,现在几乎整个阳城的上流人士都知道,楚东要娶她了,她三年的不离不弃终于修得正果了。

    可是,在这节骨眼上,楚东突然失踪了,算什么事?

    以后,她的脸往哪放?徐家的脸往哪放?

    徐曼的心底在呐喊,叶流萤,你真的要逼我么?楚东,你也要逼我么?

    好,既然你们都要逼我,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

    徐曼怒极反笑,拿起手机拨了个她咬牙恨到了极点的号码,这个号码,她在楚东的手机上看到了无数次,草稿箱里,总是有给她的简讯,却从未发出去。

    足以见得,楚东爱叶流萤,爱得深沉,爱得彻底。

    话筒那头电话通了。

    “喂。”

    叶流萤望着这个她已经从手机里删除了的号码,声音低沉,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音色平淡,不带有一丝情感。

    多年的朋友和闺蜜,突然间关系逆转成了仇人,任谁心情也不会平静。

    只是,她仍旧没有删除这个号码,或许,在叶流萤的心底,她总想着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徐曼嘴角啜着一抹冷笑,没有给叶流萤一丝希望,冷声说道,“叶流萤,你现在在哪儿?”

    楚东有没有在旁边?这句话她忍着没有说出来,害怕答案太让她伤心。

    叶流萤微微一怔,徐曼问她在哪儿?这个问题是不是太搞笑了。两人关系已经成了这样,她还好意思问她在哪儿?

    难不成,徐曼想告诉她,她想过来玩?

    只是她能告诉徐曼,她正在季以宸的别墅里等着他回来?当然不能,她做不到像徐曼一样,恨不得全天下的都知道她和楚东之间的关系,唯独瞒着她。

    瞒着她这个不是“外人”的外人。

    害怕叶流萤抢走她的幸福?

    只是能够抢走的幸福是幸福吗?至少她-叶流萤不稀罕。

    叶流萤淡淡一笑,“徐曼,这么多年不见,真没想到,你的口才居然有这么厉害。想当初......”

    徐曼冷笑了一声,“想当初,一直在你的光环下苟延残喘,是吗?”徐曼的声音里带着控诉,夹杂着自嘲的情绪,更有一丝失落和歇斯底里。

    叶流萤微微一怔,声音里带着一丝惊诧,“徐曼,你怎么能这么说?”

    在她的印象里,当年的徐曼一直是个大大咧咧的女生,就算夹在她和楚东中间,也不会有半分不自在,正因为如此,她才不顾楚东的反对,每次带着徐曼一起去玩。

    徐曼冷笑道,“叶流萤,我能怎么说?知不知道你喜欢自作聪明,明知道我一早就喜欢楚东,你们约会硬是拉着我去,想在我面前显摆?还是证明你有多大的魅力?”

    冷冽的声音如同西伯利亚的寒流,直入叶流萤的心底,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叶流萤一直都不知道,她的身边居然潜伏了一个这样的人,亏她一直把她当成好朋友、闺蜜。

    “徐曼,以前的事都过去了。”莫名地,叶流萤心底生了倦意,轻声说道,“以后,我们也不用见面了。至于你现在,不也如愿以偿,马上要和楚东结婚了。还有什么放不下,至于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数落我吗?”

    徐曼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狞笑,还好,楚东果然听了她的话,至少没有和叶流萤在一起。

    但是,就算他现在没有和叶流萤在一起又怎么样?

    以后,也会。

    她,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叶流萤,有件事,我想和你见面聊聊,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叶流萤斜睨了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说不定,季以宸就要回来了。

    虽然她与季以宸只是合约关系,不,现在更是合作关系,隐隐地,她的心里没有那么排斥季以宸了。

    相反,隐隐地,有了一丝期许。

    虽然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季以宸是什么人,阳城商业神话,天之骄子,他的另一半,必定能助他登上商业巅峰的能人。而她,算什么,一个豪门落魄小姐,一个为了生活居然签下苛刻近乎于卖身契的合约。

    这样的女人,对于季以宸来说,有什么用?

    就算偶尔的迷失,也只是对她的不同有了些许兴趣而已吧,很快,就会觉得腻烦。

    “叶流萤,我说话,你在听没有?”徐曼声线上扬了几分,隐隐地带着一丝不耐烦,“叶流萤,别以为我主动给你电话,就怎么样?就算你以前再怎么牛,现在只不过是落魄小姐,一个十八线演员?你以为,你回到阳城,真能在这里翻起几层浪?.....”

    徐曼声音里透着一丝优越感,毫不掩饰地表达着对叶流萤赤裸裸的鄙视。

    在她的心里,现在的叶流萤对她已经没有一丝用处,她的存在无非是影响她和楚东的感情。

    如果不是因为楚东,现在的她,还会给叶流萤一个电话吗?当然不会。

    叶流萤冷冷地开了口,“徐曼,如果你给我电话,只是为了寒碜我,我想你搞错对象了。你和楚东怎么样?现在我不关心,你徐曼有多牛,我更加不关心。这些关我什么事?虽然叶家败落了,至少我还可以讨生活。”

    徐曼嘴角啜笑,冷冷笑道,“叶流萤,真想不到,你还记得你们叶家,想必你也记得你死于非命的父母吧。对于他们的死,我倒是知道一二,如果你想知道,那就过来吧。”

    “你,你知道些什么?”叶流萤完全没了之前的冷静,冲着手机那头的徐曼怒道。

    叶家和徐家一直有业务往来,两家关系一直挺好,怎么突然间叶家出了事,而徐家没有一点表示,这是否代表徐家知道内幕,秘而不宣?

    徐曼冷笑道,“叶流萤,我在西郊天门寺等你,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过时不候。”说罢,徐曼直接摁了电话。

    从叶流萤迫切的声音里,徐曼知道,这一次,叶流萤上勾了。

    叶流萤所住的地方,离天门寺至少需要半个小时,意味着她根本没有时间和谁联系。

    可是徐曼不知道,叶流萤住在季以宸的别墅里,从这里到天门寺近了许多,二十分钟车程便可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