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6章 叶流萤,总算是有进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流萤放下电话,直接换了鞋子,来不及思索事情的真与假。抓起包冲出了别墅。

    毕竟对于叶流萤来说,回国目的除了楚东,便是了解父母死于非命的真相。叶家败落的真相。只要关系到这一点,不管上刀山还是下火锅。她都会去。

    天门寺。叶流萤、楚东和徐曼都很熟悉,也是当年他们经常去的地方。

    虽然地处郊区,但是香火兴旺。一年四季香客不断。

    寺里僧人很多,应该徐曼耍不了什么花样。

    出了别墅区走到街道上,过了几分钟才好不容易拦了辆的士。这几分钟对于叶流萤来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

    徐曼是典型的大小姐性格,做起事情来通常是情绪左右,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想说了。

    徐曼说了。要她半小时赶到。如果她没有赶到,徐曼说不定真走了。

    “师傅。麻烦你快一点好吗?”

    在叶流萤的不断催促下,司机神情冷了几分。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客气,“美女,你当我这是航空飞机。还是直升飞机?没见着前面有那么多的车子。”

    再催下去,他都成了神经衰弱了,说不定驾着车,直接冲上了旁边的护栏。

    叶流萤面露尴尬,确实刚才她催的紧了。

    悻悻地坐回了后座,叶如陌拿出手机给季以宸发了条信息,“季总,我下午有点事情出去一下,麻烦你在外面吃点吧。”

    会议室里,人声鼎沸,以刘亚纶为首的旧城改造小组成员们,精神奕奕。

    此次,万娱集团公司拿出的方案,他们非常满意,一个个畅想着旧城改造后的新面貌,想象着在自己手里,阳城旧城面貌将得到大的提升。

    作为政府官员,能够在卸任之前给自己挣点功绩,这是最大的荣誉。

    就算若干年之后,他也可以自豪的说起,某某旧城改造,是由他们执笔的。

    刘亚纶怀揣着两串钥匙,更是眼底放光,直觉得钥匙沉甸甸的,身子又是轻飘飘地,个中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做梦似的,就给女儿挣了一座海景别墅,一辆豪车。

    先前被人下套的事情,早就被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或许,在他的心里早就知道,下套的事情也许和季以宸脱不了干系,但是又如何,人家现在一出手便是这么大方,更没有提下套的事?

    只要他帮季以宸办好了事,凭着季以宸的能力,这事能出幺蛾子么?当然不会。

    手机叮铃响了一下。

    一条信息映入眼帘。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叶流萤,总算是有进步了,知道主动给他发信息了,告诉他去向了。

    轻轻地摁了个字-好,回复了过去。

    嘴角的弧度,依旧没有消失。

    刘亚纶一直仔细观察着季以宸的情绪,现在的季以宸等于他的财神爷,只要季以宸微微皱下眉头,政府可能损失几千万,只要他淡淡一笑,政府可能多了几千万。

    个人,更不用说了。

    旧城改造项目牵涉面何其广,不说别的,就算给他们在座的每个人,一人一套低价房子,个中省出来的钱,够他们上一辈子的班了。

    “季总,要不今晚就一起吃个饭吧。”刘亚纶望着季以宸似是愉悦的面庞,轻声说道。

    季以宸慢慢合上手中的合约,轻声回道,“好,一切听刘处安排。”

    反正回去,叶流萤不在家里,他一个人待着也觉得冷清,索性就陪他们吃上一顿饭。

    不由得,季以宸心里头涌上了一句话。

    谁说的?

    一个人不孤单,想念一个人才孤单。

    第一次,他尝到了孤单的味道。

    天门寺前,是一个宽敞的停车场,和以往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

    叶流萤从的士上下了车,远远地便见着辆红色的小车,见到叶如陌开了车窗,鸣了车笛。

    徐曼伸出头来,冷冷地打了声招呼,“叶流萤,上来吧。”

    “怎么?不是去寺庙?”叶流萤疑道。

    29

    接近黄昏时的天门寺,清冷幽静,带着一丝肃穆。

    停车场里,稀稀落落地停着几辆车,徐曼的红色跑车停在停车场的最里端。

    徐曼随意的穿着一身休闲服饰,傲娇的脸上难掩一丝憔悴,与当日的徐曼相距甚远。

    徐曼给了叶流萤一个白眼,冷冷说道,“你以为我们过来是去寺庙烧香拜佛?”神情里带着一丝冷漠和倨傲,这种表情让叶流萤想起的饭局,想起了徐曼和楚东在饭局上的表现。

    想起了当年她、楚东和徐曼一起来到天门寺游玩时,是何等的惬意和美好。

    美好的年纪,单纯的心思......一切的一切都让人为之缅怀。

    谁曾想到,当年,看似友好的氛围已经藏下了如此龌蹉的心思?正因为徐曼龌蹉的心思,才让她痛不欲生。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生命可以重来,叶流萤情愿不认识徐曼。

    叶流萤拉开了副驾驶上的位置,坐好了,轻声问道,“徐曼,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说了吧。”她不敢奢望徐曼能有什么好心,单纯只是为了告诉她事情真相才约她出来。

    徐曼斜睨了眼叶流萤,冷冷笑道,“叶流萤,急什么,我们好歹认识了这么多年,何必一见面就针尖对麦芒?”徐曼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声音却是万分的冷淡。

    心底和叶流萤一样,巴不得马上结束这无聊的谈话,但是她怎么会放弃这难得的机会?

    叶流萤嘴角啜起一抹苦笑,“徐曼,你能说出这句话,我真的很吃惊。吃惊到你与上次饭局里,是否为一个人?其实你与楚东在一起,关我何事?如果楚东真心喜欢你,你又何苦针对我?更何况,你们快要结婚了,又担心我做什么。”

    车窗外,微风拂过,停车场外的林木沙沙作响,叶流萤幽幽的声音带着一丝莫名的怅意,随风飘去了远方。

    没想到,回国内三个人第一见面的场景,既然是如此的戏剧性。

    提到楚东,徐曼敛了眸子,望向虚无的远方,眼底再次生了寒意。

    心底冷哼道,叶流萤,你一再在我面前提起楚东,不是仗着自己知道楚东喜欢的原本就是你?现在,他为了你,居然和我玩起了失踪。这婚能结成么。

    再抬头时,脸上已复于清冷的神情,冷冷说道,“叶流萤,你应该知道我对楚东的感情。从一开始他一穷二白的进入娱乐圈,到现在的一线男星,是我,是我领着他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叶流萤,你好好地待在国外不行?偏偏要回来。不为别的,就为看着你碍眼,我也要你走。”

    叶流萤,“......”

    只为见了她碍眼,天底下还有这样蛮横不讲理的人?怎么那么多年的相处,居然没看出来?

    徐曼自顾自地说着,“叶流萤,以前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只要你离开楚东,离开阳城,这里的一切与你无关。我就把真相告诉你,怎样?”

    说罢,拿起旁边的一瓶水,径自喝了一口。

    叶流萤接到徐曼的电话便急急忙忙出了门,这会儿到了天门寺,与徐曼说了这么久,更是口干舌燥。

    徐曼斜睨了眼细汗涔涔的叶流萤,低声说道,“叶流萤,真是不好意思呀,我的车子前几天借给别人开,没想到今天才发现空调坏了,就委屈你了。”

    叶流萤没有作声,起身下车想下去买水喝。

    徐曼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指握紧了矿泉水瓶,慢条斯理喝了口水,斜睨了眼空无一人的停车场,轻声说道,“叶流萤,我告诉你,等会我可是还有事要办,不要让我等太久。”

    顿了顿,接着说道,“如果你不嫌弃,后备厢里有一件水,你就随便拿瓶喝吧。”

    嫌弃?

    叶流萤心底冷哼了声,只是嫌弃?上次琉璃山的事情,还萦绕在心头,每每想到徐曼时,眼前便会浮现出刀疤男猥琐的神情,现在还心有余悸。

    谁知道徐曼有没有在水里下毒?

    瞧着饭局上,徐曼对她歇斯底里的模样,徐曼的心底应该巴不得她快点死去吧。

    下了车,叶流萤站在车子旁,望了眼余晖下的天门寺停车场,空无一人。

    远处停车场连着天门寺前的台阶处,一直摆放着的摊位也渺无踪影。如果上天门寺,没有半个小时下不来。

    “呲”地一声,后备厢开了。

    叶流萤走了过去,里面摆放着一件矿泉水。叶流萤知道,徐曼有个习惯,口渴的时候就喜欢喝矿泉水,没有喝其他饮料的习惯。

    总不至于,徐曼真想下药毒死她?

    毕竟以徐曼在阳城的名气和地位,至于对一个毫无地位和影响的人下毒手?

    叶流萤踌躇着,狐疑着,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指拿起了其中一瓶矿泉水,想了想,不放心,又换了瓶,才走回了副驾驶。

    伸手拧开,发现瓶口并没有异样,用力将瓶盖拧开,喝了起来。

    真是口渴极了,早知道应该从家里带瓶水过来了。

    徐曼神情一如先前的冷漠,冷冷地望着叶流萤,轻声说道,“叶流萤,你有没有想过,你先前遭受过的磨难都和谁有......”徐曼的声音和身影在眼前日渐模样起来。

    叶流萤心底一颤,极力想恢复清醒,无奈没有一丝力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