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7章 季以宸,叶流萤可能出事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皮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沉重,脸露惊恐之色。低低地对着徐曼吐出一个字,“徐......”话未说完,眼睛闭上了。头歪向了一旁。

    徐曼冷笑一声,拿起叶流萤手中滑落的矿泉水瓶。心底暗道。叶流萤,你个小贱人,居然想和我斗。

    那箱矿泉水瓶瓶都有毒。任你喝哪一瓶结果都一样,还想防着她。

    来之前,每一瓶矿泉水瓶盖下。她都用极小的针眼注射了强力催眠的药物。只有这样,才能不让叶流萤发现。

    从家里一路赶过来,她就故意和叶流萤磨时间。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有更大的机会。毕竟。这里是天门寺,她不想做出当众敲晕谁的举动。

    叶流萤身子歪歪地倒在副驾驶上的真皮椅上。精致的五官在余晖下,更显出了几分迷离美。粉嘟嘟地嘴唇微微翘着,似是向徐曼宣战。

    徐曼眼底生了恨意,拿起叶流萤身边的白色小坤包。心底恨意更浓,如果她记得没错,这个白色小坤包还是楚东送给叶流萤的生日礼物,这是楚东第一次送东西给叶流萤。

    叶流萤拿着它在徐曼面前炫耀了许久,整天背着它在徐曼身边晃来晃去。

    一个小小包就让叶流萤当成宝贝一样,徐曼心底那个恨呀。

    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

    这个包都残旧成什么样了,叶流萤居然还整日里背着它,是在告诉楚东,她一直放不下他?还是想告诉楚东,她想和他旧情复燃?

    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徐曼都不允许。

    她不能允许叶流萤对楚东一点点觊觎之心,以前是,现在更是。

    徐曼强忍着毁了叶流萤那张精致容颜的歹毒心理,拿出手机给叶流萤拍了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

    毕竟,她现在的目的,只是想逼楚东出来。

    如果真的毁了叶流萤,楚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也许会彻底离她而去。

    这种结果,是她不想要的。

    自始至终,她只有一个目的,让楚东回来,越快越好。

    徐曼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地点了下手机上几个按键,是她这几日按得最多的几个数字键,只是对方一直没有反应。

    照片发送后,徐曼便静静地坐在驾驶室等待着楚东的反应。

    果然,一分钟不到,楚东的电话便进来了。

    话筒那头传来楚东急切的声音,“徐曼,你现在哪里,流萤怎么会和你在一起?流萤她是怎么了?”

    楚东声音急切,带着一丝压抑,如果不是叶流萤在徐曼手上,他的态度早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徐曼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苦笑,望向副驾驶上的叶流萤,眼神里带着一丝茫然和恨意,冷冷说道,“楚东,这两天你一直不接听我的电话,叶流萤一有事,你便马上打了电话过来。你有没有问过我一个字,我这两天过得好不好?”

    徐曼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和无奈,曾几何时,她期望她和楚东之间,能像当初的楚东和叶流萤一样,两人好得像是口香糖,谁也离不了谁。

    她以为,只要叶流萤消失,一切便可以,确实也是,叶流萤离开了,他们有过一段和谐的时间,只要楚东能在她身边,就算心里藏着叶流萤如何?至少,他的人还是她的。

    而现在,叶流萤回来了。

    楚东不但心走了,人也走了。

    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得来楚东一句话的安慰,第一句,便是流萤怎么样了。

    叫她如何不气?

    手机那头静了下来,半晌,楚东轻轻回道,“徐曼,你不要这样,你知道,我们之间其实并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你放过我,放过流萤,好不好?只要你愿意,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徐曼嘴角啜起一抹冷笑,冷冷说道,“楚东,你真的为了叶流萤,什么都答应我?”

    楚东沉吟半晌,低低地回道,“徐曼,除了与你结婚,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你可以做我的经纪人,包括每年那么多的钱你都可以拿着,我只要够两人的生活费就可以了。”

    “呵”,徐曼自嘲地轻笑了声,到现在为止,楚东还在想着要和叶流萤在一起。

    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想着和她在一起。

    究竟置她于何地,置徐家于何地?难道他忘了当初是谁将他一手捧了上来。

    徐曼没有吭声,楚东急了,连声说道,“徐曼,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喜欢,我可以将我名下所有的产业都给你,也算是这么多年来,我给你的报答。只要你能放过流萤。”

    叶流萤娇软的身躯斜斜地躺在副驾驶上,凌乱的发丝随意地露在半裸露的肩膀上,长长地睫毛微微颤动着,性感迷人。真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尤物啊。

    只是在她看来,就这么令人讨厌?有一种让人毁了她的冲动。

    叶流萤睡意浓浓,徐曼心底恨意更浓,挂断手机,一脚油门踩上,车窗门关上了,打开车内空调,车子驶离了天门寺。

    楚东放下手机,脸色沉如水,徐曼的性子,他自然清楚,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他刚才也不过想趁着这个机会让徐曼对他死心而已。

    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激怒了徐曼。

    现在在徐曼看来,只有毁了叶流萤,他才会真正属于她。

    楚东拿起手机拨了过去,占线,再拨过去,无人接听,再拨过去,无人接听。

    楚东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一次次地打量着照片。

    叶流萤身子歪歪扭扭地躺在车子副驾驶上,不省人事,看情形应该是被下药了。从照片上车里的内饰来看,是徐曼的车子,结合车窗外的天空颜色,应该就是刚拍下来的。

    只是天空角度不是很多,看不清楚究竟在哪里。

    况且,叶流萤被徐曼下了药,躺在她的车子里,会去何地?徐曼会怎么对付叶流萤,谁也不知道?

    刚才,他低估了徐曼的恨意,高估了她对金钱的占有欲。

    或许,在徐曼的心底,只有毁了叶流萤,这辈子,她才会觉得安心吧。

    放下手机,楚东面沉如水,拿起手机重新拨通了一个号码。

    手机通了,手机那头传来一声冷冽的声音,“喂。”伴随着嘈杂的声音,似乎季以宸正在参加一个重要的饭局。

    “季以宸,叶流萤可能出事了。”楚东自动忽略了对方冷漠的态度,顾不上寒暄几句,急忙说道。

    “砰”地一声,手机那头传来酒杯掉落在地的声音,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

    车子几经周转,终于停在一处废弃的仓库前。

    这是离天门寺不远处的一处仓库,徐家的产业,原来是用来放走私货的地方,这些年,走私生意不好做了,这处仓库便闲置了下来。

    这地方冷清,又有着徐家的产业,就算停上一两台车,也不让人生疑。

    很快,一辆黑色别克凯越悄然驶入,在仓库面前停了下来。

    车上下来了一个脸上有条刀疤的男子,后面跟着一个黄毛和紫毛。

    刀疤男子斜睨了眼徐曼的红色兰博基尼,邪笑着,“不愧是徐大小姐,天天开着这样的跑车兜风,真是羡煞旁人啦。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也有这样的机会。”

    黄毛和紫毛嘿嘿地笑着,凑了上来。

    徐曼冷冷瞄了眼刀疤男,从包里拿出几沓百元大钞扔了过去,冷冷说道,“马长龙,废话少说,这是给你们的酬劳,将她拉进去,随便你们怎么处置?只要不弄死就行了。”

    只要不弄死?

    马长龙兴奋得双手交叉搓着,干笑了两声,斜了眼驾驶室里斜躺着的叶流萤,酥胸半裸,五官精致,微卷的发丝凌乱的搭在白皙的肌肤上,更添了几分诱人的味道。

    只是好像有点面熟呢。

    喉结滚动,吞咽了几口唾沫。

    小心翼翼地接过徐曼手中的几沓人民币,眼底色咪咪的,声音颤道,“徐大小姐,又有美女玩,又有钱收,这样的好事,以后可要多照顾小弟呀。只是这小妞看着有点面熟,是不是她得罪徐大小姐了。”

    上次的事情,马长龙仍然是心有余悸,为了慎重,免不得多问了句。

    徐曼不胜其烦地斜睨了眼马长龙,冷冷说道,“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拿钱办事,做完就走,谁会管你。小心点便是了。”说罢,从车上递了几个避孕套过去,“记得,戴好套,别让警察逮到了,找你的麻烦。”

    马长龙嘿嘿两声,挠了挠头,轻声说道,“还是徐小姐想得周到,我们这就去办。”

    在马长龙眼里,徐曼是什么人,骄纵蛮横的豪门小姐,他们这种人讨生活,就离不了徐曼这样的人。

    就算出了事,徐曼也逃脱不了关系,光是这一点,徐曼就不会让他们有事。

    上一次,这位姑娘估计是瞎猫捧着死耗子了,才遇上季以宸来给她帮忙,这一次,在这荒山野岭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看谁能来救她,办完了事,收了钱,马上走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