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8章 美女,别心急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还有比这更美的事吗?

    马长龙一声吆喝,黄毛和紫毛马上到了副驾驶旁,将驾驶室门打开了。

    在徐曼的怒视下。小心翼翼地将叶流萤拖了下去。

    生怕剐蹭了车门上的油漆,或者碰脏了什么内饰。在徐曼的眼里,叶流萤还比不上她车里的内饰。

    多番搬动下。叶流萤幽幽地醒了过来,头疼地厉害。

    望向面前似曾相识的面孔。望向旁侧荒漠的空地和废弃的仓库。心底突然抖了个激灵,怎么回事?

    她明明在徐曼的车里,怎么一下子到了这里?

    她是在做梦?

    不对呀。旁边男子的粗重呼吸不时地传了过来,不像在梦里。

    这是什么地方?

    两边胳膊被人架着向着仓库外走去,叶流萤晃了晃晕沉沉的脑袋。眼前事物日渐清晰起来。

    对。这里确实是废弃的仓库。

    旁边的男人,明明就是上次欺辱她的男人-刀疤男。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叶流萤想夺路而逃。无奈腿脚无力。声音更是发软。明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喊出来却成了蚊蝇之声。疲软无力。

    心底却有一种莫名的渴望。

    天,她是被徐曼下药了。徐曼真想毁了她。

    马长龙色眼迷离,望着晕沉沉,脸上蒙着一层红晕的叶流萤。笑了,“美女,别心急呀。这一次,我们好好玩玩,将上次漏下的一起补回来。”

    旁侧的黄毛紧了几步,跟了上来,“小美女,上次因为你的事情,哥几个躲了好些天,都憋坏了。这一次,你就好好补偿哥几个,也不枉哥几个担惊受怕了这些天。”

    马长龙横了眼黄毛,黄毛悻悻站到了后来,脚步仍旧紧跟着,眼神不忘了扫视着叶流萤凹凸有致的身材。

    望着不远处的仓库大门,心底直痒痒。

    心里直抽抽,快点,快点,老大上了,就轮到他们了。

    风声猎猎,叶流萤脑袋愈加清醒了。

    侧眸望向旁边的马长龙,忍住心底的悸动,打起精神说道,“大哥,求你放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钱,我有很多钱,我都可以给你。”

    虽然她还欠着一屁股债,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只要刀疤男能够放了她,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这荒山野岭的,让哪儿搬救兵?

    马长龙邪笑着示意一旁的黄毛去开仓库大门,嘴里邪笑着,安抚着脸色愈来愈潮红的叶流萤,“宝贝,瞧你憋得这么辛苦,别着急,哥哥马上就给你泻火了。至于钱不钱的,以后,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从今以后,哥罩着你了。”

    叶流萤暗自翻了个白眼,强忍住一脚踢向马长龙子孙根的冲动。

    事实上,她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哪里踢得动?

    叶流萤只得压抑着心底的恶念,继续循循善诱,心底巴望着出现奇迹,能有人平空出现救他一命。

    “大哥,你这样做是犯法的,要是惹上命案什么的就不好了。我瞧着几位还年轻,以后还有大把前途,何必要犯法呢?”

    马长龙嘿嘿干笑了两声,在叶流萤的脸上轻拧了一把,淫笑道,“想不到,妹妹还知道关心哥了。放心,现在的警察对于一般的强案没有兴趣。再说了,等哥办完了,打算将你收入麾下,以后做哥的正牌女友,还有谁敢说哥犯案?”

    旁侧,黄毛开门的手顿了顿,什么意思?

    大哥要这位身材喷火的美女当她女朋友,那他们不是白忙活了一场,别说吃肉,连汤也喝不上了。

    不过,也是,这是身材和相貌喷火的美女,谁也不想天天搂着,抱着。

    瞧着这模样,肯定勾上了徐大小姐的凯子,不然徐曼怎会一而再再而三,想毁了她。

    要怪就怪她长得太好看了吧。

    “磨叽什么?快点。”

    一把废锁,黄毛都磨了这么久,马长龙忍不住冒火,瞧着叶流萤满脸情欲的模样,他的小弟弟都快撑破裤裆里。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咔嚓”一声,锁掉了,吱呀一声,黄毛推开了厚重的大门。

    马长龙和紫毛架着叶流萤走了进去。

    不远处,徐曼红色的兰博基尼跑车静静地停在停车场里,见马长龙和叶流萤的身影消失于仓库外,打开车窗,将叶流萤的白色小坤白扔出车窗外,油门一踩,调转方向盘,即刻驶离了现场。

    嘴角啜起一抹冷笑,叶流萤,这一次,任你有三头六臂,总逃脱不了吧。

    仓库里,光线愈加黑沉,隐约可见模糊的身影,马长龙将瘫软如泥的叶流萤扔在一堆废弃的纸箱上,示意紫毛和黄毛离他远点。

    狞笑着走了过去,双手交叉来回搓动着,兴奋地难以自抑,“妹妹,哥从来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干过谁,今天你算是给哥开了洋荤。说说,出去后,想要点什么,哥都给你买。”

    偌大的仓库里,只有大门处有一丝光亮,隐约可见叶流萤的表情。

    怪异,惊恐,突然惊叫了一声,声音里带着一丝莫名的惊恐,“谁?大哥,你身后是谁?”

    马长龙面露疑色返过头一看,没谁?

    叶流萤趁着暗色,身形一闪,躲入废纸箱后。

    她的腿脚早已恢复活动能力,只是为了麻痹刀疤男,不得不装出一副没有恢复的模样,只是,仓库没有其他出口,废弃已久,根本没有什么藏身之处。

    怎么办?逃得了一时,算一时吧。

    马长龙返过头来,发现上当了,怒目圆瞪,一声怒吼,“把门关上,这娘们跑了。”马长龙跑上门口左侧大闸,一把拉开,仓库内灯火通明。

    本想着黄毛和紫毛在这里,暗地里办这事方便些,没想到,这娘们居然使诈,叫他如何不气?

    马长龙眼底生了戾气,望向叶流萤逃窜的方向,心底冷笑着,臭娘们,既然你敢耍老子,不如就让老子给你来个车轮大战,让你尝尝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滋味。

    黄毛守在门口,马长龙和紫毛分头包抄,偌大的仓库内,早已空空如已,除了一堆堆废弃的纸箱,根本是没有藏身之处,在灯光的照射下,叶流萤的身影更是一览无遗。

    本想趁着暗色逃匿,如今更是绝了这个想法。

    马长龙脸色沉沉,一副不放过她的模样,紫毛更是兴奋难耐,从老大的眼神里,他已经知道,这妞,他终于可以偿上一口了。

    叶流萤脸色绯红,极力捂着胸前半裸的酥胸,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可是已经到了墙角,无路可退。

    眼底的惊恐是显而易见的,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紫毛更是一脸兴奋地望着惊慌失措的叶流萤,如同小电影重现,心底冲动莫名,碍于老大在场,不然他早已一个箭步上前扯碎了叶流萤的衣裳,狠狠地蹂躏她。

    马长龙死盯着叶流萤半裸的酥胸,淫笑着,“美人,这次别怪哥对你不客气了,是你耍哥在先,由不得哥。知道吗?”说罢,一个猛虎扑食扑了上来。

    “砰”地一声,紧闭地大门被踢开了。

    几条身影出现在了仓库门口,为首的身材硕长气势冷冽,面色铁青,如果眼风能杀人,马长龙等人早已死了无数次。

    是他?

    真的是他?

    叶流萤使出全身力气,喊了声,“季以宸,救我。”说罢,身子软软地瘫了下去,她早就撑不了了。

    季以宸身后,楚东手拿白色小坤包追了上来,蓦然听到叶流萤一声疾呼,身形定住,站在那里,几乎不能呼吸。

    季以宸?

    什么时候,叶流萤出现危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他了。

    不应该是他吗?楚东拿着白色小坤包,怎么也想不明白。

    马长龙见着季以宸,腿脚便发软,刚才为了强上叶流萤,连防身的匕首也扔在一旁了,只为了方便上叶流萤。怎知道,就算在这荒野之地,季以宸也能找过来。

    难道,上一次,根本不是巧合?这姑娘和季以宸很熟,瞧着情形熟得不得了。

    马长龙懵了,如果知道是他,他怎么敢惹?

    难不成徐曼想惹的对象居然是季以宸,或者是她看上了季以宸?马长龙满头黑线,根本想不通。

    当下,嘴角喃喃,腿脚发软,冲着季以宸直挺挺地跪了下去,“季总,小的,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得罪您了。上次的事情,以为是巧合,谁知道,这位姑娘是您的心头肉呀。”

    马长龙趴在地上,头直磕,心底暗自骂着徐曼,这个臭婊子,又被她摆了一道?要是知道这妞是季以宸的马子,他怎么敢惹?就算借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

    季以宸未曾吭声,大步跨过叶流萤,一把将叶流萤抱了起来,冷冷说道,“上次的事情,还没找你算帐,这一次居然又犯了。真的是.......”牙齿缝里透出的寒气,让人不寒而栗。

    “仲硕,这事就交给你处理了。”说罢,抱着浑身滚烫神智模糊的叶流萤,大步向着仓库外走去。

    行至门口处楚东身旁时,将楚东手中的白色小坤包一把扯了过来。楚东怔怔地站在原地,望着面前的场景,忘了出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