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9章 一夜缠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斜睨了眼楚东,冷冷说道,“楚东。管好你的女人,别逼我出手。”

    “是,季总。”

    季以宸抱着叶流萤扬长而去。留下一溜怔愣当场的众人。

    黑色宾利车里,季以宸面沉如水。车速开得飞快。

    旁侧。副驾驶室,叶流萤脸色潮红,心底的欲望折磨着她。欲火焚烧,朱唇不断轻舔着,嘴里含糊不清地轻吟着。

    季以宸被她撩拨着欲火中烧。心底压抑许久的欲望。在这一刻即将爆发。

    喉结滚动,欲火不断吞噬着他的理智。

    不到二十分钟的车程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好不容易。才驶入了南街别墅。

    顾不上停入车库里。直接下了车。抱着浑身滚烫,被媚药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叶流萤进了别墅。

    叶流萤双手勾住季以宸的脖子。嘴直往季以宸胸膛里蹭,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要,我要,给我。”精致的五官。白皙的面容经过情欲的渲染,愈加迷人。

    季以宸呼吸粗重,望向面前的叶流萤,心底暗道,好了,这一次,你别说是我强上了你。

    叶流萤美眸迷离,不顾一切地撕扯着季以宸的衣裳,宽阔的胸膛在裸露在叶流萤的面前,如同沙漠里干涸已久的徒步者,见到了久违的甘泉,不顾一切吸允了起来。

    胸膛处湿湿的酥麻的感觉传了过来,季以宸心底欲火更是撩拨了起来,三步并作一步跨上了面前的台阶,分秒钟已经进了主卧室,强自摁下心头的欲火,将叶流萤轻轻地放在柔软的床上。

    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叶流萤娇软滚烫的身躯,凑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叶流萤,你知道我是谁?”

    就算再饥渴,他也不想当成谁的影子。

    熟悉的体味传了过来,叶流萤一把揽住了季以宸的脖子,娇嗔道,“以宸,我要,我要......”

    季以宸眉宇间都是笑意,一把撕下叶流萤凌乱的裙子,性感的薄唇覆了上去,手忙脚乱地褪去身上的衣物。床下,他和叶流萤的衣物凌乱地洒落着,室内弥漫着爱的气息。

    这一刻,他实实在在地拥有了叶流萤的身心,柔软的触感传来。

    季以宸手握着叶流萤胸前的浑圆,身子狠狠地嵌入叶流萤的身子,一声长长地呻吟传了过来,叶流萤长长地低叹了声,两人抵死缠绵。室内,只有两人的轻吟声。

    一时间,春色无边。

    .......

    整个晚上,不知道季以宸伏在她的身上要了多少次,周身被季以宸啃噬的体无完肤,直到天色发亮,季以宸才紧拥着叶流萤睡了过去,双手仍然放在她胸前两团浑圆上,不肯离去。

    直到窗外,传来鸟鸣雀跃声,叶流萤才醒了过来。

    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和季以宸紧紧纠缠在一起,她侧躺着,季以宸紧实的胸膛紧紧贴着她的背部,都可以感觉到季以宸某处正抵着她的屁屁,修长如玉的手指包裹着她胸前的浑圆。

    异样的触感传来,叶流萤轻轻舔了舔唇角,身子酸软无力的感觉传来,叶流萤白皙的脸颊顿时红了。

    昨晚怎样的抵死缠绵才有今日这样的酸痛感,更奇葩的是,季以宸睡意沉沉,双手却紧紧钳制着娇软的身躯,左手更是毫不知耻的紧捏着她的浑圆。

    脑袋胀痛,片片记忆碎片在脑海中划过,昏迷前最后一刻,她在徐曼车里。

    后来醒了过来,却被刀疤男要挟,结果季以宸及时赶到,救了她。

    结果,结果她搂住季以宸求欢......

    叶流萤强忍住撞墙的冲动,小心翼翼地想将季以宸的双手拨开。

    现在,她没有什么想法,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以季以宸疯狂,要是醒了,指不定又会狠狠啃噬她一番。

    一个手指头,二个手指头,三个手指头,.......

    季以宸轻吟了声,微微动弹了下,将叶流萤娇软的身躯抱得越发紧了,感受着季以宸某处的变化,叶流萤暗自骂了声自己,微微地挪了挪身子,在季以宸的手臂里转了个圈。

    眼睛望向季以宸,天啦,季以宸正眼勾勾地望着她。

    叶流萤白皙的脸蛋顿时红得像是渗出血的猴屁股,嘴角啜啜嚅嚅,“你醒了?.....”

    什么季总,什么季以宸,什么以宸,都被她抛之脑后,脑袋里一片空白,只剩下昨夜缠着他交欢的片段。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狡黠的笑意,伸手将叶流萤的脑带了过来,性感的嘴唇在叶流萤的额角轻轻吻了吻,眼底满是宠溺,轻声说道,“早。”

    叶流萤羞得直想找个洞钻进去。

    “那个,那个,昨夜,是药的问题,你知道的。”叶流萤飞快地说出了口,生怕季以宸赶在她的面前说出她疯狂的一面。

    季以宸脸色微沉,轻声说道,“我知道,不过,你昨晚表现不错。”

    很快脸色复于正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心底暗道,就算是药的作用,不至于要了那么多次,药力还没褪去。

    好吧,你脸皮薄,就由着你。

    叶流萤低着头,感受着两人之间不断上升的暧昧气氛,低声说道,“那个,你可不可以把我放开了,我今天还想去公司转转。”

    感受着季以宸身体的微妙变化,叶流萤尽量让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不想因为她行为不当,再次勾起季以宸的兽性。

    季以宸轻笑了一声,修长如玉的手指从叶流萤的腰间移到了下巴,浅笑道,“叶流萤,好像你在我的公司里上班吧?”

    叶流萤冷汗直流,“......”

    似是忘了这一茬,这个借口也太逊了。

    “叶流萤,你不会这么快就打算过河拆桥了吧,昨夜谁求着我给你当解药来着?”某人就这样一丝不挂与叶流萤躺在床上,谈着昨晚谁欠着谁的,脸上没有一丝难为情,不时地在叶流萤身上吃把豆腐。

    叶流萤满头黑线划过,“......”

    “那,你的意思怎么办?”

    季以宸一脸兴味地望着叶流萤,嘴角啜起一抹笑意,低低地说着,“叶流萤,肉债还需肉来偿,你说呢?”

    叶流萤,“.......”

    来不及逃跑,身子已经被季以宸狠狠地钳制,翻身爬了上来,动作迅捷,丝毫不逊于传说中的零零七。

    “唔.....”还没有说话,嘴唇已经被季以宸狠狠地啃噬着,双手毫不客气地在身上四处游曳着,蹂躏着,狠狠地压榨着她的一切,想要索求的更多。

    卧室里,只有她和季以宸的轻吟声,啪啪声。

    ......

    不知过了多久,季以宸才拥着叶流萤躺了下来。

    叶流萤脸上潮红未褪,季以宸右手轻抚着叶流萤白皙的脸颊,左手仍旧放叶流萤胸前的浑圆上,不肯离去。

    “小妖精,做得不错,这一次就放过你了。”

    叶流萤咬唇,望向季以宸仍然在肆虐胸口处的手指,暗道,这是放过她了?

    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低声说道,“季以宸,你能不能将你的爪子挪开?”

    季以宸抿嘴一笑,在叶流萤身上轻捏了一把,“好吧。今天起床了,晚上再接续。”

    啊?

    叶流萤从床上一跃而起,望着季以宸怒目而视,冷声说道,“季以宸,这是谁给你的权力,想想,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合约关系。上面清清楚楚地注明了,不能有肉体接触。”

    季以宸嘴角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眼睛贪婪得打量着叶流萤裸露的上身,“是吗?我想,我得回去再读下小学才行,合约上有些字,我真的不太认识。”

    “你......”叶流萤彻底无语,一把抓起床上的枕头,挡住了面前的春光,怒道,“流氓,无赖。”

    季以宸挑眉,一脸兴味,笑道,“好,在你面前,我就愿做个流氓。”说罢,作势过来扯下叶流萤胸前的枕头。

    叶流萤扶额,“......”

    见过不少人,真的没见过这样的人。

    传言中,说他怎么高冷,怎么装逼.......

    现在看来,就是一个典型的闷骚,典型的流氓,......叶流萤将所有能用到的词语,都用上了,依旧不能解恨。

    心底默默地将季以宸祖宗十八代默默地问候了个遍,情绪才缓了下来。

    暗自想了想,也罢,暂时不好他计较了。

    就当是被狗咬了吧。

    回国后,进了娱乐圈,别的事没干,至少观念上开明了不少。

    如同阿Q,自我催眠,这个社会,她的初夜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离开这里,离开季以宸,又可以重新开始。

    想法刚落,叶流萤趁着季以宸没注意,一把卷起床上的被子,连爬带跑,颠颠地跑去了隔壁客房。

    身后,传来季以宸的轻笑声。

    这个女人,他现在越来越感兴趣了。

    叶流萤快速回了房间,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颠颠地跑了回来,搂住被子,站在门口处,脸色绯红,轻声问道,“季以宸,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季以宸站在床边上,正准备去卫生间冲澡,蓦然见到叶流萤如此模样,强忍住心头的笑意,轻声问道,“什么事?”

    “那个.....”叶流萤挠了挠头,又提了提往下滑去的被子,低着头难为情的说道,“其实,就是上次,在你家里那次,好像.....好像有垃圾落在你床上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