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0章 叶流萤,你要向我道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以宸挑眉,一脸兴味,定定地望着叶流萤。不曾说话。

    叶流萤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季以宸。就是你季家房间被子下面的那床床单,你拿走了没有?我不想让别人看到。”叶流萤一憋着一口气。将所有的话说了出来。心里觉得痛快多了。

    免得整日里提心吊胆,脏兮兮的被子藏在季以宸被子下面,如果让兰芳芝和梁雨琪知道了。指不定以后怎么说她?

    失身也就算了,万一让人逮着了,她有何颜面见人?

    季以宸勾唇。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大步走向床沿边上的床头柜,打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了一床床单高举了起来。轻声问道。“叶流萤。你说的是这个吗?”

    凌乱的床单依旧保持着当初叶流萤包裹着的形状。

    叶流萤瞪圆了眼,原本复于清冷的脸色涨的通红。一把冲了过去,怒道。“季以宸,你这个变态。”

    好好地一床沾了她处子之血的被单居然被季以宸藏了起来,如果今天她没问。是不是得藏上一辈子?

    无奈,叶流萤全身包裹着被子,不能放肆跳跃,另一只手无力地在空中扫荡着,那里够的着。

    半晌,叶流萤停了下来,手叉着腰,喘着粗气,气喘吁吁地问道,“季以宸,你究竟想怎么样?”

    季以宸眉头轻挑,望着叶流萤,严肃地说道,“叶流萤,你要向我道歉。”

    道歉?

    叶流萤挑了挑眉,这小子,还要她向他道歉?真的是不想活了。

    半晌,叶流萤强压住内心的怒气,斜睨向一脸无辜的季以宸,真想一拳打扁他那张帅得惨绝人寰的俊脸,低声说道,“季以宸,请说理由。”

    季以宸勾唇,摆出了个甜死人不偿命的浅笑,“叶流萤,我好心帮你拿过来,你却说我变态,难道,你的意思是给那边的阿姨洗了,才拿过来?又或者我亲自给你洗?”

    叶流萤瞪圆了眼,怔在原地,听他的训诫。

    “你知不知道,自从你来了后,听从你的建议,家里的阿姨放假了,现在连个洗、烫衣服的人都没有了,你叫我如何说你?给你洗吧,今天不是这个事,明天就是那个事。连带着我经常是赶场子救命?”

    叶流萤低下了头,神情里有了一丝尴尬。

    “叶流萤,你知不知道?昨晚为了找你.......”季以宸摆了摆手,止住了声。

    叶流萤错愕地抬头,望向面前的季以宸,说道,“昨晚为了找我,怎么了?”

    她一直在疑惑,为何季以宸能够准确无误地找到那里?本来以为昨晚死定了。

    那种偏僻的地方,谁大晚上的会在那里晃悠?没想到,季以宸真的找来了。

    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叶流萤紧抱着被子,咕哝着,“那个,那个,我不是让你白睡了么?”

    愈到尾声,声音愈发低沉,白皙如玉的耳朵根子拧着出血,一把扯过季以宸手中的被单,转身,一溜烟地向着门外跑去。

    浴室里,叶流萤拿毛巾搓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透过蒙着层层薄雾的玻璃,对面的镜子里,依稀可见叶流萤白皙如玉的身上斑斑淤痕。

    从浴室里出来,叶流萤恼怒地挑了件保守的居家服穿上,左瞧右瞧,脖子上仍然依稀可见几处淤痕。

    心里想着如何出去见人,从房间出来,下了台阶,叶流萤心里还是愤恨不已,就算是她缠着他解药,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让她如何出去见人?

    斜睨上客厅里,没人,书房里,没人.......

    人呢?

    叶流萤心里不觉疑道,难道,季以宸这么快就出去了?早餐也不用吃了。

    厨房里貌似传来说话的声音和流水的声音,叶流萤踮着脚尖走了下去。

    声音断断续续,夹杂着流水的声音,听得不是很清楚。

    手机那头似乎罗婷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焦虑。

    “季总,今天上午有个重要的会议,需要您参加。”

    “取消。”

    “季总,中午十二点半,您约了胡总吃饭。”

    “取消。”

    “季总,下午有个.......”

    话未说完,季以宸直接打断了,“取消。”

    ......

    玉石台阶上,虽然声音不是很清楚,但是叶流萤能够感觉到,此时的罗婷已是满头黑线,冷汗直流。

    这么任性的总裁,她去哪去寻?

    更何况,季以宸以前给人的印象都是说一不二,突然来这么一出,外界会怎么猜测?

    搞不好,直接说季以宸出了状况了。

    手机那头,声音静了下来。

    貌似罗婷已经挂了电话了。

    叶流萤走向餐厅厨房,倚在门口处,望向厨房里忙上忙下的季以宸,心里疑道,这是传说中高冷的万娱集团季以宸?

    如果不是这么亲密的关系了,她真的怀疑季以宸是否被谁换了?

    更奇怪的是,手洗着蔬菜,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曲,虽然水流声掩去歌词,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脸上的愉悦是看得见的。

    叶流萤轻咳了两声,轻声说道,“季总,我想请问下,今天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季以宸抬眸,望向一脸茫然的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浅笑道,“流萤,我在模仿你在厨房里的状态,果然可以哼哼歌,心情都好了许多。”

    流萤?

    什么时候,季以宸对他的称呼也变了?

    叶流萤挠了挠头,本来一肚子的火,因为季以宸的好心情和体贴,而烟消云散了。

    望向心情愉悦哼着歌的季以宸,低声说道,“季总,一大早地,要你在这里忙活,真是不好意思。”

    “还一大早?”季以宸白了叶流萤一眼。

    叶流萤向着墙上一看,十点了,真的是,想撞墙。

    她和季以宸居然在床上折腾了那么久?当然,其实她回房后,收拾了挺久。

    季以宸继续哼着歌,不时说上一句,“叶流萤,我以前以为你脑子有问题,整天在厨房里像只快乐的小松鼠,出了厨房耷拉着头,见到我就像是猫见了耗子。原来厨房真的可以让人找到快乐。”

    叶流萤瞪圆了眼,望向面前的季以宸,声线上扬了些许。

    “季以宸,你居然说我脑子有问题?你知不知道,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没事哼哼歌有什么了不起的,没有自个儿找自个儿说话,已经很不错了。”

    话至尾声,声音低了下去。

    想起国外那段孤零零的日子,真是不好过。

    人终归是群居动物,哪怕两个人因为某种特定的原因在一起,偶尔也会吵吵闹闹,总比一个人冷冷清清的要强得多。

    季以宸抬头,望了眼怔在原地的叶流萤,轻声说道,“傻站着干什么,进来帮忙呀?冰箱里没什么菜了,早上先凑合着吃碗面条吧,等会一起去逛超市,买点补给回来。”

    啊?

    逛超市?

    她是不是听错了?季以宸要去逛超市?天,叶流萤手扶着门槛,佯作晕倒状。

    季以宸笑了,“叶流萤,在你眼里,我就不是人了?连超市都不用进了?”

    叶流萤瞪圆了眼,望向一脸淡定的季以宸,惊道,“季以宸,我不是惊奇你要去逛超市,而是在想,你放弃那么多重要的会议什么的,只是为了逛个超市。”

    季以宸抬头,望向叶流萤,眼底是满满地笑意,轻声说道,“叶流萤,我不是想去逛超市,而是想和你去逛超市。”

    叶流萤窘在原地,手脚没处放,季以宸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喜欢上她了?

    可能么?怎么可能。

    许久,悻悻地摸了摸居家服的衣角处,低声说道,“季以宸,我警告你,可千万不能喜欢上我哦。你知道的,我过段时间就得走了。只要叶家和我爸妈的事情一查明,我便会走的。”

    虽说是警告,但是声音却是软弱无力,没有丝毫杀伤力。

    与其说警告季以宸,不如说警告她自己,千万不能喜欢上他。

    季以宸是什么人,阳城商业神话,天之骄子,凭着以往对他的了解,凡是喜欢上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就像是梁雨琪,又或者是其余比她有钱有势多了的女人多了去了。

    而她,在兰芳芝的嘴里,只不过是路人甲,路人乙。

    又有什么资格畅想这些?也罢,至少她的心底有楚东,就算不能与楚东在一起,把他放在心底某处便可以。

    叶流萤脑袋晕乎乎地,又自我暗示了一番,心情才镇定了下来。

    季以宸抬头望了脸颊上突然飞出一团红云的叶流萤,未曾说话。心底却是浮上了一丝笑意,叶流萤,好吧,就让你等等,看我怎么俘获你的真心?

    我就不相信,你会对我不动心?

    季以宸手洗着姜块,嘴里哼着歌,声音更欢快了。

    搞着叶流萤一头雾水,季以宸今天是疯症犯了么?

    两人吃完了面条,出门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

    黑色宾利,一溜烟地驶入了离南街别墅不远处,大型超市旁侧的车库里。

    超市海鲜区,季以宸手推着推车,叶流萤忙着挑拣着新鲜的食材,一边向旁侧一头雾水的季以宸讲解着海鲜挑选细节,季以宸不断点头,一副很受教的模样。

    推车里食材越来越多,直到叶流萤恍了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