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1章 原来某人这么自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忙扔出去了一些,天,两个人能吃这么多吗?又狠狠地给季以宸一个白眼。怎么就不说句话?一副唯他是从的模样。

    旁侧,一对中年夫妻,从他们身旁走去。留下一连串数落的声音。

    “你瞧瞧,人家那才是老公。都听话。”

    “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诶。我怎么摊上了你这么个猪头?”

    ......

    数落的声音,渐渐远去,叶流萤望向远去的那对夫妻。又望了望穿着居家服出来的他们,好像真的有一点......夫妻相耶。

    男才女貌,金童玉女。一看就挺搭的。

    尤其是这身同款居家服。更是加分不少。

    又一对年轻夫妻走过去了。

    女的:“亲爱的,他们身上的衣服好好看。”

    女的:“亲爱的,我们也买一套来穿。你说怎么样?”

    男的一脸鄙夷地扔下一句。“人家长得漂亮。穿什么都好看,瞧瞧你。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怎么穿?”

    “噗哧”一声,叶流萤笑出了声,话说这男人真的是太口不择言了。怎么能这么说?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老婆。

    季以宸脸憋成了青紫色,拉着推车,连忙带着叶流萤走向了酱料区。

    逛超市,真的能让人多活几年,什么奇葩都有。

    好一会而,叶流萤沉默了下来,拨弄着货架上的酱料,幽幽地叹了声,“诶,男人那,就是这样,瞧着女人有才有貌的时候像个宝一样,等到人老珠黄了,或是看腻了,就成了黄花菜了。”

    季以宸低着头,凑了过来,伏在叶流萤的耳边轻声说道,“怎么?有感而发了?放心,就你这货色,就算十年也不会走样。”

    叶流萤给了季以宸一个白眼,真是个流氓,整天只想着那些事。

    季以宸瞧着叶流萤生气的模样,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这么快就生气了?我只是说说而已,说不定我们以后得一起变老。”

    叶流萤狠狠地瞪了季以宸一眼,“当然一起变老呀,难不成你能违反自然规律,真的逆生长成个老妖怪?到时候,我在大洋彼岸都能听到你的新闻,季以宸成了妖怪,哈哈哈。”

    笑到最后,生生止住了声,有什么好笑的?好笑吗?一点都不好笑。

    眼神里居然有了一丝落寞,不知为何,她有点不想离开阳城了。

    是因为楚东?

    还是因为季以宸?

    她也不知道。

    只知道,那个时候她如果在大洋彼岸,楚东在国内,季以宸也在国内,想说话的时候找谁?遇到了危险了找谁?

    “呵”,叶流萤轻笑了声,什么时候她的生命里,已经将季以宸算了进来。

    他只不过是她的合约对象,只不过是她生命里的一个变数,突然的出现,也会突然的消失,什么时候,她心底貌似有了他?

    季以宸轻轻握住了叶流萤的手,轻声说道,“叶流萤,怎么想这么远,说不定有一天,你不愿意离开阳城了。”

    季以宸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磁性,如春风拂面,莫名地,给了她一种安定的力量。

    叶流萤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是的,她也希望有这么一天,有人能让她留下来。

    只是,这会是谁?

    “买的差不多了吗?”季以宸打断了叶流萤的思绪,轻声问道。

    叶流萤蓦然恍了过来,望向手腕去,“诶呀”一声,跳了起来,“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一晃快两个小时了。”

    早上,两人只吃了碗面条,估计这会儿,季以宸早就饿了。

    季以宸轻抚了下叶流萤凌乱的发丝,眼神宠溺地说道,“你又是买这买那的,又是发呆的,又是瞧帅哥的,时间能不过得快嘛。”

    叶流萤抬头迎向了季以宸的眸光,眼神挑衅,轻声说道,“季以宸,对此,你有什么想法吗?”

    季以宸很是配合,弱弱地说道,“有。”

    “什么?”叶流萤咬牙,佯作第一中年夫妇的模样,想要拧下季以宸的耳朵。

    季以宸低头,眼神闪躲,“诶,我这么帅,都没有瞧过我一眼,你说我能没意见么?”说罢,一脸委屈状。

    叶流萤暗自翻了个白眼,真没想到,原来某人这么自恋。

    从超市出来,季以宸一个人大包小包将所有东西都承揽了,叶流萤负手跟在后面,悠闲的走着。

    一路上,惹来不少艳羡的目光。

    叶流萤背脊处冷汗涔涔,望着面前极其卖力的季以宸,心里头一个劲地嘀咕着,季以宸行为这么反常,是不是想好了什么新法子来整她?

    忙不迭地跟了上去,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意,“季以宸,要不要我帮你提点东西,要不然,我会良心不安的。而且和你在一起,你这么绅士,会把我宠坏了的,以后,我怕嫁不出去。”

    季以宸原本想着将最外边的一袋卫生纸递给叶流萤,突然听到叶流萤最后一句话,又收了回去,低低地说了句,“嫁不出去,没人要最好。”

    叶流萤咬牙,捏拳,“......”

    她可以将季以宸的行为视为诅咒么?堂堂万娱集团的CEO居然诅咒她,一个弱女子嫁不出去,传出去真是三观尽毁呀。

    就是不敢吭声半句。

    季以宸答应她了,要将叶家的事情查清楚,这节骨眼上,她能得罪他么?当然不能。

    走去停车场,将所有的东西放了下来,季以宸长吁了口气。

    都说好手不敌四两,更何况都是塑料袋装着的东西,光是塑料袋提手,就能将手指勒深深的痕迹。

    叶流萤连忙讨好地跑了过去,一把抓起季以宸的手指揉了揉,使劲吹吹,那神情简直比自己受伤了还重视。表情极为夸张,动作幅度极大,明眼一看,就知道是装的。

    季以宸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叶流萤,眼底的宠溺是显而易见的。

    就算是叶流萤装的,又怎么样?他就是喜欢她的可爱。

    “哟-哟-哟-”前面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叶流萤抬头一看,原来是徐曼轻拍着手掌挽着楚东,走了过来。

    望向叶流萤和季以宸,眼底是满满的艳羡,“真是看不出来,人称冷面阎王的季总,居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如果说出去,别人怎么相信?”

    楚东神情清冷,望向面前的叶流萤,神情晦暗未明。

    叶流萤和季以宸之间的默契,让他感到害怕,他不想就这样失去叶流萤,却不得不留在徐曼的身边。

    其实,超市里,他早就看见季以宸和叶流萤了,凭着一个男人的直觉,他知道季以宸这次是认真的。

    本想着快速离开这里,显然徐曼也看见了他们,故意拉着他过来显摆。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意味未明的笑意,“多谢徐小姐成全。”

    旁侧,楚东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昨晚的事情,他如何不清楚。瞧着叶流萤绯红的脸颊便知道,他是被徐曼下药了。

    如果他强行带走叶流萤,恐怕下次徐曼会用更加恶劣的方法对付叶流萤,他敢冒这样的风险吗?三年前的事情历历在目,他敢让它重复吗?

    绝对不敢。

    徐曼讪讪一笑,“季总,说笑了。季总的魅力在整个阳城都是出了名的,那家姑娘不是哭着喊着,想靠近你呀。”

    叶流萤握着季以宸的手,掐出了血仍不觉察。

    还有比这更狗血的事情吗?

    曾经的闺蜜,一次次地想毁了她,难道仅仅是因为楚东?

    叶流萤目光凌厉,望向一旁默不作声的楚东,极力想从他的表情里搜索出点什么。可是楚东目光淡然,任由徐曼轻挽着他的胳膊,神情里瞧不出一丝波澜。

    唯一的不同,楚东原本温润如玉的神情里隐隐地多了一丝忧伤,想极力捕捉,刹那间已消失不见。

    叶流萤心底冷哼一声,楚东是一线演员,演戏水平比她强多了。

    他想掩饰,旁人又怎么看得出来?

    季以宸丝毫不买徐曼的帐,冷声说道,“徐小姐,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二,再有下次,就别怪我谁的面子也不给。”

    说罢,斜睨了眼徐曼挽着楚东的胳膊处,冷冷地补了句,“有时间出来显摆,不如回去烧柱高香,庆幸这次流萤没有事,否则......”季以宸没有说下去,但是个中意味已经明了。

    冷冷地语气如同冬日的寒风刮了过来,徐曼心底一颤,挽着楚东的胳膊向着季以宸打声招呼,急忙转身走了。

    看似笑着,实则比哭还难看。

    放眼整个娱乐圈,有谁敢得罪季以宸?

    甚至整个阳城,又有谁敢得罪季以宸?

    得罪他,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和得罪阎王一样的后果。

    总有一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楚东依旧是清冷的神情,向着季以宸微微一笑,随着徐曼转身离去,却不曾望叶流萤一眼。

    有些东西,有些人,注定要失去,强自缅怀,又有何意义?

    不如让她早点忘记自己,早点过上新的生活,至于他,走一步算一步了。

    季以宸深深地瞥了一眼楚东和徐曼离去的身影,转身打开了后备厢将买了东西全部放进去。

    两人上了车,一路无言,向着南街别墅驶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