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2章 季以宸,你真这么做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久,叶流萤出了声,“季以宸。昨晚楚东也在?”

    刚才季以宸和徐曼在交锋时,瞧着楚东刚才望她的神情似有不同,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昨晚楚东也在现场。

    季以宸专心致志的握着方向盘,轻声说道。“是。昨晚收到你的信息后,我便在外面吃饭了。后来,接到楚东的电话。说你可能出事了。”

    叶流萤心底一颤,这么说来,昨日楚东根本没有和徐曼在一起。或许。他们闹翻了,好些天没在一起了。

    徐曼这么做,目的只是想逼楚东出来?

    所以说。因为她。徐曼再次得偿所愿了?

    当然。这些只是她的臆想,如果真的成立。只能说明徐曼的行为真让人恐怖。

    “这么说,楚东和徐曼两人关系并不好?”叶流萤试探性的问道。

    季以宸烦躁地捏了捏方向盘。冷声说道,“叶流萤,你就这么紧张楚东?到现在为止。还放不下他?你知不知道,他昨晚一个电话之后,为了找你,整个阳城我都快翻了过来,你能不能关心下我。”

    季以宸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气愤,更有浓浓的醋意。

    一连串的责问,让叶流萤脑袋懵了。

    什么意思?整个阳城都快翻了过来?

    季以宸确实有这个本事,况且不这么做,根本不可能从那山沟里的废弃仓库里,将她找出来。

    叶流萤面露尴尬之色,低低地说了句,“那你昨晚是怎么将阳城翻过来的?”

    季以宸缓了过来,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报案称你身上藏着公司机密,现已逃遁,必须马上找到,负责后果很严重。”

    啊?

    叶流萤张大了嘴,里面能塞得下一个鸡蛋。

    居然说她是带着机密逃走的逃窜犯,这货真能掰呀。

    不得不说,她对季以宸的了解,再次刷新了高度。

    只是,凭着她的智商,觉得这里面似有一些解不开的疑团,比如,找到她之后,怎么连个正常的程序都没走?比如去受案处登记下什么的。

    “季以宸,你真这么做了?”叶流萤低声问道。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轻声说道,“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好了,不用多想了,至少你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直觉上,叶流萤觉得没有这么简单,但是又不好开口询问。

    多番折腾,回到别墅,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叶流萤乖巧地将季以宸提进来的东西,一一放入冰箱里,并且将季以宸推了出去,让他好好休息。

    人家都说了,昨晚差点将阳城翻了过来。

    这顿饭就当做是给季以宸的报恩饭吧。

    叶流萤扶额,无语。回到国内后,总觉得诸事不顺,难道她天生命犯小人?不说别的,就是这报恩的放,她连着给季以宸煮了好几顿了。

    真是为难了季以宸,自从与她签了合约后,好像没怎么消停过。

    好吧,等父母的事情有点头绪了,她就乖乖地消失吧。

    留在这里只能是给季以宸添麻烦。

    有了先前在厨房里做饭的经验,和在国外锻炼多年的手艺,叶流萤熟络动起手来。

    厨房里的事,对她来说,都不是难事。

    没过一会,季以宸轻轻地走到厨房来了,低垂着头,一脸痴迷地望着哼着歌的叶流萤,轻声说道,“叶流萤,我今天想吃点特别的菜。”

    “什么菜?说吧。只要你说的出,有食材,保准给你做出来。”叶流萤满脸自信的说道。

    对于做菜,她似乎没有遇到过难题。

    更何况,季以宸昨夜刚刚救了她一命,不,应该是救了她两次。

    想到这里,脸颊上飞上一团红云。

    救命恩人,想吃她做的菜而已,这是她的荣幸。

    季以宸站在厨房门口,眼神巴巴地,望着旁侧叶流萤整整齐齐放好的绿色叶子,轻声说道,“我就想吃那个,怎么样?”

    叶流萤侧身一看,莹白如玉的脸颊上顿时红彤彤,这不是韭菜吗?

    当初,就韭菜的问题,季以宸还调戏过她。

    难道,季以宸是在暗示她,晚上想......

    叶流萤咬唇,怒道,“季以宸,你.....”

    真的是吃她吃上瘾了?没事就想着在她面前提这事,没门,不,连窗都没有。

    季以宸一脸无辜相,望着叶流萤眉头拧成了麻绳,低声说道,“叶流萤,你真的是太不讲理了。难道,我想吃点韭菜也不行?那你买它回来作什么?”

    叶流萤,“......”

    貌似季以宸的要求提得很合理,是不是她想歪了。

    莫名地,叶流萤的脸又红了。

    季以宸挑眉,走了进来,挨着叶流萤的后背,轻声说道,“叶流萤,要不我留下来给你帮忙吧,你瞧瞧,我一个人在那里,其实挺无聊的。”

    声音低沉,带着一丝诱惑,吐气如兰,挑逗着叶流萤极为敏感的神经。

    这货,是故意来挑逗她的?

    叶流萤轻扭了下身子,离季以宸远了些许,轻声说道,“那个,你先出去,等会我给你做韭菜炒蛋吃。”声音模糊,带着一丝她自己都听不下去的暧昧。

    想逃避,心底某处却有了一丝冲动。

    季以宸是媚药,和昨晚的媚药相比,不相上下。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身子上前一步走了上去,靠着叶流萤的背,双手放在她的腰间,轻咛着,“我就想帮帮你,这也不可以?”

    腰间异样的感觉袭来,叶流萤心底一颤,头愈发低了下去,急急说道,“行-行-行,只要你愿意。”

    说罢,急忙扔了把韭菜过去,“你不是说要吃韭菜么?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季以宸挑眉,浅笑,“我想把它全吃了。”

    叶流萤额角冷汗直冒,她能将耳朵堵上么?

    季以宸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回忘了调戏她一番。

    真不知道,以往季以宸高冷的名声,从何而来,在她眼里,季以宸就是一个十足的流氓,不,还得加上几分无赖,动不动还会编织些温柔的陷阱。

    以至于叶流萤有时忘了身在何处。

    叶流萤索性闭了嘴,这样,季以宸就没有话可以说了吧。

    季以宸在龙头下,清洗着韭菜,不时地哼上几句,就算是一身居家服,依然无损他与生俱来的魅力和气场。

    叶流萤斜睨了眼长得人神共愤的季以宸,轻声说道,“季以宸,你怎么不去当歌星、艺员、模特......,只要你愿意,往台上一站,分分钟就红了。”叶流萤将所有自己知道的,有关身材样貌的职业都说了出来。

    季以宸给了叶流萤一个白眼,一副高冷的模样再次出现在了眼前。

    声音冷冽,轻声说道,“我真去了,不是将你们的饭碗抢了?”

    额?

    叶流萤满头黑线飘过~~

    季以宸真是自恋的可以,不过人家有资本,这话说的确实没有半点水分。

    叶流萤轻咳了两声,只得转移了话题,“季以宸,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下。”

    “你说。”季以宸声音轻快。

    “那个--那个---”叶流萤脸上露出尴尬之色,嘴角啜啜蠕蠕,“那个---”

    季以宸直起腰肢,锁眉望向半晌说不出话来的叶流萤,疑道,“想说就说吧,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了。”

    天?

    季以宸居然开始嫌弃她了,说她婆婆妈妈。

    莫名地,叶流萤心底生了气,嘟着嘴,低声说道,“季以宸,你瞧你昨晚干的好事,现在我这副模样怎么出去?我想请几天假不出门,行不?”

    不就是解药么?

    怎么死命咬她干什么,难不成,季以宸是属狗的?

    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意味未明的笑意,轻声说道,“这件事等吃完饭再说吧。”

    叶流萤蹙眉,疑道,季以宸是万娱集团的CEO,也是他的合约对象,这个要求对他来说,不就是小菜一碟。

    一句话的事,干吗要等到吃完放之后再说?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季以宸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吧。

    反正她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有了季以宸的帮忙,炒菜便快了许多,平时需要两个小时,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吃饭了。

    更主要的是,季以宸在厨房里不但可以帮忙,有时也会和叶流萤说说话,除了他偶尔的眼神挑逗和暧昧的肢体语言,倒是挺好的。

    比起以往一个人在厨房时,似乎更开心了。

    空气里流动着快乐的味道,光亮如镜的地板砖上,倒映着她和季以宸笑意连连的面庞。

    叶流萤和季以宸分工合作,很快将菜端了上来,摆好了碗筷。

    两人相对而坐,望着一桌子的美食,眼底满是惊喜。

    要知道,他们今天才吃了一碗面条,到现在怎会不饿?

    “吃吧。”季以宸刚做下便给叶流萤夹了块排骨,轻声说道,“知道吗?只有多吃点排骨,才不会变成排骨。你不知道,昨晚差点咯死我了。”

    叶流萤夹着排骨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季以宸到底是帮她?还是在损她?

    或者是既帮了她,又不着痕迹地损了她。

    叶流萤咬牙,捏拳,只差没扑上去咬上季以宸一口。

    像她,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该翘的地方翘,该凹的地方凹,季以宸居然说咯着他了。

    赤裸裸的鄙视,完全是赤裸裸的鄙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