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3章 季以宸,怎么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吃完饭,叶流萤收拾好一切,不动声色地上楼去了。

    和季以宸待在一起。莫名地,心慌慌。

    身后,季以宸望向消失于台阶前的叶流萤。嘴角微勾啜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这个女人越来越有趣了。

    或许。不单单是有趣这么简单吧。

    客厅里,季以宸坐在沙发上,眸光冷冽。一如往日的霸道总裁范儿。

    手机响了。

    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点接听键,手机那头传来宁仲硕极为恭敬的声音,“季总。马长龙死活不说。现在怎么办?”宁仲硕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无奈。

    宁仲硕,特种兵出身,理论上来讲对付这种小混混。不就是小菜一碟。马长龙怎会死不松口?

    难道。对方已经出手了?

    下药,强奸未遂。这两项罪名一旦坐实,可是要坐牢的事。

    对方怎会不担心?

    季以宸眸光冷厉。声音低沉了些许,“现在人在哪里?”

    “现在南站旁一所老房子里,这小子很嚣张。一个劲地叫嚣着,只要不弄死他,一出去,就要告我们非法拘禁。”

    哦?

    这个马长龙真是不简单,以前,真是看轻他了。

    季以宸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性感薄唇轻启,低声说道,“马长龙既然是青帮的人,自然屁股不干净,你去查查他的家人和以前的底。至于他,先晾着。”

    “是,季总。”

    挂断电话,季以宸靠在沙发上,眼帘微阖,小憩。

    因为新闻发布会上的事情,旧城改造项目梁治偌不顾万娱集团先前在这个项目上所做的努力,毅然想将万娱集团换成徐伟。

    但是季以宸抢先一步将旧城改造项目合同拿下,同时利用徐曼的事情牵制住徐伟。

    这会儿,怎么梁治偌没有一点动静?

    此刻,他正在做什么?

    季以宸身子依偎在沙发里,目光冷冽,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上写满了疑问。

    梁治偌在阳城树大根深,本人城府极深,怎么会没有一丝动静?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现在他在明,对方在暗,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

    在沙发上坐了会,季以宸便上楼休息去了。

    第二天清晨,叶流萤想到季以宸今天定有很多事,特地赶了早给两人做早餐。

    等季以宸穿戴齐整下楼时,叶流萤已经将早餐做好了。

    望着叶流萤在厨房里忙碌不停的小身影,季以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叶流萤围着围裙的俏模样,真是越来越让人喜欢了。

    想起今天早上罗婷与他约好的事情,季以宸高大硕长的身影直接向着门口而去。

    “季以宸,怎么了?早餐做好了,要不先吃点再走吧。”叶流萤的心情看起来似乎很好,大清早紧张的忙碌让她额角冒出细细的密汗。

    季以宸张了张嘴,到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望着叶流萤,脸上满是温暖的笑意,坐回了餐桌上,等待着叶流萤给他倒好牛奶,将热气腾腾的煎蛋等早点端了上来。

    “怎么?今天这么丰富?”

    季以宸望着叶流萤抿嘴微微一笑,佯作低叹了声,“诶,以后你要是走了,我一个人就没有这么舒服了。突然之间,有点舍不得你走了,怎么办?”

    叶流萤低头,白皙的脸上腾起一团红云,低低地说了句,“吃个早餐,这么多话干什么?”不

    知道为什么,现在叶流萤越来越爱红脸了,以前读书时有这个习惯,后来好了些许,但是现在,却有赶超以前之势了。

    虽然语气里有佯作的恼怒,心底却甜滋滋地。

    毕竟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底下生活,她怎么不希望得到季以宸的肯定?

    季以宸端起面前的稀饭喝了一大口,做出惊讶之状,“不错,比我们公司楼下的早餐店强远了。”

    直到将所有的早餐都吃完了,季以宸才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因为季以宸表情极其夸张,老是一惊一乍的,叶流萤自己忘了吃,只得傻愣愣地望着季以宸俊得人神共愤的脸蛋,看着他那张性感的薄唇在面前不断晃悠,心底某处有了莫名的悸动。

    好一会儿,季以宸终于放下了碗筷,抿嘴一笑,轻声说道,“叶流萤,别看了,我吃完了。想看,回来时让你看个够。”说罢,站起身来。

    叶流萤闹了个大红脸,嘴里啜啜嚅嚅,“谁愿意看你,只是等着你快点吃完,好洗碗。”

    呵,这真是个合理的借口,只是自己的早餐在那里纹丝不动,哪有等着别人的碗来洗的道理?

    看着叶流萤如此模样,季以宸笑了笑,“叶流萤,你就在家休息两天吧,我帮你请了假了。”这几天,叶流萤不但担惊受怕了,而且前天晚上让他折腾了那么久,再去上班,他心疼。

    既然成了他的女人,他怎能让她这么辛苦?

    叶流萤嘴角微勾,盈盈一笑,“谢谢季总。”有了季以宸的这句话,她终于不同挺着满身的淤痕去公司了。

    季以宸闻言,走向门口处的脚步停住,转身,微微一笑,“怎么?这么表达谢意实在没有一点诚意。”

    “啊?”叶流萤瞪圆了眼,不知所以。

    季以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指向他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轻声说道,“诶,这里。”

    叶流萤涨红了脸,杵在原地没有动弹。

    这是什么状况?

    “还不来,难道要我亲自动手?”季以宸高大硕长的身影杵在那里,望着叶流萤,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狡黠的笑容,轻声问道。

    大清早的,季以宸就在这里索吻,想起昨日清晨季以宸的表现,叶流萤心底有了一丝胆怯,季以宸这家伙,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好吧,就当是在片场。

    忙不迭地冲了过去,踮着脚尖冲着季以宸帅气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暗自嘀咕道,这是谁占了谁的便宜?

    季以宸似是非常满意,左手轻轻揽住叶流萤的腰身,低头在叶流萤的前额亲了一口,轻声说道,“叶流萤,给你请了假,就在家里好好待着,哪里也别处,等着我回来,明白没有?”

    季以宸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可忤逆的威严,更是有一丝挑逗的意味。

    叶流萤真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老是被季以宸调戏,居然没有一丝反击的余地。

    这是什么情况?

    以前那个伶牙俐齿的她,上哪儿去了。

    季以宸心情大好,放开了怔在原地的叶流萤,微微一笑,向着门口走去。

    什么时候,长着尖刺的玫瑰花成了温顺可爱的猫咪。

    直到季以宸消失于视野里,叶流萤才怅然所失地回过神来,返回了座位上。

    如果两人不是合约对象?只是他的女朋友感觉,又会怎么样?

    第一次,叶流萤对那份合约产生了又爱又恨的感觉。

    正是因为有了它,叶流萤才能和阳城商业神话绑在一起。也是因为有了它,就算和季以宸上了床,叶流萤都分不清她和季以宸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纯粹的合约关系?叶流萤觉得似乎又不像。

    上升为男女朋友关系了,叶流萤自己都觉得好笑。

    季以宸是什么人?阳城商业神话,商业巨子,那么多的光环包裹着他,怎么会爱上她这个豪门落魄小姐?他要的是一个与他门当户对,关键时候能助他一臂之力的女人。

    这是豪门规则。

    至于,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只存在于童话了。

    只是现在,季以宸对她的态度明显比梁雨琪等人好多了,能将他的表现视为已自己的好感么。

    叶流萤懵了。

    直到坐到了餐桌前,叶流萤仍然是头脑晕晕沉沉的,心底浮出一丝苦笑,想这么多干什么?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没有用。

    想到这里,叶流萤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就算在纠结,叶家事情水落石出后,她便需要离开这里,离开阳城。

    想太多,只是徒增烦恼。

    万娱集团顶楼办公室里,季以宸坐在宽大真皮椅前,望着桌面上徐曼给他精心准备的早餐,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徐特助,这早点你拿出去处理了吧。”

    什么?

    徐曼觉得太阳从西方出来了。

    这些年,季以宸的早餐一直是她帮着准备,季以宸最喜欢吃得烧鹅面条,茅根粥.....

    见徐曼愣在原地,季以宸抬头,浅笑,“徐特助,我已经吃过了。”季以宸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脸,瞧着他气定神清的模样,确实吃了。

    徐曼悻悻一笑,将旁边的饮料递了过去。

    “季总,这是给您准备的西瓜汁。”

    季以宸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望向徐曼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好,你放下来,将宁仲硕叫过来。”

    “好的,季总。”

    徐曼带着满腹的疑问,离开了季以宸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啪”地一声,轻轻关上了。

    季以宸面色凝重了几分,修长如玉的手指放在面前旧城改造的项目文件上,眉头微蹙,若有所思。

    不一会儿,宁仲硕敲门而进。

    “怎么样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